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50章该出手时就出手(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0章该出手时就出手(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谢小苗是领导,是县委办主任,虽不是***,可是县委这边仅次于几个***的存在,是正科级。

李显贵是领导,是县委宣传bu常务副bu长兼文化局、广电局局长,也是正科级。

那么,为何今天在这样一个电梯门里门外的,谢小苗对李显贵笑脸相迎,甚至可以说的上是谦恭,李显贵却视如未见?

难道仅仅是因为李显贵看到了自己,想在自己倒了县委的第一天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所以对谢小苗也不给予理睬?

按照自己对李显贵的了解,这人一贯做事没有道理可言,飞扬跋扈,能做领导,只能理解为用他的人能行,有话语权,能罩得住他。

可是为什么谢小苗会对李显贵这样的忍让呢?

这似乎没有道理。

冯不动声色的站在谢小苗的背后,他当然不会在乎李显贵是什么态度,他的注意力都在身前这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脸上,接着,冯就瞄见了谢小苗轻轻咬了一下牙根,虽然隔着肉肉的脸,冯也看的很清楚谢小苗嘴巴里面的动作,但是很快的,谢小苗就恢复了平静,六个人就这样里外对峙着,直到李显贵几个竟然又坐电梯下去了。

虽然人的一生会遇到非常多的第一次,可是冯觉得,今天这件电梯事件,里面隐藏的玄机,太多了。

谢小苗一直没有回头,直到电梯再次上来,门打开了后,从里面出来一个县委办的女同志,这女的一脸笑容的对着谢小苗和冯问了好,谢小苗也和刚刚在陆***人员一样像是哼了一声,和冯终于到了电梯里面。

心里素质再好的人遇到了意外,也会在表情和行动中有所显露的,越是想隐藏什么,就越要找个借口和理由掩盖一下显示刚才的意外不是意外。这个借口和理由或者会是一句话,或者会是一个动作,一个表情,总之目的就是让别人从刚才的意外中转移注意力不再关注那件事。果然,到了电梯里,谢小苗的脸上猛然就笑眯眯的,问:“冯主任有没有女朋友啊?”

“没有。”

冯毫不犹豫的回答,看到谢小苗脸上的笑容慢慢的隐去了。说:“安家立业,安居乐业,个人问题,还是早些解决了好啊,这样,也能更好的做事业嘛。”

谢小苗今天和冯说话一直很客气的,这会的话语却带着上位者的口气,冯点头说:“那是,那是,”心里说谢小苗到底也没有隐藏好。将一些情绪给流露了出来。

谢小苗再也没有说话,电梯就到了楼下。

本来两人是准备坐车到县宾馆的,可是刚刚还好好的,这会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县府大门口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十来个人在闹,嘴里喊着要见新***,要见大领导,请青天大老爷为黎民百姓伸冤做主啊之类的话,大门口的保安和紧急赶到的***干警以及***办的人已经开始做工作了。

只不过,场面十分混乱。眼看坐车出去,是不太现实的了,谢小苗就说:“要不,我和冯主任散散步?”

“好。听主任的。”

谢小苗脸上带着笑说:“生命在于运动嘛。”

终于,谢小苗恢复了一贯的姿态,和冯从大院一侧的小门穿过去,绕了一个圈,到了县宾馆。

梅山县宾馆是园林式的建筑群,谢小苗将裘樟清下榻的地方安排在西南拐角的一个独门院落中。环境比较幽静,里面的设施也很好,不过冯看了之后,觉得似乎这里太偏僻了,出于安全考虑,就说:“主任费心了,不过毕竟宾馆还要运营的,会不会对县里财政增加压力?”

一个县委***住宾馆会对县财政造成多大的压力?谢小苗知道冯对自己的安排有别的想法,就说:“那,咱们再转转?瞧瞧?我们是要对裘***负责嘛。”

冯和谢小苗往前面走着,有县宾馆的工作人员不停在给冯介绍路过的建筑物和各种景致的名称和渊源,冯一边听着,像是很认真很感兴趣的模样,眼睛的余光却一直在谢小苗身上溜。

谢小苗确实分心了,他很有想法,有很多的想法。

谢小苗是领导,李显贵也是领导,而且李显贵一直是谢小苗的领导,从十几年前谢小苗参加工作开始,李显贵就是谢小苗的顶头上司,可是这会为什么谢小苗似乎比李显贵的位置更为惹眼了呢?

“别人都以为自己后来者居上,县委办的大管家啊,可哪能是那么回事呢?自己酿的苦酒只有自己喝。”

冯和谢小苗一路走着,拐过一个角落,猛然看到远处一棵树下站着两个人正在交谈,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是裘樟清之前的秘书卢万帅,而女的,是新医院的***李玉。

这两人冯都有一年没见了,看他们说话的表情和情形,似乎是恋人关系,而且并没有注意到冯和谢小苗在远处瞩目着他们两个,冯就问谢小苗:“那不是卢科长?不知,他这会在县里那个部门?”

本来很普通的一句话,谢小苗脸上的笑却收敛了一下,又笑道:“小卢?哦,还在县府办公室吧?”

谢小苗简单的一句答复,冯心里瞬间的就确定了一件事,他觉得,这事回去后必须要给裘樟清提及一下。

……

李显贵刚刚在冯面前出了一口气,心里美滋滋的,神清气爽,觉着自己整治不了裘樟清那娘们,还真治不了冯这小***蛋?总有被自己逮住的那一天。

还有那个谢小苗,一见他自己就来气,要不是他,自己这会恐怕就是县委办的主任了,怎么着也得入***吧?

可是都是老大拦着,当初在裘樟清离开了非要安排叫谢小苗那个***去做县府办主任,凭什么啊!

还有,怎么方旭对老大的话就那么言听计从呢?这老***!不过终于滚蛋了,反正占着茅坑不拉屎,还不如赶紧腾地方。碍手碍脚的。

正在胡思乱想,***响了起了,李显贵一瞧,赶紧接通了说:“县长。你好埃”

给李显贵打***的是陈飞青,陈飞青只说了四个字:“你来一下”就挂了***。

李显贵不知道老大叫自己做什么,很快的就到了陈飞青的办公室,陈飞青在里面正在批材料,也不抬头看李显贵。李显贵也不敢打扰,就一直的站着。

过了一会,陈飞青抬起头看着李显贵,李显贵脸上就带着笑,陈飞青也笑着说:“听说你刚换了一个手机?拿来我瞧瞧。”

每次陈飞青笑着和谁说话的时候,李显贵的心都悬着,因为在老大笑容的背后,就是一个又一个的责难意想不到的贬斥手段,这一点,越是和老大相处的时间长。就越会心里有数。

李显贵心里打了个突,将手机摸出过去要递给陈飞青,可是陈飞青没有伸手接,李显贵只有将手机放在了陈飞青的办公桌上,再退后一步。

这一下陈飞青再也没有说话,李显贵站着站着,脑门上就出了汗,大约过了十分钟,陈飞青抬头看了一眼李显贵,笑说:“哟。出汗了,看来是热。”

“不热,不热,县长。我错了。”

“哦,你错了?你怎么错了?你做什么了?”

李显贵鼻尖上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子,他说道:“我错了,我……”

李显贵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陈飞青这样生气,可是只能说自己错了,这时陈飞青的秘书小王进来说到时间县长要去开会了。陈飞青就说:“小王,你这就让李bu长到你屋里去,李部zhang要考虑些事情,不许任何人打扰他。”

小王答应一声出去了,陈飞青看着李显贵说:“你到那边屋去,好好想想,那屋里的***,不要碰,听懂了?”

李显贵连连点头,陈飞青看着他不动,就说:“怎么,还要我送你去?”

李显贵终于苦了脸,他到了小王的办公室,心说老大这又是要整自己,没收了手机,就是切断了自己和外界的联系,还不准自己用这个屋子的***,那不是要自己与世隔绝?

关键是,老大没说让自己什么时候离开啊,难道要在这里呆一夜?可暖气都停了,这会春寒尤厉,晚上多冷啊,自己在这里怎么能熬得过去了?

老大为什么要惩戒自己呢?就是为了刚才在电梯上给冯那小兔崽子难堪?这至于吗?

老大不是也对裘樟清和冯这一对狗男女十分不待见吗?

自己做错了?

记得以前自己跑到裘樟清办公室里和她辩论,那次老大就很生气的,可是平时他根本就不显露出来,谁也不知道老大会在什么时候对你发脾气惩罚你的,那次冲撞裘樟清办公室之后,自己和老大是到偏远的一个乡镇调研完毕,拐回来的时候,走了没一会,老大让自己坐上了他的车,让自己的司机开车先走了,开到半山腰的地方,老大让自己下车,当时还以为老大要解手的,可是自己正在率先对着山隘解开皮带放水,感受着风吹鸡ba蛋打疼的待遇,,才发现老大并没有下车,而且他车子一溜烟的就走了!

当时也不好给自个的司机打***说县长将自己撇在半路上不管了,只有一个人孤零零的走了十几里山路,才看到一个进城的农用车……

……

冯回到了县委办这边,进到屋里说:“***,住宿的事情,还是五一九怎样?因为五一九比较靠楼层的最末端,在前面隔断一下,让五一九成为一个相对比较僻静的处所,而且那里地势高,我看比较适合?”

地势较高?裘樟清听了就点头,冯看看裘樟清,然后静静的走到了大门口,猛地一拉开门,发现外面没有一个人,这才又将门关上,看着对自己动作有些心领神会的裘樟清轻声说:“裘姐,这个谢小苗,有些不对劲。”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