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24章昨是今非旧时光(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4章昨是今非旧时光(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cpa300_4 岭南大学是岭南省高等学府,生源来自于岭南的,自然不在少数,冯是岭南大学毕业的,即便人缘再差,也必然会有几个同学熟悉,那么这些同学在省里工作的,也肯定有,可是李开来到底在问什么?想从自己这里知道什么?

李开来是常务副县长,刘奋斗是副科级干部,冯是***工作者,按照李开来的话题演绎下去,他问话的意思就限于在***部门工作的对象,李开来那句冯有没有同学在省里工作,只能理解为冯有没有同学在省***工作。

刘玉顺这是第二次见到冯,他提着一个包,等和几个人打招呼坐下,冯就回答刚才李开来的问话:“……好像,是有一个同学,是在省发改委工作?……很久没联系了,不太确切。”

李开来今天煞费其事的让刘奋斗将自己叫到了县府,这会水利局长也到了,虽然不明白他们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冯本着谨慎的心态,将话说的委婉些,免得张口就说自己和柴可静认识,最近还经常三更半夜短信来往,那不是在没明白李开来想干嘛的情况下就将自己的底牌给掀开了,那样也就没有了迂回退缩的余地。

有实有虚,虚虚实实,赵枫林是自己同学,这没什么可隐瞒的,因为梅山和武陵市离得太近,调查一下就清楚了,因此冯回答的很干脆,但是提及了柴可静,冯就要格外留意,所以就含含糊糊。再说,自己真的和柴可静不熟,如果发几个短信就可以说算是关系默契,那么和提供电讯服务的客服小姐都可以算是家人了,因为和柴可静发短信却没有过语言交流,和手机通讯客服代表直接用语言沟通,这比短信的文字交流直接得多。

刘玉顺没有听到李开来和冯之前的谈话内容,但此刻听到冯说发改委的话。眼睛就看着李开来。

可是李开来却不继续话题了,看着刘玉顺说:“刘局长不是有话给小冯说吗?”

刘玉顺点头说:“是,李县长。”

“小冯,是这样的。前一段许副厅长到咱们县视察工作,对咱们县的水利工作比较满意,于是呢,省厅给咱们县水利系统拨了一些款,其中对你个人也有五千块钱的奖励。”

刘玉顺说着拉开包。从里面拿出一沓钱,又拿出了像是荣誉证书之类的红本本,他起身将钱和证书放在了李开来的办公桌上,然后坐回去,继续说:“小冯在基层做出的贡献,咱们水利局是心里有数,所以,水利局党委决定,给予你一千块钱的物质奖励,同时也有荣誉证书。”

刘玉顺再次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红包。将红包里的钱抽出一截,让李开来、刘奋斗以及冯过目,然后将钱装好,再次走到李开来办公桌那儿将红包和荣誉证书放在那里,回身坐好说:“小冯是我们水利工作者的优秀代表,局里本来是想开个表彰会的,因为有重要的事物急着要办,就耽搁了。是金子总会发光,相信小冯无论到了哪个岗位上,都会做出成绩来的。”

听刘玉顺这样讲。刘奋斗知道今天的这一幕都是李开来和刘玉顺商量好的,可是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呢?

冯却另有心思:是金子总会发光?自己像被野狗撵的兔子一样跑来跑去的,在一个单位根本干不长时间,浮光掠影。哪里能体现出是金子!自己已经不在水利站工作了,这会省厅和水利局的奖励和荣誉证书却来了,这和人死了却被追认为什么标兵什么楷模有何区别,意义何在?而且县水利局的荣誉证书显然比省厅给的还要大,还要制作精美些,倒像是在遮掩奖励上的份额不足。可是这难道不是有些迟了吗?

这真是有些讽刺。

省水利厅和县水利局这份迟来的荣誉,又能改变什么实际性的问题呢?说得好听的是荣誉代表过去,人总要往前看,说的难听的,他们这是马后炮。

他们总不会让自己再次到水利站去上班吧?那有些不可能。

“是这样的,小冯,咱们县在半间房那里不是有一座水库嘛,那个水库始建于上个世纪,可以说是年久失修,经过县里市里的不懈努力,省厅答应将水库扩建,省水利厅的许副厅长前些日子来,主要也就是为了实地考察水库的具体情况。”

“原则上,水库扩建改造的事情,水利厅已经同意了,但是呢,工作途中总是有些小的细节难以被照顾周全的,在发改委那边,我们需要做一些后续工作。现在的事情就是这样,但凡做工作就要找门路,就要找关系,找关系,就要找熟人,熟人好说话嘛,效率也会高些,虽然都是为了公事,可是公事也需要人去做,是人都有情感,感情好,心里亲近,政策都会倾斜。再有,在发改委和水利厅看来是这样:一块蛋糕,给谁都是给。可是具体到基层的县,就是生死攸关的大命题了,因为位置在这摆着,出发点也就不同:咱们是抢蛋糕的人不是发蛋糕的,要是不尽快拿到批文,钱不等人,水利厅那边答应给咱们县兴修水库的资金可能就会被别的县别的项目挪走,这样的话,我们县的事情就黄了,所以,我们各种方法都要用到,各种关系,都要考虑进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众人拾柴火焰高,为了全县几百万的老百姓吃水问题,也为了我们县的经济发展,小冯同志作为梅山县的一员,总是和我们县委县***是一条心的,要是事情在你我的手里办成了,全县人民都会感谢你、县里领导们,也都会心里有数的。”

刘玉顺的话怎么听着这样别扭?

说全县老百姓的吃水问题冯还可以理解,可梅山的经济发展和自己有个什么关系,自己是梅山县委县***的决策者吗?自己一个乡镇建设发展中心的副主任,对梅山的经济发展能负什么责任?全县人民都会感谢自己?冯并不认为自己是梅山县的***明星,全县的老百姓哪个知道冯是谁啊!这话说的,难道梅山县的老百姓离开自己就不活了?难道自己的作用有那么大吗?

还县里领导心里会有数的能不能别恶心我,就算我和县委县***是一条心?县委县***和我是一条心吗?

呵呵呵呵!

心里有数?没数也罢!

冯明白了,今天这个见面是一种蓄谋,水利厅的五千块钱奖励和县里的一千元奖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之前怎么自己一点都不清楚呢?想让自己去办事去出力了,就拿着好处来鼓励自己了,哄小孩呢?

也许水利厅的奖励是早就有的,可是因为某些原因。被刘玉顺这些人给暂扣了,如今用到了自己,就一副是你的迟早都是你的模样,将钱拿出来激励自己。可是县里给自己一千块钱,冯觉得这个似乎是临时加上去的。就是刘玉顺和李开来或者***人商量好了,仅仅就是为了表白一种心迹:给你钱,给你好处,你就要办事,别不识好歹。

刘玉顺看着冯说:“按照属地管辖权,半间房那儿的水库已经归县里管理了,今天叫你来,就是看看小冯有什么主意的,就知无不言的说出来,大家齐心协力。将水库的事情早早上马了。”

冯这才知道原来水库的管辖权归县水利局管理了,怪不得刘玉顺这个局长这么上心,可这么大的事情干嘛问自己?

还有,到底水库的事情办到了那种程度呢?

仿佛看出了冯的迷惑,李开来说:“本来发改委那里已经立项同意了,所以水利厅才有了批文,可是守阳县也在做工作,想将水库改建到他们县去,这里面就有了矛盾,所以。咱们这是各尽所能,八仙过海,谁争取到了,就是谁的。”

是这样吗?冯有些怀疑李开来和刘玉顺的话。他现在怀疑所有梅山县***成员的话语和说辞。

“县里最近为这事可谓是东奔西走,小冯不是外人,坦而言之,之前,我们通过方方面面的关系找过方方面面的领导,当然也找过赵副市长。你的同学赵枫林,我们也见过,可是涉及两个县之间的竞争,市里的领导不便表态,赵枫林同志也表示自己作为市政策研究室人,不好对下面具体哪个县的工作表达意见,不过他倒是指明了小冯你和发改委的一个人熟悉,而这个人可能在水库这件事上是起到一定作用的,这一点,小冯同志也予以认可了。”

李开来的话前半段是对冯说的,后半段是给刘玉顺和刘奋斗说的,冯一听心说果然,你们都将我摸得一清二楚了,还来问***嘛?审贼呢!

冯这会有些恼火,他有些生赵枫林的气,怪不得县里放着副市长的儿子不去用,却拐弯抹角的找到了自己这个已经不在水利系统工作的闲杂人等,原来都是赵枫林多的嘴赵枫林不办事,却将我扯进去干嘛?这不是喝凉水剔牙缝,没事找事?

刘玉顺和李开来说到自己省发改委的同学,除了柴可静还有谁?

我和柴可静熟悉?这话从何说起?赵枫林那会在学校是学生会的,倒是和柴可静走的很近,起码比自己近,可赵枫林都不去找柴可静,我这个没和柴可静说话超过五句的人,凭什么去?

做人怎么可以这样?

事情不是这样办的!

不对!

赵枫林到底是不想给梅山办事,还是故意或者无意将自己推到刘玉顺和李开来面前去的?

如果赵枫林是无意是搪塞,那虽然是不可原谅的,也能理解,也许就是无意之失,可要是故意为之,那赵枫林这家伙不是其心可诛、用心歹毒,也是自私自利,说话不负责任。

赵枫林应该不知道自己和柴可静互发短信的事情,也就是说其实在外人眼里、在老同学们的眼里,自己和柴可静根本不可能搭上关系,绝对不可能有来往,道理很简单,因为在很容易发生点什么事情的学校两人就没有交集,出了学门,到了纷纷攘攘的***上,离得又这么远,两人的关系怎么可能比学校时还熟络?

那不合情理。

再说那天在武陵市街头和柴可静偶遇真的是偶遇,冯没有想到,柴可静估计也没想到,因此赵枫林不可能知道这一点。

这样一想,冯觉得赵枫林给李开来和刘玉顺说与自己是同学,和发改委里的柴可静是同学,就是想让刘玉顺和李开来找自己,让自己去完成一项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样不是让走投无路的梅山县县委县府领导今后彻底的将自己这个成事不足的家伙打进升迁的冷宫!

要是这样,赵枫林也太岂有此理了。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