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37章没有阳光也要灿烂(六)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7章没有阳光也要灿烂(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会已经是零点多了,李聪忽然语气急促的打***给自己,说胡红伟出了事,冯的第一个反应却是李聪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号码的?

男人在一起耍过小姐,似乎关系应该很铁,但是冯和李聪却是因为胡红伟才认识的,彼此总共才见过一次,胡红伟出了什么事先不提,冯心里警惕,问:“李聪,谁给你我的号码?”

“胡红伟给的,你前一段不是被检察院带走了,胡红伟想过让我们几个找人帮你的,给了我号码想让我浑水摸鱼装你家人打***问情况哎我说咱先别提这个了,红伟和我几个战友被市治安队的给带走了,小马哥你赶紧想办法捞人啊1

胡红伟被***抓了?

本来冯是躺在床上的,一听“噌”的就坐了起来,问:“怎么回事?那你这会在哪?”

李聪急急的说:“今晚我们喝酒了,然后还是去了帝王,结果进去没多久,就被局子里的人给堵了,包了饺子。我说,别人顶多罚点钱,胡红伟可就倒霉了,要是传开了,他的支书可就干不成了。”

村支书去玩小姐被抓,肯定没好果子吃,冯问:“那你怎么出来了?”

“操!我尿急,一块去的不知哪个家伙在包间的厕所里和小娘们搞上了,怎么叫也不开门,我没辙,只有去了大厅外面,可到了外面刚开始撒尿,就听到说***巡检,我一急,从窗户爬出来跳楼溜了。”

原来是这样,冯又问:“你觉得今晚***去帝王,是有针对性的,还是随机行动?”

“随机的吧?应该是……我看***是胡ji巴转到那儿的,可能就是帝王老板没有打招呼,没交保护费。”

冯觉得是,排除了有人故意想整胡红伟的可能。李聪在那边喊:“马哥,我们几个战友都进去了,他们都是***上混的,就胡红伟他ma的是屁大的官。还定了婚,要是这事传出去,他肯定玩完了,鸡飞蛋打,他蛮看重这个女朋友的。你得想法救他1

冯心说这还用你提醒,嘴上就问:“具体把人带到哪里去了,这个你搞清了没有?”

“是,我一直没远离,跟着他们呢,就是市治安巡警中队,那个带队的警号是XXXXX。”

冯想这个李聪还真是机灵,到底是当过兵的,于是嘴上答应着,说自己想办法。再问:“你们是刚进去?”

李聪明白了冯的话意,苦笑道:“我的亲哥,我们真的刚进去,可这种事,有人快有人慢,有的人‘一二三,去买单’有的人‘四五六,继续抽’,要是哪个磕了药和妞干几个小时,这也不一定埃大家进去就分开了,再者大家再熟也不至于在一起互相看着光腚混战,谁知道谁干完了还是没干完,还是干脆的还谈感情没开干?我就没来得及脱裤子。别人有没有被抓住现行,有没有人让***按住了***,我还真不知道。”

“不过,以我的经验,一般这种地方都有应对有关部门检查的一套设施和方案的,能让人抓了现行。搞现场直播的机会不是很多。”

冯心里有了谱,让李聪不要关机,然后挂了***坐在床上,想怎么还有这一出?

这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不应该是陈飞青那一伙的人为了针对自己才收拾胡红伟的,这不可能,陈飞青那些人还不可能将胡红伟放在眼里,那胡红伟就是走夜路撞鬼,轮着他倒霉了。

胡红伟是绝对不能出事的!

可自己找谁帮忙呢?

冯顿时生出了一种无力感。

书到用时方恨少,自己是人到用时也很少,不,不是很少,而是没有。

冯在黑暗中看着手机,想来想去的,一筹莫展。

“累了吗?那早点休息吧。”

柴可静终于等的有些久了,就发了句话过来,还带着笑脸,冯一个激灵,思前想后的,自己这会也只有找柴可静了,就将***拨了过去。

柴可静见到冯给自己***,有些惊讶,更多的是欢喜,嘴上刚刚的:“喂”了一声,冯就说:“可静,对不起啊,我这边出了点急事。”

“什么事?是检察院或者谁去找你了?”

柴可静这会已经知道冯出了学校门之后的大概历程,她以为冯现在打***是又有人要刁难他,冯心里一暖,说:“不是,情况有些复杂,我直说,想请你帮个忙。”

“你说。”

“我的一个朋友,就是那个胡红伟,和战友在武陵一个娱le场所玩,结果被治安中队带走了,据我了解,治安队今晚只是在例行公事,并不是刻意的在抓获特定对象,胡红伟身份敏感,还订了婚,不管他有事没事,进去后要是耽搁了,事情传了出去,他可就毁了。”

柴可静沉默了一下,冯知道柴可静心里有顾虑,解释说:“你看要是在武陵有熟人,就请帮下忙,胡红伟这人我还是了解的,当过兵,为人正派,他很爱自己的女朋友,做事有分寸,不会胡来,他下午去市里还叫我的,我想着晚上那个,反正我没答应,他不会做出格的事情,就是这事对他的影响很不好。”

冯说的晚上那个,意思就是说晚上还要和柴可静“煲***短信粥”,这几乎是两人固定的节目,柴可静当然是相信冯无论如何不会去那种地方和那种女人做那种事情的,冯没等柴可静说话又说道:“我对胡红伟有愧疚,他的父亲那会在老炮台出事,我在现场却没有能救人,他这会出了事,我真的觉得自己应该帮他,可是我的的确确又没有可以帮助***帮胡红伟的人,可静,你要是有门路,就请费点心。”

“我谢谢你。”

柴可静觉得冯真的是走投无路了,他对自己说话这么的客气,连谢谢你都讲了出来,可见胡红伟真的是冯的一个知交。而冯对朋友的事,也的确是很上心的。

不知怎么的,柴可静心里微微有了一种“他还是在当我是外人,我还是没有完全的走进他的心里”的感叹。

柴可静准备开口。冯忽然的说了一句:“可静,对不起。”

“什么?”柴可静下意识的问了一声。

冯踌躇了一下回答说:“现在我这件事,也只有给你一个人诉说,我刚才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有些乱。所以,真的对不起,言语中有词不达意的,请你谅解,好吗?”

柴可静听懂了冯的话意,刚刚生成的那点幽怨转瞬就消散的无影无踪:“是啊!他有了事情只能对我一个人诉说!只是我一个人!他很慌乱,他不知道我会不会帮他、能不能帮到他,他意识到他说的话我心里会有不快怎么会呢?他的一句对不起,已经表白了心迹了。”

“他只有我1

柴可静轻声说:“好,不过别说对不起。你我之间不必这样……你确定胡红伟是被武陵治安中队的人带走的?”

冯回答是,然后说了李聪给的治安队带队***的警号,柴可静就说那你等一会。

柴可静挂了***,冯再次看着手机屏幕由明变暗,情不自禁的长长叹息了一声,像疯子一样站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月色照在窗帘上,让屋里有些光,冯的心里忽然就有了一个词语:困兽犹斗!

这时,手机响了。冯拿起来一看,可短信却不是柴可静发过来的,发短信的人,是李雪琴。

李雪琴的短信上只有一个字:“吕”。

“吕”?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李雪琴此时发短信过来,还只是一个字,究竟是想说什么?

可是冯非常明白,“吕”字是两个“口”字叠加在一起的,就是两张嘴在一起吻合,就是在jie吻。

李雪琴还没睡。在想自己。

冯想想没给李雪琴回短信,权当是自己睡着了没看到,再说,这会不是和李雪琴联系的时机。

李雪琴是趁着给女儿喂奶的机会给冯发的短信,她今天见到了冯后,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就像是炮仗已经被点燃了燃芯,可是炮仗却一直处于在等待爆炸的那个阶段里,她觉得自己今晚应该给冯说些什么,但是想来想去的,觉得说什么都不能代表自己的心意,就发了一个“吕”字。

其实李雪琴也没想过让冯能回自己的短信,毕竟李金昊就在家,她就是想给冯表露些什么,所以她发完了后将信息删除了,手机也关机了。

李雪琴看看睡得深沉而且有些轻微打呼噜的丈夫四脚八叉坦荡荡的仰躺在床上,心说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同床异梦的呢?看来这世上最难的事情就是让夫妻两个心甘情愿的睡在一起却不胡思乱想***别的某一个人,可这似乎太难了,不知天底下别的两口子是不是和自己一样?

半个小时后,冯的手机响了,号码竟然是胡红伟的,他心里先松了一口气,接通后胡红伟说:“领导,我没事了,***几个人也都出来了。”

冯就嗯了一声,胡红伟说:“我先挂了,你休息吧。”

胡红伟这一段不是叫冯冯主任就是直呼其名,今晚却又开始叫领导。

冯终于重新回到床上,松了一口气,想着自己该怎么给柴可静说,可是又说什么呢?已经说了不感谢不俗套不见外了。

冯有了一种语言上的无力感,但还是给柴可静发了短信。

“人已经没事了,胡红伟给我打了***。***早点休息,晚安,”

冯像是往常那样给柴可静发了一句最两人最常用的临睡格式语句,不过今晚多了一个词:***。

柴可静的短信也回过来了:“帅哥,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冯这下并没有因为胡红伟的获救感到高兴,反而心里更加沉重了起来,看到柴可静加的这个帅哥字眼,情不自禁的苦笑了起来,回复到:“我帅我帅,像个麻袋。”

柴可静竟然立即就回复说:“我美我美,摇头摆尾。”

柴可静的反应很快,冯觉得这样下去你来我往的今晚就别想早点睡了,于是只发了个笑脸过去,柴可静也发了笑脸过来,这才算是结束了今天的对话。

冯看着柴可静和自己短信内容,怔怔的在被窝里坐了很久……

……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胡红伟独自一人到了半间房老镇***找冯,邀冯出去喝酒,冯没有推脱,两人酒酣饭饱,胡红伟一改今天的沉默寡言,猛然悠悠的说:“领导,两个打算:一,我打算要结婚!二,我又打算再承包一个矿,资金不够,你借我点。”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