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60章赣南之行(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0章赣南之行(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奋斗和老高既然带头,老田身边的女人也要和老田喝个与众不同的,老田急忙摆手:“我比不得刘总和高经理,我不行的。”

老高觉得自己刚刚慷慨了一回,忍不住说道:“你怎么不行?男人哪能说自己不行!你还没上就不行?行不行也要以实际行动检测一下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1

老田不听老高的挤兑,对着身边的女子说:“咱俩说说话,交流交流感情就好。”

“好啊,小妹就和大哥交流交流,咱们一个交,一个流,看是交的多,还是流的多。”

这话说的非常有歧义,老田急忙辩解:“不是,我是说……瞧你挺文静的,咱们不如谈谈心?”

“好啊,我就和大哥谈谈性。”

老田正在想是谈心还是谈性,女子又问:“大哥,你知道疯牛病怎么得的?”

老田听了就摇头,女子说:“哎呀我的哥,当然是急疯的啊1

“急病的?”

“是啊,大哥你想啊,整天有人挤着***胸却不干事,牛怎么能不疯呢?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大哥。”

老高和其余的人就哄笑,老田心说这个女的更难打发,表面越是文静的女人怎么发起疯来越是火热难缠,就说:“你这是肚脐眼插钥匙,会开心。”

老田身边的女子听了就笑:“小妹这是想到哪说到那,那咱猜个谜语吧,大哥,你说新婚之夜打六个水浒人名,都是谁啊?”

老田知道这话里有陷阱,女子又说:“猜不准要喝酒的。”

老田想了一会就弃权了,屋里人也都想知道新婚之夜和六个水浒人名的关系,就都嚷着要老田喝酒,老田无奈,就要举杯,身边的女子说:“哪能让大哥一个人喝呢,那多寂寞,小妹陪你,”说着就自顾的和老田的胳膊套在一起,算是也喝了个交杯酒,然后揭?“新婚之夜那几个水浒人物依次是:杨雄、柴进、史进、宋江、阮小二、吴用。”

众人听了都说很是,冯心想这个赣南泾川市的文远公司真不简单,仅仅就一个副经理带着一杆子公关女子就将半间房镇的人搞得人仰马翻,也不知道刘奋斗这次到底要多少承包费,自己本来的目的是替刘奋模墒钦庵智樾卧趺吹驳米。看幽目嫉玻?p> 邱玉如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冯身边的女子换了位置,眼看着她就要对自己说话,冯主动说:“邱总,我这也有一个关于新婚之夜的谜语,你可要猜一猜?”

邱玉如笑笑的说:“好呀,今晚两个新婚之夜,那才是双喜临门呢。”

冯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就说:“新婚之夜,打三个国家名。”

邱玉如还没说话,坐在刘奋斗身边的小丽就隔桌子笑:“新婚之夜和新婚之夜不同,小冯哥这个新婚之夜的难度很大,世界上国家地区名多了,你只要选三个,比水浒一零八将多,这叫人刺窝里摘花,你说是不是,刘总?”

刘奋斗就笑:“让我说,小冯的这个新婚之夜必然和老田的那个新婚之夜有异曲同工之妙。”

小丽就说:“我看是的,小冯哥,我们都猜不到,你就揭秘吧。”

老田这时叫:“那不行,猜不出就要喝酒,你们文远的几个全喝1

冯看看刘奋斗,见差不多了,就说:“这三个国家是日本,德国,美国。”

邱玉如离冯最近,嘴里就念着“日本德国美国,日、德、美?”

邱玉如一说,众人狂笑,老高说:“新婚之夜可不就是‘日的美’嘛。”

邱玉如毕竟是见过场面的,轻轻笑笑,脸色如常,冯这时夹了一筷子炒牛鞭,手一抖,肉就不偏不倚的落在邱玉如的双腿中间,冯就急忙说:“对不住,对不住,喝多了,手抖,筷子都拿不稳了。”

邱玉如就说没关系,起身就拿纸巾将肉捏起来放在桌上,冯面不改色的说:“这东西也算禀性难移,都炒熟了,怎么还自己认路找地方。”

邱玉如一怔,刘奋斗和老高老田几个就又大笑起来,刘奋斗几乎笑的岔了气,邱玉如这下瞬间就红了脸,但是拿了酒遮掩的就要和冯碰杯,冯端起酒就要站起来,邱玉如说:“不敢,赣南的规矩是站着不喝酒的。”

冯要坐不坐的时候,手又是一抖,和邱玉如的胳膊碰在一起,酒就洒到邱玉如的身上,冯急忙的说道:“不胜酒力,不胜酒力,真真对不起,你们看,邱经理的裤子都湿了。”

这下不光是刘奋斗几个笑,连小丽几个也笑了起来,邱玉如再也坐不住了,心说咬人的狗儿不露齿,果然这个一直不吭声的家伙是最难对付的,起身微笑说自己去一下洗手间。

就在邱玉如要出门的时候,冯又说:“邱女士是该好好洗一下,不然黏糊糊的难受。”

冯这一波接一波的让邱玉茹应接不暇,邱玉茹离开后,刘奋斗这才认真的看起了冯,心说这小子真是个人才,这次带他来还真带对了。

这晚的酒大家都是适可而止,冯回到房间刚刚洗了脸,听到有人敲门,心里还以为还是那晚那两个毛遂自荐的女人,就不搭理,不过一会门还响,冯就开开门,却见到是邱玉如站在门前。

“欢迎我来坐坐吗?”邱玉如笑笑的问。

冯心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嘴上就答话说:“当然欢迎……”邱玉如就往里面走,带起了一股香风,冯接着说:“邱总洗干净了吗?”

邱玉如扭头就看冯,冯盯着邱玉如的眼睛丝毫不躲避。

邱玉如到底心里有事,就低头笑了一下,进到屋里问:“你是怕我不干净,还是希望我洗干净了?”

冯问的有歧义,邱玉如回答的也有歧义,冯看看外面没人,想是关门还是半掩着,但是还是把门关上,进来看到邱玉如站在屋中间,也没坐,明白她对自己不是太随便,于是也不接她刚才的话了,客气的说:“邱总喝点什么?茶还是?……”

“有橙汁吗?喝酒多了胃有些难受。”

冯答到:“也是,晚上喝茶不利于睡眠。”

冯从冰箱里拿了橙汁打开,邱玉如已经拿了杯子过来,冯一瞧是两个,就往两个杯子里都倒了些,和邱玉如一人一杯,坐下喝了起来。

邱玉如没有让冯发话,也没冷场,问:“听说您是半间房镇司法所的?”

邱玉如果然将自己的来历打听了,她问的直接,冯就剪短的说了:“是。”

“您是刚到半间房镇工作吗?”

“是。”

“听说您之前是在武陵市司法局?”

“是。”

冯对邱玉如的问话有问必答,邱玉如倒是有些不知该怎么说话了。

“白云岩是金属镁的主要原料,镁主要用于制造铝合金,镁作为合金元素可以提高铝的机械强度,改善机械加工及耐碱腐蚀性能,近来市场经济活跃,建材走俏,所以对白云岩原料的需求就很大。”

“不过,在半间房镇,白云岩的出产率并不是太高,我们文远公司是泾川的利税大户,但是半间房那个厂,说实话,实在是鸡肋,效益不是很好,也就勉强持平,当初在那建厂,有些失策……”

冯光听不吭声,邱玉如笑了一下:“您年轻有为,前程不可***,我希望,这次的相逢,能够是我们深厚友谊的开始,我个人,也很欣赏你的才能。”

“我也觉得邱女士人才难得,不过有些话你对我说,实在没有必要。”

冯看着邱玉如弯弯的眉毛,好一会才继续:“我很感谢邱总对不才的欣赏,我也以同样的眼光看待邱总。”

“我,只是跟着刘总几个到赣南游玩开眼界的,这一点,务必请邱女士做到心里有数。”

邱玉如又笑,低下头看看手里的杯子,将橙汁一饮而尽,慢慢站起来说:“好,不打扰您休息了,在泾川有事,可以随时联系我。”

“希望能和您成为朋友。”

邱玉如说着双手递过来一张名片,冯接过,上面只印着邱玉如的名字和***号码,***什么都没有,就说:“我可没有这个,只有办公室***,在泾川看来是我要麻烦您的地方多些,我当然也希望和邱总成为朋友。”

邱玉如轻轻一笑,就点头就告辞,冯说:“邱总只是文远公司的副总经理?”

“不然呢?”

冯说:“我要是文远公司的董事长,就会让你做总经理,否则有些屈才。”

邱玉如笑了:“那我等冯董事长来提拔我。”

冯到门口拉开门,邱玉如伸出手和冯一握,冯觉得邱玉如的手柔若无骨,看着自己的眼神清澈的能够见底,和酒宴上的表现很不相同,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她,或许自己见到的都不是真正的她。

将邱玉如送到门外,然后进去将门关了,冯想这女人真是有意思,竟然来探自己的底,不过自己也真是沉不住气,惹邱玉如干什么,邱玉如又没有强行灌谁的酒,就算刘奋斗几个被邱玉如耍的团团转,和自己其实是没多大关系的,这次赣南之行要多少承包费又不是进了自己的口袋,半间房镇***也不会给自己什么奖励提成,再说***和司法系统人员编制又不在一起,刘奋斗就是欣赏自己又能如何,难道自己能被调动到***里去,表现的那样突出又有什么意思?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