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68章是福不是祸(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8章是福不是祸(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等裘樟清进到车里去,冯看着她,见裘樟清再没有话说,就轻声说县长再见,关上了门。

车子一晃眼就驶出了大院,老刘鼻梁上驾着老花镜走了过来,嘴里叼着烟,咳咳的问:“冯司法,那找你的人,谁呀?”

原来老刘没有看到裘樟清,那个司机也没有透露裘樟清的身份,再说冯也留意了,裘樟清坐的车不是县长的小号车,于是就说:“我的一个朋友。”

“我就说。我问司机要停车费,他问我有没有停车***,我就说没有,他说没票怎么报销,结果,给了我一盒烟。”

“冯司法,我不知道那人是找你的,他也没说啊,要不,我哪能收他的停车费,再说他也没停多大一会,你说这真是……”

老刘手里拿着一盒黄鹤楼,冯点头说:“给你的你就吸吧,反正他就是烟多。”

老刘呵呵笑着:“冯司法的朋友不错黄鹤楼呀……”

冯面无表情,转身就走了回去。

到了屋里,冯坐下,看着纸上的“八个党员七颗牙”那几个字,左手拿起笔,又写了一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问君能有几多愁,白云千载空悠悠。”

停了一会,冯又写道:“一:驾照。”

“二:后天找钱主任。”

“三:裘樟清不喜欢现在的司机?这个司机是不是她的专职司机?”

“四:为何要让自己去文化局?”

“五:文化节?补充人力?为谁补充?文化局,还是裘樟清自己?”

“她这是感谢自己,还是别有它意?”

冯想了想,又在第二条后面划了一个问号,写道:“钱主任?”

钱主任就是那天在老炮台上和裘樟清一起的那个戴眼镜的男子,因为冯是司法部门,来梅山县的时间短,对县***人事并不知晓,尤其这几天事多,别人都疏远他,他猜测这个钱主任应该是县***办公室的人物。

县委***秘书一般由县委办副主任兼任,县长副县长秘书一般由县府办副主任兼任,这是一种惯例,跟着裘樟清的人自然是县府这边的人,那钱主任应该就是专门为裘樟清服务的,只是不知钱主任是县府办的一号主任,还是裘樟清的专职秘书。

钱主任要是裘樟清专职秘书的话,为何今晚裘樟清没有带着他来?而那天裘樟清在慌乱之中是喊了一句钱主任的,那么冯猜测这个钱主任不是裘樟清专职秘书的成分大一些。

这样的话,裘樟清难道没有随行秘书?

再有,如果是裘樟清有意的不带钱主任一道来半间房,那样是说明这个钱主任并没有和裘樟清走得太近?

今晚纯粹是私人性质的会面?

冯陷入了沉思。

冯左手写的这些字和“八个党员七颗牙”笔迹完全不一样,风格不同,原来的几个字结构工整,一笔一划,颇为严谨敦厚,现在左手写的字却有些飘逸不群,龙飞fèng舞,在纸上呼之欲出。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人能认出这两种字体出自一个人的手笔。

思考了一会,冯把写满字迹的纸撕碎,将紫砂杯拿出去,倒掉了茶叶残渣,清洗好杯子,心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没钱,连招待人喝水的杯子都是牛阑珊送的,而且这个紫砂杯已经被自己“第一次”使用了两回,一次是对严然,这一次,是对裘樟清。

撒谎不是冯的本意,可是有些时候,谎言比真实更容易让人接受,戈培尔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如果不是真的没有办法,冯认为没人愿意撒谎,除非这人本身做的事情具有非常巨大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说谎而说谎。

裘樟清让冯第三天到县里去,冯第二天中午就动身了。

冯是这样懒清没说让自己是第三天早上还是中午,还是下午到县里,也没说具体的钟点,所以他思索,要是第三天早上动身的话,恐怕到了县府也就是午时了,找不找得到钱主任不说,把时间全都耽搁了,如果裘樟清需要早上见自己,或者早上过问自己是否到了钱主任那里,自己却还在路上,这样就可能让裘樟清留下自己办事邋遢不积极的印象,这样是要不得的。

防微杜渐,细节决定成败,冯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在裘樟清面前有一点的闪失,让她对自己产生任何的不正面的看法。

再说自己就要离开半间房司法所了,半间房也没什么事让自己留恋的。

考上公务员已经一年多了,当初市司法局里的同事对自己就是真实的冷漠而疏远,现在半间房镇司法所的这些人对自己是热情而虚伪,归根到底还是冷漠和疏远,既然无牵无挂,所以晚走不如早走。

林晓全开了刘奋斗给司法所的桑塔纳不知去哪里了,冯就给赵曼说自己办些事,请了假,就坐上了去往县城的班车。

梅山县整体经济比较发达,县城颇具规模,冯听说县里如今在申报晋升县级市的,早先在司法局的时候来梅山县抗灾就有所印象,到了县里,到处都能看到请庆祝梅山县第三届文化节***成功的横幅标语,冯就到了县宾馆住下,休息了一会,上网查询***有关领导的简历。

这一看,冯才发现,裘樟清竟然今年才二十八岁。

在仕途上想要发展,需要三个“行”:第一,自己能行,要有真本事,就是有人要提拔你,你要是烂泥糊不上墙,那不行;第二,需要有人说你行,就是要有人赏识你,这是机遇;第三,说你行赏识你的人要行,就是赏识你说你行的人要能行,要有话语权,能够一锤定音。

二十八岁的dai县长,还是女的,这意味着什么?

冯记得很清楚,自己刚刚到五陵司法局的时候算过一笔升迁的帐,要是一切顺利,马不停蹄的话,自己想要做到处级干部这个级别,起码要到三十岁以后了。

冯盯着电脑荧屏上裘樟清那自信的眼睛看了好大一会,瞧瞧时间,就出了门。

上了出租车,和司机聊了几句,询问了一下,这司机很热心的给冯带到了一个驾校,冯到了驾校里一看,果然有很多人正在偌大的场地上学开车,他观察一会,到了一个教练模样的人跟前站着,听大家都叫他王教练,等这人落单,掏了烟递过去。

这王教练三十多岁,以为冯是驾校的学员,看看冯递过来的烟不错,就不客气的让冯给自己点上,冯问:“教练,每天一个学员人乱换着,也就能上车练一个小时,时间明显紧张埃”

冯说着话将整盒烟放到这人手里,这人就问:“那没法,狼多肉少,小车一个车基本十多个学员,大车更紧张,你学的是什么照?”

“关键是时间不能集中,比如说我一下就练一个小时,然后有事就可以走了,不然在这白白呆一天。”

“你跟着哪个车?”王教练又问,冯就说:“我正准备报名,先看看。”

王教练听了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冯,说:“还没报名?”

“嗯。”

“听你的意思,是说没时间?”

“王教练能不能照顾我一下,我这情况特殊。”

“这样……你来。”

冯跟着这人走了几步,到了一个车里,两人坐在正副驾驶上,王教练说:“我叫王晚春,你瞧,这是我的教练证……这是我的***,你想学大车小车?”

王晚春将***都让自己看了,冯心说这人有图谋,就回答说小车。

“小车啊,那正规的走手续的,连学习到出照是三个月,两千四的学费,情况你也见了,你不特殊情况吗?而我能特殊对待,你,把钱交给我,”王晚春的眼睛看着冯不眨:“我负责单独教你,每天连续上车不小于一个小时,最快的话,保证你一个半月拿到驾照,你看怎么样?”

冯看看王晚春,王晚春眯着眼说:“我说话算数,这驾校是我姐夫的,我这也算是近水楼台,给你开个单灶。”

冯考虑了一下就点头,王晚春说:“那你什么时候……”

“就这两天吧。”

冯说着就要下车,王晚春又说:“喏,这是我的名片,考虑好了就来,我一般不带学员出车上路。”

冯下了车,王晚春也下来,这时远处有人叫他,像是车子熄火了,王晚春答应一声,回头对冯说:“看你是实诚人,我刚才说的那话,你懂的?”

冯点头说:“明白,法不传六耳。”

王晚春笑笑的走了,冯瞅着他到了那熄火的汽车旁边开了引擎盖拧呲几下,车子就打着火了,十来个学车的学员就在那笑说王教练真行的话。

这个王晚春还真有意思,在自己姐夫的驾校里干着损公利私的活,不过这个和冯没关系,冯要的就是这种结果,能很快的拿到驾照还能集中时间学车,在这一点上王晚春显然就是冯所寻找的目标。

到了驾校大门口,一个风姿绰约的长发女子迎面走了过来,戴着一柄大大的墨镜,冯目不斜视的走过,这时擦身而过的女子忽然张开了口:“冯?”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