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58章赣南之行(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8章赣南之行(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消失了两天,《过关》又得以出现,谢谢朋友们的鼓励支持。}

鸡是家鸡,蘑菇也都新鲜,汤味浓郁鲜美,喝到肚子里很舒服,两人吃着饭,屯一山不说话,冯也就不言语,完了冯自觉的就去刷碗洗锅,心里还是不懂屯一山这唱的是哪一出。

今年武陵的雨似乎特别多,这天冯正在整理卷宗,李雪琴让他接***,一听里面就是严然的笑声。

严然似乎总是很开心,但是她的快乐感染不了冯,冯想问严然怎么知道这个***,因为他离开武陵市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严然,当然更没有可能给严然说自己的去向,但是最终没问,因为他觉得这样会让严然觉得自己很蠢,半间房镇司法所的***号码并不难查,有王全安这样的一个舅舅,严然怎么能不清楚冯的去了哪里,再说自己如今能到半间房工作,王全安起到了什么潜移默化的作用,这个别人不知道,冯心里是清楚的。

有时候想想决定自己命运和前程的竟然是和自己生活几乎毫无关联的人,冯就有些懊恼。

和严然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冯就有语塞的感觉,觉得自己和严然的对话好像只能谈论天气的好坏,而办公室里有别人,冯连继续寒暄都失去了兴趣,干脆的就沉默了。

“你记得那个李玉吗?就是医院精神病科的那个。”

“嗯,有点印象。”

“李玉现在去你们梅山县医院上班了。”

“哦。”

“昨天李玉给我打***说了一事,把我笑死了。”

“是吗?什么事?”

“李玉的同事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那男的和她见面,她觉得印象还成,于是就一起吃了顿饭,结果聊着聊着,李玉就问男的有房吗?你知道这男的说什么?1

“什么?”

严然咯咯的笑了一阵才说:“那男的说,房已经开好了,走吧。”

严然说着又笑,接着问冯这一段怎么样,冯就说好,严然和他再聊了几句,絮絮叨叨的,有些意犹未尽,最后还是挂了***。

冯觉得,自己到半间房上班,来的时候都没有通知严然,这绝对不是匆忙造成的,以她的聪明,应该知道两人之间是不可能的,冯不想当面拒绝她,可是严然却恍然未觉的打了***过来,这样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严然喜欢自己,也许陷入情感中的女人都是糊涂的,但是冯觉得,喜欢上一个人,似乎不应该像严然对自己的这个样子,这顶多也就是喜欢,只能算作是好感,跟“爱”这个距离,还很远。

“女朋友?”李雪琴看着冯问,冯收拾了心神,摇头说:“朋友,女性,但不是那种意义上的女朋友。”

“不能吧?我要记得没错,这个女孩是你到了半间房后第一个给你打***的女性,寻常朋友,她有那么牵挂你?”

冯不想和李雪琴继续这个话题,问:“都说女性怀孕了会有很大反应,你怎么一如往常呢?”

李雪琴对这个话题也很感兴趣,点头说:“你问的对,我待会要好好查查。”

冯觉得李雪琴还是没有放弃询问严然的迹象,就难能可贵的对李雪琴开了玩笑:“嗯,下一次就有经验了。”

李雪琴果然笑了:“下一次?你还想超生?公职不要了?我还想在司法所多干几年呢。”

冯又说:“对了,有一件事一直想请教你,我隔壁住的老县长,怎么回事?”

“你说他啊,我只知道老县长以前在咱们还是半间房乡的时候做过乡长,后来到县里做了县长,退下来就一直住在老***院子里,别的,和你了解的一样多。”

“他的家人呢?”

“嗯,老县长有个儿子在哪来着,好像是在哪个大学教书,逢年过节的,也回来看看,就这样。”

两人正说着,胡端就进来,冲着冯说:“长官有令,让你火速前去报道。”

“去,老没正经过,哪个长官有令,去哪啊?”李雪琴不满的问,胡端就笑:“林所长和刘镇长都叫冯了,我应该说两个长官有令才对。”

林晓全和刘奋斗叫自己做什么?正好就能摆脱李雪琴的追问,冯答应着就往外走。

胡红伟的父亲老疙瘩那天到所里来,胡端是制止了他吸烟的,但是林晓全其实就是个正宗而顽强的烟民,冯进去后发现林晓全屋里烟雾缭绕,但仍旧将门关上,刘奋斗赫然在座,见到冯让他坐下,说:“小冯不错,跟***一趟赣南吧。”

要出差?冯就看林晓全,林晓全说:“这样,刘镇长今年抓了乡镇企业这一块,那天在胡红伟滑石矿那的情况你也见了,阻力很大。”

冯听了就看刘奋斗,刘奋斗吸了一口烟说:“镇上除了文远白云岩厂,***的承包费都到账了,这次赣南之行,就要披荆斩棘。”

那天在胡红伟那不是说半间房镇镇办企业承包费全都收了吗?再说要承包费和自己有什么关系?风马牛不相及,难度大给自己说做什么?

林晓全就笑:“差旅费全报,工资照拿,吃吃喝喝出省转一圈就回来了,小冯,这可是个接近领导的机会。”

刘奋蛏险饧页邪自蒲铱蟮氖歉幽香ㄊ械奈脑豆荆勖钦饫锟笊系目蟪ぶ皇且桓龉苁碌牡荒檬拢褪茄诀吣迷砍祝故堑萌ジ幽香ㄗ芄灸抢铮颐钦蚪衲甑牟普杖肽懿荒芡瓿桑涂凑庖淮胃幽现辛恕!?p> 主管镇长和直系所长一唱一和,冯没有理由说不去,林晓全刚才已经说的很明白,吃吃喝喝的到赣南转一圈就回来了,有这种轻松惬意的好事,林晓全干嘛不自己跟刘奋斗一起去呢?

冯心里明白了,刘奋斗之所以让自己跟着去要账,出发点不在乎一个,那就是,自己在胡红伟滑石矿那场酒宴中喝酒的举动,表现的太突出了,出去要账难免喝酒,自己就是刘奋斗带饶典韦。

第二天,刘奋斗从镇上一个养殖户那里借了一辆金杯车,带着镇上的两个工作人员,加上冯和司机一共五个人,就出发了。

赣南省泾川市局里岭南武陵市也不算远,虽然隔省,上了高速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去之前冯就听说泾川市经济发展的很迅猛,到了后发现果然名不虚传,市里五星级酒店就好几家,后来才知道,泾川市方家河县盛产黄金,产量品位在全国都能挂的上名次。

由于事先知道刘奋斗几个要来,泾川市文远公司这边早有准备,派了一个副总经理全程接待。

这个副总经理是个女的,也就二十五六岁,皮肤很白,长得勾魂摄魄,似乎特别善于施展女性魅力,眼睛毛毛的看着每个男人都像在看自己的初恋情人,还没说话就先笑,声音甜美的像是中央新闻学院播音系研究生,冯一见知道这次泾川之行绝对困难了,这摆明了是个温柔乡女儿国,看着刘奋斗和其余几个人略显紧张的样子,冯有些觉得刘奋斗的老婆刘桂花怀疑刘奋斗外面有女人也未必是瞎胡闹,因为刘奋斗平时看着正常,可见了漂亮女人就没有了定力,起码现在就很不安然,这样恐怕很容易遭到一种类型的侵蚀从而投降做一种俘虏。

冯暗想,不就一个有点姿色的女人吗?紧张什么?来讨账的一接触女人就少了锐气,接下来还怎么继续?这个文远公司将这样一个女人放置在这样的位置上,已经是司马昭之心了。

问题是刘奋斗才是这次讨账的主帅,除了喝酒,别的事冯也不想插手,再说也没必要插手,也插不了手,自己是司法所的,乡镇副职的刘奋斗见了市一级花枝招展的女人心里有障碍,这种事除了多历练外别人似乎帮不上忙。

果然,接下来的几天刘奋斗几个的表现就验证了冯心里的预测。

文远公司的副总经理叫邱玉如,将刘奋斗几个安排在泾川一家条件很不错的宾馆里,五个人每人一个单间,连冯和司机小王都是单独的房间,服务周到至极,洗漱后就到餐厅雅间用餐,还没进门雅间,门前就五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一个个穿着旗袍热情洋溢,几乎是半拥半抱的将刘奋斗几个让进了雅间,邱玉如已经在里面站着等候了,亲手牵着刘奋斗入了主位,接着招呼其余的四个人入座。

四十多平方的雅间坐了十一个人,五男六女,这六个女人除了邱玉如穿的还算是传统,其余的四五个女人都穿着旗袍,很有特色,于是五个女人婀娜多姿在大庭广众之下,惹得刘奋斗几个全都正襟危坐,仿佛在接受检阅的部队一样。

邱玉如当先敬酒,三杯下肚,邱玉如说自己不胜酒力,让自己的几个姐妹陪刘镇长和几位领导喝,那五个女人就妖娆起来,转身都对着自己煞⑵鹆斯ナ啤?p> “先生贵姓?”

冯身边的女人笑吟吟的问,冯两只胳膊撑在桌上,手里掂着筷子说:“肚子饿了,我先吃饭,一会聊,你别客气,请自便。”

这女子也没多想,看着冯慢条斯理的大快朵颐。

***的人可没冯这么安静,刘奋斗左边是邱玉如,右边是一个旗袍女人,邱玉如巧舌如簧,右边的女人严阵以待,两面夹击,刘奋斗没一会就有些凌乱了,被灌得脸红脖子粗,已经口不成句。

冯又吃了一会,心里知道今天绝对不会谈承包费的事了,主将沦陷,兵士无力,就借口洗手走了出去,结果直接回房间再没出去。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