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85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5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中午已经喝了酒,这会面对胡红伟也没有表现出一点不胜酒力的样子,每人跟前的一瓶牛栏山快要见底,胡红伟说:“求你办个事。”

胡红伟很直接,冯点头说:“行,只要我办得到。”

“后店子大致情况你也了解,村基层组织严重老化,说大了,不利于开展工作,没有闯劲,说小了,我看不惯胡德全,看不惯胡德全那一帮子人。”

“我刚复原回来那阵子,胡德全找过我,让我进村里做一个委员,每年下来有一千多块的工资,我没干,后来我就承包了滑石矿,胡德全在很多方面都卡我,要不是和刘副镇长熟,我那个矿可能今年就承包不了了。”

冯对后店子的确印象深刻,他自己还写了八个dang员七颗牙的话,被裘樟清看到了。

“为什么针对你?”

“他不是针对我一个人,这老家伙只要觉得有人会威胁到他的支书位置,就先给你点小恩小惠的笼络你,让你在他的手下做事,如果你不就范,他就排挤你。”

“你知道后店子这几年发展了多少dang员吗?”

“多少?”

“没有一个。”

“嗯?”冯皱了眉:“这不正常啊?没人说?”

胡红伟和冯碰了一杯,一边喝一边说:“谁说?镇上能管得着吗?实际上村基层是最难管理和渗透的,因为一个村里发展新人的范围就仅限于村,你能用命令说今年你村必须要完成几个预备dang员的指标吗?我要不是在部队已经入了dang,我看在村里一辈子也别想进步。”

“你是说胡德全已经将你们村搞成了家族式,或者垄断式的一言堂?”

“胡德全就是后店子的土皇帝,关键是老家伙因循守旧,思想跟不上形势发展,他这么多年唯一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将老村挪到了新村。”

“你要帮我。”

“你说,怎么帮?”

“实际上基层村里的决定权还是在镇上。镇上又听县里,镇上管不了村里的具体事务,但是直接的责任人还是能调整的。”

冯明白了,每个人现在都知道自己和裘樟清走的近。可是裘樟清已经解决了自己副主任科员的问题,要是牵扯到具体的地方事务和人员调整,怎么和裘樟清说?裘樟清能听自己的吗?

“我爹的事不能怪你……其实这也就是我想让胡德全走人的主要原因,思想老化,行动迟缓。该下来歇歇了。”

冯点点头,胡红伟举杯说:“不管怎么样,我都谢谢你,我这一段想了很多,觉得你这人能交。”

“我在部队那会就认一个理,能喝酒还不乱说话的人,都有担当。”

“村里有几个人是看到你那天的表现的,如果你后来要是被处分了,我会和那些人去为你到县长那里说清楚。”

冯再也无言,两人将酒喝完。坐了很久,离开时已经是星光满天。

……

张向明是被人举报才倒霉的,至于是被谁举报,虽然检察院那边有保密规定,可是作为直接的责任机构,文化市场办这边还是能觉察到一点蛛丝马迹。

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能保守秘密的永远只有死人,像冯自己在裘樟清那里刚刚被提及到文化市场这边做副主任科员,没一会的功夫市场办的人竟然全知道了。

有些人传播某种讯息是为了在别人面前显摆,表示我就是知道的多。从而为了将自己从众人中间“脱颖而出”,吸引眼球,达到一种虚荣的满足感,而有些人传播信息。可能是出于无意识,也可能就是故意而为之。

这种故意而为之的人,目的就很隐晦,可能是为了自己,或者为了和自己有关的人。

早上一上班,曹金fèng就对来到了冯的办公室。她随手将门关上,拿了一沓文化市场经营许可证的副本让冯签字,然后轻声的说:“举报张向明的人,是金典网吧的老板,叫金鑫。”

冯听了就看着曹金fèng,他一是不明白曹金fèng怎么会知道这个叫金鑫的人举报张向明,二来不知道曹金fèng给自己说这个的目的是什么。

“总有人会关心一些问题的,张向明出事,也许是自作自受,但是要是没有金鑫这个催化剂,他起码在主任这个位置上会多呆几年,其实这几天咱们市场办的人都在查谁是那个举报了张向明的人,这倒不是准备为张向明打抱不平,而是出于一种自卫。”

“自卫?”冯觉得这个词语有些新鲜。

“是自卫,这个词可能不确切,但是意思可以理解。你想,张向明就是再***,再渎职,再该坐牢,他也是咱们市场办的人,他出去代表的就是市场办,有人举报他,其实就是看不惯我们市场办的行事作风,总是我们损害了一些人的利益。不管怎么说,那个举报的人今天能举报张向明,明天呢?就能举报市场办的任何一个人,这种事在一定意义上,必须得到遏制。”

冯明白了,这其实就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能确定?”

“能。”

曹金fèng解释说:“给你汇报的意思是,可能咱们的人会对金鑫那个网吧实施一些措施,比仿说未成年人进网吧是不允许的,可市场上每个网吧都有未成年人,这些未成年人还是网吧的主要消费者,说不允许其实根本禁制不了,就像盗版碟,盗版书,甚至盗版文学作品,屡禁不止,为什么,因为总有利益在里面,打击一批总会再冒出一批,就像割韭菜一样。”

“还是以未成年人进入网吧来说事,如果我们***了这一点,看的紧一点,那些网吧的收入就会大打折扣,这就是一个度的问题,关键是看这个度的掌握尺寸是多少。”

“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有些人可能会自鸣得意,而且,咱们的人心里会很不舒服。”

张向明被查,自己才有机会到市场办来,但是坐在了这个位置上,冯就不能不考虑曹金fèng所说的话。

曹金fèng说的有道理,市场办其余的人已经在议论这件事,或许,已经在商量着怎么着手对付金鑫了,因为市场办的人在别人面前就是一个整体,金鑫举报张向明,大家就同仇敌忾,他们之所以不给自己说,恰恰就是因为自己其实和张向明之间的这种承接关系。

冯一边签字一边想,曹金fèng车开了话题:“你的字真的很漂亮,我觉得简直就像是印刷版一样。”

“嗯,是有些古板。”

“我可不是那个意思,反正看着赏心悦目的。哦,明天县里要召开会议,裘县长做代li县长的正式见面会,按照传统,全县fu县级以上领导干部,镇乡县直各单位党政正职,县纪委派出纪检组组长,县委巡察机构和部分垂管单位负责人都要出席会议,听说市里翟副***也要来。”

冯猛然问:“明天是星期五?”

“对,今天星期四。”

“是个好日子。”

冯说着,看着曹金fèng,曹金fèng不知道冯什么意思。

这时,有人敲门,冯说声请进,曹金fèng就过去开门,门口站着张长玉和一个女人,曹金fèng就问什么事。

张长玉说:“这人找主任。”

曹金fèng心说我知道,可是关你什么事?她找冯需要你陪着?你急什么?

可这女子长的还真是不错,曹金fèng对着她微笑了一下,回头看冯,冯正好在一堆***后面,他抬起头一看,就说:“你有事吗?”

曹金fèng这一段见惯了冯的彬彬有礼,听他这样说这个女子,知道这人可能不怎么讨冯喜欢,于是就打算回避,张长玉却还站在门口,曹金fèng皱眉,心说你怎么这样不知死活,你和冯年纪差不多,可智商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门口站的是李玉,她今早上没有去单位来找冯,见了面冯这样冷淡,原本想着怎么***尴尬的话当着外人也说不出了。

这时冯又说话了,可是却不是对李玉说的,而是对曹金fèng和张长玉:“曹姐,小张,这样,明天县里不是开会吗,等那个会议完了后,我们市场办是不是也开个会?”

“嗯,好,这样正好集体学习一下县里的会议精神,再者,主任你也该和我们正式的见个面,说几句了。”

“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冯点头,曹金fèng出去窘对面屋里,张长玉也没觉得冯叫自己小张有什么不妥,其实他比冯还大一些,但是等李玉进到了冯屋里,张长玉终于还是拐了回去,坐在位子上还在瞄对面***的身影,可是李玉一会就将门关上了。

“瞧什么呢你瞧”曹金fèng皱眉,张长玉对曹金fèng没有畏惧,嘻嘻笑着说:“大姐,你认识的人里,有这样的女孩吗?”

“嗯……”曹金fèng一副沉思的样子,然后肯定的说:“有。”

“哎,那,给我介绍介绍吧?我请你吃饭”

“你不前两天小秦刚刚给你提了一个吗?”

“吹了,看不上我,我两没有共同语言,尿不到一个壶里。”

“说什么呢?”

张长玉就笑:“是说不到一块怎么样,给我说说?”

“行啊,不过……等她离婚?可是人家和老公的感情很好啊?这怎么办?”

张长玉一听坐下就不吭声了,曹金fèng嗬嗬的就笑个不停。

李玉见门口没人就将门关上了,说:“挺忙?”

冯点头:“你说。”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