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33章没有阳光也要灿烂(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3章没有阳光也要灿烂(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readx 看着柴可静的身影被楼栋吞没,冯往后倒了几步,离开了树后啧啧有声的一对,就站在草坪边上,几分钟后手机接到了柴可静的短信:“我已经进了屋,你回去吧,一路顺风。”

冯注意了一下,不过没看出来柴可静是在哪个窗户后观察自己的。

冯回到梅山县驻省办已经凌晨一点多了,等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拿起手机回复柴可静问自己是否回到住处的短信,相互道了晚安,一时半会的怎么都睡不着,一会想着一会想那的。

今晚得到的信息量太多,除却了柴可静不提,赵枫林的姑父竟然是张光北!

在大学那会,张光北总莫名其妙的针对自己,冯曾经一度的认为张光北之所以老挑自己的毛病原因是养父母的兄弟姐妹家人为了和自己挣养父母的房产,给张光北好处让他刁难自己,想让自己不胜其烦学业毁掉崩溃的,可是最终冯一直不太确定这个设想,于是张光北究竟为了什么看自己不顺眼就成了一个不解之谜。

今晚,李德双说赵枫林和张光北是姑侄关系,莫海伟又说赵枫林在学校曾经追求过柴可静,柴可静却拒绝了赵枫林,而柴可静又明确的表示一直喜欢自己,这拐来拐去的弯子加上结合赵枫林的为人,让冯似乎有些明白了张光北之所以针对自己那看似没有逻辑的奇异行为了。

张光北在学校之所以要夹***带棒的不断斥责自己,难道和赵枫林有关?否则到底为什么呢?

所有的结果都是有原因的,表象和内在是树梢和树根的关系,对于不明所以的事物,只是没有发现***。

冯自小生活坎坷,古人说每日三省,他也养成了习惯,不过不是三省其身,而是随时醒悟,随时反问自己遇到的事情和人。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并不是为了想要伤害谁,而是为了不被他人伤害。

因此,他这会觉得张光北和赵枫林之间的亲情关系就是张光北看自己不顺眼的渊源。至少目前这个结论是最接近***的。

第二天,冯向李开来汇报说昨天晚上已经见到了发改委的同学柴可静,可是昨晚是柴可静的生日,去的同学很多,人多嘴杂。县里的事情没有机会给柴可静提。

冯给李开来汇报的中规中矩,虚虚实实,这样一来证明自己的确在用心办事,二来昨晚不是办事的时机,只能留待稍后的时日继续做工作。

“小冯可算是旗开得胜嘛,一来就和发改委的同***系上了,这不错。”

面对李开来的表扬冯脸上流露出来的却是忧虑:“李县长,我在担心,这件事自己到底能不能起到作用,因为昨晚我才了解到。我的这位同学是在发改委人事部门工作的,不是具体负责***经济发展和重大项目审批的机构,她是否会有心无力?”

“再有,我本来和她也是泛泛之交,出学校两年了,大家一直就没有联系,这会这样,她是否会爱莫能助?我怕会耽搁县里的大事。”

“还有一个情况,昨晚,我在柴可静同学的生日宴会上碰到了咱们市政策研究室的赵枫林。”

冯说到这里就闭了嘴。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康军说道:“李县长,不如我们还是走赵枫林的那条路子?”

提及了赵枫林,李开来想的很多,刘玉顺听了康军的话说:“我看康主任说的有理。我们是应该和赵枫林同志继续沟通,不过,小冯的这条线也不能断,这叫双管齐下,比较稳妥一点。”

李开来点点头没有说话,屋里一时沉闷着。好大一会,李开来才说:“好,就这样办,康主任和刘局去接触赵枫林,小冯继续找发改委的柴同学,而且小冯还可以交差进行联络嘛,毕竟赵枫林同志也是你的同学,对不对?”

冯只有点头称是,说自己一定努力,尽可能的想法子、创造条件去完成领导交给的任务。

今天的工作见面会举行完毕,回到房间冯在想,李开来将自己和康军刘玉顺都打发干活去了,他这个副县长坐阵驻省办,在做什么?还有那个水利局的吴傲芳,也不知道跟着来省里是干什么的,这会在驻省办,又是做什么?

有了刘奇才和姜笑梅的前车之鉴,冯心里就有些不无恶意的腹诽李开来和吴傲芳。

那个吴傲芳也不过三十多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模样虽然中等,可是胜在皮肤很好,一白遮千丑,身材看起来也保养的不错,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上司和女下属就属于“偷”的那种类型,想想李开来黑瘦的样子和吴傲芳***的身躯叠压在一起的情形,冯脑海中就浮现了一个词语:黑白分明。

不过这只是冯内心的臆想也许只是臆想,其实李开来和吴傲芳只是纯洁的男女关系这些其实和冯无关,他也就是喜欢胡思乱想罢了,于是他就给柴可静发短信,问柴可静今天有什么安排没有?

“家里有些事,午后有空。”

有空的意思就是等着自己去约?

“那我午后去找你?”

柴可静的短信很快发了过来:“你是为了县里的公事,还是别的事情来找我?”

昨晚其实两人的意思已经表示的很明确了,朦胧有了开端,暧昧已经开始,柴可静此时的话意很有些小儿女姿态,冯没来由的心里一荡,想问你希望是哪个原因,但是又觉得那样有些轻薄,还不如坦白些容易让她自己去领会,就回复道:“都说了是假公济私了,不过私人的缘由多一些。另外,我一直想将省城的小吃吃个遍,从前没有机会,这会有***还有时间,你是否乐意同行?”

果然柴可静就回复了:“不亦乐乎。”

都说通往一个女人心灵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有效的占领她的阴dao,而要俘获一个男人就要先俘获他的胃,冯觉得既然男人对美食都没有抗拒能力,人性相通,那么女人就更应该喜爱吃好吃的。

柴可静说是中午没空,但是不到十三点,她就发短信说可以出发了,问在哪里见面。

冯回复了自己坐车去接她,而后就打车到了柴可静小区外,没等下车发短信说自己来了,柴可静就已经从路口走了过来。

对于岭南省会,冯还是熟悉的,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于是两人就走走停停,漫无目的的繁华地段东进西出的游逛,的的确确是吃了很多的小吃,冯倒是弥补了从前没有好好在省会溜达的缺憾,而柴可静表现的是只要有冯作陪,去哪里都行。

这种感觉,很是惬意。

这样一直到了华灯初上,两人都觉得有些累了,而肚子里也容不下什么食物,冯才将柴可静又给送了回去。

临别依依,冯瞧出柴可静有让自己到她家里坐坐的意思,可冯觉得似乎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于是像昨晚一样,两个人又是互相说了好几次祝你晚安再见之类的话,柴可静才走了。

今晚回来的比较早,到了驻省办才十点不到一刻,冯进屋还没有洗漱,刘玉顺就敲门,进来就给冯说,明天让冯先回去。

先回去?回哪里?自然是回梅山县了,冯心里一愣,嘴上就说:“刘局长,我今天和同学见面了,请她吃了顿饭,这是***……”

冯一边将昨晚在至真酒店和柴可静吃饭的票据拿出来,借机想着,嘴上说:“……可是没有什么效果。”

刘玉顺点头说:“知道了。今天我和康主任见到了赵枫林同志,李县长吩咐,让你先回去,这不是双节嘛,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嗯,就这样吧,票据和余款,你回头给康主任就行。”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忽然又让自己回梅山去?

刚才刘玉顺说话的语气和之前截然不同,很有公事公办的上位者姿态,难道是他们今天在赵枫林那里取得了进展,也就是说赵枫林这会也在省里?所以,不需要自己继续从柴可静这里攻关了?

冯放了一池的洗澡水,躺在浴缸里泡着,今天陪着柴可静走了很多路,晃荡过来晃荡过去的,似乎将自己过去那几年没有在省里走过的地方全都溜达了一圈,因此就有些累,不过看起来柴可静倒是还精神矍铄的,可见女人在某些方面的确比男人更加的具有忍耐性。

泡了一会,身体每个毛孔都似乎放松了,冯的大脑就开始思索:难道赵枫林今天真的为梅山办事了?那以他前的一些推脱就仅仅只是推脱,目的是为了让梅山县的有关人士知道此事的难度,从而增加他自己的威信?

不对啊,那赵枫林当初为什么给梅山的人提及自己?他到底目的何在?

手机嗡嗡的震动着,冯拿起一看,是柴可静发过来的一张图片,图片的内容是今天两人在一个街头铜牛雕塑前的合影,图片上虽然柴可静很是开心,可是表情却依旧的有些矜持。

冯看着照片一会,心说难道赵枫林瞧出了自己和柴可静之间有嫌隙,因为赵枫林也曾经追求过柴可静,但是没成功,这会自己和柴可静渐渐的走近了,赵枫林心里吃醋,就顺水推舟的给刘玉顺他们说可以帮梅山的忙,从而的目的是让自己赶紧从哪来回哪去,减少和柴可静接触的机会?

这岂不是成事也赵枫林,败事也赵枫林?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