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7章近交远攻(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章近交远攻(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会议室这边的厕所是前女后男,因为空间有限,男厕就没有设置小解的地方,这时冯看到厕位的木板隔断上写着几行字,仔细看了,上面写着:任你贞洁烈妇到此宽衣解带,管你王侯将相也需五谷轮回。

这字写的倒是很好,意思也浅显易懂,说的也不无道理,冯就发现一边还有几行字,这一下字迹有些不同,内容是:半山丛林一老翁,终日吊在半空中,虽说不是神仙位,神仙造死他造生。

紧接着又写着:打一吊。

这个却是一个谜语了,可是又显摆的立即给了***,看来是出谜人不想太折磨猜谜的观众,知道来这里办事的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从而就节省了读者思考的时间。

冯出来洗着手,心说这个谜语意思大众化,不过遣词造句有些不对,不能因为让语句押韵就乱用字句,第一句就错了,为什么是“半山丛林一老翁”呢?自己的就不老,分明很年轻嘛,难道说题诗的人是位老者?他是在自娱自乐?可能到这里的老者都是什么人,全是局里的老干部啊,由此可见老干部们也是人,也是从年轻走过来的,也不知这位老干部一辈子和几位女同胞造了多少生。

再有,最后一句也不对,神仙造死他造生,造死,不应该啊,造是创造,开发,赋予的意思,哪能让谁死了还说我将你开发赋予了呢?所以用“灭”“湮”“毙”这些字稍微适当贴切些。

女洗手间的流水声终于停止了,冯想这个尚静也许根本没解手,那她出来就是为了洗手?自己想让她先回去做挡箭牌,她倒好,一洗洗了十来分钟,和自己猜谜耽搁的时间一样。

这样,冯出了洗手间,尚静也跟了出来,冯再次有了看不透这个女人的感觉。

梁志国还在和吕操说话,不过这会语气和刚才跟局办公室人说话的姿态完全不一样了:“行了,就这样,你去将人弄回来,我只要结果,不问过程。”

“你的人,你的事,你解决。”

“如果在***期间再出现这种情况,不用局里处分,我自个从老干部处跳下去,不过在我跳楼之前,我先处理了你。”

吕操肉脸上都是油,不知是内分泌过剩还是热的冒汗,这会一阵的抽搐,他对梁志国点头打哈哈,眼睛就斜过来看着冯和尚静,嘴上说:“是,是,梁部长,今天这会意义重大,既然是老干部座谈,我这一线人员不在,也是对老干部不尊重,再者人不是让***局控制了吗,我叫人将他们带回,就是了。”

梁志国看着吕操,吕操又急忙解释:“牛阑珊家人找我好几次,还去我家闹过,我实在不好开展工作,到了那里,要是激发矛盾,搞得不可收拾,那,真是裁缝搬家,依依不舍,从市里怎么走的了?”

梁志国看看吕操,再瞧瞧冯和尚静,不吭声就进了会议室。

梁志国的意思是让吕操全权处理了,他只要结果。吕操对着冯就说:“牛阑珊同志的家人在市***局,小冯你去看看,将人带回,有什么话,告诉他们回来再说,组织上会协调的。”

冯答应一声,吕操又说:“小冯你告诉他们,人民内部矛盾就内部解决,要是激化起来,内部消耗不了,牛阑珊还是处里人,要注意影响,否则后果自负。”

冯心说牛阑珊那边去市里***不知几个人,局长打***让梁志国去,梁志国让你去,你又让***,我真的是孙悟空?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带这样玩的。

可是冯想想也没说话,一副勇于完成领导交付的任务模样,要是这会有镜子看,冯觉得自己的表情绝对是英勇而壮烈的。

吕操对冯的反应很满意,尚静这时说:“我和你去。”

冯发现吕操一直就没看尚静,听了这话,不置可否,低头走了。

多个人多点力量,尚静自告奋勇,冯自然赞同。

两人一起朝着楼下走,初春的风还是有些寒气,冯看着尚静发端被风吹着,说:“回去加件衣服,外面凉,再说,可能牛副处家人不怎么好说话,回来就晚了,身体要紧。”

尚静听了,很仔细的看着冯,冯觉得尚静似乎眼神中有审视的意味,他和尚静玩对视线的游戏不是一回两回了,当然不胆怯,可是他立即就想起了自己有要向尚静投降的意愿,尚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女人,自己在这些小把戏上赢了她,终究没什么实际意义,就和尚静的眼神交错了一下,低下了头,旋即看向一边。

尚静却一直看着冯,眼睛没放过他,在尚静的眼里,冯刚才说加衣服的话无疑是一种关心,他这会的神情和电影里对女子心存爱慕的男子没什么区别,不敢直视女人的眼睛,明显的心里有鬼了。

尚静就往宿舍那边去,冯看看自己,也回去换了一双舒服点的鞋,穿了羽绒服,站在楼梯口等尚静。

女孩子换衣服时间都长,等了一会,尚静下来,冯才发现她穿的是自己去年冬天在省城给她买的那一身,于是就多看了几眼,心说自己的格调还行,尚静人长得也好,这衣服穿在尚静身上,还挺适合她。

两人从后面的**路往前大街走,好几分钟都没说话,幽静的小路很快倒头,冯站住说:“我们先不去市***局。”

尚静听了看着冯,冯说:“首先,牛副处长家属不是老干处工作人员,是***人员,咱们俩是司法编制公务员,不是司法执法人员,也不是司法局***处的,名不正言不顺的,今天这人,咱们怎么带?其次,牛副处长的家人在市***局***,不知去了几个,我觉得就我们俩,力量悬殊,可能根本带不回人,还有,我查过一些处理***人员的流程,一般都是有关机构去几个人,还配车,到了那由***局的同事协助将人带上车,直接用单位的车,将人带到某一个地方,这算完成任务。”

“吕处长今天将工作分配下来,什么都没交代,让我单***匹马的去,我不是关云长,没过五关斩六将的本事,幸好,你也来了。”

尚静沉默了一下说:“你这样说,我觉得我像是陪你去单刀赴会的?”

三国关羽关云长单刀赴会,去的是东吴,陪着的是扛青龙偃月刀的周仓,一路有惊无险,顺利而归,尚静这样说,有和冯慷慨一起面对困境的意思。

其实本来这事就是吕操让冯一个人去的,尚静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自己加了进来,但是无论如何,冯都感谢尚静的这份自告奋勇,因此,在没有开始之前,他要将自己心里的计划告诉尚静。

“不去***局,那,你准备去医院?”

冯这才真的确信这个尚静非常有思想,点头说:“是,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事物有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解决问题,要是抓住了主要矛盾,解决了主要问题,次要矛盾就不是矛盾。牛副处长是原因,他的家人在市里***,那是形式,是表象,如果在***局那里的人是风筝,牛副处就是扯线的,本来我们人手和力量就不够,到了市里后如果竹篮打水,还不如不去,所以,到医院找牛副处长,看她的要求到底是什么,对什么不满,我们有的放矢,也许能事半功倍。”

尚静没说话,看着远处来的出租车,冯知道她是同意了,上了车,尚静没头没脑的说:“处里,真没人了。”

尚静这句话不知什么意思,是说处里派不出别的人手去做事了,还是说让冯去办这事件是不合适的,冯听了没说话。

一会,尚静让出租车在离医院比较近的一个大超市跟前停了车,冯心说也是,去医院看病人,不带礼物是不好的,上次自己去牛阑珊那里,提了水果什么的,还让牛阑珊的家属鄙夷。

但是尚静却直接要了一千块钱的购物卷,还要了***,出来分给冯五百,说:“待会你看情况,先给牛阑珊五百,但是,我觉得不要说是处里的意思,就说是你自己来看领导的一点心意……”

冯这到真有些吃惊了,听尚静的言下之意是,这些购物卷今后是要报账的,但是不能让牛阑珊知道这是老干部处来慰问给的好处,是冯出于对领导的尊崇和爱戴一点小小的心意。

冯吃惊的是尚静处理事情运用的手段和魄力,吕操在走的时候没有交代冯怎么来办这件事,尚静这会却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真是将在外不由帅,可是这些钱后来能报的了吗?

“领导这会只要结果不问过程,如果连这一千块的经费都卡克,那咱们不如回去,看谁能办的了这事,让谁来。”

如今是人代会和政*协会议就要召开的重要时刻,领导当然不希望这时发生什么事情,从局里办公室来找梁志国的人到梁志国和吕操的对话,冯也能意识到眼下的形式怎么样,他只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虽然自己心里想着策略,当到底没谱,心里觉得尚静说的也对,真不行,最后自己将这些钱出了,算是交了一次学费。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