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71章是祸躲不过(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1章是祸躲不过(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听到裘樟清这样讲,冯心里打了个突,说道:“县长说让我今天来,要是今早从半间房出发的话,我怕来迟了。”

裘樟清未置可否:“你暂时还住县宾馆,等从省里回来,再给你安排。”

冯迟疑了一下说:“我自己找地方就好,就不麻烦县长了。”

裘樟清看着冯,停了一会说:“县里文化节办了三届,目的是为了宣传梅山的整体形象,这个文化节的前身是梅山县金果节,金果节是以果为媒介,现在是以文化为媒介,算是殊途同归。”

“你和刘bu长他们到省里去接洽演出,算是工作的开端,文化节这一块是县里整体形象的缩影。”

裘樟清说着拿笔写着什么,问:“你的手机号多少?”

“我没有手机。”

冯再次对裘樟清撒了谎,第一次是裘樟清夜晚去半间房看他的时候,关于那个紫砂杯的,现在是第二次,因为他那个手机的来历有些问题,况且他一直就没用过。

裘樟清再次看着冯,然后扬起手:“这是我的号码,”冯就起来走过去,从裘樟清的手里接过了纸条,上面果然是***号码,看了一眼,将纸条折好放进胸前内衣兜里,裘樟清也起身,说:“有事就打这个***。”

冯正想裘樟清给自己***号码的意思是什么,在有什么事的情况下给她打***,听裘樟清又说:“去买一个手机,回头……你先去吧。”

冯看着裘樟清,裘樟清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说:“工作中有什么困难,要告诉我。”

冯低了一下头,说:“好。”

“我还有事,你去吧。”

裘樟清刚才对着刘奇才和李显贵的时候都是不苟言笑的,这会对自己起身交谈,还多加关心,冯感受到了裘樟清的善意,就点点头,说声:“好,县长,我先走了。”

冯拉开门,那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就在门外两步的距离,一副往裘樟清屋里进的架势,冯猜测这人应该是县府办秘书科的,也许就是裘樟清的专职秘书,本来想和这人点头致意,但是看到他的眼里没有焦点,似乎根本没有注意自己,就改了主意,离开了。

这个年轻人看着冯离去,他原来是要进到裘樟清屋里的,这会却站着没动,目送着冯离开,他又拐了回去,到隔壁办公室叫了等待的财政局的局长,说县长现在有空了,可以见你了。

冯回到了七楼,果然市场办公室的门已经锁上了,张向明的屋也锁着,没人,冯就到了一边的楼道拐角那里,瞅着大院里的景物。

文化市场办公室位于县府最高一层,这个地方这会很是冷清,冯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在裘樟清办公室里所发生的一切。

总体来说,裘樟清表现的很是强势,李显贵对裘樟清在处理文化节的问题上似乎有些不满,但是却无可奈何,官大一级压死人,而那个刘奇才似乎很中庸,就是在和稀泥,市场办的张向明以李显贵马首是瞻。

这些原本都和冯无关,关键这会的情况是:刘奇才是县委宣传bu常务副bu长兼着县广电局长,李显贵是文化局长dang委***,张向明是市场办主任,都是冯的领导,他们到省里开展工作,顺理成章,裘樟清让自己这个初来乍到的小科员跟着这些领导去,什么意思?自己对文化这一板块,又懂得什么?

冯觉得,裘樟清让自己配备手机,还给了她的***号码,似乎是想让自己到这三个人身边做一个很显眼的暗探,将他们在省里和演出公司的动向汇报给裘樟清。

从某种意义上说,冯答应了裘樟清到县里工作之后,已经归属于裘樟清这个县长的阵营了,现在梅山县***机构里的人应该都知道他当天在老炮台救了裘樟清,冯身上就烙下了裘樟清的印记。

明天跟着刘奇才他们到省里去,刘奇才这些人怎么看待自己?

李显贵在离开裘樟清办公室的时候盯了冯一眼,冯从李显贵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屑与敌视,张向明明显的是李显贵的附庸。

李显贵不屑自己什么?敌视又从何而来?不屑还好理解,因为自己的身份地位对李显贵够不成丝毫威胁;敌视,那只能说明是针对裘樟清的,自己跟着李显贵纯粹像是裘樟清的化身,就是一个可以让李显贵开***发泄的标靶。

裘樟清是县长,可是李显贵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张向明更是自己的直接领导,县官不如现管,裘樟清这样做,是拿自己往火上烤。

可是自己又能怎么样?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被发配分流到半间房镇后就诸事不顺利,先遭到裘樟清误解,大家都疏远自己,接下来阴差阳错的又救了裘樟清,洗脱了草菅人命渎职的骂名,仿佛依傍上了县长这个航空母舰,从应该此风雨不惧了,工作也被调入县府,可是转眼间就面临更多的考验。

冯觉得这会要是有人看到自己,会发觉自己貌似平静的脸上有着一丝难言的苦涩。

自己从懂事开始,这些年哪里曾经***?

人生里到处都是考验。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如今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生活总要过下去,日子还要继续,一马平川的日子,似乎从来和自己无缘。

第二天,刘奇才李显贵和张向明,冯,还有县里电视台的一个女播音员一道踏上了去往省城的路。

几个人一共开了两辆车。

刘奇才是有车的,李显贵也有,文化市场这边也有一辆桑塔纳,可是张向明犹豫再三,还是没开,准备和冯坐李显贵的车。

李显贵在出了县府办公楼大门,远远的看到了站在自己车跟前的张向明和冯,就径直的到了刘奇才的车子那里,拉开车门上去,然后刘奇才的车子启动,一溜烟的就出了县***大院。

张向明目睹了这一切,就上了车,明白李显贵是不想和冯在一起,可是自己却不能躲开冯,心里就有些懊恼,因为冯让他丧失了一个近距离接触领导的机会,早知道让冯开市场办的桑塔纳才是。

冯面无表情,他等张向明坐到后面,就进到了副驾驶上,这样一来是为了表示对张向明的尊重,二来,也可以避免两人过多的有肢体和视线上的交集。

一路上张向明没有说一句话,冯在观后镜中看到张向明一直在玩手机,有些不亦乐乎。

昨天下午冯就到营业厅办了手机卡,早上从出了宾馆开始他就将手机调成静音,虽然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号码,可是冯觉得还是小心为妙。

这个手机到手已经有一年,现在才开始发挥作用,果然,一路上手机还是震动了几下,到了省里梅山县驻省办,冯找个机会掏出手机一看,里面全是开通服务的通知短信。

梅山县驻省办将刘奇才几个安排好住宿,冯到房间里洗漱出来,省办的人就请冯用餐。

这时,冯才发现从梅山县来的人中,只有自己一个人,刘奇才李显贵张向明,全都不见踪影,于是他就问,果然,驻省办的人就回答说,这三个人还有电视台的那个女播音员刚刚在冯进房间的时候,就出了省办,出去办事了。

李显贵这几个人竟然完全的撇开了自己

防贼呢

一瞬间冯有一些愤怒,但是他很快的冷静了起来,慢条斯理的吃完了饭,进到房间里想了想,觉得刘奇才这几个人其实非常的愚蠢。

冯是裘樟清点名和刘奇才李显贵张向明三个一起到省里接洽梅山县文艺汇演事宜的,就算是他们对裘樟清有什么不满,怎么可以将自己完全的放在一边不理不睬呢?

就是不想带着自己,完全可以先打个招呼,随便的找个理由让自己回避吧。

这样简单粗暴的做法,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简直就是不入流之极。

这三人竟然没有一点点的***觉悟,这是在让自己难堪吗?

这是在打裘樟清这个女县长的脸

他们这样做,究竟将裘樟清置于何种地步?他们这样对待一县之长的吩咐,连阳奉阴违都谈不上,这是赤luo裸的反抗对峙。

冯这个文化市场的人,甚至比不上那个没有被裘樟清点名的广播电视局的女职员重要。

如果自己是被刘奇才李显贵几个彻底无视的,可是他们最后能绕得过裘樟清那一关吗?

这几个人真是太可笑了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宠辱不惊宠辱不惊”

冯默念了几句让自己宽心的话,干脆出门找省办的人聊天,仿佛什么事都没有。

这样,冯倒是有了一些收获,知道李显贵他们一直在和省里的万邦文化娱乐有限公司接洽,而万邦文化娱乐有限公司似乎是省里某个领导的公子开的,这几年,梅山县的文化节文艺演出一直就是由万邦承接。

冯从省办的人口中了解到,如今的梅山县文化节是从县委***方旭当初当县长转县委***那会开始举办,而文化节的前身则是梅山县金果节。

以前梅山县的宣传口号是以果富农,以农带工,以工振县,不过后来这个金果节越办越虎头蛇尾,因为梅山县出产的水果越来越少,工业化程度越来越高,这个口号就徒有其名,方旭做了县委***后,就扬弃了这个徒有其名的“金果节”,将它改头换面的,搞成了梅山县文化节。

无论是金果节还是文化节,举办的初衷都是招商引资,吸引外商对梅山的注意力。

冯觉得,裘樟清从心里是反对大操大办的,以前梅山每次文艺节光是和万邦文化娱乐公司的演出合约费用就是二百多万,裘樟清认为这些钱花得不值得。

那李显贵为什么有和裘樟清唱反调的意思?

难道是因为文化节是方旭提倡的?裘樟清和方旭有矛盾?或者,他们几个和万邦这个公司,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

凡事无不可对人言,冯觉得刘奇才和李显贵几个在这件事上,做得太差劲了。

刘奇才几个一直到了很晚才回来,冯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想来想去的,冯给裘樟清的号码发了一个短信:我是冯。刘李张,还有电视台的小姜自中午到达驻省办就出去不知去向。这会他们刚回来。据我所知,他们是和万邦商谈演出去了。我一直在驻省办休息。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