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2章似是而非(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2章似是而非(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于是冯严肃的说:“严然,想请你帮个忙。”

“干嘛?”严然眨着眼说:“哪个老干部是你的亲属,你想插队提前让他检查身体是吧?”

冯摇头:“老人都是怕死爱钱不睡觉,最怕寂寞,老干部们不会着急体检的,在一起还能聊聊天。”

“是这样,如果你遇到有一个人,这个人说不上是讨厌还是令人喜欢,可是呢,你实在是不愿意面对她,可是又不能逃避,要是你,你会怎么办?”

严然嘴里重复了一下“怕死爱钱不睡觉”,疑惑的看看冯:“怎么,谁向你求爱了?”

“不是,谁能看上我蔼这事和男女之间的情感没关系。”

“这个人让你觉得很烦吗?”

冯点头,又摇头:“偶尔吧,有一点。”

“那你不见她不就得啦?”

“可是又不能不见,我刚才说了逃避不了的。”

“你不能不见她,那么,能不能给她说明白,让她自己离开呢?起码离你远点?”

冯又摇头:“不行埃”

严然又咯咯的笑了:“那你一天得有多痛苦啊,不能不见,却不想见,不想面对,又不能逃避,明明很烦,却不能对她说明自己的感受,让她离开,你又开不了口,这样我帮不了你,你这纯粹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受的嘛,就叫作茧自缚。”

冯点头,想了想说:“的确是,我也觉得自己自作自受,作茧自缚。”

“是疮就要流脓,算了,听你这样一说,我感觉好多了,随她去吧。”

一阵风吹过来,树上飘下几朵花瓣,落在严然和冯的头上身上,严然说:“我觉得那人要么知道你烦他,要么不知道,如果不知道,那人家活得很自在,你痛苦就白白痛苦,可要是那人知道你烦他的话,就是故意要折磨你了,你只有自求多福了,谁让你心软面皮薄嘴巴笨呢?”

冯摇头抖落了头上的花瓣疑惑的说:“一个男人笨拙点,让人觉得厚道点,宅心仁厚些,值得信赖,难道不好吗?”

严然摇头看看冯:“你这都是哪一年的处世标准了?你没听说吗,现在这个时代说谁是好人,那是骂人的,意思就是说你人畜无害,对谁都造不成威胁,就是没本事碌碌无为的代名词,你朋友没告诉你这些吗?”

“我没朋友。”

“嗯,是帅到没朋友。”严然说了又笑。

冯认真的说:“我在五陵参加工作没多久,真是没什么朋友,才见你两次,要不然就不会贸然的请教你了。”

严然听冯的意思是自己算是他的朋友,伸手将飘落自己胸前的一个花瓣捻在手里,眼睛瞧着,嘴巴一噘,一副了然的样子。

“你是五陵市人吗?”冯问。

“是啊,我就住在那边,”严然手一指,冯随着她指的方向看,医院的不远处有一片住宅区,就说:“那倒是很近,上下班方便。”

“你呢?你家哪里的?”

“浪迹江湖,四海为家。”

严然听了又笑:“你还宅心仁厚?一会独孤求败一会浪迹江湖的,不怎么见得厚道啊?”

冯郑重的说:“其实是词语匮乏,面对白衣天使脑筋短路,不知道该说什么,因此就胡言乱语,罪过罪过。”

“好,我原谅你了,你家到底哪里的?”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严然眼睛一瞪,有些恼怒的撇撇嘴,转身就走,没走两步又停下来,回身对着望着自己的冯说:“冯,五陵市司法局老年干部处工作人员,肯定是住司法局单身宿舍的,那不是有个二*奶路?还不知道自己在哪?哼。”

严然说完,又笑了,摆手说:“我要走了,你们今天中午肯定是体检不完的,看来下午你还得来‘冯葬花’,你枉自犹怜吧。”

严然说着又走了回来,伸手将捻着的花瓣放在冯的手里,又是一笑,转身走了。

冯看着手掌中的花瓣,心说这个严然无忧无虑的,倒是快快乐乐的样子,不过,自己是期期艾艾的林黛玉吗?

严然给的这瓣花长的很好看,冯心说我偏不葬花,就将花瓣夹在钱包里,看看时间,往车子那边走。

风和日丽,阳光灿烂,车子的玻璃反射着璀璨的光,冯在这一片光明中,瞧见尚静靠在车座上,静静的在看着自己,但是当冯走近的时候,尚静又闭上了眼睛。

司法局老干部处的吕操真的是去市法学会做联络员了,但是对于谁继任处长一职,局里和***部一直没有明确的表态,花满勤仍旧的请了病假没有上班,所以老年干部处就是牛阑珊和冯尚静三个人,因为牛阑珊是副处长,显而易见的暂时由牛阑珊主持工作。

牛阑珊也以老年干部处处长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

对于冯而言,牛阑珊还是牛阑珊,她是不是处长,自己都一样的对待她,而尚静,自从那次在医院里探望过牛阑珊之后,仍旧在处里板着脸,对牛阑珊不假颜色,但是对于冯,态度也恢复到了过年前的状态,除了必要的交流之外,基本不和冯说话,冯有时候就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他怀疑自己和尚静出去吃的几次饭到底是存在过的,而且在吃饭时候尚静嬉笑妍妍的,有时候还和自己开一些玩笑的场景,仿佛是一种虚幻了。

处里就三个人,两个女人性格十分迥异,冯心说也许老干部处这个地方的风水实在成问题,可是往日自己学的都是算命看卦的本事,没有涉猎过阴阳宅学大全。

有时候静极思动的站在远处看看,冯也觉得司法局这楼盖的似乎就是有些问题,西高东低,西面是一片开阔地,东面还有一片路绾脱艄狻?p> 国人讲究紫气东来,东面形式欠佳,西面为背,背就是阴,阴阳阴阳,阴升阳就衰,阴是女人阳就是男人,可不就是说男人萎靡不振不如女人强势过的舒坦?

冯觉得自己在有时候忽然高兴的疯癫的牛阑珊和一直冷若冰霜的尚静之间快历练成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经受磨难的佛陀一样具有金刚不坏之身的时候,局里传出了一个消息:吕操疯了!

早上来上班的时候冯就听到有人嘀嘀咕咕的,到了处里后,牛阑珊叫住了他。

冯到了牛阑珊屋里,有些诧异这个还不是老年干部处处长却以处长身份自居的女人为何今天来单位这么早。

“吕操疯了,”牛阑珊坐在办公桌后看着冯,像是想笑,可是极力忍着,这个表情就有些值得玩味。

吕操疯了?冯“啊1了一声。

牛阑珊似乎很满意冯的反应,点头说:“是真的,我早上给市医院打了***,那边确认吕操精神狂躁,正在诊治。”

市医院是有神经科的,难道吕操的病是牛阑珊今早早早上班的缘由?

果然牛阑珊说:“吕操昨晚去了梁志国家里。”

经过将近一年的相处,冯已经明确牛阑珊十足是一个异常八卦的女人,而且她有着很强的倾诉**,就吕操疯掉进了医院这件事,冯今早要是不让她痛痛快快的将话说完,冯估计牛阑珊会郁闷的恨自己。

“吕处住院了,这和梁领导有什么关系?”

牛阑珊很满意冯这个听众的适时发问,但是她没有意识到冯只是说吕操住院,而不是说吕操疯了。

牛阑珊正要说话,一个身影从走廊过去,冯没回头看,他听脚步声知道是尚静。

牛阑珊皱着眉看尚静走过去。因为冯刚刚进来没有关门,这时候气温已经回升,温度适宜,刚才牛阑珊叫住自己的时候门就开着,因此冯觉得牛阑珊的意思是如今这个季节是不需要关门的,于是尚静的脚步声就有些大。

冯一看牛阑珊的表情,将门闭上,牛阑珊叹了一口气说:“小冯啊,你很好1

今天牛阑珊的思维跳跃的太厉害,嘴里的话一会这个一会那个的,冯波澜不惊了。

“小冯啊,这找对象可要仔细,你想想,人这一辈子,前半生的幸福,主要靠父母,而后半生,就要靠爱人,要是另一半不合适的话,后半生的幸福就岌岌可危了。”

冯知道牛阑珊想说什么,在今天之前,牛阑珊曾经在语言中暗示过尚静可能和吕操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要冯离尚静远些,但是这种话题往往点到为止,这只能说明牛阑珊也不确定尚静到底和吕操都“干”了,还是没干什么,否则依照牛阑珊的秉性,她绝对会知无不言。

其实冯一直很希望有人给自己解说一下吕操和尚静到底是什么关系的,可是从未有人能解释的淋漓尽致。

由此可见,尚静和吕操之间,可能真没什么,至多就是尚静在***吕操这个上司,想获得一些好处,就像去探视牛阑珊那次报账两千块很容易一样;或者是吕操在骚扰尚静,但仅此而已。

按照冯的思维方式,自己要是吕操,和尚静这样的女下属有了突破性的关系后,绝对在人前会做的滴水不漏而不会继续到她办公室里近距离接触,否则,结果就是自己要和原配老婆离婚,或者是拿自己的***前程不当回事,再要么,就是要疯了,做事已经不按照正常的逻辑来。

可是吕操真的就疯了。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