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13章哑然不语(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3章哑然不语(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今天天气不错,风和日丽,艳阳高照,正是暮春时节,梅山县县委***方旭的心情难的的好,前一段得到了省里一位老同学的消息,省里计划将半间房后的水库重新修建,库容也将增大,随之而来的将会为梅山经济发展带来一次难得的机遇,这是显而易见,于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运筹协调,就在昨天,水li厅的一名副厅长带人到了武陵市里,方旭就让县里的一位常务副县长和水利局的人到了市里去迎接副厅长一行,今早,副厅长去了半间房镇检查工作,在今天中午,方旭将代表梅山县委设宴欢迎副厅长,水库的事情,已经十拿九稳了,这将是自己在梅山的一个不小政绩。

再有一件事,方旭家几代单传,他的儿媳昨晚刚刚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方家从此有后,香火得以传承,人生惬意,不过如此,只可惜,方旭的儿子和儿媳是在i国,所以方旭没法见到孙子的面,亲手抱抱那个肉乎乎的具有美guo国籍小家伙,这未免略显不足,不过方旭终于拿定主意,再过一段时间,等梅山一切稳定,自己能到市里工作,那样,就可以轻松点,时间就能充足些,到时候去外面,就会方便的多。

于是,方旭从车上下来,进入办公楼的时候,看着远山含黛的景象,随口就说了一句:“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方旭吟诵的诗得到了身边工作人员的一致好评,大家都觉得***的诗非常贴切,含义深远,意境非凡,但其实所有人都没有在意,梅山不是皇都,方旭也不是原诗的作者韩愈,没人仔细想这个问题,在他们的心里,方旭就应该得到堪比诗豪的逢迎。

方旭在一片的赞颂声中。步入了自己的办公室。

身为一县***,每天的工作其实有些千遍一律,听汇报接见接听上级***,下达指令做决断。可是还不得不这样,而且不知有多少人想这样却不能,方旭觉得自己有些疲软,或者说是麻木,所以他只是将***这个工作当成了工作。要从内心赋予更多的情感,是不能够了,他这会只想解脱解脱,是解脱,方旭觉得自己真的该到了解脱的时候了,可是前一段陈飞青却让自己又不得不继续在这个位置上继续呆一段……

到了十点多,方旭抱着茶杯站在窗前,目光再次投向了远方。

秘书推门进来,他不知道梅山的最高决策者这会在神思缥缈什么,有心不打搅。让***沉静一会,可是方旭已经转回了头。

凭着对***肢体语言的了解,秘书知道***这会心情很不错,就说道:“***,检察院的高建民想汇报工作,您看?……”

高建民给自己汇报工作?

方旭潜意识里对高建民有些反感,但是也有些敬佩,这种情感非常的复杂,说反感的原因是高建民这人似乎不懂得变通,有时候似乎不懂人情世故。让很多人下不来台,以至于在前几年就有将高建民推上***a委***的位置上的想法,可是最后却不了了之。说敬佩,这就更难说得清楚了。反正,有些事情,有些时候,自己难以下决断放手去做的,可是高建民就能,因此。方旭觉得自己其实在内心比较欣赏高建民,但是要自己变成高建民那一类型的人,却是万万不能的,所以,自己是***,他这会还只是副检察长。

方旭坐到了自己的老板椅上,看着高建民老而弥坚的走了进来,他怎么就那么那么,对,铿锵有力呢?老而弥坚这个词也很有意思,这就是高建民,身体消瘦,目光坚毅,脸上似乎就写了“我是检察院的”这样的字词。

方旭觉得自己思想抛锚了,这一段时间其实自己一直这样,喜欢魂飞天外,应该说胡思乱想,哦,这个两词语都不确切,是信马由缰的走神才对,可是来汇报工作的人谁能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呢?他们以为自己在认真的倾听,在做着判断甄别在思考,其实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自己就是在想,怎么这样的日子,还不结束?或者,稍后的一顿饭,应该到哪里去吃?可是这些人都不会知道,这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就像猜谜,自己在想这个,别人却在解读一样的说那个,说别的,还滔滔不绝,还观察自己的脸色神情,在小心翼翼的运用词语,实在是没有那个必要。

高建民进来说了什么?哦,他是说陈xian长不在家,他和潘守约有了争执,要让自己做一个决断?嗯,这个高建民,从来都是循规蹈矩的,知道按照程序和规矩来,不越级,最后解决不了了才找到了自己,这个很好,可是,为什么一出事不先找自己呢?那样不就能更快的解决问题?

方旭觉得自己考虑的问题有些糊涂,似乎陷入了一个哲学的悖论,又想让高建民直接向自己反应问题,又觉得他守规矩是正确的,这是什么思路?

因为这种矛盾的心理,方旭让秘书给高建民泡了一杯儿子从i国寄回来的参茶,方旭笑笑的说:“先不急,喝点茶润润喉咙,慢慢谈。”

高建民一听,沉默了一下,他看着方旭和气的笑脸,心中在想,这个人怎么就还能笑的下去,裘樟清没有做成县长,市里对那件事大为光火,虽然还没有下定论,***中争论很大,甚至省里也意见不一,可是组织意图没有贯彻下去是显而易见的,这就是说方旭这个县委***失职了,他应该坐如针毡才对,可他还在笑,这是尸位素餐吗?

高建民顿了顿,还是觉得先将自己要说的话说出来,可这时候,方旭办公桌上的******响了,高建民只有再次抿住了嘴唇。

“翟***你好,我是方旭。”

方旭接着***,面色猛地凝固了,皱起了眉头,看着高建民,嘴里在嗯嗯啊啊的答应着。说着:“我立即派人了解……是,一定依法办事……嗯,是,对。请翟***放心……”

方旭挂了***,沉默了一下,猛地看着高建民问:“你们检察院将那个冯批捕了?”

方旭追问道:“怎么回事?”

原来,翟红国打***是问冯的事情,原来。方旭什么都不知道。

高建民心里有些怜悯方旭了,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可是县里的什么事几乎都做不了主,什么几乎都不知道,就是一个摆设,他一天还自得其乐,这真是一个***的悲哀,真是一个男人的悲哀,更是做人的失败。

高建民就要张口,方旭桌上的***又响了。这一次不是那部市里的专线,方旭面目肃然,语气威严的接听道:“我是方旭。”

“李副县长碍…什么?许副tin长要见冯?说半间房镇的水利工作做得非常好,很突出,还询问了很多梅山的水利情况……这是水利站和水利局的事情,是梅山水利系统的事情,和水库有什么关系?不能让水利局的刘局长回答?嗯?刘玉顺给徐厅长看了一份冯写的水利改ge计划书,徐厅长说要抓典型?树立水利战线的基层标兵?刘玉顺怎么说?……”

“……你已经打***到了半间房镇?你们随行的有没有半间房镇的人?没有,镇上说冯被检察院带走了?怎么办?还用问吗?坚决不能说冯进了检察院,就说冯出差生病住院了结婚旅游怎么都行。就是不能说他被检察院带走了这还用想省里要树立典型,这个典型却进了检察院,这不是在丢水利系统的脸,这也不是在丢梅山县委的脸。这是在丢许副厅长的脸”

“我们水库扩建的事情还要不要办下去了?……那你还问”

方旭挂了***,他看着高建民问:“冯的事情,到底怎么一个情况?”

听话听音,高建民从方旭的两次***里猜测了大概,头一个***应该是市wei翟副***打来的,必然是为了冯。而翟副***之所以打这个***,恐怕是裘樟清或者谁在起作用,那第二个***是怎么回事?什么水利厅的许副厅长,什么水利基层的典型?半间房后面的水库扩建和冯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这似乎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有两种情况发生在方旭面前,都和冯有关,而方旭这会好像必须要将冯的事情给搞清楚。

怎么会这样?高建民有些事半功倍的感觉,不管自己来方旭这里是不是为冯的事情求情还是呈还冯的清白来了,不过冯似乎已经没事了。

这一切非己之力,自己的汇报似乎倒成了画蛇添足。

“这不是胡闹?太儿戏了,就凭一份匿名信就将一名基层的水利同志关进检察院好几天这是依法治国吗?啊?你们检察院是怎么理解有法必依这个原则的?传唤问话能将人带进去三四天不放出来?在半间房不能问?冯能跑到i国去?无法无天”

听了高建民的陈述,方旭终于怒了,他一早上的好心情被一个接一个的***消耗的一点不剩,而且心情的指标已经朝着郁闷烦躁奔去。

“潘守约下的命令?他这个政法委***……”

方旭正说着,桌上的***又响了:“我是方旭李副县长,嗯?你说冯有病住了医院,许副厅长要到医院去探望冯?你怎么不说冯出差了?”

方旭忘了自己刚才交待的话,他让李副县长对许副厅长说冯出差或者有病住院甚至结婚都可以,但是谁想到李副县长就说了冯住院了,而许副厅长现在就这个住院的水利站专员。

“怎么办?你说怎么办?你能让许副厅长不去医院探望冯吗?尽量的拖延时间,你没法拖延?你是让***?我不管……带许副厅长到半间房镇水利站看看?你随便我告诉你,这是***任务……”

高建民宛如看到了一场情景喜剧,可是这样的喜剧却让他没法笑出来,今天的一切都让他觉得不真实,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他觉得这一切似乎就像是一场量变导致质变的热核反应,情势膨胀的有些不受控制,更像是一幕闹剧,而闹剧的中心人物却在剧中在检察院一句话都没有讲,周遭的群众演员热情奔放的就像一个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疯狂跳来跳去,可是大家其实都不知道为什么在跳,但是却还不能不跳。

“老高,你现在立即回去,将冯同志护送到县医院……同时,要对冯同志做做思想工作,关于检察院对于他的审查,要一分为二的看待嘛,这也是我们保护一个同志的必要方法,清就是清,浊就是浊,清气上升浊气下降,经得住考验,方显英雄本色,你说对吧?”

方旭的秘书听到了方旭刚才的咆哮,静静进来站在门口,方旭对着高建民吩咐完,对着他说:“你去县医院,要准备最好的设施,病房一定要宽敞,一会许副厅长和有关人员都要去医院探望冯,一定注意影响”

“去”

高建民和方旭的秘书领命去了,方旭皱眉看着自己桌上的***,心里在埋怨陈飞青,你去外面考察,可是家里却被你的人搞的乱七八糟,你也不管你的人

一点不叫我省心,这梅山,真是呆不成了

不对,应该将方旭的最新情况尽快给翟副***汇报一下才是,他应该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

想到这里,方旭立即拨了翟红国的***……

冯在检察院呆了八十多个小时后,被县委***的专车检察院的车和县医院的救护车共同一起,送进了县医院的重症护理室。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