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6章近交远攻(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章近交远攻(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晚上还有一章~

牛阑珊住在医院了,一时半会不会来上班,接下来的好几天里冯都没有看到花满勤,后来才知道他是被停职了,按照尚静的说法,花满勤一直是想调离老年干部处的,这下干脆不用来了,处里这又少了一个人。

吕操果然不到这边来关怀尚静了,于是冯更加的觉得司*法局老年干部处哪里怪怪的,好像整个处里就剩下了自己和尚静两个人在办公,完全是两人世界。

可惜冯和尚静不是恋人,他觉得自己和尚静顶多是黑白无常或者是足不出户吕操处长的哼哈二将。

再有,除了冯自己,现在老干处就剩下了尚静和吕操,冯又将这两人联系在了一起,想吕操之所以不来纠缠尚静,会不会和去年省城里发生的那件事有关,那几个寻衅滋事的女人,难道是吕操的家人找去对付尚静的?可是尚静和吕操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情人?没见两人出去开房间;暧昧?搞办公室忘年恋情?可在办公室里,两人究竟能做出什么事来?

这世界变化太快,越是活着,越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有些事情只有深入的身体力行了,才能渐入窥境,那种感觉学校里书本上真是学习不到的。

冯如今唯一能明白的就是尚静的的确确的是和自己改善关系了,偶尔会和自己说话,冯觉得辩证法在老干处已经出显现了具体作用,失去一些,就会获得一些,和自己说话的人远走了絮絮叨叨的牛阑珊,接近了一个惜字如金的尚静。看来生活有时候也在玩平衡。

眼下老年干部处里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支持全市*人*大和政*协会议的召开,冯和尚静的任务是协助、配合政*治部做好老干部们的选举投票顺利进行。

冯刚刚参加工作,对待自己不懂没经历过的事情都是虚心学习、观察分析再动手,跟着别人身后去做,小心无大错。

花满勤被停职,牛阑珊还在医院,不遇上事不觉得,如今***就要召开,老年干部处的工作量猛然间就增加了不少。

局*党*委,政*治部的几位主要领导最近几天接连在老干处开了好几次会议,现场办公,听取老干部工作汇报,每天的时间都安排的非常紧凑,以至于冯感觉自己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用武陵土话说就是连放屁的时间都没有了。

这天处里又开了一个老干部座谈会,这个会是由政*治部梁副*部*长亲自主持的,会议上明确了几点老干部们提出的要求,一是按政策,该给老干部们的待遇,要逐项坚决落实下去,二是近期组织老干部们搞一次全面彻底的身体检查,三是请老干部们给在职干部职工做一次传统***教育,第四,今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局里出面组织老干部们到赣南省的天门山旅游一次,让老干部们走出去,感受大自然的美好,从而焕发第二青春,为司*法局的工作继续贡献力量。

开会期间,冯作为老干处的工作人员,一直在为老干部们做服务,跑前跑后,添水续茶,守在一边全神贯注。一会抽个空,冯去上厕所,出了门就见局办公室的人急匆匆的跑过来,这人认识冯,问:“梁部*长呢?”

“正在开会。”

来人挥手说:“你叫梁部*长出来。”

局办公室是为局领导服务的,是领导身边的人,宰相家里看门的也是七品官,局办公室的人就算是一般科员,也比普通科室的人高半级。

梁志国虽然是副部*长,但主管老干处工作,是直接领导,冯见这人来的气势汹汹,满脸冒汗,必然有急事了,就答应一声,憋着尿拐回会议场所。

正巧这会是一个老干部在慷慨激昂的发言,冯掂着水壶装作续水的模样,到了梁志国跟前,附耳低声说:“部*长,局办公室的人找您。”

梁志国看了冯一眼,没动静,冯继续给几个人添了水,看到梁志国附和着***人为那个发言的老干部鼓了几次掌,脸上笑笑的出去了。

冯在里面又呆了一会,觉得会议室的气氛并没有因为梁志国的离去而冷场,心说这些老干部在机关工作几十年,都是做领导做惯了的,见得大场面多了去了,讲起理论知识政策水平比梁志国这些在职干部还要高,只不过如今退了,没有了往日风光,一旦有了展现自己风采的场合绝对不会寡言少语,因此局里和政*治部为他们提供这个表现的平台似乎比哪一位领导在座更加受老干部们的欢迎,这也许就是去年老李局长热衷于“棋艺书法比赛”的终极原因,所以,去年冯能在“一把手”那里轻而易举的进行旁敲侧击达到借力打力促使牛阑珊为马光华办成了事,归根结底还是老李局长不甘于退出众人的视线这个因素起了决定性作用。

冯转身也走了出来,他到了外面拐角处就听到梁志国压低声音在说话:“领导,我不给你说我关机了吗?我在开会,开着机正说话手机乱震,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这是什么场合,这些老领导发起脾气谁拦得住,去年市里那事你没忘吧?教训历历在目啊1

“我知道,部*长大人,你才是领导,你现在就给个准话,那几个人可都被市***给劝到一边了,你要不赶紧消化掉,出了事,你给局里领导交代。”

梁志国问:“局长怎么说?”

“局长不正在市里开会?让我给你打***,你瞧瞧你的来电显示,我都急得要跳楼,要不我能跑过来?”

梁志国说:“别,有一个没跳成的就够我受的,这事不能成双。前院撵狼后院进虎,不管了,让***办先将那几个家伙送***所,等***会开完再说。”

“你不管我也管不着,不过我提醒你,咱司*法局的家属,哪个不熟悉***监狱?你要是处里不当,今这事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说怎么办?”

梁志国脚在地上踩了一下说:“他妈的牛阑珊,这小妖妇平时不显山露水,狗不理的样子,关键时候给我来这个,恼了我,直接开除了丫。”

“你这会说这个有用?眼前先别让她闹再说,过了这十多天,你管她上天入地?她就是***了裸奔,那才好,神经有问题有专门治疗神经病的地。”

梁志国听了嘿嘿一笑,那办公室的人也笑了:“都挺纯洁的人,不能有不良思想啊!我说,你倒是赶紧想办法,我先走了,你看,***又来了……你好,嗯,我是,好的,嗯嗯,好……”

冯本来是要去洗手间的,听到这些后又进了会议室,进门后才发现尚静正背对着自己,冯想了想,就站在尚静身后。

尚静今天穿了一身工作装,合身的衣服将她姣好的腰身显露的一览无余,冯从她的脚一直看到了她的肩膀,这时才发现,原来尚静的脖子也长得很好看,平时总是正对着她,倒是没有机会好好欣赏。

尚静的脖子上有着细绒的头发毛茬,越发显得她皮肤嫩,再往上才是黑黑的长发,被梳的很齐整,黑油黑油的,似乎能反光一样,头发是头发脖子是脖子的,泾渭分明,冯想书里说有些女人的“云鬓”,应该就是指尚静这一类型的女人了,尚静这种女人要是去理发店做头发那叫美发、修饰,其余的女人,也就是打扮、折腾。

冯在胡思乱想着,尚静像是感知到身后有人在窥视自己,轻轻侧了身子,将脊背对着墙,就给了冯一个凸凹有致的侧影。

这一下尚静的影像更加直观生动了起来,不过冯倒是不好再明目张胆的看了,将视线看向别处,瞅见吕操拿着手机急急的走了出去。

尚静这时忽然看了冯一眼,这一段冯和尚静之间已经不是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模式了,于是冯就回望过去,觉得尚静黑白分明的眼里似乎有所暗示。

尚静往外走,冯一直看着她,想想就跟了出来,不过出来后尚静没和冯说话,径直往前走。

洗手间在会议室前方,要去洗手间就要在梁志国面前穿过,刚才冯心有顾虑才没去解手,这会看到尚静在前,于是有了屏障,跟在尚静身后就走。

梁志国果然在和吕操说话,听到脚步声就闭了嘴,看到是尚静和冯,才又张开嘴说着什么。

冯已经知道梁志国和吕操谈话的大概,一脸心无旁骛的低姿态走过去,进了洗手间就听到那边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急忙掏了有些憋硬了的家伙开始放水,心说尚静这是尿长江还是排黄河?水流量很大埃

这一泡尿憋的久了,尿的时间也长,冯这才听出来女洗手间那边是水管在放水,心里就好笑自己以己度人,尚静这小女子怎么能有那么大的蓄水量。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