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02章光杆司令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2章光杆司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裘樟清这个县长做不成了,冯这个文化市场办主任又该何去何从?

人生总是这样变幻莫测,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反反复复的,忽高忽低,到底哪一天才能是个头?

转瞬间整个世界的繁华喧闹似乎都和自己无关了,市场办的人都走了出去,冯看着自己空无一人的对面,猛然的想起了尚静。

尚静的***智慧总是比自己强,生存能力也优于自己,她对未知事物的嗅觉总是远胜常人,如果她在自己身边,或许会早早的意识到今天的局面。

可就是猜测出来,又能怎么样?早些去给裘樟清说要当心陈飞青之流的人搞阴谋诡计?裘樟清知道了这些猜测,会怎么解决此事?

再说尚静为什么会守在自己身边?

裘樟清要早知如今,她会在一开始就隐忍不发,一直等到选举完成后再实行她自己的执政方针吗?

没有前就没有后,没有原因就没有结果,裘樟清到了梅山之后对文化系统按兵不动,那样的话,没有张向明的撤职,自己这会又会在哪里?在半间房镇继续做自己的司法员?

职务小,位置低,了解的情况有限,很多事情根本就参与不进去,真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人生没有彩排,过去的,就不会再来。

天色不知何时暗了下来,楼道外面静悄悄的,冯掏出手机,给裘樟清打了个***。

***一直响彻,可是没人接,冯继续的拨打,终于,裘樟清的声音传了过来:“冯。”

冯听到了裘樟清的声音,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叫自己小冯,冯想了好久。这会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任何安慰的话都是多余的,再说自己以什么身份来安慰裘樟清,下属。还是朋友?自己算是裘樟清的朋友吗?

“我的驾照,拿到手了,”冯左顾而言***,似乎就是在找话题。

裘樟清沉默了一下,冯听到那边有******响起。裘樟清说:“一会我给你***。”

挂了***,冯锁门往楼下走,这个铝礁隼丛拢裉斓拿恳徊剑伎赡苁亲詈笠徊剑贾档梅椿匚丁?p> 夜里十点多的时候,冯接到了裘樟清的***,让他到县宾馆门前等自己。

挂了***开着车,到县宾馆那里等待,冯没有在车上。他站在车边的一棵树下,树坑里有积雪的残余,在霓虹的闪烁中变幻着颜色。

裘樟清很快的就出来了,与往日不同的是,她穿着一件灰色的外套,脖子上围着一条红色的围巾,将她的脸遮挡了大半截,只露出了大大的眼睛。

冯想,今日之前,她是梅山县dai县长。自己是她的下属,今日之后,不管她怎么看待自己,自己当她是朋友。

“带***走走。”

冯答应一声。为裘樟清开了车门,裘樟清进去就感觉到温暖,因为车子的暖气一直开着。

“他真是一个很贴心的人,”裘樟清心头油然有了一种被关怀的感触,往日没有注意过的细节,这会这样清晰的被发现了。

“我们去那边山顶上。”

冯一直在南麓山那里练车。地形很是熟悉,听了裘樟清的话,冯就启动前行。

“放首歌吧,那个she?”

冯将几首自己喜欢的歌曲刻录在一张碟上,听到裘樟清的话就播放了出来,让音乐声在车里缓缓的响彻,之后,裘樟清再也没有说话。

前几天梅山下了大雪,道路两旁还能见皑皑积雪,到了山顶,裘樟清坐在后面看着车窗外,很久之后,才说:“我觉得我自己从来就没有仔细看过这个县城。”

又是一阵的沉默,裘樟清下了车,面对着山下说道:“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裘樟清说的这句话出自辛弃疾的词,下面一句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词句里面的意思黯然**,惆怅难遏,冯站在她的身后,看着风将裘樟清的发际吹拂的左摇右摆,心说这个时候她才展露出一个不到三十岁女性的心怀,毕竟还是会对落选耿耿于怀。

落选了,谁一时半会都不会释怀。

“我家的那位一直希望我和他一起到i国去,可是我不想。”

“我就想在梅山做出一点事情,可是,理想总是很丰满,现实却总是很骨感。”

裘樟清说着,无声的笑了笑:“你呢?我觉得你很隐忍,也很善于藏匿自己。你能说说自己吗?”

一阵风呼地一下吹过来,冯和裘樟清都没有躲避,裘樟清红色的围巾摆动着打在冯的身上,又缓缓的飘落下去,眼前似乎有雪花逸散的模样。

“我的生父母一共有六个孩子,我是老六,我老家那里很贫困,我家境困难,他们可能觉得养活不大我,将最小的我送养给了别人。”

“我的养父母觉得自己不会生育,就把我当亲生的孩子,刚开始的时候对我很好,可是后来情况改变,我养母怀孕了,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于是我就有些多余。”

“养父母想将我送回到生父母那里,可是生父母说我已经跟他们没关系了,送出去的,怎么能再要回来呢?”

裘樟清听了,侧着脸看着冯,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可是冯很平静。

“我是被送出去的,这边多余,在那边也多余,两家都不想要我,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属于哪里,我没有归属感。”

“我只有拼命的学习,因为好好学习,就能到很远的地方上学去,可以远离很多事情。”

“我老家那个地方穷困与否和生几个孩子根本没任何关系,没有劳动力,就种不成地,不种地,怎么有粮食?没粮食,吃什么?计划生育是国策,国策针对的是大方向的规划。在某些小地方,也不是全适合。”

“只是,被送人的那个,是我。”

裘樟清试图从冯的脸上看出点埋怨。但是她失望了。

“后来,我养父母的女儿被人贩子拐走了,在寻找她的过程中,他们也出了车祸。”

“我将养父母的房子租了出去,这租金就是我上学的学费。不过,养父母的兄弟们现在还在和我争那房子的所有权。”

“我大学四年没回家,因为觉得无家可归。”

“与别人相比,我只有大学,没有青春,能毕业,已经很好。”

“我养父母有一个远房亲戚在省城有一幢楼房,我在大学那阵子,给她代收取租客的租金,每月她给我一点生活费。我也一边做点事,打零工。”

“然后的事情,你知道了,考到了咱们市里,结果又被分流,到了半间房。”

冯说完,看着裘樟清,好一会才说:“心要是平静,在哪里,都可以安家。”

裘樟清很想说那你心里平静吗?可是没问出来。

“你去常忆苦那里。怎么样?”

去常忆苦那里?去省报集团?

这恐怕才是裘樟清今晚想要给自己说的话。是啊,裘樟清落选,她不会在梅山停留了,自己的处境将会很尴尬。所以她就要给自己做一个安排,要是去省里,在常忆苦的手下做事,未免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可是冯拒绝了:“谢谢你,我就在梅山吧……如果可能,我还是去基层。毕竟高处不胜寒。”

高处不胜寒?

裘樟清觉得冯有些一语双关,可是自己一直在“高处”,才不接地气,很多事情想当然的去做了,却没有达到目的,还搞的这样狼狈。

现在明白了,基层毕竟和上面不一样,在上面决策说一句话,下面就剩下执行了,可是在梅山,说一句话前需要考虑到很多的因素,其同级他人的反应,下级的执行能力等,归根到底没有属于自己的班底,自己心太急了,没想过有人会对自己含恨在心竟然到了敢铤而走险的程度,他们竟敢干扰选举

可是干扰了又怎么样?组织上就是调查,就是有后续的动作,自己毕竟这会就要离开了。

原以为那些人就是有想法,也是无能为力的,可是这会知道自己大意失荆州,错的离谱。

裘樟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在这个山顶终于流露出在别人面前不曾显露过的失望与疲惫。

风越来越大,卷着雪花弥漫而下,她忽然有些觉得对不起这个一直沉默寡言的男子,从和他相识开始,自己就误会他,而将他从半间房提到文化局市场办,真的只是为了报答他救了自己吗?

这会自己要离开梅山了,将他放到常忆苦那里,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可他却拒绝了。也许他是对的,常忆苦前程似锦,又能带给他什么实际的改变呢?

裘樟清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

裘樟清离开了梅山县,就如同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梅山一样,冯也不清楚她什么时候走的,一是因为在和裘樟清会面的第二天,冯的工作就被调整了,他被安排到了半间房镇水利站,二是裘樟清要离开梅山,必然还有很多程序上的事情要办理,那些本来就和冯无关。

县委***方旭还是给了裘樟清的面子,冯觉得还好,自己没有被送回司法所,不然那几个总是表面热情内心冷漠的人会怎么对待自己?

不过那有所谓吗?自己还怕什么难堪?

转了一圈,冯又回到了半间房镇,去年他从市司法局来的时候是悄然的来,这一次也一样,只不过上一次是到司法所报道,这一回,却是直接的到了老镇***大院。

那间紧挨着屯一山的房子一直就没有退回去,这下倒是省了很多的事。

春节的时候,冯拿了一些烟酒来看屯一山,但是没呆多久就被胡红伟和林晓全几个拉着去聚会了,这时夕阳璀璨,满园安谧,冯提着行李站在大院里,身影被拉的很长。

屯一山坐在廊前犹如雕塑一样地看着冯,冯心里忽然泛出了一股遏制不住想放声大笑的情绪。

……

梅山县行政管辖有十三个乡镇,每个乡镇都设有一个水利站,乡镇水利站归各乡镇***管理,梅山县水利局只是负责业务上的指导,乡镇水利站是最基层的水利机构,主要职责是负责抗旱防汛除涝堤防维修加固养护,水田灌溉,农田基本建设和山区小流域治理等等水利水土管理工作。?

梅山县水利总编制人数十六人,在岗人数十四人,大专学历一人,中专和高中以下学历十二人,五十岁以上年纪的十一人,就是说每个乡镇几乎只有一个水利人员,在冯去半间房镇水利站之前,水利站的工作是半间房镇***办公室一位副主任***的,冯以半间房镇水利站专职人员的身份到达之后,那位副主任就卸下了水利***专员的职务。

于是,冯即是半间房镇水利专员,又是水利站站长,手下没有一个成员,而且他还是梅山县享受副科级待遇的水利站长,这在梅山县乡镇所有的水利职员中,级别是最高的,而且学历也是最高的。

即是官,也是兵,自己管自己,自己对自己负责,前后左右独自一人,冯就是半间房镇水利站的光杆司令。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