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75章一波才动万波随(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5章一波才动万波随(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过关》从发书到现在只获得了这一次网站推荐,估计今后很长时间也就这一个推荐了,环境使然,这已经是责编为本书努力争取的结果,谢谢烈手君喜欢现实作品的读者,请将本书加入书架,此后本书将淹没于茫茫书海之中;《过关》的封面是飞翔自己做的,一个女子头像的轮廓里面隐藏着一个男子的头像,喻意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思恋的人,自我感觉没有多大的视觉冲击力。再次感谢朋友们的支持

高建民在检察院干了三十年,像张向明这样的一般干部***受贿的事情,见得也多了,至于裘樟清问自己话的目的,他也清楚。

不过高建民这会想的是另外一件事:早上上班离开家的时候,老伴的风湿病又发作了,几乎下不了床。

老伴和自己同甘共苦了几十年,那时候自己家庭情况可不好,她还是跟了自己这个穷小子。

想当年儿女都小,自己的工资也不多,成天办案在外,顾不上家,老伴是老实人,工作问题一直解决不了,就在外面给人帮忙打零工贴补家用,这样日复一日的,这些年终于熬过来了,儿女也都大了,可是老伴也落下了病根,身体不行了。

工作总是要做的,自己也很快的要退休了,退休后就可以不上班,那就有时间好好陪陪她了。

儿子说洗温泉对治疗风湿有好处,还说赣南天门山那里就不错,赣南和岭南距离也不远,那要不早点办个内退?

工作总是做不完的,老伴却只有一个,自己欠她的太多了……

高建民对类似于张向明这种干部,一眼就能将他们看的七七八八,因此他知道张向明要是能平安无事的从检察院走出去,那是不可能的,谁的***下面没有屎?只看上面查不查,***是两袖清风,一查都是万贯家私,张向明要是安然无恙的从检察院出去了,那岂不是说领导错了?还是说自己这些检察人员无能?显然这两者都不可取,那张向明只能认罪伏法,关键是定什么罪,定多大的罪,罪责是在什么样的一个范围内,这个就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因素了。

不管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到东风,风向是可以转变的,风却是不能停止的,世界是运动的,也是矛盾的,这是辩证的统一,唯物史观对于这一点说的很清楚。

这个县长年轻啊,是中yang哪个bu委直接下来的?前一段省里的一个老朋友打***聊家常,像是无意的说让自己在工作中多谏劝她,自己谏劝县长什么?可惜当时老伴要去医院,自己老眼昏花的,也没有在意听,在工作中多配合她就行了……这些领导来的来走的走,自己关心那么多干嘛,谁也不能代替老伴的位置……张向明的事情算不算对她的配合?等过了春节开了人代会,她这个“代”字就会去掉,她就是梅山名正言顺的县长了要是自己没记错,她应该是梅山最年轻的女县长了,还那么的漂亮,朝气蓬勃的,未来的路对于她来说是坦坦荡荡的,也应该是一马平川的。

那么要查张向明的目的是什么呢?从来就没有无缘故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牵一发动全身的事情,自己见得少吗?梅山文化节还有举办的意义吗?方旭之前的县委***那会一力的主张办金果节,那还有个噱头,毕竟那些年梅山果树成荫,不管到底大力种植果木林的成绩如何,果品到底为县里创收了多少的效益,总是要打一个响亮的标语口号出去吧?不然怎么样,努力的干了,却没有成绩,总比什么都不干无所作为要好吧,屡战屡败和屡败屡战,一个字位置上的差别就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思,一个总是失败无能,一个却顽强不屈,这又是辩证法的胜利。

无论把谁放到这个位置,你占用了几百万人口的资源,碌碌无为只能让上面觉得你是个庸才,不断的翻新花样让上面注意你,你才有上升的机会啊,谈对象还要讲究一个吸引的问题,孔雀开屏是为了什么?吸引异性,所以那个***很快的就上升到市里了,这些年过去,听说他这会到了省里?是哪个实权厅的厅长来着?

人老了,真的记性不好了,不过这些和自己也没多大关系,检察长说了,张向明的案子方旭***已经过问了,要从严从重处理,那这会女县长问的话,也只是走一个形式,自己应该知无不言才是。

刚才想到方旭,方旭也难啊,老***到了新的岗位上去了,他接了一个表面欣欣向荣实际上积重难返的摊子,像金果会,已经是个鸡肋了,可是也不好直接***毙,不办下去不好啊,那让老***的面子往哪里搁?老***有事没事的还给县里打***的,毕竟这里是他的第二故乡嘛,是的,他就是这样说的,县里有很多事还得依仗这个从故乡出去的领导,那这个从金果节转型来的文化节,就是方旭对老领导开创事物的承接和探索了。

梅山现在一半是没有了产量的果木林,一半是迅猛发展的厂矿企业,文化的噱头在哪里呢?人文景点几乎没有啊,让莫名其妙的文化公司组织几个搔首弄姿的所谓明星来县里走秀一下,扭扭***吼几声,卷走了不菲的走穴费,这就是梅山县文化艺术节***举办成功了?但是还能怎样,总不能搞成矿产节。都挺难的,谁都不容易。

方旭是***,但他和自己一样年纪了,他总要老去和调离的,屯老县长不就在半间房那里种菜钓鱼享清福?这案子完了倒是要去看看老县长,有一段没见过了,那会要是没有他,自己怎么能当科长,没有当科长,现在哪能是副检?事物都是循序渐进的,可总是有个起步的台阶,台阶很重要,没有人引路,有些人一辈子不就徘徊于原地踏步?

又想远了。老了,思想总跑神。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总归是属于裘樟清这些年轻人的,女县长就爱启用新人,她的那个秘书就很年轻嘛,还有这个坐在那里的小青年,后生可畏……听谁说方旭要去市***?那这个县长是要党政一把抓了?万邦公司是省里哪个领导的孩子搞的?县里能让这个公司承接文艺演出,不就是冲着那个领导去的?让领导的孩子挣了钱,领导在职责范围内对县里政策上倾斜一下,这资金又就回来了,周而复始,那县里到底哪里亏了?这账有些糊涂……

“张向明有没有说万邦娱乐公司?”

高建民回答了裘樟清的问话:“万邦公司承接了我们县好几届的文化节演出,张向明是文化局市场办的,和万邦有接触。”

“张向明交待,这次到省里,主要是李显贵局长和刘奇才局长在主导,他只是陪同,关于这次文化演出的合同,是李显贵和万邦具体谈,约定三百万的演出费,也是李显贵拿的主意,张向明说自己不知情。”

裘樟清看着高建民,没有出声,高建民知道她想听什么:“李显贵刘奇才张向明几个到了省里,万邦那里就派人将他们接到了鸿途酒店,吃请是有的,那是工作需要,至于有没有伸手拿,那边有没有送,涉及到了谁,这个张向明还没有交待。”

话说到这里,裘樟清明白,张向明是在劫难逃,下来的事情就不是在这里能够决定了,即便张向明说了什么,那也需要给方旭***汇报一下,事关县里两位正科级干部,高建民的慎重是必须的,同时这也是对自己的负责任,有些问题涉及到了违纪,但是却不触犯法律,或许已经触犯了法律,那么接下来怎么做,还是要慎重,要经过组织程序。

“一会我会给方***做一个汇报,你准备一下,和我一起去。”

高建民答应一声,等裘樟清说完,就起身:“那我回去再准备一下,看看家里有没有什么新的情况,一会来he县长汇合。”

高建民走了,钱一夫看没事,也要离开,裘樟清说:“钱主任,小卢请假了?”

“是,县长,卢万帅的姑母住了院,他去探视了,请了两天假。”

“哦,你先去吧。”

人有旦夕祸福,冯早上还看到卢万帅在上班的,这会却请假了。

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裘樟清沉思了一下,将钱一夫和冯的稿件拿了起来,一目十行的看过去,然后抬头看着已经站到自己桌子边的冯,说:“小冯,你的字不错呀。”

“嗯,还有理有据,市委决定由我担任dai县长,我感到责任重大,深深感谢市委的信任,深深感谢梅山县广大干部群众的支持。这句话说得很好,梅山县是美丽而又富饶的县,如何把梅山县的发展态势保持好,如何把梅山县的历史传承好,如何同大家一起埋头苦干,把梅山县带到一个新的高度,这是一份历史责任,也是一个崭新课题。”

“在市委市***的坚强领导下,梅山经过历届班子的不懈努力,通过全县人民的长期奋斗,以果富农?以矿fu县,已是独具魅力。在过去发展的基础上,我们如何承担起这份历史责任,如何***好这个崭新课题,这是一场大考。”

“为了履行好责任,我要在四个方面与大家共勉:一是心中有党,忠诚履职。认真学习领会习党中央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切实把思想统一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上来……”

“二是心中有民,倾力发展。始终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将民之所望作为工作所向,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着力保障基本公共服务有效供给,保障民生资金投入,着力解决好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让全体人民生活更美好有更多获得感……”

“三是心中有责,勇于担当。经济新常态下,我们发展中需要***的问题越来越多,不管哪个岗位,无论什么工作,都会遇到一些新的问题,这时候更需要一种担当精神,需要每一位同志站位全局,服务大局,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主动把各自的责任扛在肩上……”

“四是心中有戒,廉洁从政。在反**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必须头脑清醒,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把廉洁从政成为一种习惯,成为一种自觉,成为一种文化,成为一种氛围,渗透到大家的血液之中。切实落实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把党风廉政建设的主体责任牢牢地扛在肩上落实在行动上……”

“让我们在市委市***的坚强领导下,紧紧依靠四大班子的密切配合,紧紧依靠各级党员干部的共同奋斗,紧紧依靠全县人民的鼎力支持,履职尽责,埋头苦干,为促进全县经济***持续健康较快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冯这个发言稿也就是一页多一点,裘樟清念完后看着他说:“你去主持文化市场办的工作,怎么样?”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