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97章连环陷阱(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7章连环陷阱(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乔本昌沉默了一下,觉得自己是时候应该离开裘樟清这里了,就说:“县长,***找一下刘奇才同志,具体再了解一下岭南晚报记者的一些情况。”

裘樟清看看乔本昌说:“好,乔bu长了解情况后,给方***汇报。”

乔本昌是知道刘奇才这次从省里回来对裘樟清有意见的,这会裘樟清说让自己给方旭汇报工作,那不是说要是刘奇才有什么处理不当的地方,要让方旭去过问?

乔本昌走了,冯说:“县长,刚才我有个问题没有想清楚,刘副bu长说岭南晚报的记者要求我们县里出钱买版块,刘副bu长在记者提出要经费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就这个问题,请示过乔bu长?或者,请示过哪位领导?还是直接的拒绝了?”

裘樟清明白了冯的意思,他哪里是刚刚没想清楚,他就是不想在乔本昌面前说刘奇才的不是,这件事,他只想给自己说。

如果刘奇才故意的想造成县***和岭南晚报的矛盾,他以粗暴简单的工作方法对待那两个要赞助费的记者,可就是其心可诛了:厌恶那两个记者,完全可以采取缓和一点的手段,没必要将人得罪的狠了。

在裘樟清看来,事情到了现在,方千秋那里似乎没有事,就算是方千秋是受万邦公司所托来梅山挑找茬的,但是经过了乔本昌这样的高接远送,他似乎没有再歪曲梅山的可能,就是有,梅山***也可以不在乎,因为乔本昌和方千秋的接触全程有人录音,所谈的问题都可以敞开了说,如果方千秋真的要胡言乱语,自己是梅山县代县长,对方千秋这个省法制报的记者似乎是鞭长莫及,可是方千秋所在的法制报总是有人能管得着的。

麻烦的就是岭南晚报那儿了。虽然不怕事,可是没有必要惹事,晚报的那两人不知是不是万邦公司找来的,但不管是不是。刘奇才都将人家给得罪了。

这个刘奇才,做事真的这样“嫉恶如仇?”

至于万邦公司……裘樟清看着冯说:“看来,你那会去半间房工作,的确是去了一个好地方,那里的环境很好。”

环境好的意思就不用解释了。看来方千秋昨晚并没有做冯担心的那件事情,也不知高建民昨晚调动了谁到半间房去监控方千秋和那个司机。

“明天,省报将会来一个人,你陪同一下。”

省报?冯点头,心说裘樟清果然有准备,法制日报也好,岭南晚报也行,省报要是给梅山做了报道,和一锤定音就没什么区别了,在省报的黄钟大吕面前。***的什么报纸都是呢喃细语蚊蝇之声。

裘樟清说了省报的人在第二天来梅山县,但是省报的人还没到,梅山就出了事。

冯觉得,有时候生活里遇到一些事情,处理起来似乎都很正常,可是太正常了,反而会让他心里不安宁,这种顺利的正常往往隐藏着极不正常。

万邦公司能请得动法制日报的方千秋到梅山做暗访,阴差阳错的被何林达被自己几个识破了,然后事情终于消散于无形。可是岭南晚报的那两个记者,真的就是碰巧就到了梅山?

可是有些话没法给裘樟清说,何况,裘樟清还说了省报要来人的事情。冯只有但愿所有的阴谋诡计在裘樟清那里都是阳春白雪,不堪一击。

第二天冯原本没有打算到文化市场管理办公室去,因为裘樟清昨天的吩咐,他今天就静候着省报的来人,一会到高速路口接车就行,因此可以偷一下懒。可是到了八点多一点,裘樟清让卢万帅给他打了***,让他到县里去一趟。

到了县府三楼,卢万帅一脸笑意的对冯说:“冯主任来了,县长正在等你,哦,乔bu长,刘局长也在。”

卢万帅忽然的对自己态度这样好?县长正在等自己?这话听着让人觉得舒服,但县长是不可能会专程的“等”自己的,冯有自知之明:自己还没那个资格。

冯经常提醒自己,认不清自己身处的环境不知道自己应该在这个环境里所扮演角色该怎么说话行事,这才真的是悲剧。

冯点头说谢谢,卢万帅像是有些亲密的和冯并肩往裘樟清办公室那里走,说:“冯主任到了县里这么久,我前几天事多,咱们找机会坐坐?”

冯点头说:“卢科长说的是,一定。”

卢万帅又对着冯笑了一下,推开了门。

进到屋里,裘樟清坐在办公桌后,乔本昌坐在裘樟清的对面,刘奇才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卢万帅说了一句:“县长,冯主任来了。”

卢万帅出去之后,裘樟清说:“小冯,你看一下这个。”

冯走到裘樟清面前,伸手接过了裘樟清手里的报纸。

这是一份岭南商报,在第二版的位置醒目的有一个题目:摊派何时了?副标题上写的是:梅山县见闻。

冯正在看,刘奇才就说:“小冯,你怎么回事”

冯抬头看看刘奇才,刘奇才皱眉说:“你不是说乡镇农户都很踊跃的参加并且支持县里的文化节吗?为什么会有这篇报道?”

冯看看刘奇才,没有说话,继续看报纸,刘奇才这才不吭声了。

这份商报上关于梅山的报道,大意说的是说梅山县搞摊派,让农民不能生息,民不聊生,以完成任务的形式逼迫农民参加所谓的全民文艺节,致使农田荒芜,甚至还逼的农民上吊***云云。

“刘副bu长,法制报和岭南晚报的人,也是昨天刚刚离开我们县,这个商报今天就刊登了这样的报道,不知道商报的记者是什么时候到我们县的?”

“现在不是查商报记者什么时候到县里的时候,而是要澄清上面说的农民******的问题”

刘奇才坐直了身子,严肃的看着冯:“你一直在下面落实协调文化节的相关事宜,你不是说下面的情况都很好吗?那这报纸上说的,是怎么回事?无中生有?”

冯说:“刘副bu长批评的是,可能我的工作没有做的仔细。事件的发生地是在朱阳关镇,能不能让我到朱阳关镇去一下,具体将事情的经过起始搞清楚,这样。也好向领导们汇报?”

“你不是要给我们汇报,而是要向全省全国的人民汇报”

刘奇才有些火,但是他好像在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县长,乔bu长,现在。商报这样一搞,我们的工作就会很被动,这一下好,梅山直接的就呈现在大家面前,出名了这比举办多少场文化节影响都大。”

乔本昌说:“刘局不要激动,事情还没有搞清楚,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们县现在是摆在了风口浪尖上,当前的形式很不明朗,不排除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对我们县抹黑。还是要以事实说话,当然,不排除农民***的可能性。这个商报没有知会我们宣传部展开秘密采访,虽然说新闻自由,可他们做的就很不地道嘛,不能说有人***就和县里的文化节有必然的关系,县长不是已经让***局的人下去做工作了吗?在查明事实之前,不要随便的下结论。”

刘奇才不说话了,裘樟清说道:“乔bu长,刘副bu长。这件事你们跟进一下,和朱阳关下边的人联系,查清事实,然后。汇报给方***。”

乔本昌答应着,起身走了,刘奇才也跟了出去,裘樟清看看时间,对着冯说:“你和我出去。”

两人到了外面,卢万帅正在他的屋里坐着。站起来说了一声:“县长,要出去?”

裘樟清说:“小卢去乔bu长那里,及时了解情况。”

卢万帅不知道裘樟清和冯要去那里,可是看裘樟清面色冷峻,知道她心情不好,就答应着,一看冯,见他面无表情,就准备关门,裘樟清和冯已经进了电梯。

坐上了裘樟清的车,等出了县府的大门,裘樟清才说:“去高速路口。”

去高速路口?那裘樟清是要亲自去接省报来的人了,冯觉得商报的那篇报道改变了裘樟清原来的计划,看来,省报来的人对于裘樟清的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而且,裘樟清似乎不想让别人知道省报来人的事情。

车子在路上走了一段,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裘樟清对着司机说,换一下车牌。

为了方便,裘樟清的车上还备有一个普通的车牌,这个司机不是上次裘樟清到半间房那会月夜找冯的那个小青年了,是一个三十多的中年人,他停车到下面去换车牌的时候,冯就看看时间,离原先定的时间还早,就从观后镜中看裘樟清,裘樟清却闭着眼在养神。

到了高速路口,司机请示裘樟清,说自己下去吸根烟,裘樟清同意了,冯心说这个司机真是机灵,可自己怎么办?和裘樟清在车里坐着,总不能不说话,冯想难道自己也找个理由下去?裘樟清也没有和自己说话的意思。

“县长,朱阳关镇的事情,是我的疏忽。”

裘樟清看着冯说:“先不要下结论,加上商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咱们县就来了三波记者,这不是偶然现象。”

冯想说李显贵不知审查的怎么样了,可是这话不能问,有些话不是自己这个副主任科员讲的,就说:“张向明总是有错误的,他在市场办时间长,了解很多情况,县长,我觉得,所有的表面现象下面,总是隐藏着***,万邦就是这些矛盾的源头。”

“请县长允许我到朱阳关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断人财路,必然会遭人嫉恨,裘樟清知道冯想说万邦是搅事精,但是县里必然是有着既得利益者,单单查处了一个张向明,显然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对于冯的请求,裘樟清未置可否。

一会儿,裘樟清打了***,得知省报的人已经快到了,就拿出湿巾,整理了一下形象。

终于,裘樟清从车上下去,对着一辆吉普车走了过去,冯跟在后面,从吉普车里出来了一个人,冯心里恍然,原来,这人就是省报的记者。

这个从吉普车上下来的人,就是上次在省里裘樟清和冯去陪同的那个开着别克商务车的男子。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