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93章疾风知劲草(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3章疾风知劲草(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金鑫愣住了:“冯主任,你,你这话说的……”

“你觉得你举报了张向明有功?你举报张向明的目的是什么?你举报张向明又是出于什么动机?”

金鑫有些哑然。

“你要是没有违法犯纪,怕我们查什么?”

金鑫由最初的震惊变成了愤怒,他瞪着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和这个小年轻没什么可说的了,就要离开,冯却说道:“我查你,有人就会幸灾乐祸,于是他们可能就在看笑话,这一段估计没人对你做什么,会风平浪静一点,你趁着这一段还算安稳的时机,赶紧将金典转手,我觉得在这个季节,正是网吧生意兴隆的时候,转眼就是元旦,元旦过去又是春节,转手应该很容易,今后,你不要干这一行业了。”

金鑫惊呆了,问:“冯主任……为什么?”

冯看着他说:“有个成语叫居安思危,还有个成语叫如履薄冰。你举报张向明应该是很隐秘的,怎么会流传出来?关注这件事的人哪个现在不清楚你?你觉得张向明是一个人吗?张向明出了事,他自己又会不会咬出一些人?你觉得,那些人会是怎么样的一些人?他们身上的能量会比张向明小吗?你惹得起吗?检察院能够保护你多久?你觉得,那些人会放过你?”

“那晚我们市场办查了你之后,还有没有别的机构去找你?”

金鑫嗫嗫的说:“……有。”

“你觉得这种情况是偶然的吗?”

“如果,我放过你,或者说,如你的愿,我答应和你合伙,入你的干股,你觉得你的网吧就会一帆风顺的办下去?”

“我不是在害你,我没那必要,你自己掂量”

金鑫已经彻底的无语了,他看着这个比自己年龄小的多的人。眼睛里都是惊诧。

“张向明的问题还没有完全的查清楚,近来文化这边的事情很多,有人就在观望,还在等待。这个对于你来说恰恰是最为有利的时机,听我的建议,将网吧转手,世界这么大,能赚钱的行业很多。你非得干这一行?”

“早点脱身,免得不堪收拾。我觉得,我说的你能够懂。”

金鑫看着冯,心里很难说是什么滋味,原来这样这个年轻人想的这么周到,他那晚查自己的网吧,原来目的是这个?

可是,一下让金鑫思想转弯,他还有些做不到,更是舍不得金典网吧。但是至少这会金鑫的心情和刚刚来的时候已经截然不同了。

“回去好好想想,你说过你走到今天很不容易,我也不希望你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心血毁于一旦。”

“你会有正确的决定的。”

金鑫茫茫然的走出了冯的屋子,夜风将他的头发吹得左右摆动,他明白了,这个小冯主任真的是为了自己好。

也许他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举报了张向明,他才得以当上了市场办的主任。

但是不管怎么说,照目前的情况看,他的确是在帮自己。可是自己为什么之前没有想通这一点……

对于县委县***新的关于举办第四届梅山文化艺术节的指示,基层反响很强烈,主要是因为这个季节农村农田基本没事了,农民大部分处于储藏过冬农闲的时候。于是很多乡镇的文艺活动搞得如火如荼,加上参与汇演是在县里,那将是一个在百十万人面前露脸的机会,而且获奖的单位和个人会得到奖赏,利益之火加上出名的由头,这就让大家更加的热情高涨。都说县里这一次的决定是深入人心的。

文化市场办受县***指派,对于梅山县各级机构的文体活动进行指导和协调,实际上也是在做一个统计,做到心里有数,于是这几天冯和张发奎几个几乎都奔波在去往各乡镇的路上,从一个村镇到另外一个村镇,这样,梅山县就被他们给转了个遍,冯趁机也在车上练手,车技也明显的有了提高。

这天冯和张发奎何林达张长玉几个从半间房镇往县里回,一路上几个人兴致比较高,说说笑笑的,因为半间房是冯之前工作的地方,所以刚才在半间房和林晓全几个喝了点酒,结果正喝着,镇里的刘奋斗唐经天和几个认识的领导也到了场,于是场地扩大战况升级,你来我往的收拾不住,也不知到底喝了多少,反正后来镇上有几位已经溜的溜遁的遁,市场办的张长玉也早早的跑到车上睡上了,于是鸣鼓收金,大家兴高采烈的作别,预约好了来日再战,只是冯原来准备去看看屯一山,再将自己屋里的东西带走,这个愿望也就落了空。

这一段张发奎几个和冯混的也熟悉了,什么话都能说,彼此也放得开,互相的也能开玩笑,只是张发奎几个没见过冯笑过,后来知道冯本来就是一个冷脸,并不是对谁有意见,也就不在意冯的表情到底怎么样。

这会张发奎说了一个带色的笑话,众人正哈哈大笑,他吱拗的将车子往路边一停,说道:“不行了,我要就地解决一下,”然后就跑到山坳的树林子里,何林达也摇摇摆摆的下了车,往路基走了几步,掏出家伙就放水,还对着山林里看不见影的张发奎喊:“什么就地解决,你那是随地解决……小心母猴摘你桃子,狗怂拉屎跑恁远……谁稀罕你……”

张发奎就在那边回答:“……你姐……”

何林达正要回骂张发奎,一辆越野车就从他面前一掠而过,将带起了一股风,何林达一看这车是外地牌子,嘴里就不干净:“抢着吃屎这有热的你要不要”

“你ma逼的”

那越野车本来已经过去了,可是竟然停了下来,而且慢慢的倒了回来,何林达一看,心说***,难道这司机耳朵好,听到我骂他,要来干架?

不过越野车是外地的车牌,何林达心里就胆壮三分。结果这车倒回来,副驾驶上的玻璃摇了下来,一个面型偏瘦的男子问:“朋友,往半间房去。是这路吧?”

何林达本来就有气,看到人家客气他倒是涨了脾气,加上中午酒喝多了,嘴里说:“你去那干嘛?鸟不拉屎的,晚上有狼……”下面句“你那身板不够狼撒牙缝”就没出口。

“有狼?”这人挤了一下眼。笑说:“那不是有矿吗?矿上人不多?怎么可能有狼?”

何林达有心诳这个瘦不啦叽的家伙,嘴上就胡乱的说:“狼?遇到狼算是好的,那些矿上的劳工做完了班没事干,专找向你这种外地人,在路上搞个路障,放了气,然后将你掳的***,劈开了扔矿洞里,连渣子都找不到。”

何林达这样一说,车上的人竟然有了兴趣。他将车门打开下来,给何林达掏了一根烟,何林达一看,嘿,烟还不错,就让对方给自己点上,这人看看车上的眯着眼的冯和睡觉的张长玉,问:“这治安就这么乱?***不管?都出过什么事?”

何林达一想,这家伙怎么废话这么多,就皱眉说:“事多了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你想象得到的,你在那都能碰到,哪天不出点事,那倒是菩萨显灵了……”

何林达说够了。就往车上走,这人还不依不饶:“你们县不是刚来了一个新县长,她总要有些措施吧?”

“有毛措施还不一样,哪个疮不流脓……老张你能快点不能?你那尿长江屙黄河呢,小心蛇将你几几咬断……”

“伙计,你……”这瘦子又在说。

“你干嘛的你?怎么话恁多?”何林达斜眼看着这人。又低头看看越野车上的驾驶员,不过那个开车的是一个小青年,也不过二十来岁。

这人就笑:“我就想在那投资,做生意,所以想多了解点情况……你是说女县长也不管是吧?”

“管的过来吗?”

“那听说你们这里最近要搞什么全民文化节,这不挺好的吗?”

何林达听这人问到文化的问题,心里警觉了,正要说话,冯在车里说:“老何,让老张快点,我急着回去。”

何林达正好的就借着冯的话不理那人,那人一看,就笑笑上车走了。

“我怎么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呢?”

何林达看着越野车问:“这家伙问这问那的,还问裘县长,干嘛的,像日本特务,记者?”

何林达一说记者,眼睛就盯着冯,两人同时的说:“有可能”

“我们跟着过去看看”

何林达知道冯是裘樟清的人,自己在冯手下,这一段大家处的不错,因此事关裘樟清,他不能不上心,就喊张发奎快点。

张发奎终于从山林里一摇一摆的出来了,见何林达已经发动了车还掉了头,就说何仙姑你是喝多了吧,县城在这边,你怎么准备倒车回去还是怎么滴?

“喝死去个球,就当老丈人家死头牛我准备回去和半间房的人继续喝”

张发奎就笑骂:“鸡ba我也这样想,领导,你怎么说?”

“回去。”

冯简短的说了两个字,张发奎倒是诧异了,上了车不明白的看着冯和何林达,问到底怎么了,何林达就解释了刚才的事。

“不对呀?这要是记者来咱们县,宣传bu的能不给咱们通知?这不科学。”

“不科学?不科学的事情多了,要是这家伙是暗访怎么办?反正小心行的万年船。”

何林达一说,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将车子开的更猛了,张发奎就喊:“你开慢点……你……”

“没事……”

“我是说你开得快不让人家发现了?就你这样还玩跟踪”

何林达一听就缓了油门,可是他刚才太快,已经跟在了越野车的***后,冯就说:“到它前面。”

何林达不明所以,但是还依照冯的话做了,然后一直的就在越野车前面晃晃悠悠,这样快到了半间房,冯又说:“别停,一直走。”

那辆越野车本来似乎想停在半间房镇上,可是看到何林达的车子一直往后山开,就跟着,何林达就问:“领导,这车绝对有鬼这下怎么办?”

冯皱了皱眉,心说难道将车子开到胡红伟那里去?这样倒是能甩开这家伙。

不过,胡红伟那里人多嘴杂,万一越野车跟着来了,怎么办?

冯拿出了手机,拨了李雪琴的号:“雪琴姐,在家呢?我今天回来,没见你。”

李雪琴就在***那里笑,冯和李雪琴聊了几句,说:“我一会就到你家门口了。”

“呀,你来我家了?”

冯说着话,给何林达指着李雪琴家的方向。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