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9章近交远攻(六)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章近交远攻(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尚静回来,屋里多了一个人,牛阑珊的话没法问,刚才说话的尴尬也就没有了,她想了一下,对冯说:“小冯,麻烦你,这壶里的水是昨天的,你给换一下。”

这明显的是打发冯离开了,冯答应了一声,趁着转身的机会和尚静对了一眼,尚静很是平静的看着冯,目光里什么都没有,冯心说不管了,反正听到梁志国和吕操以及局办公室人的话,只有自己知道,尚静那里,牛阑珊也问不到什么,所以也不怕她拆穿谎言,再说,自己这就是谎言,也是善意的,牛阑珊一直这样闹下去,才真是对她自己不负责,绝对没有好结果。

看到冯出去,尚静脸色欣喜的说:“牛处长,这回你真是牛处长了1

牛阑珊吃了一惊:“怎么?小尚,你听到什么了吗?”

尚静嘴角微弯,说:“吕操要调离了,但是不知去哪,这事我听说了1

尚静和冯的话如出一辙。

牛阑珊终于确认了冯的话不是空穴来风,尚静和冯平时怎么样,牛阑珊一清二楚,他们俩看似在一个屋里工作,可是和自己当年同花满勤的关系是一样的,就像是门扇上的两尊门神,关了门并肩一起,一推开,两两相望,老死不相往来,就连刚才到医院,他们都是恰好碰到了。

而且牛阑珊觉得,出于女人的第六感,尚静要是不为了什么特别的事情,她才不会下血本拿着购物卡来医院瞧自己这个病人的,除非,真的吕操是要调离了,而尚静这个人精是想提前和自己这个有可能当上处长的人搞好关系,这叫提前投资。

心里喜悦,可是表面上牛阑珊还要矜持,嘴上说:“什么牛处长,处里就算吕操走了,不是还有花满勤?再说,从别的地再调来一个领导,也是有的。”

尚静嘴角的微笑不见了:“花满勤?这回别说出事已经停职,就是没这事恐怕处长的位置也轮不到他埃”

牛阑珊再次吃惊了:“小尚,你知道什么?”

尚***下,头杵了一下,再抬起来看着牛阑珊说:“处长,都是女人,我说你两句,其实吧,这次这事,没必要……怎么讲,吕操,他是要走的,而花满勤,这些年一直想离开老干部处。”

“嗯?我怎么不知道?”牛阑珊又坐了起来。

尚静心说你什么都知道了,哪会有今天这事?

“花满勤有一个同学在梅山县***局是副局长,两人关系很好,据说那人有扶正的可能,花满勤一直想去梅山县司法局。”

牛阑珊明白了,一般***局长都是由政法委***兼任的,政法委***管着司法系统,如果花满勤到了梅山县,有了他老同学的照应,级别应该在梅山县司法局有所提高。

原来自己一直都杯弓蛇影了。

牛阑珊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听到了关于单位里两个重要人士的去留问题,真是让她有些欣喜若狂,并且患得患失,如果吕操走了,花满勤也走了,那么处里的处长一职,可不就是自己的了?这叫论资排辈,就算是局里另外派来人,那怎么着也得考虑一下自己的感受吧,就是真来了新人要开展工作的话,总是自己这个熟悉情况的老人能叫得响些。

牛阑珊心驰神往,尚静猛然说:“牛处,这个时候,你可得抓紧时机,不然,外面要是来了和尚,会不会念经难说,机会可稍纵即逝。”

牛阑珊一听就皱眉,心说对,这个时候很关键,自己要赶紧和有关的领导谈谈,不然事情还没决定,可能煮熟的鸭子就飞了,可是自己在医院里领导是不会来的,只有自己出院去,主动出击。

牛阑珊心里有些懊悔让自己的家人去市里闹了,此一时彼一时,以前闹是要位置,可是那时候有两个强敌伺候,强敌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再闹就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就会让领导失去对自己的印象分,那可大为不妙。

牛阑珊有些坐不住,几乎出于本能的就要掏手机,可终于还是冷静了一下,说:“***一下洗手间。”

“我扶你啊,处长。”

牛阑珊摆手说不用,手里摸着手机就进去了,尚静一看,自己刚刚买的卫生巾牛阑珊都没拿。

“官迷1

尚静冷冷的看着洗手间的门,冯却推门进来了,见尚静一副苦大仇深横眉冷对的模样,以为她和牛阑珊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闹矛盾了。

尚静看看冯,轻轻的往洗手间走了过去,侧耳倾听了一会,又轻轻过来,点了点头,伸长脖子在冯耳边轻声说:“搞定1

尚静现在的样子和平时差异太大,行为符合她的年龄,但是她马上和冯分开,坐在床边,牛阑珊就从洗手间出来,看着冯说:“我感觉这几天身体恢复的也不错了,小冯刚才说了,处里这几天很忙,工作重要啊,是不是?我准备今天就出院。”

冯皱眉:“不能啊处长,你还是多休养几天才好,要不,咱们就去省里瞧瞧?再检查一下嘛。”

牛阑珊还没说话,尚静就说:“处长,真的好了就回去,家里事还多着呢,很多情况,需要你拍板定论的,在医院里,多不方便,你说是吧?处长。”

冯劝牛阑珊继续留院观察,尚静却劝她赶紧出去活动,刚进门的时候,尚静可是说过让牛阑珊到省里继续治疗的,可见尚静那时的话,只是一种对领导的阿谀。

牛阑珊从冯和尚静这迥乎不同的说辞里看到了两者的人心。

冯朴实敦厚,从自己的身体着想,是真关心自己,尚静唯利是图,自己要有了地位,就想从中获利,如此而已。

不管怎么说,冯和尚静今天的到来,实在是来的太好了。

三人又坐着,说了一些闲话,牛阑珊的那个嘴巴总是絮絮叨叨对什么都不满意的老妇人家属回来了,冯就起身告辞,尚静倒是做出要多留一会的姿态,但是被牛阑珊拒绝了。

尚静走出了病房,心说就你这样,也就是年纪比我大,其余还有什么?你不***谁***。

到了医院外面,尚静掏出手机拨了号,冯听她是和市里***局那边通话,果然,牛阑珊的家人已经自行离开了。

工作,就这样完成了?

看到尚静打***的模样,冯心里又想起了尚静手机里的那个“老虎”的号码,这人是谁呢?还有,去年在省城宾馆的那一夜,尚静在自己床前站了好大一会,究竟是在看自己睡觉的模样,还是存心想删除自己手机里的图片呢?

尚静打完***,回头张口准备说什么,看到冯瞧着自己,原本有些喜悦的表情猛然的就冰冷了起来,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个女人真是太奇怪了,说走就走,冯原本看天色还早,还准备和尚静一起吃饭的,毕竟算算只花了二百多块钱就办成了事情,无论如何要是没有她的帮助,今天都不可能这样顺利,还有五百块的购物卷揣在自己的口袋里没用呢。

第二天,牛阑珊早早的就来上班了,但是她基本上都不在老年干部处,应该是去活动了,她这一段不在单位,的确是有很多事情要做。

今天倒是没有什么会要开,暂时处里也没有分配什么工作,冯就坐在屋里,尚静一会进来,不知在忙什么,冯正准备起身倒点水喝,尚静从显示屏上面扔过来一个东西,“啪”的一声,落在冯的面前。

原来是几张花花绿绿的钞票。

冯抬头看着尚静,尚静说:“昨天先是买了一千的购物卷,你我各五百,我给了牛阑珊二百,坐车、买杂物花了几十块,就算是一百吧,那就是用了三百,还有七百,我这里就剩了两百。”

“现在在你面前的是三百五十块,你点一下。”

冯说:“我这原来有五百,加上三百五,那就是八百五十块,你给我这么多,干什么?”

“我刚刚从财务又报了一千块,和昨天原来的一千合在一起,就是两千,减去三百,就是一千七,一千七两个人分,一人八百五,你那原来有五百,我就再给你三百五,对不对?”

尚静一下就在财务报了两千块钱。

冯默默的看着尚静,尚静也看着他,冯低下头,将三百五十块拿在手里,抬起头,见尚静还在瞧着自己,就说:“其实,我昨天没做什么,功劳都是你的。”

“要是没有你得了领导指示,我也没有发小财的机会啊,我正不想在会议室里呆着,跟你出去散心,还捞了外快,其实我是沾了你的光,不然,你要不乐意这样的分法,我再给你匀点?”

冯摇头,然后又低头,心说这样两人就各自进账八百五十块?这种事真是比在会议室里给人添茶续水的,要有意思的多。

这个尚静,真是太会办事了。

早上果真没有别的事,到了快中午的时候,冯看出尚静有走的意思,就说:“尚静,那什么,你一般,中午吃饭吧?”

尚静听了,收拾好就站起来看着冯,冯心里明白她是同意了。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