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90章暗度陈仓(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0章暗度陈仓(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裘樟清需要休息?刘奇才心里又浮想联翩,知道女人每个月总有几天身体不适,但是嘴上立即答应了。对同一个问题不需要问领导两次,裘樟清已经明确的表示了,自己再问,就显得嗦。

“这样,刘bu长和钱主任一起去,小卢,”卢万帅答应了一声,看着裘樟清,“小卢负责将会谈的事宜记录整理,回来给我做一个汇报。”

“小姜上次来,主要负责什么?”

姜笑梅是电视台的女主播,长相甜美,平时能说会道的,这会面对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县长却有些紧张,刘奇才见状就回答说:“小姜主要负责和那边沟通演出节目的编排,这需要专业一点的人处理。”

“那小姜这次还是这样吧。”

刘奇才见裘樟清安排完了,但是好像少了什么,就看着裘樟清,裘樟清问:“还有什么不清楚?”

“没了。”

刘奇才说了声县长你好好休息,就出去了。

所有的人都鱼贯而出,到了裘樟清房间外面,刘奇才就看着冯,他试图在冯的脸上找出点什么,可惜刘奇才失望了,这个冯似乎永远的都是对身边的事物麻木不仁,他的脸上似乎永远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卢万帅是裘樟清的秘书,裘樟清让卢万帅跟着自己,和她亲自去似乎道理是一样的,不过这个冯,他上次来就在驻省办睡了三天,这次裘樟清还是没安排他做什么……是了,裘樟清其实是知道冯来这里没多大作用,她是生气上次李显贵没安排冯做什么,因此这次将冯带上,目的是让别人看:我是县长,我让谁干嘛,你们就得干嘛。只能是我安排别人,而不能是你们将我的安排不当回事。”

刘奇才这样一想,觉得裘樟清这个女县长有些好笑:“到底还是年纪太小了,意气用事。”

不过有钱一夫和卢万帅陪同。刘奇才就要拿出和李显贵在一起时不同的工作方法,毕竟这两个都可以算是最接近裘樟清的人,自己要谨慎一些。

梅山来的人,除了裘樟清冯外,全都离开了驻省办。冯又独自在房间里枯坐,将电视上的频道齐齐的按了一遍,然后关了,在屋里踱着步。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工作人员叫了冯和裘樟清,冯发现裘樟清的确像是刚刚睡醒的模样,气色比早上好多了。

工作人员本来将裘樟清和冯不是安排在一起用餐的,但是裘樟清却让冯坐到了自己跟前,可是吃饭就是吃饭,裘樟清也没对冯说什么。

吃完了饭。冯目送着裘樟清再次进到了她的房间,于是冯回到屋里继续的冥思。

到了吃下午饭的时候,依旧的是工作人员叫冯和裘樟清。

冯到了裘樟清房间那儿,发现她的门开着,冯犹豫了一下,就听到裘樟清叫自己进去,裘樟清坐在沙发上说:“到了梅山这么久,就是今天睡得最好。”

冯觉得裘樟清未必是睡得最好,估计睡得时间最长倒是真的,心说难道她来省里就是为了“偷得浮生半日闲”。躲着来睡觉来了?这倒是有点意思。

“刘奇才刚刚打***说,万邦那里要的演出费用是二百八十万,而且没有商谈的余地,你觉得怎么样?”

冯这一段倒是稍稍研究了梅山县往年的文艺节演出费用的。结合了今年物价的因素,二百八十万似乎和去年比较,没有多多少。

“县长,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的这个问题。”

“哦?”裘樟清笑了:“你怎么想就怎么说嘛。”

“我其实,根本就没什么想法。”

裘樟清这下倒是有些意外,她认真的看着冯。点头说:“好,那我们去吃饭。”

吃完了饭,裘樟清到了自己门前,显然没有让冯离开的意思,冯就跟了进去,工作人员就来为裘樟清倒水,冯本来想代劳的,可是又没动。

等工作人员出去,裘樟清让冯坐下,问:“这下有了什么想法没有?”

“县长指的是演出费的问题?我还是没有想法。”

“你是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这样,我倒是想起了一个故事……算了,那你就当自己是我,你怎么想?”

“县长问,我觉得,这不是给哪个演出公司多少钱的问题,而是这笔钱县里到底需不需要支出的问题。”

冯的话说的很直接,裘樟清显然没想到冯会这样说:“来,小冯,你坐下,谈谈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我的想法不重要,关键是你作为县长是怎么想的?你要是有积极的和万邦谈演出的计划,会让历年来一直负责这事的李显贵停职检查?都知道文化节是梅山如今迫在眉睫的大事,你这样临阵换将的,就不能等文化节结束了再查李显贵?梅山县文化系统已经七零八落了,你让我这个年纪轻轻从来没有文化系统工作经验的人主抓文化市场,让审计部门入驻文化局查账,将文化局搞的人心惶惶,这一步一步的都是为了什么?作为被你提携的人我应该感谢你,可是这里面的事情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吗?

如果李显贵只是因为不尊重你让你逮住了立威的机会,那么张向明被举报就是给你在梅山进行新官上任点上三把火的契机

冯觉得裘樟***的太善于布局了,她一环扣一环的将事情搞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似乎她什么都没有做,就是随波逐流,还让人无话可说。

李显贵被查了,那么这一次裘樟清亲自带坪跤Ω寐淼焦Τ闪税桑靠伤谷辉谖堇镄菹⒘艘惶欤退闶遣宦饫钕怨笾昂屯虬钐傅募劭詈吞跫艿糜懈鎏劝桑靠伤钡秸饣幔加惺裁刺攘耍?p> 冯似乎看到了刘奇才他们今天出去的结果:踌躇满志的去,回来必将在裘樟清这里不会得到任何明确的肯定或者否决。

她根本就没打算和万邦合作

她根本就不打算让县里支付这笔文化节的演出费用

那她究竟想干什么?想通过文化节,想通过查处文化系统的腐bai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呢?

冯坐在裘樟清身边,心情非常的复杂,他不想在裘樟清面前表现成一个什么都懂似乎能看出裘樟清在这件事中究竟想做什么的能人比领导聪明不是什么好事,就是聪明也要装糊涂。难得糊涂,这才是冯的生存哲学,他也不想让裘樟清觉得自己就是烂泥抹不上墙,那今后裘樟清怎么能考虑将一个***放置在更为重要的位置上?

可是裘樟清今天一直在逼自己。

“县长。我在想,我们县到底有没有必要举办如今这个文化节。一般某个地方举办哪一类型的纪念活动,都有个噱头,比如说咱们武陵市对外宣传说咱们市是陶渊明桃花源记记载的地方,那么我们县可以说其实那个桃花源的入口就是在我们梅山。或者我们县叫梅山,那么可能县里具有悠久的种植梅树的传统,梅林成荫,这让外人一到梅县就觉得名不虚传,至少我们梅县人自己先觉得梅山的确有开办这样一场纪念活动的必要。”

“你是说我们的定位有误?”

“县长,这不是我应该考虑的,我就是因为您问我,我就说说自己的想法,至于怎么定位,那有您。有县委,有县***的领导把关,我只是觉得这个文化节有些不太名副其实,觉得这二百多万没必要给万邦或者类似的这种演出公司,我觉得我们县举办这种文化节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意义,宣扬一个县的精神面貌的手段有很多种,不是说拿着钱找几个明星举办一次演出就能表现这一切了,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问题:县里的文化节是不是的确有举办的必要,文化节是不是确实活跃了群众的文化生活?”

裘樟清意识到冯在对自己说话的时候,称呼自己用的是“您”。

冯之所以会讲这么多。是根据这一段对裘樟清的观察以及自己对梅山种种发生事物的分析做出的,他本来不想说,但是裘樟清却在强迫他非说不可,说完了之后。他以为裘樟清会斥责自己,因为这些话实际上是在否定县委县***的决策,这不是他这个副主任科员应该做的事情,他也做好了让裘樟清批评的准备,可是裘樟清却没有。

裘樟清开了口,话题却说得是另外一件事:“我刚才记起了这样一个故事:秦始皇睡觉。身上的被子掉到了地下,宫里负责执掌灯的人看到了,就过去将被子给秦始皇盖好,结果秦始皇醒来后,了解了情况,将这个掌灯的人和管给自己盖被子的人都杀了,他认为这两人一个失职,一个越权了。”

“你去休息吧。”

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夜里十点多的时候,刘奇才带着钱一夫几个回来了,他们明显的是喝酒了,但是裘樟清兴致很浓,听取了刘奇才的汇报,却未置可否。

冯想,这一切真的就如自己猜想的那样:刘奇才他们在做无用功。

第二天,裘樟清还是按照昨天的安排,让刘奇才几人再去和万邦公司洽谈,具体没有什么表示,冯仍旧的在驻省办没事干,只是这些人离开的时候,卢万帅对着冯看了好几眼。

冯有些懂卢万帅那种眼神,在大学的时候,有一些女同学本来是追求自己的,可是在自己这里得不到反应,结果那些女同学就另外的选择了别人,而卢万帅的眼神,就像是被那些女同学选择的男学生看自己的时候一样。

“救了裘樟清,难道就应该得到她的重用?就应该取代卢万帅的位置吗?”

冯对卢万帅的肢体语言感到无语。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