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章隐忍(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章隐忍(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花盆事件让冯想了很久,得出了一个结论:张光北的思想再有错,行为再不正确,他也是代表了校方的领导,自己纵然再委屈,再抗辩,也是徒劳的,自己是弱势的一方,只是大二的学生,因此,在双方地位不对等的情况下,掌握的可支配资源是天壤之别的时候,不要和比自己强势的人正面进行冲突,那样只会让自己更加的体无完肤而于事无补。

所以,实力,很重要,资本,很重要,位置,很重要。

这件事过去不久,法律系组织了一场关于审判盗窃犯罪嫌疑人的模拟法庭辩论赛,冯一向对这种一哄而上的群辩活动不感兴趣,他觉得同学们简直就是在群魔乱舞,因为在真正的法庭审判中,是不可能出现旁听者不顾法庭纪律对着被审嫌疑人进行质问的,这项权力应该由代表国家公诉的检察机关和辩护人代为行使,而代表公诉机关的检察院同学和辩护代理人同学竟然鸦雀无声,主持审判的审判长同学更是忘记了法律赋予自己的职责,干脆的在看着大家吵吵嚷嚷,仿佛在欣赏戏曲表演一样还张嘴乐呵呵的兴高采烈。

同学们的表现让冯觉得自己正处于讨价还价混乱的菜市场里,一切都索然无趣让人郁闷,纯粹是在浪费时间,大家都将这个模拟的法庭现场当成了展示自己高超渊博法律知识的竞技场,唯恐没有自己表现的机会被别人抢了风头,这倒像西方国家议会里的议员为了某项议案的通过在不停的打着口水仗甚至演绎到拳脚相加一般,却忘记了最基本的法庭秩序和践踏了诉讼正常程序的实施。

所以,冯没在旁听席上坐多大一会,就溜号了。

然而,他刚出去就碰到了张光北。

冯不确定张光北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他本能的想疾步走开躲过张光北,但心里再一转念,用消极的方式面对一位副校长,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即便讨厌一个人也不能做的太过于明显,那太不成熟。

所以,冯以正常的速度走着,等张光北就要经过自己身边时,他站住,身体稍微侧着,以示对张光北的尊重,可是主动问候张光北的话,就免了。

张光北平静的就要从冯身边走过的时候,却站住了,回头问:“你是法律系的吧?”

“是,张校长,”冯表面恭敬的回答着,心说你难道真的记不清老子?水仙不开花装什么蒜!

“你们系里这会是不是在搞一个模拟法庭?”

“是,校长。”

张光北的眼神在冯身上扫视了一下:“那你怎么不参与?”

冯解释说:“我这是要去一下洗手间。”

“哦,”张光北听了又走了几步,再次停住说:“你去,我等你。”

冯听了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只有到洗手间胡乱的解决了一下,再出来,张光北果然还在原地等着他。

模拟法庭的同学因为副校长的到来越发的兴高采烈,张光北简短的讲了几句话,就让法庭辩论继续,他手指着已经到了座位上的冯说:“这位同学,你来做审判长,主持一下审判活动。”

张光北的指名道姓让法律系的学生们对冯另眼相待,这似乎是一位校长对学生的特别照顾了,于是好多人都在猜测冯是不是张光北的什么亲戚。

而冯几乎懵了。

他倒不是悚心,因为他根本没什么胆心的,那些法律法规在他的大脑中挥手即来,而且他也不会怯场,那时候他跟赵凤康赵半仙给人算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面对的***上形形***的人算得上成百上千,比相对单纯一些的同学们难对付的多。

冯只是觉得非常为难,几乎在张光北点名自己的那一刻,他心里就泛起了张光北要整自己的念头。

这个模拟的法庭辩论实际上是非常不规范的,即使刚刚在张光北进来之后,学生们的现场秩序和冯刚才离开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分别,而且还有更加喧闹的势态,冯这会为难的是,他自己并不怕站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受一种变相的审视,而是有些不知道应该按照那种模式继续这场辩论。

要是自己主持模拟审判,冯分析会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自己就按照同学们既往的风格延续下去,保持模拟法庭现场依旧的“热火朝天”,旁听庭审的“观众”们还可以对法庭指指点点口若悬河的发表各自的意见,这样的话,倒是将自己和同学们归类在了一起,但是张光北身为副校长,他本身也是搞法律出身的,据说还***做律师,他会不会在自己主持审判的过程里借题发挥,当众将自己训斥一顿,批评自己根本不懂庭审的法律程序不顾及法庭纪律?那样的话自己该怎么办?恐怕只能白白被当做标靶臭屁一次还不能解释什么,就像上次那个该死的花盆事件里一样郁闷。

再有一种情况,就是冯严格的按照真正的庭审程序要求所有在场的人,那样的话,张光北可能不说什么,当然也可能在庭审结束后借故挑几个小毛病发挥一下,毕竟他是副校长,指导学生们是正常的行为,而现实中的法庭审理也难免出现一些问题,何况是没有走出学门的学生?可是那样的话,冯担心的是同学们会怎么看待自己,这些同学会不会想,就你冯能行,张校长刚才没来的时候,法庭辩论也是这样举行的,你不没说什么吗,怎么一会你和张校长一起到了,行事作风就彻底的变了一个样?就你会表现自己?

这样一来,同学们会不会觉得张校长是冯专门“请”来的,然后看似寻常实则故意的安排好了这样的情形来凸显冯个人对法律的理解比***同学要透彻,比***人的学习要好的多?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冯今后在系里恐怕是很难立足了。

***打出头鸟,***总挑肥的宰,冯绝对没有当着大家的面壁虎爬窗,小露一手的意思,他平时为人就很低调,务虚名招实祸的事情绝对不去干,因此这会他觉得张光北其实是有意将自己推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冯,冯马上就决定装怂,他决定退却。

“张校长,我,我不行啊,我,我做不来。”

张光北一听冯的话,眉头轻蹙了一下:“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没有谁生下来就什么都行嘛。”

冯站在那里不吭声,张光北瞧瞧他,说道:“你是胆小不愿见人,还是学业一塌糊涂?”

冯决定再不说话,不论张光北今天说什么,自己都以沉默应对。张光北见冯一直不语,挥手说:“庞德说过,民众对权利和审判的漠不关心的态度对法律来说,是一个坏兆头,从而对于我们学生而言,学习中不勇于参与而且还裹足不前借故畏缩,这才是大大的坏兆头。”

张光北说完,起身像是就要离开,然后又说了一句:“躲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厕所的门一直开着,可是通往成功的门,却只会留给不断进取有准备的人。”

张光北说完就走了,同学们看着冯的眼光都很复杂,冯一***坐到了位置上,心里明白了,这个张光北是记住自己了,什么厕所的门一直开着,什么通往成功的门只留给有准备的人,这都是冠冕堂皇的废话,今天自己无论做什么,估计都是错的,他都会找个话题来训诫自己。

张光北就这样的小肚鸡肠!

这让冯十分气愤,一个大学校长,尽管是副职的,也不应该对一个“可能”犯有错误的学生一直的穷追猛打,这太不符合他的身份。

从上大学到毕业,冯还真的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过口角,但是为何偏偏被副校长张光北认准了不看好,这真是让冯感到愤懑郁结。

但是冯绝对不是那种任人宰割又一声不吭的人,逼急了兔子也会装死踹死攻击自己的雄鹰。

不过在校期间和张光北发生冲突是不理智的,所以他计划了很久,今天终于实施了自己对张光北的报复,用暖水壶砸张光北!

壶里的水既不烫也不凉,热乎乎的正好能给人一种开水的错觉,绝对能惊吓到张光北,但是绝对不会烫伤他,泄愤却导致犯罪就得不偿失了,而此时满校园都是人声鼎沸,宿舍楼里到处是被抛掷的各种物品,没人会注意这个从天而降的水壶究竟是来自于何方,又是谁对准了张光北扔下的,恐怕张光北要是被砸伤流血致使轻微伤,同学们会更加的兴奋而不是偃旗息鼓冷静下来,就算张光北今后怀疑起来,明天,冯这一批学生已经彻底离开南大了。

事情已经做了,冯准备离开教学楼顶,但是他刚走了几步,就发现前面过来了一个人,这人已经到了楼顶,冯想躲,也躲不开了,于是他急忙的站住,像是一个人在吹夜风一样的,表现的若无其事。

这人上了楼顶后,走的很慢,冯用余光一瞥,看到来的是一个穿着白裙的女子。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