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66章独自在风雨中(六)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6章独自在风雨中(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刚回来……

昨天没什么感觉,早上醒来,冯发现肩膀和胸前有一道血样,***辣的,这是昨天麻绳勒下的痕迹。

出了门就看见屯一山拿着一柄明晃晃的大刀在院子里舞动,动作凌厉豪迈,天空和往日相比好像有些晴朗,冯在水管那里刷着牙洗着脸,看着屯一山挥凳疲邪逵醒鄣模袷橇妨撕芏嗄辏还郧暗故敲患月豆?p> 到了单位,办公室里没一个人,冯坐下整理了一下东西,安安静静的,就这样一直到了十点多,赵曼推门进来,脸上带着笑:“小冯好消息”

冯抬头看着赵曼,赵曼挥手说:“我刚听说,那天说被你推房子活埋人的那个老人,竟然活着”

赵曼的这句话有些绕口,但是冯听明白了。

赵曼走到冯办公桌前,在冯身边说:“其实不是那样,那弟兄俩不是闹吗,说你害死了他们的父亲,可是他们的父亲根本没死,还活着,活的好好的……”

赵曼正说着,李雪琴一脸笑容的走了进来:“冯赵姐,你们听说了吗?老炮台失踪的人里,有一个被找到了。”

赵曼就笑:“我正和小冯说这事呢原来,那老头子在塌方之前,去老炮台后山不知干嘛去了,结果天下雨,路滑,他就掉到一个坑里,怎么也爬不出来,他那两儿子就说是你将他们父亲给活埋了,这真是胡说八道”

“没凭没据的,怎么能乱说呢”

“结果怎么着,这下老头被救援队发现了,他们没话说了”

李雪琴听了就冷笑:“人没找到就说别人是杀人犯,找到了连一句对不起道歉的话都没有,什么人嘛”

这时林晓全也走了进来,嘴里哈哈着:“怎么?司法所扩大会?怎么没叫我?”

“领导,老炮台失踪的一个老头子找到了,没死,不是被冯推房子压死了,再说哪是推房子,是推墙谁那么力气推房子,冯也不怕房子将自己埋里面?他们弟兄俩推一个我看看真是无稽之谈,他们真会冤枉人真太气人了”

林晓全点头:“我刚知道,刘***已经向县里汇报了。”

冯就说:“可是毕竟还有一个人没找到,再有,胡红伟的父亲也去世了。”

李雪琴一听冯这样说,皱眉问:“那还要怎样?刘再芬刚才已经重新给镇里领导都汇报了当时救援的详细情况,老疙瘩当时赖在山上不下去,你们总不能绑架他”

“都是人,他们的命是命,别人的就不是命?他们的命就那么值钱?别人去救他,去做工作倒是犯了错?什么道理”

林晓全看看义愤填膺的李雪琴,再瞧瞧冯,笑道:“总之找到一个失踪的人,还算皆大欢喜,这样,我们中午去聚一下,怎么样?不过雪琴就不去了吧?”

“凭什么啊?干嘛我不去?”李雪琴瞪眼。

林晓全笑:“你不是不喝酒吗?去了干坐着?”

“你们干喝酒不吃菜的吗?”

赵曼笑:“光喝酒那饭店可不怎么欢迎我们。”

找到一个失踪的人怎么就皆大欢喜?这和司法所有什么必然的关系?林晓全他们有什么可庆祝可聚的?

林晓全插诨打科的本事绝对能够匹配所长这个职务。冯面不改色的跟着众人,几个人说笑着,就到了下班时间,出门的时候,冯远远的看到了刘再芬。

刘再芬一见冯就站住了,瞧着冯,脸上都是惭愧。

冯心里明白,其实那天刘再芬对着裘樟清没解释清楚,主要是当时的场面很混乱,自己受到批评和责难,也不能全怪刘再芬。

冯对着刘再芬点点头,这才随着林晓全几个走了。

到了饭店刚刚坐定,胡端就打了林晓全的***,知道了吃饭的地点,一会也就来了,李雪琴见了就说胡端干活的时候见不到,吃饭的时候哪次都没拉下。

胡端嘿嘿的笑着:“这次不能怨我,我儿子病了,我总得管吧?我那可是亲生的”

“嘁说的也是,是你老婆亲自生的,可是不是你种下的,就不清楚了”

大家听了就笑,胡端也不恼火,嘻嘻说道:“那没关系,那个我不清楚,你肚子里的这个,我还是有把握的。”

林晓全就哈哈大笑,赵曼摇头说:“胡端,你完了,人家那口子端着***正往这里杀奔而来,你等着跪地求饶,狼奔豕突吧”

几个人正说着话,有人拉开门就走了进来,众人一看,是刘奋斗。

“好嘛,喝酒不叫我,还有没有将领导放在眼里?”

赵曼几个都站起来请刘奋斗进来坐,林晓全笑:“我们司法所聚餐,你这个非司法所成员不请自来,算什么?”

嘴里埋怨,林晓全说着手将刘奋斗往自己跟前拉:“再说,对领导的尊敬是要敬在心里的,只放在眼里,那哪成?”

刘奋斗坐下,众人就向他敬酒,到了赵曼跟前,林晓全就笑:“男人们喝酒,女士就算了,省的镇长夫人找麻烦。”

刘奋斗听了就在林晓全肩膀上拍了一巴掌:“你吃菜喝酒还占不住那张嘴不是?”

赵曼就说:“那这酒就不喝了吧?”

林晓全摆手:“别心中无私天地宽,你们坦坦荡荡,干嘛不喝,还要喝个交杯酒呢”

“去你的这哪像所长说的话”

林晓全笑:“这话也就是所长说,别人能说吗?不能吧?”

赵曼和刘奋斗将酒喝了,刘奋斗就看着冯:“我对小冯可是印象深刻哎对了,这几天我要去省里办点事,怎么,让小冯跟***一趟吧?”

林晓全听了瞪眼:“这是我司法所的人,你凭什么说要带走就带走?再说了,上次的好处费,兑现了吗?”

刘奋斗撇嘴说:“车,是一定要给的,不过,给了后也只能让小冯开,那是他挣来的好处,赣南之行,小冯功不可没你急什么急”

“你堂堂镇长,说话没水平,我这不是努力为属下着想,为属下争取利益吗?属下好了,我这脸上也带光彩,再说,小冯会开车吗?那还不得我们几个关心他?手把手教他?”

“你车到底什么时候给吧?”

林晓全说着,刘奋斗就沉吟,林晓全一指冯,冯就站起来,双手端着酒敬刘奋斗。

刘奋斗呵呵一笑,说:“瞧,多机灵,也就是小冯的面子,下午,你去开车。”

林晓全和赵曼都有些喜出望外,就笑了起来:“君子一言”

刘奋斗摇头说:“本镇不会说瞎话。”

“谁在说本镇?”外面又有人拉开门进来,当头的一个方脸大耳,竟然是半间房镇刘依然***,后面跟着的,是半间房镇***派出所所长唐经天。

在各级***机构中,乡镇一级是最低的,也是基层,但是***职能和上面的几级几乎没有任何差别,除了没有军队外,***部门该有的架构乡镇一级都有,只不过在名称上可能叫的不同,还有就是管理者分的不是很细,一人***几个部门的事物的情况比较普遍。

可有一点是明确的,刘依然是半间房镇委***,就是半间房镇真正的一把手。

刘依然进门,屋里的人全站了起来,刘奋斗嘴上就笑:“刘***来了,什么都能镇得住,我就不镇了。”

刘依然就说:“你该镇继续镇,我又不是老虎,***就这么大一点,坐在哪里也就镇哪里,屁大的地方。”

赵曼笑着说:“刘***镇全镇,刘镇长挨着***的身边镇一片。”

刘依然到了主位坐下,问:“那他镇哪里?”

刘奋斗说:“***说我镇哪里,我就镇哪里。”

“他镇关西,”赵曼一说,屋里人都笑,刘奋斗说:“那我就镇关西。”

唐经天就说:“好,镇关西好。”

《水浒》里有个镇关西,那是反面角色,欺男霸女,被花和尚鲁智深三拳头给打死了,刘奋斗这个副镇长坦诚自己是镇关西,倒是有些能大能小的意味。

司法所原本五个人,这会加上刘奋斗刘依然唐经天,就是八个,但是包间大,也显不出紧促,冯心里隐隐的感觉,今天这顿饭,这几位领导看似都是无意来到的,其实也许就是事先安排好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接近自己。

而接近自己的原因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昨天在老炮台拽住了要掉下土崖的女县长裘樟清。

那天被裘樟清批评之后,所有人都像是无视了自己,而现在,以前从未和自己照面的刘依然都出现在了同一个饭桌上,要说是偶然,那么这个偶然也来的太是时候了。

刘依然既然到场,一切自然以他为中心,在座的两个女人中李雪琴这下倒是安静了很多,年纪大一点的赵曼就显得活跃起来,当然话题总是围绕着刘依然。

唐经天拿出来烟给众人分,在场男的独有冯不吸烟,刘依然就说:“不吸烟的好。我这养成习惯了,戒不了,要是手里没什么,心里就像缺少了什么。”

“那是,***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咱们镇镇计民生,所以心有所属,所以日有所思,从而心中常常有所牵挂,这才像是少了什么。”

赵曼一说,唐经天就附和,刘依然面无表情的说:“那我要多吸?”

赵曼就说:“吸不吸在领导,给不给,在唐所。”

刘依然一语多意,赵曼将问题转嫁给了唐经天。

林晓全就笑:“你瞧,这唐所拿的是什么?中华埃”

“怎么,档次不够?你抽不抽吧你”唐经天就用眼斜乜着林晓全,林晓全却看着刘依然:“怎么不抽?你没听说吗?说抽的大熊猫,待的位置高;抽的大中华,正在往上爬;抽的红塔山,小车上下班;抽的芙蓉王,吃喝嫖赌日夜忙;抽的精白沙,白吃白喝还白拿,今我和***一起吸中华,那首歌怎么唱,月亮走我也走,那***走我也走,跟着刘***,进步还不指日可待?”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