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8章近交远攻(五)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章近交远攻(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觉得牛阑珊闹到最后,她的要求和出发点,到底是什么?又能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冯摇头说:“我不知道,我真的有些不明白,按说花满勤副处和牛副处之间发生了争执,牛副处差点掉下楼,那是意外,就算是要承担责任,也应该是花满勤副处长一个人的事情,这不***部已经将花副处长停职了吗?我搞不懂牛副处想做什么。”

尚静瞥了冯一眼,问:“牛阑珊出事到现在,咱们处里,谁去看过她?”

冯瞧瞧尚静,老老实实的说:“别人我不知道,***探望过牛副处。”

“是啊,除了你,据我所知,再也没有别人了1

冯沉默了一下,尚静晒然:“人情冷漠,世态炎凉,这虽然说明了咱们处里办事有问题,可是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牛阑珊这人平时在处里怎么样,她好歹在单位十多年了,出了这样的事情,竟然没有一个人去瞧瞧她,当然你除外。要换成了别人,心里会怎么想?至少我觉得牛阑珊不会从自身的原因考虑平时的人际关系,她只会想处里就是希望她出事,她以为花满勤这些年一直在政*治部、在高层活动就是想着吕操的位置,想排挤她,而处里和局里的领导都被花满勤给腐蚀了,是穿着一条裤子,因此心里必然有想法。”

“这样想,有些偏激。”

“偏激?你不是牛阑珊,你怎么知道她怎么不偏激,你不是女人,你怎么知道女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冯心说我不是女人,我要是女人,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尚静手背后走着,将腰身的很细,鼓鼓的臀和冯的身体偶尔有些触碰,她看着身边的女桢树说:“牛阑珊一来心里对处里有气,二来,觉得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她这次没死,但是有看不见的内伤,这些内伤还是心灵上的,她会觉得整个老干部处都没人情味,花满勤最多能给她赔几个钱,而她的目的是想让处里、***部里给她一个明确的答复,她就是想做老干处处长,让花满勤没有机会。至于处里和部里赔多少医药费,那个恐怕不是牛阑珊考虑最多的。”

“牛阑珊挑的时机好,***期间,都在维稳,所以从一开始牛阑珊的家人就直接找到了政*治部而不是针对花满勤个人,局里的***处不拿她没办法?政*治部要是满足了牛阑珊的要求,那没话说,要是不,这样的结果,你也看到了。”

“牛副处想法是对的,可是方法好像错了,”冯点头,他觉得尚静说牛阑珊心灵上有看不见的内伤这句很有深意,就说:“听君一席话,自挂东南枝,受教了。”

听君一席话可以理解,自挂东南枝却是孔雀东南飞里的一句,两者风马牛不相及,意思是听了你的说辞,我可以自己将自己吊死在树枝上。

尚静听了又沉默,冯就转变话题说:“那,我们进去,怎么和她讲?”

尚静却再不言语,两人闷闷的一直到了牛阑珊的病房前,尚静才说:“领导不管谁自挂东南枝,只要结果。”

冯心说谁自挂了都行,你绝对不会自挂的,“自挂”的只有完不成任务的我和惹事生非的牛阑珊。

不过尚静的话再次提醒了冯,领导在这个非常时期,只要结果,才不管你怎么办的事。

牛阑珊的病房没有别人,一进去冯就发现牛阑珊似乎脸型胖了些,正坐在床上看着窗外,不知想什么,冯就要张嘴,尚静就说:“处长,我来看你,没想到在医院门口碰到小冯,就一起来了。”

冯不知尚静为什么这样说,不过仔细看牛阑珊,确实是胖了,而且脸色红润,气色很好。

牛阑珊让冯和尚***,自己却顺势的又躺在床上,软溜溜被剔了骨头的样子。

冯伸手掂了掂暖水壶,里面的水满着,就要给牛阑珊倒水,问:“处长下午吃了没?想吃什么,***买。”

牛阑珊摇头,尚静也不管牛阑珊不爱搭理自己,站在床边说:“这里的环境不太好,不如转院,到省里去,那里的条件好,医术力量大,处长你可要好好调养,这是对老干处的负责。”

冯更是不知道尚静要说什么了,不让牛阑珊出院还让她去省里治疗,难道是欲擒故纵?

牛阑珊说:“去什么省里,市医院就行,咱也不是什么大领导,将就着对付。”

“不是啊,领导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领导好了,头带的好,我们这下下属工作也就有了指路的明灯,不是说大海航行靠舵手吗?眼下这节骨眼上,牛处长你可要沉得住气。”

牛阑珊心里疑惑,这尚静从来眼高于顶的,在处里不怎么搭理人,这会怎么对自己这样关心?话说的一缕一缕的,什么节骨眼?

尚静嘴里哎呦一声,从兜里掏出了两张购物卷,笑着说:“来的匆忙,没带什么,处长回头让家里弄些鸡蛋什么的补补。”

牛阑珊终于确认了,尚静心里绝对有鬼,尚静到了老干部处一年多,从来是没有给谁送过礼的,也没对谁假以颜色,那今天她这样,是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三人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话,事出反常,想来想去的,牛阑珊决定将尚静给支开,问问冯处里这几天发什么了什么,也许,是家里那位在市局闹得有些结果,也不一定。

“小尚,你来。”

尚静听了走到牛阑珊跟前,牛阑珊轻声的说了一句,尚静点点头,牛阑珊就将刚才尚静放下的购物卷递给尚静,尚静摆手不要,出去了。

冯见牛阑珊给尚静购物卷就叹息,牛阑珊这就顺势将尚静给的两张购物卷当成自己的了?她连简单的客套都不讲了。

尚静刚才说话也有意思,让牛阑珊买鸡蛋补补,在武陵市让女人吃鸡蛋补身体那是说女人生了孩子坐月子的话,这个尚静,不张嘴是冷若冰霜,一开口就是暗藏机锋。

接着下来隐隐约约的听见牛阑珊是要尚静出去买女人用的东西,冯心里更加有些好笑,女人身上来了月事应该是贫血了,牛阑珊这样脸色红润的,那是贫血?那叫血多,都可以献血去了,不过她将尚静打发出去,必然有话和自己说。

尚静出去,牛阑珊问冯:“这几天工作好?”

“还行,就是有些忙,处里每天开会,要不我会多来看处长的。”

牛阑珊哦了一声:“处里没什么事吧?”

冯听不懂的看着牛阑珊,牛阑珊只有问的更加直白些:“处里,怎么对待我这件事?”

牛阑珊问了就后悔了,冯只是一个小科员,自己的事情,他知道什么?真是问道于盲。

“我不清楚啊,”冯脸上疑惑,还有些愧疚。

牛阑珊脸上有些失望,冯一看,心说自己来着干嘛来了,自己是执行梁副部长和处长的命令来了!领导只要结果,***的,等牛阑珊出去了,她和上面怎么闹,那是他们的事,反正今天既然自己来了,全权处理,有些话可能往真里说,当然这些话也能说是假的,真真假假,未来充满了变数,今天假话可能就是明天的真话,就像当初给人算命糊弄钱一样目的达到就行,再者就是牛阑珊恐怕也不希望她的家人被***局拦截着关在哪里不回家吧?

“吕主任可能要调离……”

冯起身拿了一个苹果削着皮,面无表情的说。

“嗯?怎么回事?”

冯一边低头削皮一边说:“我是下午听梁部*长和局里的一个人说的,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我看他们在楼道里说话,后来局办公室的人走了,吕处长却出来了,梁部*长就说这事,意思是局长打***说的,局里办公室的人来和梁部长通通气,就这样。”

“吕操要去哪?”牛阑珊不由的坐了起来。

“我没听见,吕处长看起来心情很好,满脸红光的,想来是高升了。”

吕操一直想离开老干处,追求进步,这事牛阑珊知道,眼下马上要开人代会,人代会就是要解决一些官员位置问题的,所以牛阑珊觉得冯的话有几分真。

吕操要走的话要是尚静说出来,牛阑珊绝对会怀疑,可是她觉得冯是个脑子单纯的大学毕业生,从到了单位之后自己对他一直不错,冯没有欺骗自己的可能,再说这事和冯有什么关系?他骗自己没有道理。

“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时在洗手间,梁部*长和局里的人说话,我听到了,然后吕处长被梁部长叫了出来。”

冯削好了苹果递给牛阑珊,摇头说:“处长你不在,这几天把我累坏了,天天开会,花副处长也不在,那么多老干部往那一坐,个个都是大神,哪个服务不周到都不行,神仙一生气,老百姓日子该怎么过?”

“怎么,想大姐了?”

牛阑珊这话说的有些歧义,说完脸上就有些红,不过她本来脸色就绯红,冯也看不出来什么,点头说:“那是,处长,你说要是吕处长调走了,咱们处里……”

冯的话没说完,尚静就推门进来了,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小袋子,果然她是给牛阑珊买月事用品了。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