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2章抉择(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2章抉择(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娜一进门看到冯,脸上生动起来,就带着笑,说:“小冯哥哥,好长时间没见了,你工作顺利埃”

小娜一张口,冯就想人的秉性是改变了的,“小冯哥哥”这样的称呼怎么能在机关里随便的叫,再说自己和她很熟吗?怎么一进门不称呼牛阑珊,反而叫自己,自己比牛阑珊的职务大吗?这可是牛阑珊的办公室,也许小娜性格率真,可是这样做真的不好。

冯对着小娜一点头,说了一声:“你好,”继续的将牛阑珊桌上的名单拿在了手里。

牛阑珊这时问:“有事吗,小娜,大早上的来。”

小娜身上散发着一股香味,冯记得上一次在吃饭的时候闻到小娜身上的味道特别浓,这会倒是清淡了些,像是月季花香,心说这一点上这个女人倒是会审时度势,大夏天的搞得香气四溢闻风十里,谁能受得了,看来爱美是女人的天性,不用教都有因地制宜的随机应变的天赋。

小娜笑着甩了一下头发,说:“大姐,昨天闲逛,在大世界那里看到有一款帽子,我一看就喜欢了,可是怎么戴,都觉得不适合我,怎么说呢,这帽子的气质是我驽驾不了的,可是我又实在喜欢,舍不得错过,想来想去的,就想到了大姐你。”

小娜说着从手提的袋里掏出一顶女士帽子,笑着说:“所以呢,我就买回来专程的送给大姐你了,咱们不能让别人将美给独占了,那我可真是要气得不行……你戴上我瞧瞧。”

原来小娜和牛阑珊已经这样熟悉了,都叫上大姐了,这个小娜虽然有时候说话粗俗,可是办事的方式却很合牛阑珊的意。

牛阑珊看到小娜大早上的一上班就给自己送东西,心里美滋滋的,嘴上说着不要吧,人却已经站了起来,冯就退后一步,小娜将帽子戴到牛阑珊头顶,左右的摆弄,牛阑珊就说:“可惜没有镜子。”

冯一听牛阑珊这样说,心里就想起一个笑话,说的是要让一个女人发疯,就给她许多新衣服,但是不给她镜子,这女的很快就会急疯掉。

自从觉得牛阑珊办事能力不行后,冯就极力的在和牛阑珊保持距离,尽量不参合到诸如马光华吃请一类的事项中去,因此对于小娜和牛阑珊以及马光华之间今天的关系究竟到了那种程度,冯是不清楚的。

不过,小娜既然来了,总不是白来的,必然有事情找牛阑珊,也不知道什么事情不能在***里商谈,或者找个私人的地方商量好,非得追到单位里让别人看到她们之间关系亲密,送礼也不是这样送的吧?这一点冯觉得小娜还是考虑不周到,而牛阑珊,似乎也不以为意。

“女人穿衣,男人欣赏,没镜子好办啊,这不是冯哥哥吗,你快说说,大姐戴着这帽子怎么样?美吧?”

小娜将自己拉进了这场戴帽审美测试做评委,冯只有装作努力欣赏的样子,心说什么女人穿衣男人欣赏,我可从来没有欣赏过你们俩。

“不错,我觉得好,再有这个季节一顶漂亮的帽子是女士们必备的,天太热了,要注意防晒保护皮肤。”

冯的话避重就轻,其实还是没有说这顶帽子到底好不好,倒是说了两句人人都没法反驳的事实,因此牛阑珊改掉刚才对冯的冷脸,笑了起来。

“你看你,专门的就来给我送帽子。”

牛阑珊将帽子拿在手里,左右的审视,小娜就笑:“也不全是,我们马总要我来和大姐说……”

牛阑珊这时猛地咳嗽了一声,冯装作没留意,眼睛在看着手里的老干部名单,牛阑珊说:“小冯,就那两个人,你去看看怎么回事,尽快,处里已经催了好几次了。”

“好,我这就去。”

冯说着对小娜一点头,就出去将门关上,也不管小娜对自己笑的多么妩媚。

以前马光华找牛阑珊办事都是亲力亲为的,如今只让一个女秘书出面送帽子就可以搞定了?

想到这里,冯更是坚定了自己当初远离马光华和牛阑珊的决定,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

不管小娜找牛阑珊做什么,反正和自己没关系,冯进了自己屋里,尚静抬头看着他,冯就说:“可惜,冯某人去而复返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这句话本来是荆轲刺秦王的语句,当然荆轲到了秦国就被杀了,刚才尚静调侃冯,说他风萧萧兮易水寒,意思是冯去了牛阑珊那里凶多吉少的意思,冯回来说自己去而复返,算是对尚静刚才的话的回复。

“嗯,那是,你是孙悟空,比荆轲高明多了,怎么都打不死的。”

尚静说着,毛毛的大眼就一直看着冯,冯嘴角抽了抽,话到底没说出来。

虽然经过了昨夜,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突飞猛进,其实也就和实质性的进步仅差一丁点突破了,可是冯觉得还是不适合在办公室里说一些亲密的话,虽然其实普通同事之间也可以互相开玩笑的,但是冯觉得小心无大错,还是谨慎一些的好,再说男女之间的相处是需要慢慢的培养的,一下子就全无顾忌为所欲为,冯觉得必然丧失了体验过程的那种心境。

尚静觉察到了冯是要说自己是女妖精什么的,可是他什么也没说,正巧,这时***响了,尚静就伸手过去,说:“你看,我也是很勤奋的。”

尚静以为还是牛阑珊打来的***,可是接了后却发觉不是,伸手就将话筒递了过来,冯接过来,说了声你好,才发觉尚静的表情有些黯然。

里面传出了严然甜美的声音:“冯,你好,在忙吗?”

“是,你好。”

“嗯,我们院里组织人去西峡水谷漂流,就这个礼拜天,不知你有空去没有?”

不问冯有没有兴趣而是问有没有空,严然对于自己的邀请也是很自信的,冯回答说:“我最近很忙,现在不能确定,单位有件事从三月拖到现在,是我负责的,有些麻烦,刚刚还被领导批评了。”

“啊呀,心情不好?要不,我请你吃饭,我心情一不好就大吃特吃东西,疗效特别好,怎么样?”

“你这诊断不错,看来今后医院可以直接改饭堂了。我现在就要出去,不知道会忙到什么时候,回头我联系你。”

严然听了就笑说:“那你注意防暑啊,有事及时联系本***,免费给你***,嗯,我可不是希望你得病啊1严然咯咯一笑,就挂了***。

屋里的气氛有些异样,尚静盯着电脑屏幕不吭声,冯扬着手里的名单,恍然未觉的说:“领导说了,这事要尽快,梁领导已经催了好几次了。”

“不能够吧?”尚静起身要接冯手里的名单,冯也站起来给她递了过去,尚静就看着冯,心说他真是体贴。

尚静看完了名单,问:“这是六不干部做的好事?”

“然也1

“也就这水平1尚静说着就拿来橡皮将牛阑珊在名单上圈的两个名字印迹给涂抹掉了:“将人名字用2b铅笔圈起来,而且还是圈的长方形,也亏她想的出做得到,这种方式是对死人用的,你要是拿着这份名单出去,要是让老干部见了,还不要将你生吞活剥喽?”

冯就点头:“嗯,秦王看来不想自个杀荆轲,要借刀杀人,让五陵司法局的老干部们食其肉,喝其血。”

尚静一听就看着冯。

冯没想到尚静反应这么大,比自己都敏感,连忙说:“你别介意,我知道你没别的意思,不就风萧萧兮易水寒嘛,我都从秦国回来了。咱们刚开始不都好好的吗,我就是借话赶话,说到这里了,纯粹开玩笑,你要让我闭嘴,我就不说好了。”

尚静看着冯认真的样子,脸上又浮现了笑容,说:“那什么,你中午,一般吃饭吗?”

刚才严然在***里邀请冯吃饭的,冯觉得尚静一定听到了,她这会又用以前自己对她说的话来问自己,冯就点头:“那要看和谁吃,去哪?”

冯拒绝了严然却答应了自己,而且说话的意思将以前自己答应和他吃饭的心理提拔到了相互一致的程度,尚静很高兴,说:“待定,不过我先将这个重新打印一下。”

“不用麻烦吧?我就用这个也行。”

“不能,你还不知道咱们局里的这些老干部们,有些事情他们视若无睹,有的事情却非常认真,万一这两人看到这个名单上有这样的划痕,会不会就此发难?虽然事不是你做的,可活是你干的,你得首当其冲,就是***老干部看到了,也难免会议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冯见尚静坚持,就由她去了,说:“那让你倒是多一事了,谢谢。”

尚静看看冯,一边打字一边问:“二锅头是说上面很急,催了好几次?”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