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91章暗度陈仓(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1章暗度陈仓(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奇才他们是八点三刻离开的驻省办,到了九点的时候,裘樟清来了两个客人,裘樟清亲自到门前迎接。+,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多岁,女的似乎比裘樟清还小,他们在裘樟清的屋里呆了一会,然后裘樟清似乎要和他们一起出去,这个时候,裘樟清叫冯跟着自己,说是一会要冯帮个忙,并且将自己的包递给了冯。

这两人是开着一辆别克gl8来的,车里面很宽敞,本来冯觉得自己应该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可是没有专职司机,开车的人是找裘樟清的那个男的,裘樟清自己和那个女的坐在中间那排,方便和男的说话,于是冯想了一下,就坐在了车子的最后位置上,这样免得和裘樟清的朋友过度的接近。

裘樟清和这两人一路上谈笑晏晏,这样一会到了一个酒店,四个人要了一个雅间,这个雅间里装修比较豪华,里面还可以唱歌,这个时候裘樟清将冯介绍给了这两人:“这是小冯,很勇敢的,也有才。小冯,这位是我师兄,这一位,就是我千娇百媚人见人爱的师嫂,你也跟着我叫就好。”

裘樟清一说,那女的就攀着裘樟清的胳膊笑,冯看得出,被裘樟清称作师兄的人,脸上的笑虽然矜持,可是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裘樟清并没有说她的师兄师嫂姓甚名谁,冯一直在猜裘樟清的这两位男女朋友是什么身份,尤其是那个男的,身上有一种明显的书卷气息。像是大学的讲师。可是气度却比较内敛。而且说话的时候慢条斯理,似乎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要从他的口中吐露出来,都是需要一番思量,这明显的有高位者的特征。

而那个女的,非常的漂亮,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让人惊艳,冯觉得她这种美丽的程度已经到了那种闭月羞花的境界,和大学的同学柴可静。那敏,还有杨凌一样,各有千秋,可偏偏,这女的表现的还非常有修养,举手投足之间丝毫的不做作,随意自然,于是冯更加的确信,这个男的非常不简单!他得要有多大的能量才能让这样级别的女人对他婉转承欢,而且他们的年龄相差的也在十岁左右。这就更加的让冯小心起来:能让裘樟清喊师兄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一种人?

越是有修养的人待人接物就越是客气。职位越高的人就会越亲切,而手里稍微有些权的人自以为像是掌控了全世界一样,将自己手里“现管”的那一点权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礼貌是相对的,别人对你越是客气,你就会越发的拘束,生怕自己有失礼的地方,冯在一边听着三人说话,其实就是充当了一个服务员的角色,他们的话冯并不是插不进去,而是没有理由开口。

这样坐了一会,裘樟清说:“小冯,你去点个歌听听。”

冯想裘樟清这是在打发自己离得远些,还是觉察到了自己的谨慎,不过还好,她没说让自己去点首歌唱唱,于是就站了起来,到了一边看着点歌荧屏。

冯从小就比较迷恋音乐和阅读,也许这个和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系:外表冷漠孤独,内心就用别的东西来填充。他找了一会,将音量调控的再小点,然后就点了一首马克安东尼的《how could i》,当舒缓的音乐声响起,冯又点了一首elvis costello的《she》,就坐在原地看屏幕上的人物图像,一边用眼神的余光注意着裘樟清那边的动向。

裘樟清三个明显的对冯点的音乐比较满意,三人笑的次数也明显的增多了,直到elvis costello沧桑的略显沙哑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裘樟清的师妹就看着那位师兄不停的笑。

冯心想,他们也有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吗?

这个聚会看起来是还算成功的,听音乐、聊天、吃饭,欢笑琰琰,然后那一男一女率先离去,裘樟清和冯将他们送到了楼下,直到车子开出去很远,消失于视线里,裘樟清才抬头看天,似乎长长的嘘出了一口气。

冯不知道裘樟清在叹什么气,想猜测也没有依据,站在一边静静的等着女县长的指示。

冯不知道裘樟清为什么不让那男的开车将自己两人送回去,坐上出租车后,裘樟清一直沉默着,一会忽然问冯:“《诺丁山》这个电影,很好看吗?”

elvis costello的那首《she》是诺丁山的开篇音乐,裘樟清这样问,那就是说她没看过,冯回答说:“可以吧……对于生活里不可能出现的事物,人们总是喜欢产生幻想的,也可以理解成一种期待。”

裘樟清沉默了,一直到驻省办都没有再说话。

这个时候,冯知道,裘樟清早上出驻省办的时候说一会有事让自己帮忙的话,完全是给驻省办的工作人员听的了。

那么,是因为自己昨天下午对她说了那番话,她才让自己跟着她接触她比较私密的生活里面去吗?

这个问题很难有***。

到了下午五点左右,刘奇才几个回来了,给裘樟清汇报说,万邦那里程序上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就是最终的款项上,要了二百七十万,这是最低的价格,如果裘县长觉得合适,他们的总经理今晚会来一下,明天就可以签订合同。

“二百七十万不能再少了?”

刘奇才见裘樟清问,就回答说:“是,这已经是对方蓖价格了,少于这些,他们就不谈了,***的一些演出公司也是这样的说法,县长你看……”

裘樟清沉默了一会,问:“你们吃晚饭了吗?”

刘奇才几个都说没有。

冯明白,刘奇才是等着万邦那边的总经理过来和裘樟清详谈,然后双方免不了要吃吃喝喝,或者是一种惯例。

“先吃饭,一会再说。”

刘奇才表情有一瞬间的错愕,但是仍旧带着人出去了。

一会吃完了,裘樟清让钱一夫告诉所有的人,回梅山。

回梅山?

裘樟清到底什么意思?她究竟要干什么?!

刘奇才几乎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可是仍旧按照裘樟清的意思坐上了车子,驶离了省城之后,他才在车上骂了一句:“挨炮的1

刘奇才的司机跟了他好多年,小姜更是不可能将刘奇才的言行透露出去的,因此一路上刘奇才心情十分焦躁,有一种被裘樟清玩了的感受。

辛苦了两天,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怎么和万邦交待?怎么回去和别的领导汇报?裘樟清这是在报复从前自己对她的怠慢!

回到梅山的第二天,曹金凤来给冯汇报工作,随后说道:“那晚我们清查了市场之后,金鑫打了好几次我的***,还问主任你的联系方式。”

“还有,那晚上金典还被***那边盘查了一下,据说,是查什么安全隐患。”

冯表示知道了,曹金凤就问:“领导辛苦了,还顺利吧?”

“还行。”

两人闲聊了几句,曹金凤就出去了,没过一会,一个胖乎乎的男子来找冯,他自我介绍是金典网吧的老板,叫金鑫。

“冯主任,初次见面,你看咱们市场的人那晚去我那,我也不在,实在是失礼,中午咱们找地方叙叙?”

冯瞧着金鑫,心说你这人本事没有,倒想着给梅山文化系统捣蛋,于是冷冷的说:“你在不在没关系,我们去检查工作,例行公事,不是去找你的,我们是文化局,不是***局,针对的是网吧这个场所,不是金老板你。”

金鑫看着冯这张“公事公办”的脸,心里在骂着,嘴上却笑说:“那是,那是,不过金典就是我开的,金典出了事,我有责任。”

“你网吧里挂着文化市场的规章制度,里面有没有关于禁止未成年人在网吧玩的规定?”

“有,有,主要是那几个网管素质不高,疏忽大意了,你看,我已经将他们辞退了,都是实习期的,临时工,临时工。”

从金鑫进门开始,冯就一直的在审视这个人,他想研究金鑫究竟是为了什么要举报张向明,到底是出于不堪忍受压榨,还是出于***的良知,但是直到现在,他只看出了这个人的市侩和粗俗。

“情况你也知道了,至于对你怎么处罚,我们还要研究,你先回去。”

金鑫的脸抽动了一下,嘴上还是笑呵呵的,冯站起来说:“对不起,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冯主任,你看我这事……”

“你不是还没有关门吗?”

金鑫语塞了,他知道,这些市场办的人将自己嫉恨上了,可是自己举报张向明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传出去的呢?

这个小青年,他其实应该感谢自己才是,要不是自己举报张向明,他怎么有机会能上台呢?

可是这会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金鑫有些无奈的离开了市场办,可是他没有回去,而是跑到下面的车里,给高建民打了个***:“高检,你把我害死了1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