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26章昨是今非旧时光(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6章昨是今非旧时光(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为什么觉得自己和柴可静是两个世界的人?

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又不能不回答,就在组织语言的时候,柴可静发过来一句“很难回答吗?”来催促他。

冯想了一下,发短信说:“天上的云彩很美、幽谷中的花朵很美、使花飘零枝柯摆动的风很美,你属于很美的那一种事物,而我是只是一个跋涉的旅行者,能够看到欣赏到这些美,已经是难能可贵,祈盼的太多会徒增烦恼,我感谢遇到的美,但美不属于我。”

柴可静又是久久的没回复信息,冯看看时间,输入道:“我没想过要将水库的事情办成功,那不仅仅是难度问题,对于我无疑是天方夜谭。我也没有觉得自己应该成功,我更没有觉得应该找你去为你增添麻烦。我真的觉得这件事和我一点关系没有,我只是被赵枫林推出的一个好笑的傀儡,一个即将登台亮相滑稽的小丑,更好笑的是县里的那些领导竟然信了赵枫林的话指名道姓的让***找你。我不是说找你这个人好笑,而是找你这个身份和你所在的位置的一个人让我好笑,整件事如同发射火箭的时候却找不到一个能够喊倒数计时的人一样讽刺可笑。我对此感到很遗憾、也很惭愧,所以其实我最是好笑,我找你不是为了单纯的抒发同学情谊而是有着明确的目的的,我觉得自己很卑微和丑陋。我为这样而面届话病⑽薜刈匀荨!?p> “很对不起,打扰了,晚安。”

短信发了出去。冯鄙视自己。***这么现实。你说的话太假也太酸了,和柴可静单纯的聊同学情谊?你真的太可笑了,柴可静不鄙视你虚伪都是好的。

但是柴可静这次却很快发了短信:“那你所追求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

她干嘛老是问自己?

既然认真了一回,今晚就将认真进行到底。冯看着天花板很久,回复了一句:“不知道。世上有一种鸟,它永远不会停下飞翔的翅膀,因为它找不到降落的土地。没有可供栖息的枝桠。我觉得自己一直在跋涉追求的路上,可能,到了某一天,我觉得自己该停下来了,那停留驻脚的地方,就是我所想要生活的目的地。”

今晚和柴可静说的太多了,本来冯就没有觉得找柴可静就能够办成事,再说办不办的成事情他也毫不关心,而絮絮叨叨的说了这么多,倒是让柴可静在自己这里套去了很多话。所以冯觉得自己有些失言、有些吃亏了。

“你可以来省里找我啊,这会双节了。起码可以借着这次‘找我’免费在省里休闲放松一下。”

柴可静让自己去找她?

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是柴可静说的有理,自己原本就打算过节到省里溜达溜达的,这下倒真是能省下路费了。

……

第二天,李开来带队,刘玉顺和县府办公室的一名副主任康军、还有水利局的一名叫吴傲芳的女同志,加上冯,乘坐了两辆车,于即将中午时分,到了省城。

到了梅山县驻省办事处,大家洗漱一下,然后就在一起吃饭,饭菜比较丰盛,冯来驻省办几次,觉得驻省办的人每次将领导倒是伺候的很周到,可是他们的工作难道仅仅是为了服务县领导到省里方便吗?

在来省里的路上,冯旁敲侧击的从刘玉顺的口中得知,驻省办和发改委搭不上关系,所以冯这会心里有想法,作为梅山县县委县***在省城的办事处,也不知驻省办的这些人平时都在省里做什么?发改委这么重要的部门竟然不认识不熟悉一个人?那怕有一个关系密切的人也好啊,起码能穿针引线一下。

驻省办机构有“三不管”之说,是别人管不着、地方没法管、省里管不了,可以开宾馆,可以办公司,是公务员又是生意人,可是没法管管不着管不了,就可以什么都不做了?

吃完饭,大家又休息了一会,就到李开来那里开会,商谈的结果就是由冯先行和柴可静联系一下,看情况再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办。

冯心说李开来真是相信自己!竟然没有提出让自己在梅山时就先和柴可静沟通一下,万一这会柴可静不在省里,和李德双去旅游了,梅山这位常务副县长岂不是白白带队来一趟?

难道李开来会认为自己主动的就会提前和柴可静取得联系?他哪来的自信?怎么就那样的志在必得?

或许,李开来准备带着一帮子人在省里打持久战?

无论怎样,这会是不能退缩了,冯当着李开来刘玉顺和康军几个的面给柴可静发短信,说自己来到了省里,想请柴可静吃饭。

柴可静的短信回复过来了,说回头联系,自己这会不在岭南。

李开来看了冯的短信,说既然这样,大家各自活动,这事原本就急不来,等明天,冯和柴可静联系好了,再做定夺。

这时水利局的吴傲芳说话了:“李县长,我看是不是给小冯同志一定的自***,让他单独和发改委的同志见见面,毕竟他们是同学,私下好说话,人多了反而有顾虑,等小冯将事情给同学说透了,我们再进行后续跟进?”

李开来想想,说可行,然后让康军给了冯一万块钱作为活动经费,还说钱不够可以再续加,这些钱怎么用,只要和水库的事情有关,让冯自己掌握尺度,但是要有票据证明。

冯只有接过了钱,李开来对着冯又叮嘱几句,无非是全县人民都在指望着你,县委县***对你抱有殷切的期望云云。

冯拿着钱回到了房间,想来想去的。觉得此行目的明确。但自己其实无事可做。明知做不成还去撞南墙,还拿着钱随便的花,这事真是稀奇怪异,可偏偏还有着堂而皇之的理由:为了全县人民。

冯干脆的就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春困秋乏,没一会他就睡着了。

一场好觉。

等冯眼睛睁开,精神饱满,下边一柱擎天。一看窗外天色昏暗,已经是傍晚时分,去盥洗室洗了脸,抓起手机才发现有一条柴可静发来的短信:我已落地,你在哪里?

哦,原来柴可***飞机回到岭南了。

这会是十八点二十分,短信是一个多小时前发来的,冯想柴可静要是回到家,一个小时应该能休息好,就短信询问:“想假公济私。或者就是纯私人性质的请你吃饭,赏脸与否?”

“哪里?”

柴可静竟然答应了。

冯想了一下。觉得裘樟清上次请常忆苦和那位千娇百媚的师嫂吃饭的地方就不错,环境优雅,气派上档次,当然消费水平也不会低,不过反正是公费,不是自己的钱花起来心不疼,干嘛给李开来和全县人民省着?

冯查询了那家酒店的***号码,打过去预定了两个人的包间,然后给柴可静发短信:“至真酒店,稍后联系。”

冯去找李开来准备汇报自己要出去一下,可是李开来和刘玉顺康军吴傲芳几个竟然都不在。

“昨日重现?怎么,又学刘奇才和李显贵几个人和自己玩捉迷藏?”

不过冯再一想,觉得李开来没那必要,可能就是知道柴可静这个行动目标不在岭南,他们觉得今天没事,才出去了。

再说,李开来也指示自己单独行动的。

或许,猫有猫道鼠有鼠道,他们还有别的门路要走?

冯到了至真酒店,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到了预定的房间,一瞧,还满意,于是再次给柴可静发短信:“恭候大驾。”

短信发出去了,冯看看菜谱,确定了今晚消费的大约额度,然后又坐了一会,想想自己应该态度积极点,到大门口去迎接柴可静才是。

坐在酒店一楼的大厅里,冯心里想着见了柴可静应该怎么说话,怎么讲第一句,接下来该怎么着,正在想,就看到大门外车灯一亮。

其实至真酒店生意很好的,人来人往,门前车流不息,可是冯觉得这下来的就是柴可静,他就起身过去,刚刚走到旋转门那儿,就看到柴可静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可是让冯没想到的是,柴可静不是单独来的,她还带着***人,而且不是一两个,是一窝人!

冯粗略一看,跟在柴可静身边的,至少有十七八个左右。

居然这么多。

而这些人中,有几个冯是认识的。

柴可静从旋转门中进来,冯还没说话,一个人就冲着冯大叫一声:“马蜂!真是你这臭小子1

对着冯叫嚷的,是大学同学李德双。

李德双从柴可静身后跃过,疾步过来挥拳对着冯的胸口擂了一下,然后使劲一拍冯肩膀说:“他母亲的,两年不见了,我真以为你回火星了呢1

冯和李德双的手紧紧一握,伸手拍了拍李德双的胳膊,另外有几个人也说道:“冯!好久不见啊1

紧接着从旋转门进来的几个人中,大多都是冯大学的同学,莫海伟、赵枫林也赫然就在其中。

有人就过来问冯如今在哪里,怎么真像是去了外星,还有人说冯你也来给柴可静过生日啊,怎么柴可静不事先说一声,这保密工作做的。

今天是柴可静的生日?

赵枫林这会站在柴可静的身边,脸上有一种奇异的神色一闪而逝,他倒是没跟着大家过来,像往常在学校时候一样,依然保留着一种矜持和超然的姿态,只是站在原地和冯打了招呼。

冯没想到今天的情况会是这样,约了柴可静一个,竟然来了一堆人,而且今天还是柴可静的生日,这个情况一点也不清楚,实在是唐突的很,没有丝毫准备。

不知道柴可静是怎么给同学们说自己和她的约定的。

和大家不断的寒暄着,反倒是冷落了柴可静,冯一边说话一边对着柴可静看,李德双嘴里就叫:“今天真是意外惊喜,去年同学会都去了,唯独缺了马蜂,我看大家有话,还是到里面慢慢说,否则人家以为我们在***。”

众人都是一笑,有人说我们没***,要闹也就是跟着李总闹,李德双呵呵的笑说今晚就闹一夜,谁不闹谁不给我面子,莫海伟目光奇异的看看李德双,鼻孔似乎哼了一声,冯恍如未觉,一低头,趁机就到了柴可静旁边,说声你好。

柴可静似乎看出了冯眼中别有深意,这会也不便多说,也说了声你好,冯这才对着赵枫林点头说好久不见,但是赵枫林只是笑笑,没有吭声。

冯这时又对着和柴可静并肩站在一起的一个女子说:“你好。”

冯的这一句问候,让柴可静有些诧异,赵枫林看看柴可静身边那位美艳如花的女子,再瞧瞧冯,见那女人对着冯笑了笑,而后清清楚楚的说了一句:“你也好啊,小冯。”

这个女子,就是那次和常忆苦一起来至真酒店的那个裘樟清的师嫂。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