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21章热爱命运(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1章热爱命运(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的模样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可是李雪琴却觉得他今晚格外的沉稳,嘴上就说:“怎么这会来?有事?”

“我来还车。》,”

“你急什么?我又不用,用了就会给你说,你真是的1

虽然嘴上说着,李雪琴还是侧着身子,让冯将车驶进了大门洞,她随手又将门扣上,说:“热吧?擦把汗,我给你切西瓜。”

“我还以为雪琴姐今天不在家的。就是碰运气了。”

李雪琴一边从屋里端出来切好的西瓜,顺手将屋里的灯关了,一边诧异说:“那我能去哪?天像是下火一样,冷了冷一人,热了热大家。那你的运气还真好。”

“后店子不是唱戏么?是,我的运气……一直不错。”从冯的位置看过去,李雪琴高耸的胸和圆圆的肚子在灯光的影像中透过了睡衣的遮蔽,非常清晰,和什么都没穿没区别,两条修长的腿和从前比较,似乎没有变化,但是灯光一灭,一切又恢复正常。

因为看到李雪琴这个样子,同时因为她问了自己运气的问题,冯的回答就间断了一下。

李雪琴听了就笑,拿着西瓜递给冯:“哦,我爸妈倒是去看戏了,我嫌吵,没那情趣。”

冯用的是李雪琴刚才擦汗的毛巾,上面带着一种沐浴露的香味,这会接过了西瓜就吃,李雪琴看到了他放在一边竹茶几上的东西,拿起来一看,原来是给自己姨表兄办的那个取水许可证。

“我早就知道你能行的。你那会刚从市里来到司法所那会。我就有这种感觉。你必然有一天会非同凡响的,你看这会的水利站和以往的比,那真是有天渊之别了,要说事在人为,那也是什么事由什么人来作为,糊涂蛋到了这个位置上,仍旧是糊涂,烂泥能糊上墙吗?之前镇里那个办公室副主任兼着水利站站长多少年了?可他到底都做了什么?这会你将水利站弄得有声有色。他在那里酸溜溜的说风凉话,什么关系是第一位的,能力第二,工作态度第三,成绩第四,这真是胡说!你的关系在哪?你小冯有关系吗?你不就光光的一个人?反倒是他有关系倒是真的,不然长的像车祸现场,素质需要回炉重造的一个狗都不啃的家伙,怎么混到了副主任的位置上?也配和你比1

长的怎么样和工作能力没什么关系,可冯低着头没吭声。李雪琴重新坐到躺椅上:“人贱一辈子,***贱一刀子!是金子总会发光。你不在县里了,也好,其实乡下比县里好混多了,事少,人熟了,就像我这样,不去上班,不照样领工资?”

冯不想再听这个话题,也没想过李雪琴原来嘴巴也这样能说,就回答:“你不去看戏,在家也没看电视?那你平时喜欢什么娱乐形式?看书?电影?听音乐?”

李雪琴坐着说话有些疲惫,就往后躺下了,嘴里哎呦一声,冯问怎么了,她就说小家伙在肚子里踢自己,冯忙说你躺好,李雪琴说:“那些孕婴书上都说看电视看电脑有辐射,连电磁炉都不能用的,对孩子不好,再说又有什么好看的,现在的事情总是很奇怪的,很极端,根本没人看的东西都得了好几项文艺奖,许多人看的人云亦云的却又都不知所云,浮夸虚糙成了主流,好像每个人都沉稳不下来,急功近利,急着挣钱,急着生活,急着知道每天里发生事物的结果,急来急去的,细细的品味和感悟没了,就剩下了浮躁,对什么都耐不下性子,也不知道自个到底都在急什么,我觉得有些作品不是为了让人看的,就是为了获奖的,这种文艺形式也是为了政绩效应,也有的作品就是在打发时间,看完你都不知道也记不住里面都说了什么,让你反而越发的烦,还不如坐在院子里看月亮。”

李雪琴说着,抬头看了一下月色,那个枣树的枝杈还有一部分刺在月亮的轮廓里。

冯附和说:“现在很多人对眼前不能立刻变成钱、变成实际利益的事物不感兴趣,都想走捷径,想快一点获得成功,这也许是商品经济发展到一个阶段在***中的反映。”

李雪琴点头说:“你说的是,所以如今流行的是密切的联系领导,谁还密切的联系群众?话语权总是在领导那里的,群众是个什么……哎呦……”

“怎么了?”

李雪琴伸手捂着自己的肚子摇头说:“没事,他又在动了。”

冯和李雪琴坐的比较近,听了李雪琴的话就看着李雪琴的肚子,可是什么动静都看不见,倒是鼻子里闻到了李雪琴身上刚刚洗澡过的气息,心里就猛跳了几下。

冯的好有些干,从李雪琴的脸上错过视线,看到她的长发,嘴里就说:“雪琴姐的头发保养的真好……对了,我给刘镇长说了,将你姨表兄的水费减免了。”

“哎呀,那真是好,这下我表兄可算是心想事成了,我的替他谢你。”

“不用,我能做到的,也就是这些了。”

冯被调整工作的事情李雪琴并不清楚,她自然不能理解冯的话里有什么含义,这时她又轻轻嗯了一声,冯瞪大眼睛也没看到她的肚皮动弹,李雪琴觉得冯一副好奇的样子很有意思,就嗔道:“我还骗你?他真是在动,你看1

可是冯凑近了仔细看,仍旧是什么都没看到,李雪琴就指着肚子的一个方向说:“就这里,你摸摸。”

冯愣了一下,觉得自己要是不摸,好像倒是心里有鬼了,就伸手朝着李雪琴圆鼓鼓的肚子探过去。

“是不是在动?呀,他又到了这里……”

冯长出一口气。准备缩回手。李雪琴却将他的手抓住往另外的一个方向摸。这样冯不得不离开了椅子,半弓着腰就到了李雪琴的身边,这下果然就感到手底下的肚皮在动弹。

“是男孩,还是女孩?”冯没话找话,俩个人的动作有些亲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做b超也没问……管他是男是女。”

“那是,都是雪琴姐生的,不管男女都行。”

冯说着话。就准备坐回去,本来是看着李雪琴的肚子的,这会就看到了李雪琴的脸。

李雪琴一直在瞧着冯的举动,不知怎么就情愫如潮,月色下他是那么的让自己迷乱,于是手掌出了汗,将捂住冯的手抓紧了一拉,头扬起,颤颤的叫了一声“冯”……

……

月色苍茫,身边不远处房河的流水声哗哗作响。夜空中不知什么鸟在翩跹着迅速滑翔远去,冯在银色的月光中顺着公路往老***的住处踽踽独行。

疯了!

今晚竟然和李雪琴发生了关系。而且,一共做了三次!

“色迷心窍,真是色迷心窍1

“应该是发神经才对1

事后李雪琴不让冯走的,可是她一会就慵懒的睡着了,冯想来想去的,还是决定离开。

这事太疯狂了,不知道李雪琴的父母什么时候回来,碰到了,那多尴尬?人老成精,冯觉得那老两口一眼就能看出自己和她身怀六甲的女儿之间发生了什么,再者,冯有一种负罪感,毕竟李雪琴是有夫之妇,还怀孕好几个月了,刚才两人那么癫狂,从院子里到了盥洗室,又到了屋里,要是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真是疯了1

看看时间,这会已经凌晨两点多了,这是冯第二次步行从这个方向沿着公路往住处走,第一次是在老炮台救援后遭到裘樟清训斥之后,这次却是因为和李雪琴tou情.

去年第一次步行回来时候的心情已经不用再想,这一次却真是有一种兴奋之余的后怕。

一路上冯都在想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没觉得路途漫长,就回到了老***。

进了屋,将自己扔到床上,眼睛不断睁开闭上的,翻来覆燃乱想着,从李雪琴想到了尚静,从尚静又想到了杨凌,然后,再次想到了刘奋斗,想到了刘奋斗给自己说的话:镇里要自己到村镇建设发展中心去工作。

半间房镇建设发展中心主要是.宣传贯彻***规划法,组织编制、实施村镇规划和年度建设计划,负责村镇的房屋、公共设施、村容镇貌和环境卫生的管理工作,加强村镇规划建设管理、监督、检查集镇村庄规划执行情况,对镇的建设工程做好安全生产检查,制止违反集镇总体规划和村庄规划的行为,按时完成相关材料的填报工作。

这个工作很重要吗?

扯淡!

半间房镇已经发展了这么多年,经济上规模,市场完备,有什么值得规划的?

哪个工作是重要的,哪个工作又是不重要的?干什么都无所谓,只是水利站刚刚有些声色,自己就被移作他用,难道自己就是拓荒者?自己就是埋头耕地的老黄牛,只管干活,收获与自己毫不相干?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话是这样说的,可是事情不是这样办的。

什么“镇里有意让你肩负更重要的工作,让你到更为重要的岗位上去”,这都是胡扯!

这些人就是想折磨自己,想看自己的笑话,想让自己憋闷的发疯发疯?就是自己发疯也不是为了这些跳梁小丑。

他们休想!越是针对自己,自己越加应该迎风而上!

谁笑到最后不重要,看谁最后笑!

今晚的情绪,真的有些太失控了。

……

越想得多越睡不着,因为手表没有夜光功能,冯就打开手机看时间,却看到有几条未读信息。

这些短信全都是柴可静发来的,看看短信发过来的时间,那会自己和李雪琴正在纠缠不休,所以没注意到。

柴可静又给自己发短信。

对于柴可静,冯是抱着敬而约,或者说是漠然视之的态度。

人活着需要有梦想,但凡漂亮女人是个男人都会喜欢,都不会拒绝,但人更需要有自知之明,祈盼距离自己非常遥远的事情是做梦,是不切实际,那样会很累,倒还不如脚踏实地的寻找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景。

因为知道不可能,所以冯从来对柴可静就没起过意思,这一段柴可静只要有信息过来,冯总是简短的回复一两句,从不多说什么,就像是公文的回复函,简单明了。

“这几天都好吧?”

“省城有些热,你那里是否好些?”

“许多人讲究回归自然,你其实看得远,走在了大多数人的前面,直接的返璞归真了。”

其实柴可静的这几句话很是中规中矩,就是说天气,可是冯最近遇到的状况太多,昨天下午从刘奋斗那里得知了被调整工作的事情,虽然一直在隐忍,但是仍旧的心情澎湃,当然更可能是精chong上脑的原因,许多的因素夹杂起来,才和李雪琴之间产生了瓜田李下的举动。

所以,这会看到柴可静的这些话,冯觉得她有些无聊,反正也睡不着,也不管这会几点了,回复道:“热爱命运1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