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51章前程无亮(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1章前程无亮(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严然的舅舅看看严然,再看看冯,就对他伸出手,冯忙过去和他双手一握,姓王的说:“冯,你好。”

梁志国这时插话说:“小冯去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我们处里,表现一直不错。”

梁志国的这句话完全是对严然的舅舅说的,严然和她舅舅不知低声说了什么,严然摇头,梁志国和这些人就走了。

冯与严然坐好点了菜,严然问:“你认识我舅舅?”

“见过。”

“我就说他怎么知道你的名字。”

冯就说了牛阑珊的事情,严然讶然:“你们的领导就是这样的人?怪不得,那次住院,她其实根本没什么病,就是在医院不走,跟疗养似得。”

两人吃着闲聊,严然忽然就笑,冯看着她,她说:“你知道我舅舅叫什么吗?”

冯摇头,严然说:“王全安,听出什么没有?”

冯又摇头。

“你把他名字倒过去念。

“全安,安全,安全局?”

“你看,有意思吧?我姥爷就说舅舅生下来就是做安全保卫的料,名字都含有深意。”

严然掏出手机,在上面按了一阵子,冯也没问,一会,王全安竟然走了过来,冯知道严然刚才是给王全安发短信了。

王全安坐下和严然说了几句话,转过身看着冯说:“老梁说你在局里表现的不错埃”

冯心说梁志国这是在卖顺水人情,王全安是严然的舅舅,王全安不知在安全局是什么身份,但看起来也算一个人物,自己和王全安的外甥女一起,梁志国就以为严然和自己关系亲密,于是,在王全安面前必然是说了不少好话的。

“谢谢,我做的还不够好,有待学习提高。”

冯想了想,说道:“有些关于我们处牛阑珊副处长的事情,我想汇报一下,可以吗?”

王全安点头,完全没有了当初在司法局的冷峻,冯组织了一下语言说:“牛阑珊这次发生的事,局里这一段都在议论,我觉得,她在火车上捡到一个档案,基本就是出于贪图便宜的心理作祟,至于后来更是贪财和害怕承担责任,所以没有向有关部门报告,她不是想盗窃***的而实施犯罪行为,也不是想将***藏匿准备伺机出卖资敌,所以,牛阑珊不会是间谍,也不具备做危害***的动机,这一点,请领导能够充分考虑。”

王全安点头说:“好,你说的,我会考虑。”

“你们老干部处,在职的花满勤,去了阳守县城关派出所做副所长的尚静,都没有在调查中说这一番为牛阑珊辩解的话,你能这样,是有些特别。”

尚静去了阳守县?还做了副所长,副所长是副科级别,尚静以办事员的身份一下就越过科员,成了副科?

王全安坐了没几分钟就走了,严然问冯:“牛阑珊那样的人,你为什么还替她说好话,求情?”

冯摇头说:“首先我觉得牛阑珊主观上没有窃取***的故意,她的目的是信封里的钱,而不是文件,客观上,她只是将机密藏在自己家里,没有造成外泄,也就没有严重后果,因此,说牛阑珊是间谍,这是不合适的,再有,从私人情感来说,毕竟她是我的领导,你忘了吗,我那房间她是第一个进去的女人……”

严然听到这里就笑,冯说:“所以错就是错了,但罪不致死,更不是要里通外国,如果这件事里有经验教训,相信这一段给她的已经足够了,就不要将人打入十八层地狱。”

“你说的是,是应该给她一点机会,这件事,估计她已经很难受了。”

两人一会出来,冯去结账,竟然得知餐费已经有人结过了,严然一拉冯就走,冯知道,严然是让她舅舅将自己的钱也结了,不过,也未必是王全安,兴许是梁志国才对。

过了十一一上班,冯就接到通知去见梁志国,梁志国先说了一大通赞誉冯的话,他越说,冯的心里就越没谱,捧得高摔的响这个道理,冯还是明白的。

果然,梁志国的脸色一凝:“根据岭南省委省***,五陵市委市***关于精兵简政的大方针,结合咱们处里的实际情况,根据市委市***的精神,局里决定,老干部处要实行人员分流,今后,只保留一个人员编配,级别副科,主要配合市老干部局统一协调服务,对于老干部们的管理权,主要就在市里了。”

“所以,对你的去向,今天处里找你来,先行谈一下,你有什么意见和想法,可以反映一下。”

冯心说我说的有用吗?司法局老干部处已经被市里给撤了,名存实亡,那个副科的编制绝对不会是给我留下的。

人员分流,自己能去哪?

“我服从组织安排。”

梁志国听了,看了冯一眼,起身在办公室踱步,一会好像下定决心一样,回到座位上说:“局里人事处本来是要你去市法学会的,不过我认为让年轻人多加锻炼,这样对我们的工作和事业都有好处。”

“所以,局里研究决定,你去梅山县,下基层,怎么样?”

“梅山县?”

“对,前不久你去过那里救灾,梅山县基层司法工作人员薄弱,你去了,应该能有所作为。”

应该能有所作为,也可能应该不会有所作为,成功与失败是相对论,就这样的安排已经是梁志国看在王全安的面子上了。

冯相信,如果不是那天和严然吃饭遇到了王全安,自己这回必然是要到市法学会做联络员了。

出了梁志国的门,冯信步往老年干部处回,无意的抬头看天,万里无云,想想自己这一年在老年干部处都做了什么,竟然没有一点的印象。

一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

老干部处只留一个人,冯没想到这个留守的竟然是花满勤。

生活真会开玩笑,花满勤一直想离开司法局老年干部处,谁知道最后岿然不动的,仍旧是他。

而老干处今后的建制是副科,花满勤现在就是副科,那不知道花满勤什么时候才有更上一层楼的机遇,不过冯一直想,局里这会之所以还保留老干处这个机构,恐怕也是为了和市老干部局顺利的交接工作,至于今后,司法局老干部处是不是还存在着,谁也不知道。

牛阑珊的事情还没有结论,就是有结论,对牛阑珊就是没有刑事处罚,她今后也不知会何去何从,牛阑珊不可能回到老干处了,不仅仅是没有了她的位置,更重要的是,她可能也不好意思回来。

尚静说过,有机会的话,还是要到基层去工作,她已经领先一步去了,那么,也许自己这回的变动,未必是坏事?

冯一直都试图将一切都看的淡些,但前路茫茫,前程未卜,只有默念塞翁失马,踏上了去往梅山县的路。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