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23章昨是今非旧时光(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3章昨是今非旧时光(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冯?冯又怎么了?”

刘奋斗笑着说:“什么是又怎么?冯没怎么,李副县长叫冯去一趟。”

赵曼这会已经恢复了状态,站起来就走,刘奋娴牟蝗ィ俊?p> “我不去。李副县长叫冯,干嘛通过你?”

刘奋斗就叹气:“钱拿得不多,事管的不少,我就这忙碌命。”

赵曼伸手准备拉门,想了一下回头对刘奋斗说:“我说,你们这些领导做事也要注意分寸影响,我不是说别人,就是你。”

“怎么了?”

赵曼摇头:“没怎么,我只是觉得……算了,走了。”

“别1刘奋斗从后面抱住了赵曼,赵曼忙说:“轻点1

“我还没使劲呢……”

“我是说我的发型,又要被你搞乱了。”

“那不敢,我就是负责乱搞,不乱怎么浑水摸鱼,怎么来钱,怎么将财政收入搞上去?”

“你胡扯什么1赵曼压低了声音说:“我是说人家冯在哪都干的好好的,你们一会将他折腾过来,一会折腾过去,还有完没完?”

刘奋斗辩解:“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算哪根葱?”

“你不是镇领导之一?那怎么每次冯有事总是你冲在前面?你没听下面的议论?”

“什么议论?”刘奋斗这次真是重视起来了。

“反正就是没说你的好话,说你紧跟着刘胖子,看谁不顺眼就拾掇谁。”

“这真是冤枉。我是领导,刘依然更是***、是领导,刘依然上面还有领导,领导叫你做事,你不去,你还想进步不想?”

“那也不能他们叫你干啥你就干啥啊?凭什么总让你做恶人?哦,有胆做鬼,没脸见人?坏人得罪人的事情总让你去?他们没长嘴?是。下属不能比领导聪明,领导拍你肩膀叫平易近人,你拍领导肩膀是犯上作乱,领导问你家庭情况是嘘寒问暖。你问领导家庭情况是居心叵测,领导叫你做事是考验,你不去做事就是临阵脱逃,不过领导总是会换地方的,你只是副镇长。家在这里,还要在半间房生活,你要是给人的感觉就是领导的跟屁虫,今后还有没有威信?要是身上打上了哪个领导的烙印,有了派系之分,将来这个领导走了、退了、倒霉了,你怎么办?”

原来就是为了寻求刺ji,刘奋斗这下倒是对赵曼真的另眼相待了,知道她说这些真是为了自己好,就忍不住又对着赵曼亲起来。赵曼急忙躲:“好好好,我跟你去县里好不好……”

刘奋斗大喜,赵曼说:“反正你别将自己陷进去,做事要留几分分寸,你说冯年纪轻,是不是来日方长?再说他到底有没有能力?没能力能将水利站搞的风生水起?我看他也就是没有机会,一旦他得势了,谁在上谁在下,还不一定呢。”

“反正你别得罪人,对吧?”

刘奋斗听着就看赵曼。赵曼莫名其妙,伸手推了刘奋斗一下,刘奋斗说:“小曼,我真恨自己没早点认识你1

赵曼就笑:“早点被你祸害?”

“不是。我是说……那好,今后谁在上谁在下,你说了算1

说着说着话有了别的意思,赵曼就在刘奋斗身上捏了一下:“还镇长呢1

“对呀,镇长不能总是在上面,有时候也要下去。体验一下生活,让妇女同志上来,也好转换主动性,这叫换位思考,才有利于深入浅出的全方位解决问题呀。”

“不正经!说着说着就胡言乱语。”

赵曼和刘奋斗说了几句,走了,刘奋斗想了想,觉得赵曼说的有理,本来就对刘依然总是让自己给冯说着说那的有想法,这下经过赵曼的提醒,刘奋斗觉得工作是要做,但是一定要讲究方法了。

刘奋斗打***找冯,冯正在和半间房镇南莫村支书高志邦以及村委几个人喝酒。

南莫村离镇区比较近,之前高志邦因为亲戚办取水证的事找过冯,冯很够意思,在缴纳水费的事情上给予了照顾,于是一来二去,高志邦和冯由陌生到熟悉,几顿酒下来,已经成了可以打诨插科说话的熟人。

听到是刘副镇长找冯,高志邦只得用车送冯回去,并言明了来日再战,酒桌上见输赢。

“李副县长要见你,县里通知了镇里,镇里刘***让我和你一起去,”刘奋斗给冯倒了一杯水,这让冯觉得很突兀,连忙接过,看着刘奋斗,刘奋斗说:“领导一句话,下边跑断腿,人人都以为我这镇长日子过得美,其实就是个忙碌命,传话跑腿的小头领。”

冯不知道刘奋斗为何忽然的大发感慨,但是小头领也是头领,小头领大大小小也是个官,再说在半间房,谁不将刘奋斗当领导?

刘奋斗又说:“喝点水,休息一下,咱们就走,一会到县里找地方吃点饭。”

其实刘奋斗知道冯刚刚和高志邦在喝酒,肚子肯定不饿,但是让人是一礼,锅里没有他的米,说一句话又不掉身上一块肉,说了就说了,这就是赵曼提醒的结果。

果然冯说自己不饿,刘奋斗一听就说:“喝酒吃不成饭,快中午了,一会再吃点,你去收拾一下,一会咱们在楼下见面。”

冯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他不知道李县长叫自己干什么,又不是去作报告需要准备素材,刘奋斗等冯出去,就给赵曼打了***,然后就锁门下楼,果然冯已经在下面等,刘奋斗让冯开车,两人经过镇大街的时候,刘奋斗嘴里就“咦”了一声,说:“那不是赵一曼,看她去哪?”

赵曼穿着一身裙装撑着遮阳伞站在路边,冯停车过去,刘奋斗开了车窗就问:“赵领导,去哪?”

“我到县里有点事,刘镇长,哦。冯主任也在。”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走,上车。”

“你们也是去县里?那感情好。”

赵曼上了车,和刘奋斗说了几句。问:“刘镇长身经百战,今天和谁喝酒呢?”

“百战没有,一两战到还行,不过冤枉,我今天可滴酒未沾。”

车里有点酒味。冯回答说是自己刚刚和高志邦几个在一起坐,赵曼其实已经知道是冯喝酒了,也就是没话找话,但是冯一说,赵曼心里更加的觉得冯有意思,他回到半间房也没多久,就和这么多人熟悉了,可见是有心人。

赵曼听刘奋斗刚刚说一两战的话明显的别有所指,嘴上就笑:“多吃菜,少喝酒。十二点前咱就走,冯主任是个有原则的人。”

今天又不是休息日,有原则的人会在工作期间喝酒?可是闲话就是闲话,谁也不会当真。一会到了县里,赵曼下了车,说去办事,其实是去逛超市消磨时间,等刘奋斗一会和自己联系,刘奋斗和冯找地方吃了点饭,然后等到了时间。就去了县里找常务副县长李开来。

李开来分管财政、税收、审计、水利等常务工作,和刘奋斗的工作有些异曲同工,整个人有些偏瘦,还有些黑。在刘奋斗的印象中,李副县长是不苟言笑的,但是今天见到自己和冯倒是比较谦和。

李开来问候了几句,还让人给刘奋斗和冯俩倒了茶,说:“小冯同志扎根基层水利,做出了突出贡献。省里的许厅长对你印象很深呀。”

其实刘奋斗真的不知道今天自己和冯来李开来李开来这里有什么事,听了话心说这李县长是怎么了,哪壶不开提哪壶,冯现在已经不是调动工作,不在水利站了吗?

这是做什么?搞精神***?

自从年头离开了文化市场办,弹指瞬间,已经有七八个月没进过县府大门了,刚刚从进到县大院开始,冯就总是觉得似乎哪个地方、哪个房间的哪一扇窗户后面有哪个人在看着自己,但其实也明白这只是一种心理作用,可是故地重游,心中没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听李开来说着话,冯只是点头,李开来问:“工作顺利吧?有什么困难,可以向组织反映,也可以直接给我谈,对于基层工作者,我们总是要赋注以更大更多的关怀的。”

“谢谢领导关心。”

刘奋斗心里又想,冯被调到了建设发展中心,李开来凭什么知道,全县公务员多了去了,李开来这个常务副县长一天事情多了,怎么能知道冯的具体动向?非亲非故的,关心的过来吗?

“小冯是岭南大学毕业的吧?”

冯就点头说是,李开来笑:“我和你们的校长陈和福是同学,算起来,你和我,也算是师兄弟了。”

原来李开来也是岭南大学毕业的,那算是校友,不过陈校长似乎已经调离了吧?李开来和颜悦色的降低身段和自己说这些,究竟有什么用意?

“我是学中文的,小冯的专业是什么?法律?哦,那我算是儒家,你就是法家的。”

“天下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之大事,必作于细。这句我很是喜欢。”

李开来说的是法家代表人物韩非子的话,不过冯倒是深以为然韩非子的另外一句话:民之性,饥而求食,劳而求快,苦则求乐,辱则求荣,生则计利,死则虑名。

吃不饱、穿不暖,颠仆流离的,讲什么礼义廉耻,那是不切实际的胡扯,所以才有穷生奸计富生良心的话流传。

李开来叫自己来,绕来绕去的,还不断的在提及自己和他都是一个学校的,算是校友,他究竟想说什么?

“同学就要经常联系,就要经常走动,小冯有没有同学在咱们县里、市里工作?”

冯没有迟疑的回答说:“有一个同学,叫赵枫林,在市里政策研究室。”

“哦?赵枫林,是赵副市长的孩子吧?”

刘奋斗一听,眼睛就看着冯,心说深藏不露啊!你小子有这关系怎么从不给我提起?

看到冯点头,李开来又问:“那,有没有同学,在省里工作呢?”

正在这时,县里水利局的局长刘玉顺到了。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