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7章迂回曲折(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章迂回曲折(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到办公楼上了楼梯,看到有个胖胖的妇人在前面,这妇人走的很慢,冯有心捱时间,就一直跟在她背后,到了楼道拐弯的时候,那妇人回头看了冯一眼,冯却不认识她,这女人有五十来岁,颧骨有些高,两条眉毛被刻意的画粗了,黑乎乎的,于是凸显的眼睛更细眯,她整个脸部的感觉有些奇怪,该大的地方不大,该小的地方不小,观感有些别扭。

冯跟着这妇女一前一后的到了老干部处的楼层,这女人伸手推了一下吕操的办公室,但是门锁着,瞧她的模样,像是经常来老干部处的熟人,冯快走几步就到了前面。

一路过来,冯发现吕操不在、花满勤不在、牛阑珊也不在,冯进到了办公室,尚静似乎盯着电脑屏幕还在看小说,他刚坐下,有人就站在了门口。

天有些凉了,但这一段时间以来,冯一般要是和尚静在屋里,他还是不关闭办公室的门的,因为他和尚静都是未婚,孤男寡女的,他不想给别人说自己和尚静闲话的机会,何况还有吕操这个每日前来报道的领导会随时出现,吕操来了,反而会将门关上,绝不会忘,冯这时多数会离开,这样,这扇门门开着的时候冯就在办公室里,门关上,冯就是出去了。

这会站在门口的是那个在楼道上碰到的妇人,她从吕操的门前走到了这里,这妇人看看尚静和冯,冯审视了一下,就要说话问她找谁,却觉得这女人的眼神一直盯着尚静在看。

尚静只是瞄了一眼门口的女人,回头继续的看着屏幕,那女人足足注视了尚静有一分钟,冯也觉得有些奇怪了,但是越奇怪就越不能打破沉默,他选择了闭嘴。

门口的妇人终于一声不吭的转身走了,就像她莫名其妙的来一样,莫名其妙的又离开了。

履脚步声渐渐离去,过了三分钟之后,尚静站起来,拉开椅子出去,像是布袋片一样的衣摆将她桌上的几张纸给带到挥舞而起,雪片一样的飞落在地上,尚静浑然不觉。

牛阑珊终于没有忍耐住,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将冯叫到她的办公室里,这个时候冯刚刚从老干部处活动中心回来,他进门很自然的走到牛阑珊办公桌前,揭开紫砂杯盖一瞧,杯子里还有些水,就为牛阑珊续满了,嘴里平静的说:“处长,外面起风了。”

牛阑珊看样子很不平静,听了冯的话,往窗外看了看,摇头说:“有些人尸位素餐,昏庸无能,真不知一天都在想些什么。”

冯心说果然是因为马光华的事情,牛阑珊说道:“小冯,你说,我一心想做好工作,兢兢业业的为处里、为老干部的事情操碎了心,怎么就得不到理解,得不到支持呢?”

兢兢业业、操碎了心这样的话似乎不合适自己用在自己身上,冯听了说:“处长,你是说马总那件事?”

冯问着,牛阑珊点点头,叹气道:“早上***问他,他说要考虑,下午,我又去,他直接回复我说,老干部处有活动中心,要是和私人合作,这不是给别人说我们老干部处工作做的不到位?这不是丢老干部处的脸?那我们老干部处存在的意义何在?不如撤销了老干处大家都去给私人老板打工得了。”

“小冯,你说说这都是什么话,这是一个处长应该有的素质吗?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一副老子天下第一,世界无论如何改变,我自岿然不动,这不符合辩证法嘛1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有些人的观念还是计划经济的模式!就算是给私人老板打工又怎么样?这叫搞活经济,是市场经济!这是国家政策允许的嘛。”

“闭关自守,拒绝创新,拒绝改变,这迟早是要被历史所抛弃的,他迟早会成为历史的罪人1

牛阑珊将老干处能不能和马光华合作上升到了历史和改革的层面,吕操一下子就成了历史的罪人,冯无法响应她的话题,停了一下,说:“马总的事,吕处长不同意?”

“吕处长?日处长1

牛阑珊猛的骂了一句,她“蹭”的站起来,说“我要到***部去!我还不信,他吕某人要在老干处搞***,搞一言堂,那绝不成!无数的历史事件证明,脱离群众,不得人心的举措那是注定要遭到可耻的失败的。”

牛阑珊竟然爆了粗口!

吕处长,日处长!这话从牛阑珊口中说出,冯觉得这才是牛阑珊真正的水平,昨晚在马光华面前沉默是金的表现,真是有些为难牛阑珊了。

牛阑珊反应的强烈让冯有一种想法,他觉得牛阑珊可能从马光华那里得到的好处,不仅仅只是自己见到的一个流行的手机那么简单,要是解释为她和马光华是同乡,是亲戚,就热心促成此事,那就更不可信了,前一段时间,牛阑珊接到马光华的***,总是一副推脱的样子,一顿饭,一个手机,还不至于让牛阑珊立即改变立场到态度狂热,以至于和正处长吕操发生激烈交锋的境地。

司法局老干部处并不是什么热门单位,应该说是被边缘的,没有什么实权的二级或者***机构,平时处里就没什么事,门可罗雀,每年忙碌的时候也就是全国人民都忙碌的时候,那就是春节前后几天,因为那时候机关单位的领导们会给离退休的老干部们开团拜会,会慰问老干部们,所以在那个时候,老年干部处才算是真正的有事可做,有事可做的原因还是因为老干部们需要在公众面前亮相了,老干处的人需要出面调停有关领导和老干部之间的事宜,平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老干处的工作人员倒是有三百三十天是在坐冷板凳的,似乎就是和老干部们一样被养老了,这也就是冯刚刚到老干处时牛阑珊诧异他年轻力壮成绩优异却没去局办公室的原因。

牛阑珊在老干处坐冷板凳,被冷落太久了,马光华让她感受到了被尊崇,被“有用”,被人需求的地位感,她要逮住这个机会证明自己的存在。

牛阑珊可以因为这样表现的很激动,冯却不能,事实上,冯觉得牛阑珊继续简单的亢奋下去,有些无济于事。

冯不能看着,不能允许牛阑珊将这件事搞砸。

冯这才刚刚参加工作,他间接的收了马光华一个手机,那晚小娜的确是将提兜从冯坐的位置递进来的,却是获得了牛阑珊首肯的,这个礼物对别人而言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对冯,意义非凡,因为这是他参加工作后第一次有人送东西给他,手机算是一个更具有象征意义的特定物,意义大于物体的具体价值。

马光华和牛阑珊用一个手机将本来和这事毫无关系的冯给卷了进来,事实上要是牛阑珊给马光华说冯能在这件事里起到什么作用,马光华绝对会哈哈大笑,马光华可能只将冯当做牛阑珊的一个随从、一个跟班看待,最多心里不得罪冯,将冯当做今后某个时候也许能帮自己忙的人。

但是他们都忽略了冯本身,这件本来是牛阑珊揽下的事情,可从那个手机到了冯手中后,冯已经参与了进来,这就变成了冯参加工作后遇到的第一件事情。

在冯的下意识中,凡事都有第一次,无论做什么第一次都很重要,马光华拜托牛阑珊牵连到冯的事情就是一个开头,一个征兆,第一次不顺利,今后事事都不顺利,如果马光华这件事办不好,冯就觉得是自己今后在老干处乃至于公务员这个职业生涯中都将处处受到肘折,步步都将不顺。

还有一点不足为外人道知,这个忽然而至高端的通讯工具让冯想起了和他分开的失去联系的女友杨凌。

第一次总是让人难忘的,冯甚至在想着这个手机具有某种象征意义的地方在于,手机代表着自己和杨凌很快的就会重新见面,会很快联系上彼此,千里姻缘,就像五月的那个下午,她悄然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一样。

所以,如果牛阑珊失败了,某种程度上也就是冯失败了,本来冯要是没参与进来,他也懒得看牛阑珊怎么折腾,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此时,冯不会再让事态朝着没法控制和朝着自己不愿意见到的那一方向发展,他内心里不能接受这样一种暗示:牛阑珊失败,自己失败,杨凌会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

虽然有些牵强,这种悲观毫无道理的宿命理论的的确确的在潜意识里影响着冯。

“处长,你看。”

冯指了一下时间,牛阑珊一瞧,已经下班了,局里***部自然就没人了,牛阑珊嘴里就叹了口气。

本来冯准备给牛阑珊说些话,可是看看她那一副即将被吹爆的气球模样,情绪一会高亢一会低迷的,冯就闭嘴了。

“处长,最近没留意过老干部活动中心吧?”

求推荐票!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