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6章迂回曲折(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章迂回曲折(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原来这尚静还是个喜欢杯中物的女酒鬼,冯心里腹诽,不过这几天她还在生理期,喝的酩酊大醉,对身体也太不负责了。

尚静这会顺着树身往下滑,身子倒在一边,似乎酒劲发作,冯本来欲走,想想就来到尚静身边,见尚静眼睛闭着,胸前沾染着一些呕吐物,刺鼻的很。

“尚静,尚静。”

冯叫了两声,尚静一点反应也没有,冯蹲下,伸手在尚静的鼻孔下探了探,确定她没有窒息,就又叫了两声,尚静似乎眼睛眯着看了自己一眼,冯伸手在尚静脸上拍拍,看看四周,想了想,伸手从尚静胳膊下穿过,搀着她起来,而尚静浑身软的像是面条,整个人几乎就是挂在冯身上,被他抱进了单位院子。

冯知道尚静住在五楼的房间,这单身楼没有电梯,就费力将尚静弄到她门口,伸手就在尚静身上找钥匙。

尚静平时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身体却很有弹性,很有质感,摸起来手感不错,冯找到了钥匙,打开门抱她进去,就将尚静放到床上。

司法局单身宿舍房间格局基本一样,尚静屋里也没有什么装饰,简简单单,她外衣沾了东西,有些臭,冯想想,就将尚静的外套褪下。

尚静仰卧着,胸围很有些汹涌澎湃的样子,不过毛衣上依旧有脏东西,冯干脆就将她毛衣也扒掉,眼前出现了更加真切峰峦起伏的胸峰,尽管隔着秋衣,还是能看到这对****房的规模实在不校

冯看看沉睡的尚静,从她细伶的脖子,高挺的胸一直看到平坦的腹部,细细的似乎一用力就会被扭折的蛮腰,却连着极圆的一个胯,修长的腿,他上前一步,弯腰再将尚静的鞋脱掉,抬头就看到尚静那突兀的胸耸立在身体的最高处。

这视觉的冲击太强烈,冯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血液沸腾的抑制不住,做贼一样伸手就在尚静饱满的胸上结结实实抓了一把,果然,尚静的***大的一只手也抓不完,给冯以掌控不住的感觉,手感绵绵弹弹的,很是***和令人满足。

“让你平时装清高,让你和吕操勾勾搭搭不将我放在眼里1

冯觉得自己呼吸有些急促,另一只手也在尚静另外的一个胸上揉捏了几下,才强行忍住了冲动,没有将尚静的秋衣掀起看看她裸*胸到底长的什么样。

冷静了一下,冯就拿着尚静的毛衣和外套进到洗手间,放在洗脸池上,给自己洗了洗手,抬头间不经意的就看到一个黑色蕾丝的***,还有一个细细小小的***挂在衣架上。

这个***真是大,冯仿佛从这黑色的***上看到了尚静那白白大大的**,按照现在农贸市场卖的五角钱一个馒头衡量,尚静的***大小能放进一块五的馒头。

而尚静的臀部极圆,极具张力,那这个小到可怜的***,怎么能包裹的住她那丰硕的***呢?

冯刚刚熄灭的欲念被这晾着还没完全干透的一对私密用品给重新点燃了,他觉得自己下身茁壮的蓬*勃*起来不受控制,拉开洗手间门就站到了尚静面前。

由衷的说,尚静是很耐看的,刚才捏她****房的美妙手感依稀还在,冯深深吸了一口气,骂了一句小*逼的,扯了被子将尚静盖住,转身就逃一样的要离开。

这时,冯听到哪里嗡嗡嗡的响。

冯刚好走到洗手间和房间的门口,那声音像是从洗手间里传出来的,冯进去,在尚静的衣兜里掏出来一个手机,颜色样式和马光华送给自己的,一模一样,但冯平时在单位没见尚静用过。

手机这会刚刚停止了震动,冯一看,上面显示着“老虎”两个字,他心里一动,查看了一下号码,记住了,又翻看尚静手机里储存的***号码。

尚静手机里的号码一共五个,其中两个还是老干处的,因此另外三个很好记,冯将这三个号码输入到自己的手机里,将尚静的手机放好,出来看看尚静没有异常,还是那样躺着,就锁门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尚静到了办公室,一如往常的做事,但冯总觉得她在暗暗的注意自己,就表现的若无其事。

一会儿,好像听到吕操的办公室有人吵闹,冯抬起头侧耳想听仔细,正好就看到尚静也一副倾听的样子,冯和尚静的视线就交织在一起。

尚静没说话,保持着原来的姿态,冯也不动,两人隔着各自的办公桌和两台显示屏互相对视,眼睛都一眨不眨。

冯觉得尚静今天皮肤更加的白了,没什么血色,显然是昨夜醉酒的后遗症,衣服自然不是昨晚穿的那身,宽宽大大的,脖子也被围着,倒是看不到上身轮廓,像是石头桩子上裹着一个大布袋。

冯忽然发现,尚静的脸颊上隐隐约约有一个印记,这印记像是某种创伤,但是已经非常淡,他不由地想起前一段尚静涂脂抹米分过,难道是在遮掩?而在自己第一天上班起,尚静就是不化妆的,那时她的脸上也没有发现有这个疤痕。

同时,就是她化妆的那几天开始,吕操就开始往这边的办公室溜达了,这中间有什么内在的联系?

冯想着,眼睛还是看着尚静.

自从第一天上班开始得到冷遇,冯就没有认真的再瞧过这个和自己每天都朝夕相处的女人,就算是昨夜那种情况,也没有。

既然她这会想和自己玩心理战术,冯绝没有退缩的理由昨夜自己做好事了,就算摸她,她也没证据证明吃了什么亏,她现在不感谢自己没让她露宿街头,还盯着自己不言不语,难道是要自己心理屈服自动招供什么?

冯心说咱是学法律出身,犯罪证据学说那一套,咱也懂点。

但是尚静一直没有别的动作,也不说话,就是盯着冯看,冯想,赵凤康赵半仙在第一次要给自己算卦时,就用过这一套,黄褐色的老眼珠子瞪着自己,嘴里说着模棱两可天花乱坠的话,试图在自己眼睛里得到某种肯定和认可以及有用的信息,可惜他失败了!

你这小丫头片子今天想在我这里获得成功?

“”的一声,外面传来响动,尚静的眼睛眨了一下,她终于结束了和冯的这场没有硝烟的心理战争,低了头,转为做别的事情。

冯知道刚才的响声是出自牛阑珊关门的声音,但是这一声和平时相比较的确有些大,还有牛阑珊刚才回她自己办公室的脚步声有些凌乱,可见心情不好,而牛阑珊是不可能去花满勤办公室说话的,两人一者不合,二者花满勤根本这会就不在办公室里,因此,冯推断出牛阑珊是从吕操的办公室出来。

那牛阑珊去找吕操,是不是商谈昨夜答应了马光华的事情,并且,事情进行的并不顺利?

冯在办公室坐了有半个小时,起身往外走,在快要到门口的时候,他猛的回过身,重新走到办公桌前,取了一支笔,再往外走。

在这一来一回的过程中,冯看到了,尚静果然在背后看着自己,但是这次冯没有再和尚静对视,那没有必要,因为,在刚才的目光交锋中,尚静已经输了。

冯去了洗手间,他并没有解手的意图,只是在等时间。

冯一边洗着手,一边聆听外面走廊的动静,果然,有五分钟的时间之后,吕操的脚步声从他的办公室出来,进到了冯的办公室里。

冯又等了一分钟,从洗手间出来,穿过老干处的几间办公室,到了楼下。

冯觉得,牛阑珊出师不利,和吕操发生争执,从种种迹象表明,她这会心情正起伏不定,所以冯才不打算去找牛阑珊,那样可能会成为发泄郁闷的出气筒。何况,凭着对牛阑珊的了解,冯不能保证牛阑珊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会说出什么来,隔墙有耳,冯不希望别人从牛阑珊的话语中猜测到什么,所以,他选择了离开。

至于吕操,必然和牛阑珊是绊了嘴的,不过半个小时已经可以稍微平静一下,他可能会找尚静寻找某种慰藉,所以,冯算准了时间就走,在洗手间听见吕操真的找尚静去了。

冯决定去老干处活动中心,等快下班了,再回来。

司法局老年干部活动中心里的人基本都认识了冯,今天到活动中心的人比往常多,冯意外的竟然看到了“一把手”,那个被牛阑珊称作托塔李天王的老局长。

李局长那只手依旧的举高着坦露在身体前端,不过另一只手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神经性抖动,他在和人下着围棋,只是围观的人并不多,冯想了一下,就走过去站在那里。

虎死威不倒。李局长的身体虽然有些老朽了,但整个人还有一种气势,这是长久做上位者发号施令养成的,即便他这会已经退了休,但面对着的还是往日的老部下,他棋下的老当益壮,接连的所向披靡,和他对弈的人接连输了两局,说什么也不下了,李局长就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左顾右盼,却没人再上接阵的。

冯看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就往回走。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