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70章是祸躲不过(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0章是祸躲不过(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下午应该是两点半上班的,可是到了三点多曹金fèng才来到办公室,这时冯在门口已经站了有半个小时了,曹金fèng看着冯就说:“呀,早上事多,忘了,该给你一把钥匙才对。”

但是曹金fèng也只是说说,进到屋里泡了茶看电脑打游戏,冯就坐在那里看报纸,瞧这样子,曹金fèng应该是市场办的内勤。

梅山县文化局市场管理有两间办公室,主任和副主任一间,其余的几个人一间,张向明的办公室就在对面,冯看着报纸留心着,不过张向明一直就没有来,而且早上见过的那个张长玉也没来上班,其余的那两个催缴管理费的,更是没个影。

到了十七点,曹金fèng将电脑关了,冯觉得她似乎是下班的架势,果然曹金fèng将桌上的东西收拾到包里站了起来,拿了杯子到外面洗手间倒茶底子去了。

濒临冬季,屋里已经供暖,夕阳从玻璃窗投射进来,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冯看着窗外县府大院,有一瞬间的失神,耳边听到曹金fèng的脚步声,又将视线投向了报纸。

这时,桌上的******响彻,冯置若罔闻,曹金fèng看了他一眼,过来接起了***,嘴里答道:“钱主任?哦,冯?是小冯,钱主任找你”

这个钱主任只能是钱一夫,冯接了***,钱一夫在里面说,让冯现在到自己的办公室来,冯就答应着。

冯从开始接***到走出门,曹金fèng一直就在注意着他,本来曹金fèng是要提前下班的,这会却临时改变了主意。

曹金fèng在早上冯到来的时候并不知道冯是什么人,中午到家才听说冯就是前几天在半间房救了县长裘樟清的那个年轻人。

梅山县文化局的执行机构也就是一个文化市场办公室,前一段市场办的副主任调离了,曹金fèng算是市场办的老人了,就对副主任这个位置有些想法。

钱一夫这会找冯做什么?曹金fèng想着又坐到了位置上,看着电脑,停了一会又瞅着窗外,心神不定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这样过了十多分钟,曹金fèng终于还是站起来掂包锁门,心说这个小冯受到钱主任青睐关自己什么事?难道自己能在冯身上沾到什么光?冯纵然在半间房镇救过裘县长又怎么样?裘樟清初来乍到,对梅山县的情况还不了解,又能在梅山县搅起多大风浪,恐怕裘樟清一时半会的影响力也不会有多大,难道裘樟清会让冯做文化市场办公室副主任吗?这不可能。

冯到了钱一夫办公室,但是钱一夫却不在,于是就站在门口没进去,一会钱一夫从一边过来,看到冯冲着他点点头,进到屋里说:“裘县长要见你。”

钱一夫停顿了一下又说:“裘县长刚从市里回来。”

钱一夫说的话没有一点营养,冯觉得可能是有什么暗示,但也可能纯粹是没话找话,或者就是简单的传达裘樟清的动向,这意思总不会是说裘樟清早就想见自己,而因为今天一直忙,所以就安排到了现在。

冯觉得自己没有那么重要,他提醒自己,不要以县长救命恩人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样是很愚蠢的。

钱一夫说着让冯坐下,就在看什么东西,这样又过了五分钟,钱一夫起身说:“走吧。”

裘樟清的办公室在三楼的西侧,两人到了裘樟清的门口,从里面出来一个年轻人,长的白白净净,头发梳利齐,西装领带的,见了钱一夫就叫了一声主任,眼睛却在冯身上扫视。

钱一夫嗯了一声,显然没有给这年轻人介绍冯的意思,问:“县长这会忙着吗?”

这年轻人回答:“刘副和李局还在里面。”

“你去吧。”

听钱一夫一说,这年轻人有一瞬间的失神,迟疑了一下,钱一夫却推门已经进去了,冯就跟在后面,心里在猜想这个打扮的像是新郎一样的年轻人是谁。

裘樟清的办公室有四十平房左右,里面比较敞亮,她这会坐在办公桌后面,她的对面老板椅上是一个体型稍胖的男子,相貌威严,屋子里的沙发上还有两个人,其中的一个冯认识,就是文化市场办的张向明。

裘樟清没有理会钱一夫和冯,对着眼前的男子说:“刘bu长按照以前的程序去和那个演出公司接洽,看对方态度,我只要求一点:钱少花,事要办。”

被称作刘bu长的人没吭声,沙发上的那个男子开了口:“县长,文艺演出以前有标准,这次要是钱少了,演出的规格就达不到,档次就上不去了,这个,对县里只怕很难交待。”

裘樟清一听就看着这人:“李局是怕对县里谁不好交待?”

原来这人就是梅山县文化局长李显贵,那么这个坐在裘樟清面前的,应该就是县委宣传bu的刘副bu长了。

裘樟清一问,李显贵就皱了眉:“县长,我的意思是前面有车,自然后面得有辙,文化节办了三年,都很成功,这对宣传我县的风采,展现我县的精神面貌是起到了肯定的作用的,如果今年经费减少,恐怕出来的效果就不如从前了,影响力自然大打折扣。”

“还有,如今文化市场的风气是有些浮夸,但全国都这样,要是让一般的演出团队来,花费倒是减少了,可是知名度就不行,我们文化节力度就达不到,如果请一两个国内知名度较高的明星,也不说一线的,就是二线三线的,哪个出场费都在二三十万,还得安排住宿餐饮,这都是开支。”

“前一段省城一个大商场开业,从京城里请了一个最近很风头狠劲的女星,这女明星就在那剪了一个彩,露了一面,说了三句话,结果就拿走了七十多万,要是这样算,我们这个文化节预算才两百多万,真是少的。”

“所以,要是按照县里的要求办,这次到省城,恐怕是很难有成效。”

张向明在钱一夫和冯进门后就对着两人点头,钱一夫是县府办公室主任,正科级,张向明只是副科级别,钱一夫职务比张向明高,张向明似乎想起身,但是***挪了一下还是坐着。

李显贵看裘樟清没说话,就接着说:“现在的人胃口都刁着呢,见多识广,不好糊弄,因为网luo太发达,传媒迅速,资讯传播的速度让人吃惊,比如你在梅山大街上放个屁砸了脚后跟,几秒钟后千里之外的京城都能知道,为什么?就有那么一帮子闲人拿着手机专门在大街上寻找稀奇事物,对着你***后拍你,生怕你不出丑,按说放屁看不到啊,他就在照片后加上一句:此人放屁太浓,兑水勾芡后都能吃饱三个人”

“于是你就火了,你出丑他拍了才能显摆啊,他这么一拍,放到网上,结果,你放完了屁继续生活了,你却不知道你无意间在全国网民面前都出名了,再说省城里那个商场,那天那个女明星一到,那叫一个轰动,人山人海的,***维持现场都出动了几百个人,当然那天那个商场的购物场面也是很可观的,这就是明星效应。”

“我说的意思就是,如果这次我们的演出规格降低了,没有能拿得出手的明星,造不成轰动,看演出的人这么一拍,发到网上,如果再加上几行字,说梅山县文化节办的不行了,是不是整体实力不行了?这对我县的负面影响就形成了,这对县长你来讲,也是不好的。”

李显贵说完,裘樟清说:“文化节成功与否是以花的钱多少衡量?刘部长?”

李显贵刚才说了那么多,看来是被裘樟清否定了。

宣传bu的刘副bu长叫刘奇才,是宣传bu常务副bu长,兼着县广电局局长,级别是正科,李显贵也是正科级,但是文化系统从归属上属于宣传bu,按照位高者最后发言总结的顺序,因此李显贵说完了,裘樟清就询问刘奇才的看法。

“李局说的是吧,不过,我觉得我们也要充分考虑县里的思路,不能单单的将文化节办成一台高价的文艺汇演,因此,我觉得还是到省里再接触一下演出公司。”

刘奇才的话说了等于没说,因为裘樟清已经定了调子,他顺着裘樟清的话往下溜。

裘樟清将手里的笔放下:“张主任呢?”

张向明抬头,身子往前挺了一下,毕恭毕敬的样子,说:“现在的文化市场真的很混乱,需要治理,我觉得,李局说的,是一种普遍现象,还是有代表性的。”

“那就这样,原则不变,刘部长你带队,李局张主任还有小冯,明天就到省里接洽演出的事情。”

李显贵一听眼睛挤了一下,眼神从裘樟清身上投向了站在一边的冯。

刘奇才知道裘樟清的话问完了,站起来说:“好,我会随时向县长汇报和演出公司的商谈进展。”

刘奇才和李显贵张向明走了出去,裘樟清对着钱一夫说:“钱主任负责和刘bu长沟通此事。”

“方***什么时候回来?”

“县委那边说是明天下午。”

裘樟清听了点头,再不说话,钱一夫等了一下,说:“县长要是没别的指示,我先出去了。”

裘樟清没吭声,钱一夫就离开了,出去还带上了门,冯站着那里,正想着自己应该做什么,裘樟清抬头微笑:“坐吧。”

刚才裘樟清连看都没看自己,这会这么客气,冯的脑海里立即涌上一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冯想自己不能坐在刘奇才刚刚的位置上,就坐到张向明坐的沙发那里,这时门轻轻的被推开了,刚才那个穿着齐整的年轻人进来站在门口,笑着问:“县长,财政局的马局长来了。”

“让他等会。”

这青年依旧笑着点头,眼神再次瞄了冯一眼,转身出去了。

“你早上到县里?”

冯回答说:“昨天中午到的。”

“哦?住在哪里?”

“县宾馆。”

“怪不得林晓全说你请假了。”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