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99章警觉(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9章警觉(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给你说,我就是喜欢唱,我就喜欢艺术,我和钱秀娥唱戏怎么了我不但在村里唱,明个我们还要去镇里,还要去县里唱,谁能剥夺我的自由”

“你说是地里活没干完还是棚里的香菇没有管理好我凭什么就不能去唱就你去打麻将行,我参加集体活动,就是错”

“我打麻将人多,还是女的”

“我们演节目有男有女打麻将的就没有男人你这到底是什么思想”

“这日子没发过了”

秦红旗就说:“你随便”

看到这种情况,冯几个也不进屋了,同的问了两个问题,一个是村里是不是来了记者,再有,就是镇上到底有没有强迫村民参加文艺活动。顶,

但是得到的回答都是否定的,秦红旗说爱唱戏表演是个人精神追求,县里只是提倡,又没有逼人一定要去参加,再说这文娱活动也不是干什么力气活,有的人没有文艺细胞,这不是***施加压力就能逼出来的。

冯就准备离开,秦红旗将几个人送到门外,说:“朱干事,节目我是要出的,人没有追求,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朱庸和就说:“红旗,你是看电影看多了,周星驰的话都成了你的台词。”

秦红旗就笑:“反正就那意思。”

四个人快到了村头,冯说:“镇上哪家饭馆可以,我这有些饿了。”

张发奎知道冯的意思,是想请朱庸和吃饭。就问:“老朱。哪家”

朱庸和笑:“还是文化市场的领导好。这几天来的***什么的,都没人说请我吃饭,连句话都没有,这恶语一言三冬寒,温言一句暖人心,我希望你们天天来。”

四个人正在说笑,秦红旗的媳妇从后面跑着追了过来,气喘吁吁的问:“县上的领导。我给你们说,你们能答应我一件事不”

张发奎就问:“什么事你要讲么子”

“你们答应不让秦红旗唱戏,我就给你们说那个记者的事情。”

朱庸和笑了:“文艺活动是全民自愿,我们也没权利让谁不参加,你这个要求太高了。”

冯看着这女人问:“你管不了秦红旗”

“他就和钱秀娥好我知道”

“你看见他们好了”

“那还用看两人唱戏的时候眉来眼去,我又不是瞎子”

朱庸和摇头:“文艺表现的形式就是那样,要看剧情,眉来眼去那还有仇人相见呢,要是你这样说,那演电影和电视的男女情侣。可不都真睡一块了”

“那我管不了,电影上都是假的眼见为实。他们这就是要来真的。”

何林达有些不耐烦了:“能过成就过,过不成就离婚,你们总是这样,也不能幸福。”

冯有心让她说记者的事情,就说:“你就不知道什么记者,别耽误我们的时间了”

“我咋不知道前几天镇上李***叫***见的记者,省里的,我能胡说”

张发奎笑:“你越说越没谱,镇上李***开车接你去和省里的记者说你家离婚的事情哪跟哪”

“我哪胡说我那天没死成,就是到镇上妇联告状,结果李***就让车将我接到了镇上的旅社,我就见到省里的记者了,这还用哄人”

“是省商报的记者”冯盯着女人问。

“什么商报量报,那我不知道你们到底管不管这事”

“是哪天”冯又问。

“就是前几天,谁能记得清”

冯摇头:“那,那家旅社,你总是知道吧”

“镇上有几个旅社就是供销社酒楼旅社。”

张发奎看看冯,对着秦红旗的女人说:“这样,我们和朱干事商量商量你男人的事情,回头再说,埃”

等女人离开,朱庸和就说:“那,咱们就到镇上供销酒楼,吃饭”

冯和何林达张发奎是下午回到县里的,只是裘樟清在市里开会,所以冯就等着给裘樟清回来汇报这件事。

一直到了下午下班,冯也没等到裘樟清,干脆的就给她发了短信,一会裘樟清回信说:知道了,我在省里,你将此事汇报给乔bu长。

裘樟清去了省里不知道常忆苦这会在梅山,还是和裘樟清一起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冯先去了裘樟清那里,得知裘樟清没在,才去乔本昌那里汇报工作。

乔本昌是梅山县委***,宣传bubu长,他的办公室在县府大楼的四楼,冯到了那里后,被宣传bu的人告知,乔bu长去了广播电视局。

冯只有再拐回了七楼,但是他还没有坐稳,就听到楼下传来喧闹声,接着似乎又一声巨大噪音,冯正在凝神听,对面市场办屋里的张长玉就喊:“***有人开车撞***局大门啦”

紧接着县***楼上都是一声声的惊呼和议论,冯就到了对面屋,和众人一起从窗户往外看,果然对面***局门前这会很混乱,有两辆车撞在了一起,将***局的大门堵得严严实实,隐隐约约的看到有人在那面喊叫,倏地又是一阵喧闹,人群四惊而散,有人喊道开******了,于是有更多的人围了上去,***办公楼这边也是哄哄的在议论,都在问出什么事了。

没一会,医院的急救车停在了***局门口,张长玉就跑了出去说自己去看看。

停了一会张长玉回来说:“不得了了,刘副bu被人撞死了”

“不过可能没死,这会正往医院送呢。”

“哪个刘fu部刘奇才你听谁说的”曹金fèng问。

张长玉瞪眼说:“都在说刚才***局门前前面被撞的车是刘局长的。后面的那个车不知道是谁。还准备开***打刘副bu长。结果被***局里面执勤的人先开******了”

大家一听,又是一番议论。

刘奇才出事了有人不但开车撞,还用***打他

***局门前这会已经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冯看看,转身走了出去。

刘奇才的确是出了事,今早前一个冲撞***局的车,就是刘奇才驾驶的,而后面的那个车子。是***局***队的一个***,叫侯德龙。

侯德龙是梅山电视台的女主播姜笑梅的丈夫。

根据办公室新闻传播的内容,刘奇才和姜笑梅关系一直暧昧,今早两人在办公室搞的正性酣时候,被多日外出办案归来的侯德龙给撞见了,于是血气方刚的侯德龙勃然大怒,情形可想而知,侯德龙在广播电视局那边就将刘奇才打的头破血流,扬言要杀了刘奇才。

恐慌不堪的刘奇才在广播电视局工作人员的掩护下开车外跑,侯德龙从楼上冲下。驾着车追,刘奇才情急之下就将车开到了***局大院。没料到追过来的侯德龙竟然径直的将车撞向了刘奇才,刘奇才浑身血的从车里爬出来,侯德龙也从车里出来,还拔出配***要对刘奇才开***,但是侯德龙被***干警给率先开***击中,现在,刘奇才和侯德龙都被送在医院里抢救。

事发的时候,乔本昌的车还没有走到广播电视局,等乔本昌到了之后,一看到被砸的乱七八糟的广播电视局就愤怒异常,工作人员汇报了发生的情况,乔本昌去看了当事人之一的姜笑梅,一见姜笑梅羞惭难言的样子,乔本昌就基本断定了,刘奇才就是和姜笑梅在偷qing的时候,被姜笑梅的丈夫侯德龙撞到了。

这件事影响太大,县委***方旭当即责令***局和宣传bu两边将事情查清楚,只是刘奇才还在昏迷,侯德龙没有脱离危险,姜笑梅这会却不知去向。

于是,冯本来要给乔本昌汇报工作的,也只有靠后。

到了中午,冯接到了李雪琴的***,李雪琴非常激动的说:“小冯,你要帮帮我”

冯让李雪琴别激动,李雪琴就说:“我老公被羁押了,小冯你给县长说说”

李雪琴依旧的激动,不过很快的就说明了情况。

李雪琴的丈夫李金昊也是***,今早侯德龙将刘奇才追到***局大门口,掏***要打刘奇才,李雪琴的丈夫李金昊正巧从***局大楼出来,看到情形危险,就率先开***击中了侯德龙,但是***局现在认为李金昊在开***前没有鸣***警告,于是李金昊被停职检查,交待问题,所以,李雪琴就想让冯给裘樟清说说,过问一下李金昊的事情。

“雪琴姐,你先别急,裘县长这会不在县里,我一联系上她,就帮你说李哥的事情,你不要紧张,不要动了胎气。”

冯劝慰了李雪琴一会,李雪琴觉得冯不是在敷衍自己,就挂了***。

可是裘樟清一直没有回来,冯觉得李金昊这件事还是当着裘樟清的面说的好,发短信***,似乎不合适。

裘樟清是刘奇才事件的第二天晚上回到梅山县的,当时冯开着市场办的那辆桑塔纳在城郊偏僻的路段练车,这一段他基本可以独自驾驶了,白天忙,也只有晚上能够忙里偷闲,那地方有路灯,视野还清晰,收到了裘樟清的短信后,冯直接开车到了县宾馆。冯在五一九房间见到裘樟清后,首先汇报了刘奇才的事情,然后说了李雪琴丈夫李金昊的事。

刘奇才的事情裘樟清是知道的,钱一夫已经给她做了汇报,听到冯的说辞,她当即就给***局那边打了***,询问了李金昊开***击中侯德龙的经过,问***局能不能将李金昊先行释放,毕竟李金昊开***是事出有因,当时情况紧急,问题可以谈,李金昊自身不具有什么危害性。

***局那边本来羁押李金昊也就是一个形式,有裘樟清的过问,就解除了对李金昊控制。

等裘樟清打完***,冯给裘樟清说自己给李雪琴说一声,省得她再着急。

裘樟清点头应允,冯给李雪琴的短信内容是:***局已经放人,我在裘县长这里。

这两天,李雪琴几乎每一个小时就给冯打一次***询问裘樟清是否回来,这下自己总算完成李雪琴的所托。

过了一会,李雪琴回复了短信:谢谢小冯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