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3章神经病(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3章神经病(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点头说:“领导说的是,我老家有句话说,‘娶妻不照,一辈大臊’,不照就是不合适的意思,大臊,就是太晦气。赶明个要找对象,一定让领导给把把关,先接受组织审查。”

牛阑珊一笑,让冯坐下,她起来也坐到冯跟前:“吕操昨夜去梁副领导家,是三点多1

冯疑惑的看着牛阑珊,牛阑珊点头说:“是凌晨三点多1

吕操凌晨三点多去梁志国家里做什么?

“但是领导昨晚并不在家。”

冯这下真的被牛阑珊调动起了倾听的**。

“吕操到了领导家门口一直按门铃,结果梁领导的老婆睡得迷迷糊糊,在屋里说了梁副开会不在家,吕操却不信,嚷嚷说他了解领导的工作行程,昨天领导根本没会开,他只见一面领导,说几句话就走。”

“梁领导的老婆怒了,骂吕操神经病,说梁志国真的不在家,都几点了,你有事白天不能来?吕操就不走,还伸手拍门,闹得厉害,梁志国的老婆没办法,只有打开门让吕操进去,说你查吧!吕操到了屋里就乱嚷嚷,还真往卧室里闯,但是领导不在卧室,吕操还不信,觉得领导和他老婆是分床睡的,就将梁家的屋子给找了个遍,最后还是不见人,他坐在客厅不走了,说要等领导回来。”

司法局的住房配置是按照级别分配的,科级干部八十五平方,处级干部是一百零五平方,局级干部就是一百四十平方,冯和尚静这样的一般人员就住在单身宿舍里,一路相隔的另一边,司法局有一个住宅区,那边有几幢楼,吕操和梁志国这些领导就在那边住着,因此吕操晚上去找梁志国,同一个小区的,很是方便。

吕操夜里到梁志国家,梁志国不在,但是吕操不离开,还要坐等梁志国回来,冯觉得如果吕操真的是疯了的话,那个时候已经有所显露了。

“吕操这样一闹,那边楼上楼下的都睡不着了,有人就过去看,大家都熟悉,劝吕操先走,有事天明了到单位去说,你猜怎么着,吕操回答说我还有单位吗?我已经无家可归,被司法局抛弃了。”

牛阑珊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有得意的表情,冯无动于衷,脸上漠然,听牛阑珊继续说:“有人就说什么抛弃,你不还是司法人员,编制还在局里嘛。吕操就蹦起来,说梁志国不是东西,收了钱不办事,说好了将他调到人事处的,可最后竟然被发配到法学会,那法学会是人呆的地吗?”

吕操给梁志国送钱了?

牛阑珊一副惋惜的模样:“梁志国老婆一听就骂开了,说吕操这是诬陷,是诽谤,要吕操拿出证据,吕操说这事哪有证据,哪需要证据,大家心知肚明,梁领导的老婆说梁志国有那么大权利将吕操调动到人事处吗?吕操说那自己管不着,梁志国老婆就给梁志国***机,可总也打不通,而吕操也不走,领导夫人一怒之下,就报警了。”

“领导夫人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说老梁要真收了你吕操的钱,你们明天到监察部,到市纪检委,或者到检察院去说,不要耽误我休息,吕操说那我不管,拿钱不办事,我今晚就要个说法,于是,一来二去的,梁志国的老婆就报警了。”

“***来了,将吕操带到***分局,可是一会就发现吕操精神有问题,他在里面不停的说话,自言自语,还当众解手,到底都是司法系统的,***觉得吕操也没对梁家造成什么危害,就将他送进医院了。”

牛阑珊叹气道:“小冯,你说吕操这是何苦呢?不就去了法学会吗?到哪了不是工作?组织上这样安排,总是有组织上的考虑的,吕操也太过了。”

“过了1

过了吗?

冯看着牛阑珊,心说要是你换做了吕操,恐怕就不仅仅是三更半夜到梁志国家里去闹那么简单,你直接会抱着梁志国的老婆跳楼。

不过冯这会倒是有些怀疑吕操是不是真的疯了。

如果当时吕操有些话是怒极攻心、口不择言说出来的,听到的人又不止梁志国老婆一个,冯完全可以理解吕操到了***局后会假装疯掉这种可能。

吕操要假装疯了的话,他和梁志国之间行贿和受贿的事情,也许会被当做疯人疯语,不会被当真。

牛阑珊还要说话,桌上的***响了,牛阑珊接了之后,脸上喜气更盛:“领导的!***一下。”

牛阑珊没有吐露***的内容,冯也没有问的兴趣,他对牛阑珊这个女人的所作所为已经彻底产生了一种视觉、语言到心理上的疲劳感。

走出牛阑珊的屋子,冯径直的进到了洗手间,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和此时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老干部活动中心的女厕所里,会有男厕所里类似打油诗那种的猜谜绝句吗?

要是有,会不会和男厕所的一样内容?如果内容不相同,那又会是什么?

“不管是什么,还不和男女***官脱不了干系1

冯心情忽然变得很糟糕,仿佛昨夜疯掉的不是吕操而是自己,洗洗手进了办公室,冯知道尚静一直在看着自己,但是他视若无睹,他也有些受够了尚静的忽冷忽热,心说你就是再有故事,再有过去,思想再深刻,可我究竟怎么你了?我想不着痕迹潜移默化的和你改善关系,你却将我的好意当做什么?世界是围绕着你旋转的吗?

老子从懂事开始见过的出众女人多了去了,你漂亮我就要迁就你?这事我还真没干过!你一身好肉难道是为我长的!你优秀或者卓绝跟老子有鸟关系!

要不是同单位同一个屋,***才一直忍你!

冯不清楚自己是在烦牛阑珊还是在烦尚静,或者是在烦自己,他觉得自己似乎选择的这个职业有些错误了,每日千遍一律,整点来去,像是机器,一直重复,看不到终点,至今为止实习期还没结束,当初那个要做大官的宏伟蓝图似乎有些不切实际!

除了脚踏实地做好本职工作获得升迁,事实上冯发现,在机关单位里想接触高层领导以求快速平步青云,看着简单,其实做起来不易。领导们每天日程都很紧促,在单位会见某个人、几点做什么事,都是由办公室安排统筹,一般人员不通报就直闯领导房间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即便是领导出行,不说是前呼后拥也是车接车送,寻常的基层人员平日怎么能接近领导的身边?要不怎么说宰相家看门的人都是七品官,因为他们拥有通禀领导见你或者不见你的权力,而你想和领导身边的人搞关系也不容易,那些人平日里见到的都是有实职的人物,像冯这种小公务员,你凭什么和人家关联上攀关系?

而国家最不缺少的,就是人!每个人都在寻找上升的机会,眼睛都擦的雪亮,没人打瞌睡犯迷糊,位置就是那么几个,都在伺机而动,就看谁赶早了,能抢先坐上去。

近乎一年的隐忍,却似乎总是、只是在见证着小范围内牛阑珊和尚静、吕操以及花满勤的扯皮,所以冯觉得,自己一直有些高看自己了,真正踏入了***,才更加深刻体会到做每一事情,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牛阑珊出去直到中午也没回来,冯一如往常的到了下班,就直接去了市医院,他觉得不管吕操真的或者作伪的疯了,自己都应该去看看这位老领导。

武陵市医院的神经科是刚刚开辟的科室,条件还好,但是病源很少,这有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就跟去找老医生看病的人多是一个道理。冯以为自己去了后会看到吕操装疯卖傻或者真傻真疯的场景,可是冯臆想错了,吕操很安静的睡在病床上,鼾声如雷。

想想也对,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折腾了一夜,怎么着也会累的。

吕操的老婆真的就是那次莫名其妙的到老干处办公室巡察并且审视了尚静将近一分钟的那个妇人,对于冯的到来,她显示的很是平静,对冯表现出应有的礼貌。

冯这会才觉得自己其实不是一个好下属,别人逢年过节的都到领导家里走动走动,联络一下情感,起码混个脸熟,而自己却没有,不然,要不是吕操夫人去年在老干处的那次奇异行程,自己见了她也很难将这个明显很有内涵的女人同吕操联系在一起。

冯来并没有带任何的礼物,这并不是因为吕操如今已经不是老干处的领导,管不住自己,不需要送礼了,而是因为冯不知道来见一个精神病患者应该带什么样的礼物合适。

而且,要是吕操真的是装疯呢?冯就更难以确定自己该怎么做了,也许,在来之前应该询问一下重症区的小***严然,她也许触类旁通的,能够指点自己一下有关于这方面的人情世故。

“谢谢你来探望老吕,他最近是有些累了。”

吕操的夫人言下之意是说吕操这是在放松,在休息。

冯觉得自己什么话都不必说,有时候言多必失,人来了,行为上已经表现出来足够的诚意,话多了反而像是显摆,有画蛇添足的嫌疑,尤其是像吕操如今的处境,不管真疯假疯,今后他在司法局都将十分尴尬了,自己说多了,吕操的妻子会不会想的多,误会自己呢?

待了一会,冯告辞,吕操的内人将他送到楼道口,冯感受到了她对自己的礼遇,更让冯觉得讶然的,是她伸出手和冯握别。

冯觉得吕操夫人的手很软,让人产生一种亲切感。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