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76章一波才动万波随(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6章一波才动万波随(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裘樟清的思维跳跃性太强,看着眼前的稿子却说了对冯的工作安排。

冯愣了一下,思想虽然有些转不过弯,心里却高兴,但是想裘樟清的这个安排是早就筹谋好的,还是顺水推舟?

从那天夜晚到半间房找自己,让自己来县里工作,接下来和张向明几个去省里回来张向明出事,这满打满算的也不到一个星期,要说裘樟清这样安排没有准备,这似乎有些不可能。

那么裘樟清是早就想拿张向明开刀了?

不对,应该说裘樟清的目标是李显贵,或者有更大的图谋,她应该是早就想好了,不管有没有自己的出现,也会有别人去顶替张向明的位置。

“县长,恐怕我的能力有限,我没有经验,怕做不好。”

“能力是需要在压力***现的,你不要有顾虑,至少,你的字写得很好,文章也不错呀。”

“至于经验,我也没当过县长啊?”

裘樟清再一次在冯面前展现了她面对别人时不曾表露过的一面。

字写得好就能当领导?那秦桧倒是实至名归了;文章不错就能做官?那秘书科那些写材料的,每一个出去都应该是一方大员。

想归想,冯在心里还是很感谢裘樟清:“谢谢县长,我一定兢兢业业,不辜负领导对我的期望。”

“我会及时对县长汇报工作,请县长为我多多把关。”

裘樟清微微一笑,打了内线,钱一夫走了进来:“县长,你叫我。”

“文化市场现在工作很重要,蛇无头不行,由冯暂时主持市场办的工作。”

裘樟清的话是将张向明在文化市场办主任这个职务上判了死刑。

文化市场什么时候的工作又是不重要的?裘樟清用的是不容质疑的语气。

钱一夫眼神在冯身上停留一下,张口说:“小冯是科员,我是说,以哪种方式让他文化去市场办?”

“副主任科员吧,你看怎么样?方***那里,***说。”

这是征求意见?这个意见需要征求吗?这分明是要求钱一夫执行。

裘樟清是县长,是梅山的二把手,虽然还“代”着,但她要冯上去,她还会he县委方***亲自提及这事,方***会不答应?还只是提一个副主任科员。

下面的乡镇***就有权力把办公室主任推举为副科级别,然后通过组织选举正式将这人提拔为副科领导,裘樟清让冯这个科员做一个副主任科员,很难办吗?

官员晋升,有两个关键,一个看组织部门,另一个就是主要领导。

县里提拔干部,一般先由县委组织部提名,相关部门再配合组织部去单位进行考察,进行***推荐测评后,然后通过。

人事更迭,主管领导起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决定前会开***碰头会,县委***县长纪委***这些重要领导会参加,讨论完后才开***会。

无论是组织部门提名还是***会议讨论,没有赏识提拔你的领导,你怎么能纳入组织视线?所以,没有领导的首肯,一切都归于零。

副主任科员是副科级非领导职务,可擢升副科副局长,副主任科员享受副科局级待遇,但不是领导职位,而是非领导职位,比如说像半间房镇司法所的李曼,她就是副主任科员。

张向明在文化市场办的时候,也只是副科级别,这会文化局文化市场管理办公室实质上已经没有了主任,张向明是戴罪之身,市场办也没有了副主任,说群龙无首也不为过。

裘樟清让冯以副主任科员的身份去主持文化市场管理办公室的事物,无论如何,权限总是有了,除却了县文化局对市场办的管理外,冯可以说会一言九鼎。

这对冯而言,是一个提升。

“好,人事和组织那里***办,李局长那里……”

钱一夫的话没说完,门被推开了,一个人几乎是冲了进来。

钱一夫是背对着裘樟清屋子门的,他听到门被剧烈的推开声,本能的扭回头,结果心里就有了“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还得是曹操”这句话。

说曹操曹操到,钱一夫正在说李显贵,李显贵就不请自来。

一般人到级别高的领导那里,是需要领导秘书或者***工作人员通报的,起码在进门的时候要敲一敲,动作幅度轻缓一些,这是对领导的尊重,也是自己素质的体现,而李显贵这样动作剧烈的几乎是闯了进来,实在是非常的失礼。

“裘县长张向明为什么被检察院批捕了?他犯了什么错误?和万邦公司接头是梅山县委县***一致同意的,这个传统已经保持了好几年,我们文化局没有做错什么,你这样做,会让我的工作陷入被动。”

裘樟清没有吭声,她坐在那里看着情绪激动的李显贵,钱一夫轻声说:“李局,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还想问问你们我是怎么了我在省里含辛茹苦的跑合作,家里就这样给我们捅刀子,要是不相信我,那就换人,那就不和万邦合作,你们爱让谁去就让谁去。”

“张向明是我一手提拔的,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工作中有一点过错,这是允许的没经过县里纪检组织的审核就将人弄到检察院去了,这不利于保护我们的干部吧?再说,文化局里也有纪检部门,你们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钱一夫皱眉说:“李局,你小点声,不要这样冲动……”

“我一点没冲动要是你的人被抓了,你还能这样冷静?县长不就是反对大操大办吗?觉得我们的文化节办的奢侈,可是全国上下哪里的情况不这样?不花钱能办成事?经济***,经济不就是钱?没钱我对着人家笑一笑那些明星就跟着我来演出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一分钱不花,去试试?”

“你让谁去试试?”一个沉闷的声音在屋子门口响起,李显贵转身望去,嘴里说了一声:“方***”

方旭阴沉着脸站在门口,李显贵这才发现门外站了一些人,几乎将过道挤得水泄不通。

方旭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县检察院的高建民,还有县纪检委***马文,政法委***县总工会主席潘守约,县委***组织部长易本初。

一下子,裘樟清的房间几乎就是梅山县县委***开会的格局。

裘樟清这才站了起来,叫了一声方***。

方旭点点头,说了声:“把门关上。”

走在最后的易本初听了关上门,方旭看着钱一夫说:“你不冲动?你很冷静?那好,我们几个***都在,你给我们说说,你都是怎么工作的。”

冯本来想出去的,这下也走不了了,只能站在那里往墙角缩了缩。

方旭说着,窘沙发上坐下,其余的几个人也都找了位置,这下,屋里就剩下裘樟清的位置和她办公桌前的椅子没人坐了,钱一夫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孟浪,他看看四周,这分明是***听取自己工作汇报的架势。

“裘樟清肯定是早就看到方旭到了门口了,她竟然这样沉得住气,让自己丢丑方***来这干什么?”李显贵愤愤的想:自己是坐在眼前的这个位置上,还是站着?这不是审判的架势?

冯站在角落一直盯着裘樟清看,对于李显贵的手足无措,他看在眼里,这时裘樟清也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像是无意的对着冯看了一眼,然后伸手拿了自己的喝水杯子。

冯心里猛地一个激灵眼睛就扫视了一下裘樟清的办公室,发现在钱一夫身后的角落里,有着一个小保鲜柜,里面放着几套茶具

是啊,自己应该过去为这些领导沏茶倒水,可是怎么走过去?自己又不是裘樟清的专职秘书,要是那样做的话,是不是有些太过于表现自己?

冯的眼睛就看向了钱一夫。

四十多平房的屋子这会十分的沉静,刚才的喧嚣忽然的鸦雀无声,李显贵不知道该怎么开头,而屋里的人神情各异,但是除了方旭没有一个人正眼看李显贵。

气氛沉闷到了极点。

钱一夫也站在屋子一角。在屋里这些人里,除了李显贵高建民和自己,其余人都是自己的领导,自己是正科级别,李显贵也是正科级别,高建民虽然从行政上属于正科,但是却享受着副县级的待遇,所以,也算是自己的领导。

哦,忘了还有一个副主任科员的冯钱一夫的视线就看向了对面同自己一样缩在屋角的冯。

“嗯?他这是什么意思?这眼神……”

钱一夫看到了冯在对自己挤眉弄眼,想了一下,视线随着冯的眼光看向了正在喝水的裘樟清。

钱一夫恍然大悟他立即转身,走向了身后的保鲜柜,心说裘樟清能看上这个冯,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小伙子果然有些小聪明。

对了,冯既然意识到了要给各位领导沏茶,他完全可以自己过来做啊,那么他先示意自己,这就是让自己先挑头了

这个小伙子有点意思

“方***怎么这会过来?是不是裘县长让他过来的?这也来的太巧了……不管那些,先泡茶再说。”

看到钱一夫的举动,冯终于暗暗嘘出一口气,他从容的在屋里穿行,径直的从站立着的李显贵面前走过,到了钱一夫身边。

钱一夫拿起一个水杯一看,还好,这些杯子还干净,伸手就将自己房门的钥匙摘下,遮挡住众人的视线说:“这里的热水不够,我屋里有热水器”

冯没吭声,看看茶杯的数量,刚好够用,伸手接过了钱一夫手里的钥匙,缓缓的拉开门走了出去,又轻轻的将门带上。

一直到了钱一夫的屋里,冯才长出一口气,但是他没有停歇,急急忙忙的找了泡茶的大水杯,用热水又冲洗了一下,就从钱一夫房间的热水器上接水,算算裘樟清屋里的热水量,应该够那七个人暂时沏茶用了。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