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8章前程无亮(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8章前程无亮(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着严然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冯恍惚的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好像自己又回到了大学时代,严然就像众多大学女生中的一个,而自己对她们总是敬而远之,从不与她们接近,也不让她们接近自己。

为什么这样呢?

那种浓浓的自卑感又从心底某个角落油然而生,严然笑的越是爽朗,越是开心,冯心里就越发焦躁,他有起身离开这里的冲动,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因为,这是司法局老干部处,这是自己的办公室,面前这个靓丽的女孩子还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好了,到时间下班1

严然看看手表站了起来,问:“说吧,想吃什么?”

冯如梦方醒,起身站立,说:“你做主吧。”

严然看着冯有些拘束的样子,心里对冯越发满意,要是别的男子,从认识开始到现在,对自己都不知该怎么大献殷勤了。

显然严然是有备而来,出了门坐车到了一个地方,竟然是桃源酒店,严然好像对这里很熟,两人很快的就到了餐厅部进了一个小包间。

古人有篇桃花源记,里面说的就是一个武陵人误入世外桃源的故事,不知武陵市和那个故事里的武陵人有什么关系,武陵市委市***为了提升城市知名度,就大打历史牌,宣传武陵的历史悠久,这种做法也是别的兄弟地区通用手段,因此武陵市各种以桃花源为噱头的商铺店面多不胜数,而这会严然和冯到的桃源宾馆,却是武陵市如今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我调动工作了,怕你今后找不到我,今天专程通知,也算是为自己庆贺。”

“到哪里高就?卫生局?”

严然一听就吃惊的看着冯:“你怎么知道?”

冯哪里知道,只是乱猜,严然本来在的市医院就是武陵市最好最大的医院,她今天兴冲冲的来找自己请吃饭,除了岗位调整的更高,待遇变更好一些,否则怎么会这样高兴?

“是,***了药监局。”

这下真的轮到冯诧异,卫生局管着医院,严然能从一个***直接到药监局工作,看似简单,其实这中间一点不简单。

冯和严然吃着饭,在旁敲侧击之下,得知了严然的爷爷以前是武陵市卫生局长,她的父亲是武陵市阳守县副县长,母亲是武陵市财政局的。

“你喜欢***这个职业?”

严然又吃了一惊:“冯,你真神奇1

冯心说这一点都不神奇,依照严然的家庭情况,要不是她自己坚持,怎么也会直接在行政部门做事,而不是去当什么***。

“要不是做***,我们就不能认识了……”

冯默然。

这顿饭基本都是严然在说话,冯倾听,严然越发觉得冯身上那种沉稳内敛的气度是自己从前接触到的年轻人中所没有的。

“明天,有什么安排没有?”严然笑笑的说:“不如,我们去看电影啊?”

自己有拒绝的理由吗?似乎没有。

吃了饭出来,两人刚出电梯,冯就看到大厅有几个熟悉的身影,这几个人是牛阑珊,马光华和小娜。

牛阑珊回来了?她什么时候从省里回来的,怎么会和马光华小娜出现在这里?

冯一看牛阑珊的脸色就知道她刚刚喝过酒,心里忽然就有了一个想法,稍微加快了步伐,和严然跟到了牛阑珊身后。

“明天不知会上映什么?”冯转头看着严然,严然笑:“我和你一样,不知道。”

严然的心情很好,说着就笑,前面的马光华和小娜就回过头,马光华在看严然,小娜在看冯。

“小冯?”

小娜嘴里就叫冯,冯心说这女人今天怎么这么惜字如金,小冯后面的那两个“哥哥”怎么就省略了?

马光华的身高很有特点,在场的每个人平行视线都超越了他的头顶,经过去年那次棋艺书法大赛后,他就没再见过冯,而如今他与牛阑珊之间关系早就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对冯的态度就比较冷淡,只是多看了严然几眼。

“小冯?”牛阑珊转回头一看,问:“你怎么在这?”

你这个本应该在省城的人都神出鬼没在这里,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我在这里又怎么了?

认识牛阑珊的时间越长,冯越是对牛阑珊产生一种必须远离她的感触。

冯没有说话,牛阑珊又看着严然,严然落落大方的说:“你好,我是严然。”

严然当然认得牛阑珊,可是牛阑珊对严然却没有一点印象,她对严然点了下头,问冯:“处里没事没事吧?”

处里能有什么事?牛阑珊这分明是想在外人面前摆谱,冯说:“我说不准,处长你不在,大事上级领导不会和我讲,小事对于处长来说又不算事,所以,可能没事吧,运转正常就好。”

冯的这句话和态度让牛阑珊很满意,但是她显然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下去,就看了小娜一眼,说:“你女朋友啊?”

牛阑珊看着小娜,话却说的是严然,小娜的脸色就变了,抬步就走,冯看自己的目的达到,也不否认,也不承认,说:“处长回来就好。”

牛阑珊说:“有事及时汇报,我和马先生还有些事。”

“处长你忙,我不打扰了。”

虽然这样说,冯还是跟在牛阑珊身后,出门看着他们上了马光华的车,才离开。

“那个女的,喜欢你。”

女人果然都是敏感型的,冯说:“哦,是吗?”

“被人喜欢总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是吗?”

严然瞧瞧冯,笑:“我说的不是吗?”

“不知道,我和她只是认识,不熟,也不必猜测她的喜好。”

“咱们熟吗?”

“嗯。”

“我喜欢你。”

严然这么坦然的说出了对自己的情感,就像那晚在富临小区前那个吻一样忽然,冯不能再视若无睹,但是不知该怎么面对,因为严然的那种喜欢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喜欢,总之觉得很淡泊,离自己很远。

严然眼睛亮亮的看着冯,冯只有回答:“天气怎么忽然就有些凉了?”

下午下了班,冯回到宿舍,打开门发现门缝下放着一封信,上面写着:本想当面告别,可是没有勇气。无论如何,相识之后,我对你一直真诚。人生艰难,我们都应该过得很好。纸短话长。我爱你,再见!

这封信没头没尾,也没有署名,可冯知道这是尚静写的。

冯进到屋里,将这封信夹到书扉里,推开窗户,一股风吹了进来,天色竟然有些昏暗,秋天终于来了。

尚静终于还是走了。

在见到尚静的那一刻开始,冯就知道这个女人迟早会从老干处离开,她不属于这里,就如同自己也一刻不想在这里停留一样,但是没想到会是今天,会是现在。

这个迄今为止冯认识的最为复杂的女人,以这种方式离开了。

冯知道,就如同尚静所说,不管她再复杂,再有故事,但是她对自己是真诚的,她喜欢自己,不然她和自己在一起图什么?就以男女之间的事情来说,按照传统观念,好像占便宜的是自己,作为弱势一方,尚静是吃了亏的。

关于尚静,冯心里很多疑问,只是,很多事都不必细想了,他有一种感觉,自己在未来的某一天,会和尚静重逢。

……

电影院的人并不是很多,稀稀落落的,基本都是像冯和严然这样一对对的男女,而且冯发现,这些情侣中多以中年人占多数,他们旁若无人的搂抱在一起,更有些公然的在接吻,于是冯断定他们十有八*九不会是两口子。

电影都开始了一会,冯都不知道这个影片究竟在讲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虽然字幕上的导演名字如雷贯耳,可是这个电影绝对是该导演的失意之作了,而且所谓的人气演员表演的矫揉造作,一点也不自然,好像就是在耍酷和卖弄***,场面的恢宏越发彰显了内涵的苍白无力,不知道观众从中是看到了情节的曲折动人还是人物刻画的入木三分。

前一段也知道这部片子大力宣传的,这会看了却倒胃口至极,冯对这种圈钱似得炒作厌烦透顶,思想一点集中不到银幕上,心想这投资方倒霉了,恐怕会血本无归,不过再一想,觉得未必,里面明的暗的隐性广告太多,说不定人家早就从广告商那里已经赚够了钱,也就不在乎电影的上座率究竟怎么样了,所以媒体上说的这个片子投资多少个亿,已赚回多少个亿,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严然似乎看的津津有味。

她到底是喜欢看这个电影,还是喜欢和自己在一起看一场电影?一瞬间,一切都索然无味,冯觉得自己和严然之间的距离,有南极到北极那么遥远。

……

老干处又少了一个人,可是牛阑珊似乎也说不清尚静去了哪里,冯觉得牛阑珊也不在乎尚静的去向,反正尚静不是花满勤,只要对她的升迁造不成威胁,尚静就是被调到了省***,牛阑珊也不会关心。

可是,牛阑珊仅仅在星期一上了一天班,星期二和星期三都没有到单位来,花满勤还是请着病假,这两天处里又剩下冯一个人在独守空房。

礼拜四的早上,冯刚到办公室,准备打扫卫生,就接到一个***,是梁志国打来的,要他立即到***处去一趟。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