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36章没有阳光也要灿烂(五)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6章没有阳光也要灿烂(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白天忙了一整天,晚上就有些累,李雪琴洗了澡出来看到李金昊光着膀子只穿三角裤在屋里数钱,那些礼金在床上厚厚的就铺了一堆,李金昊瞄了一眼李雪琴说:“你就洗了这么久,还不过来帮忙。”

李金昊是***,身体健康,皮肤有些黑,以前李雪琴还满意李金昊,人长得精神,工作也好,两人的小日子过得也算是有滋味,虽然李金昊经常出去办案,一走好些日子,少年夫妻老来伴,这样让李雪琴有那么几天空旷,可是李金昊每次回来两人在一起也很激烈的。

不过那是以前。

自从那晚和冯好了之后,本以为冯身体消瘦,气力难免不足,可是没想到他穿衣显瘦***露肉,浑身肌肉扎实紧绷,精力旺盛,入巷之后竟然那么持久和凶悍,和平时文雅的样子有着异乎寻常的差别,这让李雪琴有了意外的惊喜,而且那晚也不知是不是月亮光辉的作用,冯在月色下他浑身那么的白,李雪琴没来由的就想起了一个词:白马王子。

李雪琴觉得白马王子皮肤必然也是白的,不然皮肤黝黑的王子坐在白色的马上真是有些大煞风景不伦不类,而且冯很细心,这种细心在做那件事上就能凸显的淋漓尽致,冯总是能在最关键的时候觉察到李雪琴的反应将李雪琴照顾的非常好,从而能让李雪琴异乎寻常的达到并保持长久的高chao,这让李雪琴身心都特别满足,觉得冯非常爱惜自己。

没有比较就没有差异,有了参照物后李雪琴这一段就觉得李金昊身上怎么那么多的毛病,这会看他撅着***数钱的样子就像是一个黑皮的猴子,粗鄙不堪,李雪琴心里有了距离感,忽然就不想理会自己的男人,嘴里就懒懒的回答:“不管,我不累埃”

李雪琴生了女儿后今天也确实是第一次没睡午觉,李金昊就不吭声了。李雪琴上了床将钱往一边攉了一下,躺下背对着李金昊,闭着眼却在继续想冯,李金昊在身后将钱搞的哗哗响。还不停的嘴里吐着唾沫湿润手指头方便数钱,李雪琴皱眉就说:“你不能拿湿毛巾来润手啊,钱上细菌很多的。”

“有多少?你那里我都吃过。人民币人民爱,再多我也不嫌多。”

李雪琴哼了一声将自己这边的台灯关了说:“你好好爱你的人民币去1

李金昊听了一瞧自己老婆的腰身,见她产后恢复的很快。腰肢苗条,臀部丰圆,睡裤的下的半截小腿光光露着,心里就起了邪火,伸手就在李雪琴腿中间摸了一把,李雪琴就啪的一下打在李金昊手上,说:“我刚洗过。”

“你不洗我还不动呢。”

“那你是嫌我脏?月子里不让我洗,这不能那不能的,我都捂臭了,一点不科学。”

李雪琴这是在说李金昊的母亲。老人们都觉得坐月子不能洗澡动水,怕产妇伤风有后遗症,于是李雪琴在刚生完孩子后一个月里不管有多热也是棉被加身,不然她下床做这做那,虽然她也偷偷的掀开被子凉快的,可是婆婆将她伺候的无微不至,这种耐心让李雪琴有些痛苦,于是经常就在李金昊这里诉苦。

“咱妈还不是为了你好,你还埋怨。”

李雪琴一听就坐了起来:“为了我好?还不是想让我继续给你家生小子1

老人都觉的家里没男娃就是没后,李金昊的父母当然不能免俗。李雪琴生了闺女他们言语间在儿子那里嘀咕过,想让李金昊和李雪琴过几年再生一个带把的,李金昊心里倒是没想那么多,嘴上应付着回身就给李雪琴当床头话说了。李雪琴就回应拿我当***呢,再说两人都是有正式单位的,怎么可能说生就生,这会就发泄了出来。

李金昊这会将钱整成了一扎一扎的,笑着说:“你猜多少?”

李雪琴看了一眼,觉得有七扎。知道是七万多,就说:“管多少,都是孝敬队长大人你的1

李金昊嘁了一声,将钱放在一边就要过来搂李雪琴,李雪琴往后一躲说:“要死啊!不是说没过百天不能***的,我知道,你当了队长身价高了,想另找,变着法的折腾,让我死了你好得偿心愿1

李金昊手抓了个空,笑说:“哪能呢?结发夫妻,我就是当了局长,你也是正房。”

“你当了县长也不能今晚给你。”

李金昊嬉笑着说:“下边不行,你就用那夹着,这么大,比以前舒服,人家很想你了,这都多久没做了?”

李雪琴皱眉:“真恶心!我刚洗,一会还要给囡囡喂奶,你让孩子吃你那上面的细菌?”

“那用嘴,你就漱口得了……”

其实李雪琴今晚也很想,今天见到了冯,情生意动的,刚才在洗澡时候闭着眼幻想着冯的模样就自己满足了自己一回,看到李金昊这会这样,嘴上就说:“你光数钱,看了礼单没有?”

李金昊嗤了一声说:“来的人就那么多,我心里有数。”

“你这人怎么这样?有数有数的,不看礼单怎么有数?有的人平时和你哈哈,关键时候就掉链子,你看一下,才能知道谁到底和你亲近。”

李金昊一想也是,就将礼单拿了过来,李雪琴就趁机起身到婆婆那边看孩子去了。

这会小家伙已经睡着了,李雪琴的婆婆和公公另外有地方住,这一段因为照顾李雪琴婆婆就过来和两人在一起,李雪琴过去看到婆婆也睡着了,她进去反倒是将婆婆惊醒,李雪琴就说:“妈,我把囡囡抱过去,你好好休息。”

李雪琴的婆婆也的确有些累,听了儿媳的话就点头,李雪琴抱起孩子等出门时候又说:“妈,我明天还是回店子去,你也和我爸好好歇歇,这几个月一家人都辛苦了,总不能老是这样,那身体受不了。”

李雪琴的婆婆也有这意思。可是嘴上还说:“不累,你要好好休息,调养,让囡囡多点奶吃。”

李雪琴心说你想让我调养好给你再生个孙子才是真的。回答说:“我没事,你二老要注意才是,小囡囡今后上学怎么的,我和金昊上班,总是忙不过来的。”

李雪琴的话让婆婆很满意。等李雪琴抱孩子出去,就睡了。

李雪琴回到屋里,李金昊一看就问:“你怎么把孩子抱过来了?”

李雪琴自然知道孩子在这里李金昊做事就会受影响,眼睛瞪着李金昊就斥责:“你就那么自私!你没见咱妈这一段多辛苦!就只顾自个痛快1

李金昊一听心说也是,不过嘴上不承认,说:“嘿,你猜怎么着,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那个冯竟然上了一千。和刘部zhang一样是最多的。”

刘奇才这会是梅山县县委***,宣传bu长,李金昊从姜笑梅的丈夫侯德龙手中救过刘奇才的命,刘奇才今天并没有到场,只是让人提前给李金昊送来一千块钱,李雪琴听了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觉得冯真是有心!自己真的没看错这个人。

“这冯到底为啥呢?怎么给这么多?”

李雪琴听了低头看着孩子,就躺在了床上,嘴上说:“管他为啥?给你钱你还不高兴!怎么着你也是年轻有为,你才二十多,有这么年轻的***队长吗?就算是个副的。你那前途不光明?他那个靠山女县长不是走了,这人也算是聪明,懂得未雨绸缪,算是在借着认识我在你这投石问路。他在梅山今后无依无靠的,要是再出了事,要是求你,就算你不办事,总不好添乱吧?”

李金昊想想也是,就说:“这人真是看不清前程。怎么昨天一帆风顺的到了今天就旦夕祸福了呢?那会我想着这个冯今后在梅山可就只手遮天了,可是那个裘县长竟然灰不溜秋的走了,真是猴***坐不住金銮殿,啧啧。”

李雪琴听不得李金昊说冯不好,躺着没吭声,李金昊说:“你通知他了?我记得你没有啊?”

李雪琴嘴里嘁了一声说:“我通知他?我还没那个精神,我问了,胡红伟说是他自己要来的。”

其实李雪琴根本没问胡红伟这句话,可是她说的还真是这样,冯就是自己要来的,李金昊哪里能去胡红伟那里核实,嘴上又是啧啧的叹气,说:“那女县长也不看看,陈县长是那么好对付的?一会整这个一会整那个的,她想将梅山一夜间改头换面,她倒是想的美,可是一口能吃成胖子?谁能到县长这位置上都不是简单的,谁上面没两个熟人,就你老公我,没刘部zhang,我能有今天?”

李雪琴不想听李金昊说这些,就问:“你说的也是,不过我就奇怪了,卢万帅那会是裘县长的秘书,卢万帅怎么就没事,那个冯要说没卢万帅和裘樟清走的近啊,怎么他就那么受排挤,偏偏倒霉的就是他?”

可李金昊看不到李雪琴的表情,手将礼单晃动的哗哗响,说:“卢万帅是谁?他老爹那会在县里也算是个人物,再说他怎么去当了那个秘书的,我觉得这中间有蹊跷,说不定是哪个在裘空降跟前安插的眼线,这是无间道呢,再说,我救了刘部zhang,冯救过裘樟清,那谁离得近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还有,谁知道陈县长有没有救过谁?”

裘樟清不是梅山本地选出来的干部,是从上面派遣的,所以梅山人给她叫空降干部、坐飞机干部,这话本来是褒义,很有背景的意思,但是裘樟清离开,空降这个词语就成了讽刺。

李金昊说着将礼单再看了一遍,往那一放,伏过身一瞧李雪琴,已经睡着了,他就再看看睡得香甜的女儿,在女儿小脸上亲了一下,也关灯睡了。

其实李雪琴根本就没睡着,闭着眼胡思乱想了一阵,想着冯这会也不知道在干嘛呢?

冯这会也没睡,他正在躺在床上正和柴可静进行着日行一例的短信联系。

这会两人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至少柴可静那里已经觉得是很明确了,只是两人在行为上还仅仅限于一种暧昧状态,没有突破偶尔身体接触的界线,柴可静倒是觉得冯这样倒是正常的,颇为传统,要是自己一诉说,冯就接受自己,和自己热火朝天的,那他倒不像是自己一直认识和印象中的那个人了。

因此柴可静甚至可以说非常享受这种说恋爱又不是恋爱,说朋友又比朋友更进一步的男女关系,她觉得爱情似乎应该就是这样,有暗示,有惊喜,有了悟,有相知,润物细无声,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心意相通,徐徐图之,一下有了结果,反倒是没意思,少了一些感悟和体会的过程,像缺了什么,而且就在这样的彼此接触中,冯一贯的长久以来那种给自己虚幻的印象正在一步步的和现实中的他相吻合,这样让柴可静一点一点的印证了,他就是自己想要的也是想象中的那种类型的男子:睿智、稳重、幽默、博学、内敛,能耐得住寂寞,活的清楚知道到底在想要做什么。

因此柴可静觉得,自己的的确确是爱上了冯,此生已经非他莫属,不做别想。

“男人被女人甩了叫好马不吃回头草,男人身边***如云,叫兔子不吃窝边草,男人被女人抛弃叫天涯何处无芳草。你是什么草?”

冯一看,回复柴可静说:“我是绝情草。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毒药,可是对于某一个人而言,就是良草。”

柴可静知道杨过和小龙女的爱情故事,当然明白绝情草的作用,冯回答的切合心意,她心里甜蜜,就发了一个笑脸过去,可是冯半天不见回信,以为他去了洗手间还是哪里,就百无聊赖的翻起了和冯在一起时候的图片。

冯之所以中断了和柴可静的卿卿复卿卿,是因为这会有一个陌生的***打过来,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他想了一下接通,里面传出一个有些陌生的口音:“小马哥!我是李聪啊1

“李聪?你好。”

“我cao!我不好啊,小马哥,胡红伟他ma的出事了1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