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96章连环陷阱(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6章连环陷阱(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听了冯的话,裘樟清问:“你觉得,现在这件事,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刚才的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但我不是你,我不是县长,我不知道你究竟在梅山都能操控那些资源,我更不知道你的身后都是哪些人,这些人在必要的时候,在你需要援助的时候,都能给予你什么样的帮助。

我怎么回答你这个看似简单,但是却十分难以回答的问题?

这是一个考校,还是真心的询问?

“县长,我觉得,我要是在工作中遇到困难,就会找县长你,这跟小孩在外面受了委屈就会回家和家长诉苦,想获得家长的抚慰和帮助是一样的道理,而县长你要是碰到了难题,给组织反映,让组织出面解决问题,这应该是顺理成章也合情合理的。”

裘樟清听了冯的话点点头,她刚刚似乎都忘了,其实自己只是梅山县的代li县长,还没有扶正,还没有去掉那个代字,而更为好笑的是,自己竟然将今晚所遇到的事情全部看成自己个人的一次危机,一个考验,却疏忽了自己的上面还有一个县委***在那里摆着。

自己的危机,其实也是梅山县***的危机。

裘樟清目光有些复杂,她似乎想说什么,可是最终也没说,站起来送冯离开,到了门口才讲:“路上慢点,今后有事,直接打***。”

冯有些恍惚,尽管这是一次非常隐秘的会见,可是裘樟清将自己送到房间门口这个举动,还是从来没有过的。

冯说了好的,县长你休息,两人在门口说了再见,冯踩着厚厚的地毯出了宾馆。

繁星点点,夜冷似冰,冯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钟了。

第二天。梅山县委宣传bu长乔本昌一大早的就去了半间房镇,在半间房镇镇委***刘依然镇派出所所长唐经天的陪同下见到了岭南法制报的记者方千秋。

乔本昌几个到了宾馆的时候,方千秋和那个年轻的司机还没有起床,文化人都有熬夜的习惯。乔本昌也不急躁,和刘依然几个就在方千秋住所的隔壁房间里等待着,方千秋起来后,乔本昌就亲自过去请方千秋用餐。

这个时候说吃早餐有些晚了,午饭。却似乎还有些早,但是乔本昌的到来让方千秋十分的吃惊,同时,也感受到了梅山县县委和县***的诚意。

乔本昌今早受到方旭的委派,让他将省法制报的方千秋招待好,方旭还明确的指出,方千秋要了解什么,尽管让他去了解,想去哪里采访,也尽量的满足。宣传bu那里,一定要为方千秋提供方便,肚量要大些,不要以防贼的心态对待记者,只有一条,请省里的记者不要抹黑,也不需要过度赞誉梅山,有一说一就可。

乔本昌昨夜接到了裘樟清的***,心里想了很多,对于刘奇才接待岭南晚报的记者却没有给自己汇报一事。还是有些想法的,等早上方旭和他谈话之后,乔本昌心里有数,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乔本昌身为梅山宣传bubu长。深谙应对记者之法,加上***和县长前后的态度,他变被动为主动,自己亲自到了半间房,去见方千秋。

到了下午,乔本昌回到了县里。对方旭和裘樟清分别进行了汇报,方千秋质疑的问题有两点,一个是梅山县文化节鼓励让单位和农民以集体和个人的名义参加,有没有强行摊派的问题?

第二,半间房镇前一段出了一死一失踪的事故,究其原因是什么?有没有人在中间徇私枉法,或者渎职,梅山县县***对此有没有进行隐瞒不报?

方千秋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问梅山县***对开采矿业的管理,有没有漏洞,有人反映半间房经常的有械斗行为,还有许多违法犯罪的情况,一些矿主本身就良莠不齐,是不是存在着隐患?

对于第一个问题,乔本昌的解决之道是,让方千秋自己随机的找一个村,去问问那里的村民对县里的这次文化节到底有什么意见。

对于第一个问题,裘樟清是有信心的,因为早在文化节汇演节目面向全县遴选的时候,她就让冯带着市场办的人到下面了解情况,而冯的汇报几乎都是正面的,有些基层也提出过一些问题,比如说县里能不能在文化节准备之初,拨一些款给乡镇,让乡镇组织所属的各村先进行一次初选,获得名次的,先给予一定的奖励?

对于如何奖励,乡镇基层怎么操作,这个问题,县里还在商榷之中。

关于第二个问题,乔本昌自己当场就做了回答,说明了在当时的塌方事故之后,武陵市委翟副***到了现场指挥搜救工作,梅山县显然不会存在什么“瞒上”,而且早在事故发生之前,半间房镇就派出了有关人员动员村民们撤退,可是灾难来的很突然,事故发生了,但是***是不存在什么舞弊问题的,这个可以到事故发生地后店子村进行调查。

于此同时,乔本昌让刘依然将后店子村的村支书胡德全叫来了,让胡德全当面给方千秋说说当时的情况。

方千秋一见到胡德全,心里就明白了很多,但是他并没有点出胡德全昨天傍晚的时候在后店子村都和自己说了什么,只询问了老炮台塌方的事情。

当着县委***的面,当着镇委***和镇里有关领导的面,胡德全有些懵,昨天在村头见到的这人真是个记者,他以为自己说的一些事情被县里领导知道,这是要来对质,但是幸好这个记者没说什么,胡德全这会哪还敢胡编乱造,只有机械的回答,往日在村里的那种一言九鼎自信满满早就灰飞烟灭,等离开了领导云集的房间,胡德全觉得自己的棉衣已经被汗水湿透,全身乏力,一***就坐在了外面的椅子上。

至于最后一个问题,乔本昌没法回答方千秋,无论正面还是迂回的论述良莠不齐的事情,都是会陷入一个悖论,因此,他只能笑而不答。

方千秋没有在梅山县继续停留,到了下午,在乔本昌的陪同下吃了一顿饭,就坐车离开了梅山,乔本昌觉得,自己完成了县委方***和裘县长交待的任务,方千秋只要不傻,他就不会乱写,至于刘奇才那里,似乎和自己没多大关系,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刘奇才昨天下午接待的是岭南晚报的记者,这两名记者一个搞文字,一个是搞图片的,一顿饭下来,刘奇才知道了,这两人是岭南晚报文化专栏的记者,知道梅山搞全民艺术活动,特地来组稿的。

刘奇才在宣传bu门干了许多年,接待的大大小小记者没有一百,也有几十,知道这些所谓的无冕之王就是打着组稿的幌子满世界的乱跑,其实还是为了一个目的,就是搞钱。要是下面接待的好,能够满足他们的条件,就互惠互利,在报上给个豆腐干大的地方来篇文字,正面歌颂一下,如果不,就臭你,挑你毛病让你恶心。

乔本昌昨晚打***那会,刘奇才刚刚的回到家,他并不是有意要隐瞒岭南晚报记者到县里的事情,想第二天给乔本昌汇报的,可是接了乔本昌的***后,刘奇才心里倒是有了主意。

第二天,乔本昌对着刘奇才吩咐了一通,自己去了半间房镇,刘奇才晃晃悠悠的,到了中午时候才见到了晚报的那两个记者,连饭都不管了。但是说话归说话,不管这两人再怎么暗示,刘奇才都装作不懂,最后这两个记者终于烦了,直接问岭南晚报要给梅山做一个专题,版面很大,但是经费上县里能不能给资助一些?

刘奇才干咳几声,说声他还有事,出门后再也没有见人。然后,知道这两个记者离开了梅山,刘奇才才将事情给乔本昌做了汇报。

乔本昌听到刘奇才的说辞,就将情况给方旭和裘樟清汇报了,冯就是乔本昌在裘樟清办公室里汇报的时候,被裘樟清叫道他办公室里去的。

“法制日报那个方千秋提出的问题,第一条,小冯就可以回答的很清楚,他这一段一直在下面协调文化节的筹备事宜;第二条,小冯之前就是在半间房工作,他自己就是后店子村老炮台事件的当事人,整个事件他自己亲身经历过,这个也能说得清,至于第三条,也由小冯来说一下具体情况。”

乔本昌是宣传bu门的领导,也是冯的上司,对于冯的来历他十分了解,等冯解释了胡德全为什么会给方千秋说半间房矿业很乱,矿主身负刑责,乔本昌就说:“在半间房,我感觉到胡德全有些异样,但是没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听小冯这样一说,我全明白了。”

冯觉得裘樟清作为县长,有些事情是没法张口的,只能点到为止,这就是领导的艺术,话里的意味需要属下自己去领悟,但是自己不同,自己是副主任科员一个,就是当官不带长,放屁也不响,所以应该少一些顾忌,于是张口说:“县长,乔bu长,我在半间房那里工作过,我听方记者昨晚下榻的宾馆服务员说,方记者的司机,还有他们乘坐的车,是属于省里的万邦娱乐公司的。”

“我们今年没有和万邦达成演出协议,这个时候,法制报的记者坐着万邦公司的车来到我们县采访,还是秘密行动的,我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内幕?”

“再有,岭南晚报的记者,和法制报的记者一起到咱们县来,这难道仅仅就只是一个巧合?”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