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34章没有阳光也要灿烂(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4章没有阳光也要灿烂(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成也是他赵枫林,败也是他赵枫林。¢£,

不过这个似乎很有可能,那么赵枫林以前在刘玉顺和李开来面前说自己认识改委的柴可静,就只是为了让自己出丑了,因为他明知道自己办不成事。可是这会情形改变了,不管水库的事情会怎么样,柴可静要是和自己走到一起是赵枫林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就要想法阻挠自己和柴可静继续接触?

冯觉得自己今天和柴可静在一起,很可能被赵枫林看到了,或者赵枫林从来根本就不想让自己和柴可静有接触的机会,所以赵枫林的表现就反复无常。

莫海伟说赵枫林以前追求过柴可静,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并不代表赵枫林如今对柴可静就没有想法了,赵枫林也许能够接受柴可静和李德双好,但是他不能接受自己和柴可静在一起,因为自己和李德双相比,一无所有,根本没有可比性,赵枫林会觉得自己和柴可静好是对他的侮辱?

冯想来想去的,觉得只有这个解释比较合理些,否则怎么解释赵枫林的古怪行为?

冯给柴可静回复短信:“问:说起来和你时时刻刻密切相关,但你又看不见找不着的是什么?”

柴可静很快的就回复说:“是爱情。”

冯说:“错,爱情也可以表现出来让对方看到埃”

柴可静就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然后传过来两个字:“空气?”

“错。”

“那你告诉我埃”

冯就回复道:“是‘有关部门’。”

柴可静接着过来一个笑脸,问:“怎么了?”

这个柴可静,真的太聪明了。冯就说了县里让自己回梅山的事情,柴可静就问:“那你要走?”

冯没反问柴可静说你希望我留下还是回梅山的话,直接答复说:“我不走!我本来不想来,他们硬是挤兑我,许诺给我好处,说了许多蛊惑人的话好说歹说让我来,我是不得不来。可才来了两天又让我走,这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管过我的感受?可静,我不想走。我决定在省里过了节日再回去。你觉得怎么样?”

冯的话里到底还是包含了你让我留下,我就留下的意思,他表态说自己不想走。不想走可以理解为想在省里呆,也可以理解为想和柴可静在一起。

柴可静没有丝毫犹豫的,就过来一张她自己的独照。

图片上。柴可静那么优雅恬静,美得不可方物,冯心说去你大爷的赵枫林!

冯也没有犹豫的就给柴可静了一句:“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绿水之波澜。”

冯说的这句出自于唐代李白的《长相思》,果然,柴可静一会就答复了这诗的第一句:“长相思,在长安1

……

冯第二天将和柴可静在一起时花销的票据交给了康军,同时将剩余的***上缴,就独自离开了驻省办。另外找了地方住下,陪着柴可静玩到了双节假期完毕,才回到了梅山。

回到半间房镇之后,刘奋斗并没有再问冯关于水库的事情,有了饭局该叫冯去挡酒还是外甥打灯笼照舅,冯也是和往常一样来者不拒,并且还时不时主动的邀请一些人喝酒,交际的范围逐渐扩大,有些将陌生化作熟悉,熟悉变为朋友。朋友进步为知己的态势。

冯猜测刘奋斗是知道县里对待自己的态度的,不过这没有什么关系,水库的事情本来就和自己无关,现在更是一点瓜葛没有。想想省城之行也是收获颇丰,先在去之前就得到了六千块钱,这属于物质上的,精神上的,柴可静竟然默默喜欢自己许多年,被***喜欢谁不高兴?这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可算是意外之得。

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夜深人静的时候,冯回顾自己出了大学门的情感轨迹,杨凌已经渺然无踪迹,尚静虽然离得不远,可是彼此再也没有联系,似乎应该这样相忘于江湖,打扰她有些不妥,严然么,是不适合的,至于和李雪琴,冯一时间很难为自己的行为定义,可是关乎柴可静,冯觉得,不从内心或者***方面考虑,自己是不是也该有一个比较正式的女朋友了?

转眼已经到了暮秋时节,秋风萧瑟,远山苍茫,这天冯到胡红伟那里闲逛他这会一天除了闲逛也就剩下了闲逛胡红伟问冯李雪琴明天办酒席,你去不去?

李雪琴办酒席?

自那晚冯和李雪琴有了一夜之情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甚至连***短信都没有过,这倒不是冯无情,而是有点负疚感,觉得那晚自己太疯狂了,纯粹是性情变异有些失去理智,怎么就和身怀六甲的孕妇有了那事,万一那晚两人纠缠过度,李雪琴的身体出了问题怎么办?

再后来,冯又被李开来叫去了省里,和柴可静联系上了,因此,出于种种的因素,冯就没见过李雪琴,而李雪琴也因为预产期临近,基本就没有再到镇上上过班,加上她休产假,两人就像是断了联系一样。

“她生的是个女孩吧?”

胡红伟听了就笑:“老县长那会就断言李雪琴生的是女娃子,这下果然应验了。”

关于李雪琴那会为了自己被检察院的人带走而驾车找屯一山,甚至到了县里找他的丈夫李金昊的经过,冯后来也了解了,冯为李雪琴对自己的情谊感动,她对自己好,而且她对自己没什么别的要求,仅仅出于两个人之间的“好”才好,这是难能可贵的。

“去呀,为嘛不去?”

可是直到这会冯还没有接到李雪琴的通知邀请,冯心想,有些事情,该主动的时候,不需要别人给你台阶和接近的理由,出于本心,就应该义无反顾。

本地风俗。生了儿子是要摆满月酒的,女儿却要等到两个月大了才请客,寓意是女儿将来要嫁出去,一个女婿半个儿。女家算是赚了,所以要两个月才请客。

这个说法其实有些牵强,但是习俗如此,第二天冯和胡红伟林晓全赵曼胡端几个一起到了县里,李金昊给女儿摆酒的地点选择在县宾馆。李金昊这会当了县***队副队长也有大半年了,结识的人自然众多,所以县宾馆就有些人满为患,到了礼桌那里,林晓全先上了礼金,冯一瞧,是二百,接着赵曼和胡端都随着林晓全,也随了两百块钱。

轮到了胡红伟,他却给的是五百。林晓全就笑你这土财主有钱,胡红伟解释说:“也不是和林所长几位比较,我和雪琴算是‘青梅竹马了’,这个词语虽然不准确,可村前村后的,到底比领导们熟悉一些。”

林晓全听了笑笑不再说话,这会正好刘奋斗到了门口,林晓全几个就和刘奋斗攀谈去了,冯默默掏了十张一百放在礼桌上,当时负责收礼记账的两个人就都看着冯。因为一千块钱的礼金真的不算少,在今天的贺客中算是凤毛麟角的,就以为这年轻人是李雪琴或者李金昊的什么知己亲戚,可是冯一报名字。完全的不沾亲带故,这两人又想,这年轻人可能是有事想求李金昊办的,给这么多算是变相的送礼。

可是冯掏了一千块钱的动作,被胡红伟看在眼里。

李金昊也不知道到底在县宾馆置办了多少桌酒席,总之吵吵闹闹的到处都是划拳行酒令的喧闹声。酒喝过一半的时候,冯所在的这一层人猛然的都哄闹了起来,冯坐在角落里,透过接踵的人影看到李雪琴和一个留着寸头的男子一桌一桌的向来宾敬酒,他们的身边有一个五十余岁的老妇人抱着襁褓中的孩子,冯觉得这个老妇人应该是李金昊的母亲,而那个和李雪琴一起的,自然就是李金昊。

李金昊和李雪琴一会就到了冯这边来,老远的李雪琴就看到了冯,脸上猛然的笑容绽放,心说想了他这么久,他果真来了,一边和林晓全几个说话,眼睛却一直的在冯那儿瞟。

李金昊皮肤稍微有些黑,很是健康的那种类型,只是可能做***的久了,脸部特征都有些职业化,瞧人似乎都像在审讯一般,眉头中间有些皱褶,他和李雪琴只是笼统的对着一桌人打招呼、敬酒,并不是一个一个的单独敬贺。

李金昊这是第一次和冯见面,他面对冯的时候脸上也带着微笑,可是冯能够感觉到李金昊对自己的无视。

无视不无视的,冯无所谓,他是冲着李雪琴来的。

本来李金昊和李雪琴敬了酒,大家看了孩子,说些喜庆祝福的话,沾一些喜气,有人说孩子像李金昊,有人说像李雪琴更多些,冯隔着桌子一瞧,婴儿虽然闭眼睡着了,感觉还是像李雪琴多一些。

李雪琴和李金昊就要继续往下一桌去的,李雪琴看着冯站在桌子后也不往前面来,嘴上就说:“我单位的人来了,李金昊不能代表我,我毕竟要再敬大家一次,不能让所里的人回头说我礼数不够,秋后算账,公是公婆是婆,遇到什么人,就要按着什么规矩做。”

李雪琴说的也对,刚才在楼上,李金昊就是给***队的人刀鼐频摹?p> 李雪琴一说,林晓全几个就叫好,赵曼说:“雪琴你也不用一个一个的敬,你的心意大家领了,我们一起喝了,你们赶紧忙去吧,毕竟这么多人,大家还有今后,来日方长,再说这乱哄哄的,孩子睡着了,别被吵醒,你不还得赶紧歇着,一会还要给闺女喂奶嘛。”

听赵曼说着话,李雪琴的眼睛就瞧着冯。

冯的脸上依然古井无波的模样,心里却在想着李雪琴说的公是公婆是婆的话。

与前几个月相比较,李雪琴的身材有了很大变化,因为孩子出生,她肚子是平了下去,但是因为是哺***期,胸却更加的饱满和雄伟了,将衣服撑的老高,从正面看***侧边还遮挡住了身体和胳膊肘那里,她的脸也变得似乎有些圆了起来,有了双下巴,皮肤更加***红润富有光泽,别具shao妇的风韵。

这一段没有见李雪琴还不觉得什么,冯这会看着李雪琴温润如玉的样子,脑中就一直在想那晚和她在一起的种种情形,不知怎的心里像是有小猫的爪子轻轻的挠着,又像是用鸡毛掸子在自己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掸,身上就有些不自在起来,某个隐蔽的地方竟然有抬头致敬的意思,而李雪琴没有接受赵曼的提议,一个一个的对司法所的人敬着酒,一会就到了冯跟前。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