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63章独自在风雨中(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3章独自在风雨中(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时候已经快中午十二点,天色更加阴沉,密密匝匝的乌云好像就在几个人头顶伸手可及的地方,雨点打在雨衣上发出的声响,老炮台上有些地方已经积水成潭,有些地方却咧开几道裂缝,水顺着那些裂缝不知流到哪里去了。

冯看看店子老村已经有些破败的泥瓦老房,就和刘再芬几个分开行动,挨家挨户的对留守不走的人们动员劝离。

尽管众人苦口婆心,可是几乎没效果,留下来的基本都是些六七十岁的老人,顽固的不行,其中就有胡红伟的父亲老疙瘩,他一见冯倒是愣了一下,嘴里又是一句:“我儿子……”

“你儿子让我来接你下山。”

老疙瘩摇头:“我想住哪就住哪,我没犯法,这是我家”

雨势这会更急了,山上的风刮的像是在鬼哭一样,恰好这时就听到“轰卤的一声,跟着冯的村委员就骂:“疙瘩,你听,哪家的房子倒了,犯法也不至于被活埋”

“小冯”

“小冯”

远远的传来了刘再芬的喊叫,冯一脚深一脚浅的过去,刘再芬伸手将冯拉在一边,说:“这样不行你听到刚才那声响了吗?”

“刘姐,你有什么主意?”

刘再芬说:“我们的方法不正确应该特别时刻用特别手段”

“怎么说?”

“要是三四个人抬一个人下山,这会也抬了一半了”

冯明白了刘再芬的意思,说:“我们上来的一共七个人……”

“打***让胡德全再派几个人来他不是说再叫几个人吗?”

几个村干部一听刘再芬的话,早就不耐烦了,就冲进一间院子,将里面的一个老头半推半架了出来,这老头不停的挣扎,还骂,说自己就是想死在老炮台,用不着别人管,村委的人也不和他废话,直接的就将他拉向下山的方向走。

老疙瘩一看,嘴里说:“我不走,反正我不走,”说着就将自己关在屋里。

村委的那几个委员本来也都年纪大了,他们拉着那个老人,像是一群老头在打架,没走多远就全都摔在泥水里,有几个闻声出门的人看到这一情形都哈哈笑,有个村干部就骂:“不管了急着投胎随便你”

刘再芬这时打通了胡德全的***,大声喊说:“老胡,老炮台都有哪些家有人住,都是谁,你最清楚,你现在给他们的家人亲戚挨个通知,说上面房屋已经倒塌不少了,今天这情况房子塌不死人雨也将人给淋死要是不想家人今天出事,就都上来叫人,否则后果自负”

刘再芬说着,近处又有一间房子噗通的就倒塌了,将刘再芬和那个村干部吓了一跳,

刘再芬就骂了一句脏话,冯想想,就走到一边,眨眼消失在雨中,不见了。

刚才那几个架人离开的村干部一瘸一拐的回来,全都一身泥,治保主任胡栓旺就说:“没工夫耽搁不如我们卸了门板,将人绑在上面,用绳子拽着将人溜下坡,这样快些,让他们坐土飞机。”

刘再芬听了就和胡栓旺几个笑,这时远处又是一阵轰鸣,像是一间瓦房倒塌了,只听一个声音在大声的喊:“房子塌了,出事了,快走氨

胡栓旺几个一听就要往那里跑,刘再芬疾走了几步想想不对,听出来那是冯的声音,知道是冯故意在制造危机感,就叫住了胡栓旺,接着她也大声喊了起来。

胡栓旺几个顿时明白了,异口同声的喊起来:“快跑啊房子塌死人了”

这样一来,有几个老人从自家院子里走了出来,胡栓旺不等刘再芬吩咐,上去就搀着老人们离开。

一会冯就走了过来,刘再芬笑:“到底是大学生,市里来的,有头脑。”

冯没接刘再芬的话,再次到刚才确认有人的院子里劝离,这下工作倒真是顺利多了。

前前后后的,又过去了半个小时,老炮台上来了许多从山下来的人,胡栓旺几个心里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有人在远处喊:“捣鬼呐房子没塌,捣鬼呐”

“老疙瘩,你胡说你娘个屁”胡栓旺一听声就骂:“这么大雨,我们几个不好好在山下歇,跑上老炮台捣鬼?捣你妈你个老东西”

老疙瘩就手指着冯,说:“就是他他……”

冯立即大声说:“大家抓紧时间撤离,这里太危险了”

“那墙是他推倒的,不是自己塌的”

老疙瘩指着冯喊,雨地里站的人都看着冯,几个已经要离开的人又重新往院子里进,冯就大声说:“你看花眼了”

“大家快走,这里不安全”

“就不走我就死到这你不是好人,我儿子……”

“你儿子是***你也不能将自己的命不当命”冯盯着老疙瘩喊:“你不要再造谣惑众不要因为个人的固执让别人跟着你倒霉不要因为你的错误让你儿子在人前抬不起头”

老疙瘩听了手指着冯,嘴哆哆嗦嗦说不出话,冯转身对着众***声说:“大家快走危险说来就来,谁都控制不了,人命只有一条。”

“有危险到老房子里躲会雨再下去”

“这群村干部净是没事找事”

但是本来已经要撤离的人在老疙瘩和冯说话的时候,又从人群中离开了。

“我儿子是***……你不是好人……”

就在这时,老炮台上的人全都感到了一阵颤动,有人尖叫着倒在泥水里,胡栓旺惊慌的喊:“地震不是,是塌方”

“快跑氨

人群顿时惊恐了起来,这下不用动员,全争先恐后的往山下跑,冯本能的随大家跑了几步又拐回去,往老疙瘩家的方向冲,嘴里喊:“老疙瘩,快过来”

可是人全慌张起来,将冯推得跑不动,接着又是一阵天摇地动,冯被摔倒在地,嘴里鼻孔中都是泥水,身后更是一片混乱,冯回头大声喊:“不要慌,快救人”

但是根本没人听冯的,大家都在逃命,地下传来了像是布帛被撕扯的声音,又像是金戈交鸣的打击声,“轰卤一声,山腰上的一坯土就倒了下来,尽管已经下了几天雨,还是一阵的土冒灰尘,呛得人直咳嗽,有人又是大声的喊叫,也看不见是不是伤到了人。

冯挣扎着站起来,脚下猛的陷落,他又被摔倒,随即眼前毫无征兆的就出现了一个三四米?p> 地裂

塌方

这条猛然出现的宽宽的沟将几个人阻挡在另一边,山腰上的土坷垃不停往下坠,壕沟对面那几个人嘴里喊着救命却不敢从对面往这边跳。

“别慌冷静”

冯喊着冲进一个院子,在倒塌的房檐下找到了一卷粗麻绳,出去绑在一颗歪脖老槐树上,将另一头扔过黑黝黝的断裂带,嘴里喊着“将绳子那头找树绑紧不要急,越急越慢”

好在老炮台本来树就多,那几个人立即明白了冯的用意,绑好绳子就抓着绳子爬了过来。

这几个人刚刚过来,地面又是一阵颤动,绑在树上粗粗的麻绳“呜”的一声就蹦断了,地面的沟又裂了一大截。

经过最初慌乱的人们这会清醒了起来,他们一面找自己的家人,一面寻找着逃往山下的路。

那几个被壕沟阻隔被救的人惊魂未定的看着冯,冯就要说话,一个人影嘴里也不知喊着什么,猛的冲到壕沟边缘,收拾不住,差点就掉进深渊,冯一把拉住了他。

“我爹还在那边,快去救他”冯一看,这人是胡红伟,他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老炮台:“快想办法救我爹氨

胡红伟大声的叫着,站在冯身边的人就喊:“怎么救?你飞过去”

“爸我爸呢?我爸不见了,他肯定在那边”接着有两个人也跑过来大声喊着:“爸,爸***快过去找我爸吧要救救他”

壕沟两边又是一阵摇晃,整个老炮台似乎都在簌簌发抖,数不清的土块从头顶掉落,众人都望天空看,又是一大坯山土正缓缓的脱离山体在滑落。

”快走”冯喊着推搡众人,胡红伟一把抓住冯的胳膊:“不一定想想办法,要救救我爹,大家帮帮忙”

“怎么救?”有人就骂胡红伟问:“怎么救?你爹他自己不走,还要别人殉葬?”

胡红伟眼睛被雨水淋的睁不开,嘴里嗫嗫的就要说话,刚才那个喊爸爸的弟兄俩喊到:“我不管他是公务员,他是***的人,他要给老百姓做主他得去”

“那他是不是要替你老子送命”刚刚被冯救的人义愤填膺:“滚你妈早干嘛去了将你爹扔这不管,这会怕出事了别人笑话你们不孝顺”

“再不走,我们全死这”

“不走”这弟兄俩冲着冯说:“你有责任都是你,你不是早就来了吗?为什么不早点将我爸带下去?”

“都怪你,都怨你,你不救人,就是杀人犯”

“你还我父亲”

正在纠缠着,众人头顶的土坯砸了下来,冯将这人推着,大家躲过了泥土的袭击。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你说,你一定有办法的”胡红伟脱离了险境,又在问冯,刚才被冯救的几个人已经跑远了。

“我有什么办法现在别说没办法,就是有,谁能保证过去了就能救下人?即使救了人,那过去救人的人生命安全,谁能保证?”冯看着激动的胡红伟问:“你当过兵,常识性的知识总是懂,你冷静一下,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