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9章孙悟空(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章孙悟空(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潘霜霜给冯录完笔录,冷冰冰的说了句不要远离,随时可能找你了解情况就让冯下车。

冯懒得和一个带着情绪的少女斗气,虽然她的职业很强势,只是她的工作方式却做的不强势,冯知道,做询问笔录是需要两名***共同来完成的,就凭潘霜霜的工作态度,冯都能想象她吃瘪的日子在后头。

虽然冯很期盼,但是他也明白,令小泉恐怕是带着杨凌暂时的离开岭南了,而且,这幢楼上的租户在小山被杀后几乎有一半的人当夜都没回来。

冯在期待和失望中过了一段日子,***就不怎么找他了,因为不久后离八里铺不远的地方又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一个男子被人用某种器械割掉了头颅,死的非常恐怖,而后***展开了调查,那名死的男子和小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认为两个案子是同一凶手所为,就并案侦查了,继而锁定的疑犯目标不在本地,冯和这幢楼房里的住户逐渐就被***遗忘。

冯那位远房亲戚的女儿终于从另一个省赶来,不过她来岭南有三件事,一是配合***关于小山一案的询问,二是因为八里铺这一块已经被列入城中村改造范围,她回来的主要目的是和***有关部门就拆迁赔偿金进行协商的。

还有最后一件事,因为拆迁得到了一些赔偿款,她就将一直送在养老院中的老母亲接到自己生活的城市里去了。

虽然八里铺、月月巷被列入了拆迁范围,但毕竟搬迁工作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就这样冯又在这里等了两个月,直到他参加完公***,也没有等到杨凌回来。

终于,在冯要到武陵市司法局报到的前一天,这幢让冯住宿了四年之久的楼层,被轰鸣的钩机和铲车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夷为平地。

极目所视,远近往日的高楼大厦已经变成了废墟,因此视野也就豁然开朗,冯在旧楼的破砖烂瓦断壁残垣上伫立很久,心中千万次的问:杨凌,我要走了,你在哪里?

天空中,自由飞翔的鸟儿扑棱着翅膀渐飞渐远,最终成为一个个黑点,消失不见。

……

三年前,冯因为一个破花盆被副校长张光北莫名其妙的斥责后,他就有了自己今后要当领导,要让张光北有朝一日对自己俯首称臣的念头,接下来的某一个日子,张光北再一次当着法律系的同学们侃侃而谈另有所指的对冯说厕所的门一直敞开着,言下之意仿佛是说冯这一生只能低贱,面对事情只能逃避,这就更加***了冯。

冯思量很久,再一次确认了自己今后人生道路的发展方向就是要当公务员,自己要做官,至少要做一个厅级以上的官,然后找机会光明正大的当着副厅级干部张光北的面踢碎一个花盆,再问张光北你知道厕所门在哪里吗?到那个时候,看他会拿自己怎么办。

不过,在后来的日子里冯慢慢捋清了思路,尤其同寝室的赵枫林一直顺风顺水的境遇让冯坚定不移了这一信念。

冯探听了解了赵枫林的简历,他掌握到,自从幼儿园开始,小学中学乃至到南大,赵枫林一直就是他所在学校的班干部、学生会领导,他学习成绩未必是同学中最优异的,但无疑一直是众目睽睽的焦点,运气好的出奇,而大学临近毕业,别的同学都在为今后的职业去向和人生生计发愁,赵枫林却已经可以大摇大摆潇潇洒洒的到武陵市***的某个机关单位上班,端铁饭碗了。

生活中一个人要是比较***,要么他自身本事过硬,要么他身后的某个人能力过硬,冯清楚,赵枫林二十来岁的生命旅程之所以一直一帆风顺,其实他自己没什么过人之处,了不起的另有其人,那就是赵枫林的父亲赵观海。

赵观海是武陵市的一个副市长,就是赵观海的原因才让赵枫林前程无忧的,因此,冯觉得自己就算不为在今后某个日子臭屁一下张光北,也要像赵观海一样,成为一个具有能力的人。

所以,从那时开始,冯就暗自为毕业后考公务员做准备。

冯要当官的这个初衷是有些可笑和完全是出于一时的气愤,而且最初他要做公务员的动机有些上不了台面,仅仅是为了对付张光北这个人,不过人生总是充满了不确定的变数:如果冯自己一直考不上公务员怎么办,如果侥幸考上公务员却一辈子也做不到厅级干部无法在张光北面前扬眉吐气怎么办,如果冯做到厅级干部后张光北成了省部级干部,那又怎么办,更或者张光北忽然呜呼哀哉没等到冯飞黄腾达报仇雪恨就驾鹤西游被送进火化炉烧成了一把骨灰,那又怎么办?

要是这样,张光北给予自己的闷气就一直憋着?那显然是冯所不能接受的,也不是他做人的风格,所以,才有了在毕业前一晚上冯在教学楼上对张光北扔暖水壶的行动。

冯这次参加五陵市的公***,结合自身的条件,他报考的是司法局,成绩出来后他自己觉得还可以,笔试第一,面试第二,可是过了好几天还没有公布他考上的名单,冯不清楚怎么回事,想也许是考砸了,自己安慰自己说失败是成功的妈妈,为了张光北自己都应该今后坚持不怠继续考,事业尚未成功,男儿自当努力。

正当冯对这次公***已经失去信心的时候,要他到武陵市司法局报到的通知却来了。

虽然通知来的晚了,但毕竟是好消息,冯理解是好事多磨,几百个人争一个岗位,资源有限,自己成功了,别人就失败了,自己也算是胜利者,为此多等几日,今后就有了稳定的工资可以拿,旱涝保收的,等待也是值得的。

经过一个多礼拜的上岗培训,冯开始工作,他被分配到了武陵市司法局老干部处。

老干部处这个岗位和当初参加***前明示的位置有些出入,那时公布的招考位置是司法局办公室,那绝对是一个非常接近局领导,容易出成绩的地方,因为无论哪个人没事总在领导眼前晃荡,领导就容易记住你,起码可以混个脸熟,有事了领导就会找个比较熟的人去办,这样提拔的可能性就增加了,机会就比别人多。

至于实际落实的时候怎么就被分配到老干部处,冯百思不得其解,但毕竟可以上班了,这是好事,就不再多想。

武陵司法局老干部处在冯报到前有一个处长两个副处长,加上一个内勤共四个人,三个领导一个兵,属于头重脚轻,处长姓吕,叫吕操,五十多岁,全身肉乎乎的,脸也很圆,眼睛有些小,一笑就只见肉脸不见眼珠,总领处里的工作,两位副处长分别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出头,叫花满勤,身形消瘦,不苟言笑,看上去很严肃的样子,倒是和正处长吕操总是笑眯眯的模样形成了很强烈的对比,牛副处长就说其实花满勤才像是正处长,含而不露,有官威,另外“满勤”就是全勤,即是领导,全勤了工资又多,真是一举两得。

牛副处长叫牛阑珊,冯记得有一个白酒的品牌就是叫牛栏山的,这和牛副处长的名字倒是谐音,很好记。

不过牛阑珊副处是个女的,三十多岁,她给冯说自己不喝酒,是六不女干部:人长得不丑不俊,不黑不白,不老不少,所以为之六不,冯心说六不明明加一条不喝酒,这不是七不了?那牛副处这样强调个人的六个特点,究竟是什么意思?不知道牛副处还有什么“不”没有展现出来的,总之牛阑珊副处长说话总是有些偏离主题,有些虚无缥缈,冯逐渐就习惯了。

老干部处还有一个内勤叫尚静,是办事员,这也是冯去老干部处之前那里唯一的兵,尚静和冯同龄,人长得明眸善睐,左脸蛋上隐隐约约还有一个酒窝,模样很甜美的样子,不过她也几乎不笑,和花满勤副处长冷峻的脸倒是有的一拼。

尚静比冯参加工作早一年。

冯到了老干部处的当天,牛阑珊一看冯的简历就拍了桌子,将屋里***人几乎都吓了一跳,牛阑珊说:“原来是个孙悟空1

当时老干部处全体人员加上冯五个人都在吕操的办公室,大家都不明白牛阑珊在说什么,牛阑珊解释说:“你们看,冯他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还没结婚,当然没有孩子,无前无后,独一无二,这不跟孙悟空一样?”

牛阑珊说着就笑了起来,吕操嘴角弯了一下,也不知是笑还是觉得牛阑珊说话过分。

《西游记》里的孙悟空是天地所孕育,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很正常,冯独身一个,父母应该是不健在了,这和孙悟空根本没有可比性,拿新来的同事比作齐天大圣还有情可原,可以解释为神通广大,不过牛阑珊直接说冯是孙悟空,这就有些暗喻冯没父母,没父母可不就是私生子?冯是哪来的?这是骂人的话,牛阑珊这个比喻有些过了。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