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1章似是而非(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章似是而非(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终于开完了,一切似乎又回归到了平时的状态中,这天冯和尚静正在组织司法局的老干部们到市医院去检查身体,忽然听到有人在楼上咆哮了一声。

这一声很是突兀,本来老干部们都嗡嗡嗡的说着话,有些吵杂,所以冯就有些没在意,一会牛阑珊从楼上喜气洋洋的下来,眉眼都是掩饰不住的兴奋,见老干部们已经全部上了车,她也坐上去,等就要开车的那会,伸手招来了冯。

冯是在后面的一辆车上的,过来后,牛阑珊笑笑的低声说:“小冯碍…”

说了这三个字,牛阑珊就一直笑吟吟的,也不说话,冯一副倾听的样子,牛阑珊终于说:“吕操调走了。”

“哦嗯?”

牛阑珊非常满意冯由平静变换成诧异的表情:“去了市法学会……吕处长……好了,不说了,开车吧。”

冯为牛阑珊关上车门,再次看了牛阑珊一眼,他以为牛阑珊嘴里会再次丢出一个“吕处长,日处长”的话来。

牛阑珊在车里对着冯又是一笑,挥手让他上车,冯坐进车里,知道刚才楼上那一声喊叫原来竟是吕操发出来的。

到了市医院后,医院开始给老干部们检查身体,冯就没什么事了,只等待会再将老干部们送回去,牛阑珊和医院负责给老干部们体检的医生说话去了。

冯坐进车里休息,想吕操的事情。

没一会,冯从倒车镜里瞄到尚静往自己这里看,不过因为外面阳光反射的原因,冯觉得尚静可能看不清楚自己的表情,就挑了两下眉毛。

这挑眉的动作其实有些轻佻,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因为冯和尚静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一本正经的,他做这个动作不是要挑逗尚静,可是尚静却走了过来,拉开车门也上了车,问:“什么事?”

尚静看到了自己的动作!

什么事?什么事都没有,冯没想到会这样,只有说:“一语成谶。”

“一语成谶?”尚静反问。

“是,我那时到医院给牛副处说吕处要调离的,没想到吕处真的要走了。”

尚静没说话,冯再说:“而且,还是去了法学会1

冯着重的说了法学会三个字,可是尚静一点也没惊奇:“是法学会的联络员。”

“法学会的联络员?”

联络员能比得上老干部处处长惬意吗?尚静果然知道的比自己多,她这样淡然,冯反而不知该说什么了。

尚静在身边坐着,阳光暖暖的透过车玻璃照在身上,冯觉得自己懒洋洋的有些睡意,回头一看,尚静似乎已经睡着了。

“可是吕操怎么会去了法学会?”

武陵市司法局可以分为业务处室、直属机构、管理机构和代管机构这几个部分,业务处室有办公室、法制处、研究室、法制宣传处、律管处、公管处、基层处、司法***处、计财处、法援处、审计处、行政处、组织处、人事警务处、宣教处、老干部处、纪检委也就是监察处。

司法局的直属机构有律师协会、公证处、市律师培训中心、市法律援助中心等。

司法局的管理机构有:市***、市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代管机构有市法学会,法学杂志社。

吕操是正科级的干部,原本是主管司法局业务的一个处室负责人,怎么调动工作后竟然去了基本是搞理论的法学会?

五陵市法学会是一个人民团体,是五陵市法学界、法律界的群众团体和学术团体,是五陵市委和市***联系广**学工作者、法律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是五陵市政法战线的组成部分,五陵法学会由五陵市司法局代管,现任会长为五陵市司法局局长、市政法委副***谢海生。

关键是,吕操从一个主管老年干部处的处长一下子给送到性质是***团体组织的一个协会中,去干什么?

联络员?联络法学会成员开会吗?

武陵市法学会的组***员都是专业性很强的法律工作者,但法学会结构松散,不像国家或者岭南省法学会那样有法学常任理事相应的办事机构,它不以常态的形式存在,吕操这个编制内的公务员,到了法学会之后,就像是飞翔在云端的鸟一样,好像四处都是自己的栖息地,可是法学会的哪个人才是真正属于吕操管的?哪里才是吕操真正落脚的地方?

吕操今后在法学会,能做什么?要做什么?怎么去做?

这是发配,还是流放?

冯觉得吕操刚才在老年干部处办公室里的那一声咆哮如在耳边,可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是牛阑珊从医院出来后活动的力度太大,将吕操给挤得没地方可去?

不会,冯觉得这不会和牛阑珊有关,那吕操究竟犯了什么错,还是得罪了什么人?

怎么会这样?

尚静看来真睡着了,冯轻轻下了车,关上车门,一阵微风吹来,远处假山那里的几树花开的正烂漫,冯就走了过去。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林荫小道这会这一块倒是没人,冯在一颗山石后坐下,眯着眼想事情。

花满勤自从背了处分后,就请了病假,一直没有来单位,吕操又要调离,今天的这次为老干部体检其实就是牛阑珊带队的,也由不得她要高兴,不过尚静刚才对自己说的话,也是波澜不惊。

“她原本与吕操是很熟悉的,也许早就知道了吕操要走这件事。”

吕操走了,牛阑珊和花满勤两个副处长,哪个会被扶正呢?

看情形,难道真会是牛阑珊?

不管牛阑珊还是花满勤,其实谁做处长和自己都没多大关系,但如果牛阑珊真的做了老年干部处的一把手,她看似对自己友善,可冯觉得这未必是一件好事。

牛阑珊是一个家庭妇女型的领导干部,说她志大才疏都是过誉了,冯觉得牛阑珊考虑问题的方式常常莫名其妙,从而得出的结论更是匪夷所思。

本来牛阑珊是个什么样的人,无所谓,可要是作为老干处的领导,自己又在老年干部处工作,这就和自己今后的一切息息相关了,那她今后会带领着老干处走向哪里?就好比马光华的那件事,如果最后棋艺比赛书法比赛的,没有操作成功呢?

那自己收到的那个手机,要不要退回去?

假如在牛阑珊的领导下,今后如果再遇到类似的这种事情,自己该怎么办?

跟着狼吃肉,跟着狗吃屎。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冯觉得自己不能栽跟头,说的长远些,这样下去,有朝一日羞辱张光北的计划,还怎么能实施下去?岂不是要半道夭折。

要说的实际点,自己好不容易千辛万苦的上完大学,可不是为了跟在某个人身后随着他瞎胡闹,陪他殉葬的。

冯不由得想起尚静曾经问过自己的话,要是有机会,是留在老干处,还是另寻出路?

可自己能去哪里?

“冯”,一个声音在身边轻轻叫了一下,冯睁开眼睛,一张年轻生动的脸就闪现在面前。

“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原来医院重症监护区的***严然,她穿着米***的上衣,青米分的裤子,看起来十分青春靓丽,冯站起来说:“呀!严然,你好,你怎么没穿衣服。”

严然听冯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很是高兴,眼睛就眯成了月牙形状,可是冯下来的话,又让她脸红了一下。

“不是,我是说,你怎么今天没穿***服?休息啊?”

严然点点头,又问了一句:“你怎么睡这?小心感冒了。”

“不怕,这不是医院吗?你不也在这里?病了就找你。”冯说着,没等严然回话就解释:“今天我是陪着……”

“陪着那些老干部来体检的。”

冯就做了一个佩服的表情:“我也没睡着,就是……”

“就是打了个盹!咯咯咯……”

严然笑了,冯瞧着她唇红齿白的样子,心情也好了些。

严然说:“如今温度不低,太阳晒得人身上还暖乎乎的,最容易发困,可你坐在石头上,凉气顺着身体就运行到了四肢,静脉中就会留下寒气,这样冷热相激……”

“冷热相激,打通奇经八脉,任督龙虎相会,从此内力犹如长江大河一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天下谁人还是吾辈敌手,唉,此后也只是一介独孤求败罢了。”

听冯说着,严然睁着大眼又是咯咯的笑,冯就问:“你怎么知道我陪那些老干部体检?你今天休息?”

“你那天看的病人不就是司法局老干部处的?今天又是司法局老干部统一检查身体的日子,这很好推理的。”

严然说着,看看冯,忽然又笑了,冯问:“你笑什么?”

严然双手插兜,两脚并拢,脚尖往上翘了翘,身体就忽高忽低的,梳成马尾巴似得头发在身后摆来摆去,她低了一下头说:“你问了我两次今天休息了。”

冯脸上尴尬,心说正无聊的时候,一个活波的少女在自己跟前陪着聊天,总是件好事,自己说什么无所谓,只要有话题就成。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