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43章没有阳光也要灿烂(十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3章没有阳光也要灿烂(十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冯反问刘奇才,是不是认为自己在这次选举副镇长的活动中做手脚。

刘奇才脸上变得没有表情起来,他心里在想着几种可能性,但是偏向于裘樟清做冯后盾的可能性大些,心里说这女人都走了还不让人省心,可是,这会自己面对着这个小青年,态度不能太生硬,那样会激化矛盾而于事无补,毕竟陈县长要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自己要的也是结果,但是这个过程,就要控制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只要过了眼前这一关,今后,怎么对待这个冯,那慢慢再说。

“冯同志,我现在代表县委和你谈话,请你慎重考虑,并且慎重回答。”

“我面对县委领导一直很敬重也会慎重对待,我会想清楚再回答领导的问题。”嘴上说着,冯心里在说你代表县委?还是代表县***,或者是县***?

“今天这件事,你真的不知情?”

“我不知道。”

刘奇才盯着冯的眼睛,想要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一丝游移和心虚,可是他失望了,这双眼睛里面似乎是空洞的,也似乎含着很多内容,可是就是没有自己想要的那一种。

“那么,你是否考虑一下我刚才的建议?毕竟时间很宝贵,你这样下去,对于任何人,都是无益的。”

刘奇才的话说的有了点施压的意味,冯说:“领导,选举权是宪法赋予每个人的公民权利,我不是县上拟定的副镇长候选人,我无话可说,别的候选人怎么做怎么说,他们有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也无权干涉,至于代表们会选谁,谁的得票会是多少,这更和我无关了……”

“怎么就和你无关了呢?你的出现已经阻碍了选举工作的顺利进行。这件事本身如果就是一个意外,可这个意外让组织上和一般的人怎么想?”

刘奇才已经很严肃了,颇有循循善诱的意思,冯缓缓的说道:“领导。别人对于这件事怎么想,这不应该问我,至于组织上怎么想,我就更加难以猜测,我觉得我此时应该避嫌回避。”

刘奇才的脸色终于变了。但是冯没有停顿,继续说道:“领导这会就是要我出去和代表们说不要选我?要我放弃被选举的权力?那领导的意思到底还是说我在选举中做手脚了。”

刘奇才眉头皱了一下又和颜悦色了:“不能这样理解吧?你又没有犯什么错误,我也不可能剥夺你的***权利,县里也不会这样轻易给予一个人处分。但是,组织意图是明确的,任何人要挑衅组织,那都是不理智的。”

“那我就不懂领导到底想让***嘛了。”

刘奇才盯着冯,他从心里再次有了一种拍桌子的冲动:“本来我不想说的太明白,想你是有觉悟的,既然你这样执迷不悟。那好,今天出现了这种情况,就是证明了有人做手脚,这已经昭然若揭,这是要负相关责任的。”

冯立即回敬说:“领导刚才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就是说我是那个系铃人,就是说我就是做手脚的人?还有,领导说我不是县里拟定的候选人,就是说只有县里拟定的人选才能被代表评选?既然我这个系铃人的工作那么的不成功,我这样一意孤行的意义何在?我做手脚的话。为什么不直接找到领导们和组织上去呢,那样不是效果会事半功倍?”

刘奇才终于恼火了,他没想到这个冯这么难对付,但是他又再次的按捺了自己的情绪。靠在椅子上说:“小冯,我说的话可能用词不当,语义有些含糊,你不要理解偏差,我的意思是,这件事到底和你有关的。它就是牵扯到了你,你要是态度积极些,事情会好办些,就会良性发展,你说是吧?”

冯说:“我想我理解领导的意思了,不过这件事到现在我怎么都说不清了,不管我怎么解释,可能组织上和一些代表都会觉得,我之所以被提名原因是我发起的,或者是我串通了一些人在阻碍组织意图的顺利实施。”

“我觉得我有些进退维谷……”

“怎么就进退维谷?”刘奇才冷冷的问。

“领导,我要是出去给代表们说请大家不要选我,代表们会怎么想县里,怎么想领导你?会不会觉得是组织上在给我施压?那么怎么彰显选举的公平合法透明?”

刘奇才立即说:“组织上有没有施加压力不用你考虑……”

但是冯没等刘奇才说完又张口:“而假如我要是不出去给代表解释,组织上又会觉得我必然是做贼心虚这样,不管我出去说不说,说不说的清,我都有嫌隙,都会遭到种种的非议和误会那我还不如保持沉默。”

刘奇才盯着冯,他知道了,这个***臭未干的青年就是决心和自己,和县里对抗到底的。

话说到这里,已经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必要了,刘奇才有了一种“不识好歹”的念头,再也懒得和冯说什么了,就挥手让他出去,想了想,给陈飞青打了***。

冯到了大院里,有人就远远的叫着:“冯副镇长”

“冯镇长你好。”

因为选举中断,会场组织各位代表学习半间房镇工作报告,这一情景似曾相识,去年陈飞青将裘樟清挤下去要当选为县长的时候,市里的翟副***也曾经中断过县***会议,让各位代表学习***工作报告的,今天也是因为学习文件,有些代表借着尿遁就出来放风,抽支烟,有人正好就看到了冯,嘴上就喊了起来。

冯脸上露着苦笑,对围上来的人说:“大家可别这样叫我,这样不好。”

“有什么好不好的,冯副镇长这样年轻,迟早是当镇长的料。”

“是啊,我们可都选的是你,票数绝对够当选了,不是冯镇长是什么?”

这几个代表说话口无遮拦的,冯想走,可是又走不了。只得在原地站着和大家说闲话。

此时已经快到中午,午时的太阳照射下来让人全身都觉得暖洋洋的,冯就看到了胡自立和高志邦,可是这两人并没有朝着自己这边来。上完了厕所又进去了。

也许觉得和冯一直说话也不好,到底还在开会,身边的几个代表表达完了自己的态度,就要离开了,这时有人从楼房里出来叫:“冯。你等一下,刘bu长叫你。”

刘奇才又叫自己?

叫冯拐回去的是县***的巡视员,冯再次进到了刘依然的办公室,里面刘奇才和刘依然都在,刘奇才依旧坐在刘依然的办公桌后,刘依然却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他见到冯进去就招手,让冯坐在自己身边,指着茶几上的茶杯说:“小冯,喝水。”

这个茶几上放着两个茶杯。其中的一个明显的是招待来人来客的,另一个是私人性质的物品,冯之所以一进来坐下就被茶几上私人性质的杯子吸引,是因为这个杯子的式样和牛阑珊那会在市里司法局送给自己的那一个一模一样。

“牛阑珊这会在哪呢?”

冯思想稍微的有些溜号了,他对刘依然说了声谢谢,坐在来果真将水杯子往自己跟前移动了一下。

刘依然觉得冯似乎心不在焉,想这个冯有什么难对付的?看他魂不守舍的,没有外人给他意见指导他怎么能应对刘奇才?那才真是奇迹怪哉了。

“小冯啊,刚刚刘bu长代表县委和***和你进行了谈话,刘bu长给我说。你的态度和反应其实是很正常的,所以,心里不要有什么包袱。”

冯心说自己怎么可能有包袱,就是有也是你们该有。

刘奇才没等冯说话就用手指头敲了敲椅子扶手。对着冯说:“小冯,基于出现这种情况,我深思熟虑了一下,的确,让你去给代表做工作,是不合适的。我对你的表态,表示充分的理解。”

自己出去还不到十几分钟,刘奇才就“深思熟虑”了一下?冯准备说谢谢领导的支持,可是还没说,刘奇才微笑道:“刚刚县委打来***,说你在半间房这里工作非常优异,县委县***经过研究,要给你加加担子,决定让你到县土地局工作去,任土地局执法监察大队队长一职。因为这一段土地局的工作很繁重,土地局的同志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到位,所以请你立即前去,到组织bu门报到后,和土地局的同志们见个面,也算是走马上任了。”

“这一切,务必于今天下午三点前结束。”

什么?

要自己去县土地局工作?而且还是执法监察大队队长,还要下午三点前就报到?

土地局是肥差,这不可谓不是一个***。

可这是什么伎俩

冯感到一丝好笑,又觉得愤懑,有一句老话是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才几分钟他们就想到了对策,要给自己换工作,想将自己调离半间房镇,真是可谓釜底抽薪

让自己去报到还***了时间,这就是说自己在这次选举中拉票了搞不正之风了所以忽然要送自己进国土局。

“谢谢两位领导,谢谢组织上对我的厚爱和栽培,不过我真是不懂,怎么就这样匆匆忙忙的调我到土地局?”

刘依然说:“你刚刚出校门,理解的东西太少,这样任免一个干部,其实是最正常不过的,毕竟我们不知道组织意图什么时候就下来了。对吧?”

组织意图就是你们的一句话

冯已经非常的愤怒了

事情发展成这样真实出乎冯的预料和想象,他没想到刘奇才这些人竟然会做出这样令人惊诧和恼火的事情,自己参加工作两年多了,还真是没见过开***会议期间,忽然将一个候选人调离原工作岗位另有任用的。

那自己是应该顺应县委和组织部门的指示立即去上任,还是继续等待,等着人代会落下帷幕呢?

这真是一个考验。

冯面临的是一个奇怪而仓促的任命,可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他的身上了。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