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79章这厢唱罢那厢登场(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9章这厢唱罢那厢登场(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般人会觉得这些县领导都在一个办公楼,在一个县***大院里,每天见面是十分容易的事情,其实不然,每个领导都有自己负责的那一块工作,对下级要管理,对县委县府要负责,对上级更要随时汇报工作动向,琐事繁杂,这个会那个会的不间断,还要下乡镇深入基层厂矿单位,要外出考察,要搞接待,真正能坐在一起的机会,也就是开***会或者有重大事件需要讨论,上级领导来视察的时候,你需要陪同,还有就是每年固定的几个******会议,因此平时碰面的机会非常少。

陈飞青是梅山县的老领导,在梅山的时间比***方旭都长,如今在县委副***的位置上也有些年了,他今天能走到裘樟清的办公室里,也是裘樟清到了梅山的第一次,兴许就是因为刘奇才的原因他才来的。

“陈***来了好,我同意对李显贵同志进行纪律审查,不将问题扩大化。”

陈飞青的到来并没有阻挡裘樟清将她想要说的事情说完,李显贵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一下,陈飞青看看大家,笑:“我错过了什么?”

方旭说:“人多了,这样,我们去会议室怎么样?县长这里地方虽然好,可是有点小,需要扩大化。”

众人都笑,裘樟清也微笑说:“看来我这里是风水宝地喽,没法子,庙小神仙多。”

陈飞青说:“那是,你没看这么多人都在这聆听县长的教诲嘛。”

钱一夫这时就往外面走,县委办公室主任没到,他是县府办公室主任,就需提前去安排会议室,冯站在那里没动,想着这些领导走了,自己将裘樟清的屋子收拾一下。

方旭下了指示,众人都要出去,本来方旭是应该第一个离开的,裘樟清叫住了他,陈飞青就笑:“瞧见没有?两位领导要密谈,我们还不赶紧撤?”

众人又笑,裘樟清也不辩解,马文说:“我们打头阵,领导断后嘛,这叫身先士卒,再说,领导哪里能先到会议室等我们?我们应该一马当先。”

“走前走后都让马***说了,那我们先鸣锣开道?”

屋里的人除了裘樟清和方旭就都离开了,冯收拾茶杯,一只脚已经踏出了门的时候,听到裘樟清说:“***,这个小冯……”

冯身形一顿,压制住心里的狂跳,轻轻的将门带上。

刚才拿了钱一夫办公室的钥匙并没有还给他,冯将大水杯放进去,在里面停了一会,听裘樟清和方旭一起从门前走过,去了会议室,他才出来,再次到了裘樟清的屋里关上门,径直的在裘樟清的桌上一看,钱一夫改的那篇稿子和自己笔写的那份稿件全不见了。

冯又是长出一口气,接着继续收拾裘樟清的屋子。

等冯收拾的快完的时候,钱一夫回来了,冯将钥匙还给他,钱一夫点头说:“小冯,好好干。”

冯心里喜悦,知道自己的事情方旭是同意了,就说:“多谢钱主任。”

钱一夫拍了一下冯的肩膀,这个举动有些亲密的意味,然后看了一下裘樟清的屋子,觉得很干净,也很整齐,可见冯是用了心的,就说:“我看,你很适合做这个工作嘛。”

钱一夫的话外之音是冯应该做裘樟清的秘书,冯故作不懂,说:“为领导服务是应该的,请主任多批评。”

这时冯已经打扫完了,就要出去,钱一夫和他一起到了门外,冯说:“主任看还有什么要我做的?”

钱一夫摇头说:“我要去会议室那里,你先回去吧。”

钱一夫说着就走了,冯从楼梯上慢慢的往七楼走,边走边想:裘樟清让自己在市场办这里任职,必然有她的考虑,钱一夫说的意思是自己比卢万帅表现的好?自己的确要比别人做得好那也不能得陇望蜀,自己做什么,干什么,裘樟清是会有安排的,尽管在裘樟清身边对自己有莫大的好处,但是每走一步就要走好每一步,自己才到县里几天?这不已经是副主任科员了,要是再跳到裘樟清身边,那多显眼?树大招风,***打出头鸟,不想死得快,就得稳住心态,职位总得和能力相匹配才是,县长的专职秘书得是副科长,自己想干嘛?一口吃成胖子?拔苗助长有好处吗?相反不管钱一夫说的话是什么含义,自己要多留心眼,恭维你的人未必都是模锰幕叭巳嘶崴担约阂Щ岵⑸朴谀嫦蛩伎嘉侍饣晃凰伎嘉侍狻?p> 到了七楼之后,冯并不急着去市场办,他拐进了洗手间,平稳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暗暗的对自己说:“你要沉着你要冷静你还是你你不要得意忘形多少人穷困容易熬富贵难以守,你才是个副主任科员,离张光北的级别,还差的远呢尚静不还比你的级别高吗”

“努力奋斗”

文化市场管理办公室今天下午的人很全,还有两个像是隔壁哪个科室的妙龄女青年,冯一推门,屋里就有人说:“冯主任回来了。”

“冯主任请坐。”

“主任应该在那边的办公室,这里往那座?”

曹金fèng说着拿着钥匙就要往外走,冯想拦住,可是到底没动,心说这消息传的这样快?

张向明立马的就成了过眼云烟?

那两个女青年在一边嘀嘀咕咕的说着话一边眼睛看着冯就往门口出,到了门边,一个女子笑着说:“冯主任,再见。”

冯连忙点点头回答再见,两位好走,一阵香风拂过,目送着两人离开了,张发奎就说:“现在时间差不多了,领导,我和何林达今天下午那叫一个累,不过幸不辱命,将全县该去的乡镇全跑遍了,该发的通知,该传达的,都说到了。”

秦婉秋就笑:“哟,这是向领导请功呢?”

冯就点头:“辛苦啊,真是对不住大家,中午没时间,刚刚在下面忙,不知大家商量好了地方没有?”

曹金fèng这时从对面的屋出来,笑着说:“主任,麻烦你看一下,这屋子我们几个刚刚打扫了一下,你看满意不满意?”

冯瞧着大家都在看自己,要是不去,反倒是矫情,就过去一瞧,果然窗明几净,有办公桌椅,档案文具柜,有电脑,有会客的沙发,有饮水机,一切井井有序,就说:“真是麻烦大家了,嗯,要是没别的事,请大家轻移尊步,我们鸣锣开道?”

刚才在裘樟清的办公室,陈飞青那自信的表现让冯印象深刻,这个“鸣锣开道”让冯这会现学现卖,众人都笑,过去收拾,准备下班聚餐。

曹金fèng这时看到屋里没人,轻声的说:“冯主任,因为张向明那里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交接,因此暂时咱们这一些章程没法协调,另外和局里的一些手续,需要后续办理。”

冯说:“好。曹姐之前是咱们市场办的内勤?”

以前没这样客气,做了科室领导就叫自己曹姐,曹金fèng心里一阵恍惚,就点头,冯继续说:“那今后曹姐受累,还负责这一块。”

曹金fèng再次点头,冯又说:“之前咱们的财务,是谁管理的?”

一个单位一个机构无非就是人事和财政权,文化市场办无所谓人事,基本就是收取市场管理费用和***的年审以及相关费用,还有***的演出管理费用各项经费,这个中间能掌控的弹性操作余地很大,其实就是张向明一个人说了算,这一点其实冯非常明白,那天王晚春几个在楼道里说市场办就是张向明的韭菜园子,割了一茬又一茬,但是怎么割,割多少,每一个小韭菜园子怎么区别对待,什么时候割,还是要看张向明的意思。

既然财务问题只有张向明在管理,大权不旁落,所以这会冯是有意问曹金fèng。

果然曹金fèng就说了这一点:“主要签字权在张向明那里,我们只负责做事。”

有主要的,就也有次要的。曹金fèng以为冯会说什么,但是冯却说:“等财务审计出来后再谈这个事吧,我们先去吃饭,不能让大家等久了。”

新官上任,对遗留的财政问题要审查清楚,不然会留下许多的糊涂账,冯这样说,曹金fèng明白这个冯虽小,但是肚子里清楚,倒是收了轻视的心里,觉得这人也并不是单单靠着裘樟清才升职的。

文化市场有两辆车,一辆是桑塔纳,属于主任的专车,另一辆是面包,就是公务专用,面包车一般谁用谁开,可桑塔纳却是老虎的***,一般人是摸不得的,张向明将车子钥匙还没有交还,曹金fèng将桑塔纳的备用钥匙给了冯,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不会开车,下楼前就对大家说:“我对县里情况不了解,是个路痴,哪位受累,给我当一下司机?鄙人万分感谢。”

曹金fèng正在犹豫,秦婉秋就大方的从冯的手里将车钥匙拿了过去,笑着说:“我毛遂自荐了。”

这样,秦婉秋曹金fèng和冯坐了桑塔纳,其余的张发奎何林达张长玉就开了面包车,眨眼就出了县***大院。

本来文化市场几个人出来吃饭是有定点饭店的,可是今天张发奎几个却有意带着冯到了一个从来没去过的地方,冯对此并不知情,到了地方六个人按照顺序坐下开吃,先是冯说了几句客气话,然后大家互碰杯,接着冯送关,一圈下来冯面不改色,酒品印证人品,倒是让“酒精”考验的张发奎起了钦佩的意思。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