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9章前程无亮(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9章前程无亮(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梁志国直接找自己的情况,冯还没遇到过,到了之后,冯发现梁志国的办公室一共坐了五个人,除了梁志国,还有处里的一个,局里监察处的一个,另外两个男的,看上去普普通通,冯没见过。

“小冯,这两位是省安全局的同志,找你了解一下有关情况,你配合一下。”

省安全局?找自己了解情况?

冯思想有些短路,接着梁志国让处里的工作人员带着冯和那两位安全局的人到了小会议室,为他们倒了水,拉门出去了。

“小冯同志,请坐,我们随便聊聊。”

这两个安全局的人一个一言不发,一个和蔼亲切,典型的一冷一热,是审讯工作的经典模式。

随便聊聊的话,冯是不信的,安全局的人没事找自己聊天,他们得有多闲?

冯就说:“好,我会配合领导的工作。”

这人自我介绍了一下,让冯看了自己的工作证,冯知道这人姓李,另一个总沉默的,姓王。

姓李的和冯东一句西一句的随便说着,冯也有问必答,但是冯知道,这人看似漫不经心的每句话都是有着特别的用心的。

“小冯考上公务员,也一年了,很不错,咱们岭大高材生嘛……”

“那个吕操,以前你发现过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没有,在出事之前,吕处长一直很正常的。”

难道他们是来调查吕操?不会,吕操已经疯了,调查一个精神病人还有什么意义呢?那难道是要调查和吕操有联系的人?

难道是查尚静!

尚静真的太神秘了,年纪轻轻,一个女人,住豪宅,出手大方,还被人在集市上多次殴打,行事作风老练,心理年龄绝对成熟,即便像自己和尚静已经关系密切,但是自己还不了解她。

尚静会是间谍?

如果是,自己和尚静之间可真的就要有些说法了。

“花满勤呢?这位同志,你怎么看?”

要说起来,老干部处的几个人,冯最不了解的,就是花满勤了,这人平时似乎思路清晰,可是每每要紧处做起事却糊涂,难道这两人来调查花满勤?

不会吧?

果然,姓李的问了几句,又说起了牛阑珊。

“牛阑珊和哪些人接触的多?”

“牛副处平时接触的,也就是和工作有关的几个人。”

“我说的接触,不限于单位,***上的人也可以的,你想想,都有哪些?”

牛阑珊能有什么事?这个女人简单到只想做老干部处处长,喜欢自高自大被人捧着,能力大于**,她有什么可说的。

不过,这姓李的和姓王的在来司法局之前,一定是做了一番工作了,再说梁志国是不是和他们说了什么,冯是不清楚的。

冯觉得实话实说,当然实话也要捡着说,但是说出来的话,就得经得起检验,经得起考证。

“牛副处长在***上接触的人,我知道的,只有一个。”

“嗯。”姓李的答应了一声,鼓励冯继续。

“那个人叫马光华,是梅山县一个企业家,去年市司法系统举办一个老干部活动,因为场地问题,我和牛副处长一起联系过他。”

冯心里有些紧张,不知是不是该将马光华经小娜手送自己手机的事情说出去,但是再一想,这两人是安全局,不是检察院反贪局,也不是纪检委,他们似乎不会关心行贿收贿的事情。

再说,那手机自己除了去年去省城时为救尚静拍了一回照,以后再没用过,跟他们的调查,应该一点关系没有。

接下来,这姓李的不咸不淡的又问了几句,就和姓王的起来和冯握手,结束了这次对于冯而言是莫名其妙的谈话。

而这个姓王的,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

结束了谈话,冯又来到了梁志国的办公室,梁志国眉头紧皱,不知在考虑什么,见了冯,好大一会不说话,冯就站在那里不吭声。

倏然,梁志国桌上的***响了,冯以为自己要回避,梁志国却直接接起了***,应对了几句,将***挂了,似乎才想起屋里还有一个人。

“小冯,谈完了?你……先回去,这一段,老干部处的事情,要及时汇报……”

什么意思?冯想着就说:“是,有事我会及时向领导汇报的。”

冯的回答中规中矩,梁志国听了,就让冯走,可是刚走几步,梁志国又说:“小冯,你对法学会有什么认识?”

冯的心猛的收缩起来。

吕操去了法学会后疯了,梁志国不会是想让自己去顶吕操的位置吧?可是吕操在法学会是联络员,有位置可言吗?自己去“顶”什么,能做什么?

“我说不好,***年考上公务员,就到了咱们处里,在处长你的领导下,这才刚刚一年,至于处里的工作,也不敢说都熟悉,唯有兢兢业业,竭尽全力,就这样还总有压力,怕完不成领导交付的任务,所以对处里以外的事物,我还真说不好。”

“嗯,你是去年考的公务员……分到咱们处的……”

梁志国又沉默了一下,摆摆手,冯就走了出去。

老干部处到底发生什么了?

冯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如果梁志国真的考虑要自己去法学会,自己该怎么办?

当初到老干处工作,和局办公室相比已经是被边缘了,如今要再去了市法学会,那就不是被边缘,那就是被发配,被流放。

但愿,自己刚才给梁志国说的那一番话能起到一些作用。

“姥姥!真做不成公务员,老子就重操旧业,像赵凤康一样行走江湖去,那也比这一天赚钱多。”

不过真要是这样,这一辈子恐怕都不能在岭南大学系主任张光北面前扬眉吐气了。

到了下午,花满勤竟然来上班了。

冯本来已经走了过去,可是隐隐约约觉得花满勤办公室有人,就倒了回来,敲敲门,花满勤就在里面搭腔了。

“花处长。”

冯进去称呼一声,站在那里不说话,等着花满勤回话。

“什么事?”花满勤面无表情的看着冯。

冯哪有什么事找他,只是进来打个招呼,见花满勤语气冷淡,就说:“处里就处长您和我,我想请示一下看下午都有什么要做的。”

花满勤低着头,拿水杯喝了一口水:“怎么,我平时不在,你就不工作了吗?”

花满勤的语气愈加冷峻,冯就说:“以前不管花处长您在不在处里,处里都有***领导在,如今,就是您一位处长,我怎么做,做什么,应该给您汇报请示一下。”

冯说了这几句,花满勤抬起头,忽然笑了:“小冯,你虽然年轻,我知道你有能力,你当初没去局办公室却被分到老干部处,心里有想法你不用辩解,大家将心比心,我今天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我要离开这里,当然,你可能、也应该知道我一直在想法子调离,都是明白人,因此有些话捅开了说。”

“吕操出事,是迟早的,原因,我不想多说,至于他这个人怎么样,你应该清楚吕处长,日处长,别的不说,只一件:收了人家钱牵线搭桥的,人家进来工作了,他又觉得人才了得,想让这人做他儿媳妇,且不说他那儿子配不配得上人家,试问有这么办事的吗?想人财两得?后来怎么着,儿媳妇还没当,就想先扒灰?”

花满勤耻笑一声:“你那时候在办公室坐的住吗?是不是总往老干部活动中心跑?”

“吕操最后是精神出了状况,否则,他肯定会在别的地方出状况。”

“你难道没有从吕操调进法学会这件事里悟到什么?”

冯一脸平静,既然花满勤对自己坦诚相待,自己再做什么都不懂状,就没意思了。

花满勤说:“那会都盛传他要在局里升半级的,可是呢?吕操和处里人熟,但是处里也归局里管,局里还归市里管,如果是上面的某位领导不同意,处里能有什么办法?非不为也,实不能也!他三更半夜跑人家家里闹,这是游戏规则吗?再说就算去了法学会又怎么样,只要关系还在,人家觉得欠你的,你的姿态高一点,难道不能再调回去?”

“所以,说他是日处长,还得加一句更是疯处长。”

花满勤什么意思?吕操和尚静之间的事情,冯知道一些,花满勤是说吕操想做副处级干部,几乎要成功了,却被局里的某位领导干预,于是功败垂成?

可是,冯怎么听花满勤说的意思,吕操去了法学会是和他一直骚扰尚静有关?

并且尚静和哪位局里的领导有关系?关系还不一般,同时,这种关系是在进入了司法局老干部处之后才发生的。

原来这样!

刹那间,关于尚静的许多疑问都云开日出了。

但是,冯不再多想尚静的问题,尚静以怎么样的方式活着,和自己无关,就像尚静的留言,她对自己一直真诚,不会害自己,那就足够了。

不然还怎样?

自己要娶她吗?自己能娶她吗?就算尚静要嫁给自己,如今的自己,能够给尚静什么呢?自己爱尚静吗?

尚静其实也清楚和自己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在一起的时候,她一直很冷静,尽管她爱自己,但是她也知道两人是不可能的,因此急流勇退,在情感最浓郁的时刻,选择了离开。

其实,尚静一直就在企划离开,她以前总有意无意的问自己离开老干部处想到哪里工作的。

“再说牛阑珊,这个女人,就是田地里种地目不识丁的农家妇人,都活的比她明白1

花满勤有些激动,但是他叹了口气,喝了口水说:“算了,不提了,过去的事情了,我知道她迟早要出事的,果然,报应来了吧?”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