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59章赣南之行(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9章赣南之行(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天刘奋斗几个醒来已经是快中午了,昨天陪着他们喝酒的几个女人直接到了房间服侍刘奋斗几个穿衣服洗漱,然后攀着胳膊就拉到了餐厅,继续昨天的酒宴,本来刘奋斗就不胜酒力,死活不喝了,这一下邱玉如换了红酒,说这不上头,刘奋斗经不住劝,又喝上了,别的人看镇长这样,自然以刘奋斗马首是瞻,于是到了傍晚,四个人又晕乎乎的被送进了房间。

这天冯在酒桌上总板着脸,像是和谁有仇,根本不听身边女人的劝,所以几乎没有喝酒,这女人问他为什么不喝酒,是不是对自己不满意,冯就说自己酒精过敏,而且刚刚失恋,心情不好,见到女性就想起绝情抛弃自己的恋人,五内具伤,心情低落,恨屋及乌,只有对不起了。

当天夜里,说晚不晚的时分,冯还没***服,躺在床上看电视,听到有人敲门,拉开门一看,门口站着两个打扮的截然不同的女人,年纪都不大,一个显得清纯,一个***,看到冯就问:“帅哥,要不要玩玩?”

冯摇头说不玩,不耽搁你们宝贵时间了。

“没事的帅哥,出门在外耍一下,女朋友不会知道的,人不那个啥枉少年呢,我们这里很安全的。”

“真的不要,谢谢。”

冯就要关门,那个穿着暴露的女子伸手一按门,身子就靠在门一侧,胸往冯身上蹭,说:“老板,可以报销的,我们有***。”

“嗯?”这下冯倒是纳闷了,那个清纯一点的女孩就伸手拉开小包,冯一瞧,果然有一些***,包里还有几个没拆封的套套,还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像是***。

“办公用品***,比餐饮的好报销,我们都替你想好了,帅哥,你喜欢哪种类型的?***纯情的,随便挑……要不我们两个人都陪你,只这个数,怎么玩都成,包你爽。”

***的女子说着用手拉了一下衣服,果然养眼,冯看看周围没摄像头,依然摇头说:“真对不起,我这几天身上不舒服……”

站在冯面前清纯点的女子就笑:“大哥每月身上也会来亲戚吗?”

***的女子就咯咯的笑,冯一本正经的说:“我也想,两位***,不过我刚割了包皮,有玩的心没玩的资本,不能带伤上战场,所以玩不成。”

“哈哈……”这两个女人一听就笑,那个穿着暴露的在冯脸上摸了一下,说:“这么老实又这么帅男人,如今真少见,这种**都对美眉说,拜拜,那就相见不如怀念喽,”说着就和清纯女子攀着走了。

第三天一大早,刘奋斗就将冯几个叫到自己房间:“不能这样下去了,几天过去还没说到正题,这样要搞到哪一天?”

刘奋斗两眼通红,头发凌乱,精神萎靡,只穿着大裤衩盘膝坐在床上,随行的老高就说:“镇长,我也明白了,文远公司这是糖衣炮弹啊,我们得和资产阶级腐朽思想划清界限。”

“对,今天一定严防死守,绝对不能再上酒桌了,”另一个工作人员老田也斩钉截铁的附和。

司机小王说:“就是,再这样下去,我回去就开不成车了,被灌出酒瘾了。”

小王是县里一位领导的亲戚,刘奋斗也不将他当外人,几个人正商议着,就有人敲门,进来的是这两天一直陪刘奋斗的那个胸很大的女子小丽,不过今天她穿的倒是很正统,一身职业装,刘奋斗急忙用被子将自己捂起来,小丽笑笑的对刘奋斗说:“刘总,早餐给您送房间里来了,请慢用,你们几位先生的早点也送到各自房间,还是在这里一起?”

吃早饭凑在一起干嘛?不是叫喝酒?刘奋斗一挥手,屋里人就***了。

等大家吃好,小丽又进来对刘奋斗说,今天邱经理有事去了省城,临走时专门交代要自己招待好刘总几个,所以就擅做主张,今天请刘总几个到天门山游览一下,放松放松。

刘奋斗沉默了一下,说:“今天再耽搁一天,明天要是你们副总还不就承包费的事情和我洽谈,那我们就打道回府了,今后的事,只能在我们那里谈。”

“不会的,我们邱总确实有急事去了省里,晚上一定赶回来,刘总是我们尊贵的客人,不存在怠慢的意思。”

既来之则安之,刘奋斗将话说死,面子上过得去,心里有了底,再说好歹出来一趟,不玩一下也对不起自己,还会让老高几个心想自己不会办事,于是最后一天就由小丽安排,一行人坐车很快就到了天门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因为有女伴陪着的原因也不觉得漫长。

这个季节草木已经凋零,但天门山有温泉,气候和别的地方迥异,因此依旧绿色茵茵,冯以前来过,到了后就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小丽关切之后,就安排他住下,和刘奋斗几个找景点游玩去了。

一晃就是下午,刘奋斗几个兴致勃勃的回来,这下倒是随便的吃了点饭,小丽就说走了大半天,就泡个温泉***一下,可以缓解疲劳,对身体很有好处,休息好了,就回去,邱总也差不多就从省里回来了。

刘奋斗听了就问老高几个的意思,老高说:“刘总几个按按也好,不过,我不按。”

老高这几天觉得小丽总叫刘奋斗是刘总这个称呼很好,免得泄露了刘奋斗的身份,就现学现卖,老田就问老***嘛不按,老高说:“我怕痒,痒了就叫,忍不住的。”

刘奋斗看着老高说:“叫一叫怎么了?谁叫都是叫,叫的地方不一样,性质就不同,在山上叫那是撵狼,在坟地就是喊鬼,在***圈里叫大家知道是要吃肉了,可见怎么叫在哪里叫,很不一样,这么多人,大庭广众的,你随便叫,谁还会想歪了?再说,你不让***师给你按,你还不能主动给她按?”

刘奋斗的话让大家都是一笑,既然领导定了基调,众人都悻悻听命,冯上次来主要为老干部们服务,基本没有享受过什么,这两天一直装不舒服,眼下也不好总是和别人不合拍,再说已经睡了半天,就跟着一起去了,结果泡泡澡后单人蛋茨Γ蝗硎嫣梗袂迤幸恢秩砭龆急淮蛲ǖ母芯酰乃蛋茨Φ呐踊拐媸亲ㄒ担聿暮闷し艉檬值紫碌幕钜埠茫酉吕磁茨κ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