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玄门秘境 > 第七百一十四章 离火化形

玄门秘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百一十四章 离火化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离火化形1

众人看得眼睛都直了,均没想到肖涛的九字真言如此了得,竟然可以直接将离火驱煞之阵的火抽离出来,还转化成火形,这等本事他们可是前所未闻。

“皆字化形,这手段得有多高明才做得到埃”程一秋也是怔住了,以他的实力连九字真言都掌握不好,更别提把其中一字化成虚形了。

“离火驱煞,破1肖涛又喝了一声。

随着肖涛的喝声落下,周边的境象徒然一变,渐渐变得清晰起来,而半空中的那团火海却突然飞了出去,直接飞向王大师。

“不好,这是引火禁身,王大师小心。”程一秋大惊,连忙喊了起来。

可惜为时已晚,王大师根本来不及躲避,那团火海已经撞到了他的身上,一团若有若无的大火在他身上剧烈燃烧起来,烧得他惨叫连连,当场倒在地上挣扎。

***风水师大骇,连忙上前灭火,有人解开衣服去拍打,有人施展秘术来解救,还有人拎起半桶水,直接倒在王大师身上。

不过,这些求助完全无用,那些火不是真火,只是火的化形,是虚火,甚至连王大师身上的衣服都没有真正烧着,拍打和浇水怎么灭得了?

虽然也有人施展灭火术,无奈这道火形的秘法过于强大,那些人的秘境不高,施展出来的秘术根本克制不了,甚至连程一秋施展过来的洪水术也不见多少效果,只能眼睁睁看着王大师在地上挣扎号叫。

“肖大师,请手下留情,放王大师一马吧。”程一秋大汗淋漓的说道。

“原本切磋风水造诣,可以在很愉快的气氛之下进行,各布各的风水局,只论手段高低定输赢,无论输赢,大家都不会有什么损伤和伤害。”

肖涛看了程一秋一眼,话锋一转,口气严厉了起来,“但是,此人阴险毒辣,说好切磋风水造诣,他却给我来一手离火驱煞,还真把我当三岁小孩来看待。离火驱煞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风水局,它是一种攻击性的秘术,此人是借着风水较量之际,要取我的性命,我岂能饶他?”

“肖大师,王大师是做得不对,但请肖大师看在咱们同行的份上,饶他一命吧。”

“肖大师,我们求你了,请放过王大师吧。”

“肖大师,王大师是有错,但他也罪不该死,他上有老下有小,他要是死了,他的家人就过不下去了,请你大发慈悲埃”

“肖大师,求你了,你再收不回秘术,王大师就要活活烧死了。”

众风水师知道自己的实力不足以化解那道火形,也知道能救他们同伙的只有眼前的肖大师,于是纷纷向肖涛求救,代王大师向肖涛求饶。

“肖大师,王大师虽然冒犯了你,但他不是穷凶极恶之辈,他只是一时糊涂,请肖大师放他一条生路,我等将感恩不荆”一位年长的风水师急了,竟然向冲着肖涛跪下来。

有了那位年长的风水师带头,***风水师也有样学样,都冲着肖涛跪下来,哗啦啦就有一大半人跪了下来。

肖涛连忙侧过闪开,这种跪礼他可受不起,他又不是在救人,而是在杀人,如此受得起这些求救跪礼?

原本,肖涛是想灭了这位心术不正的王大师,但是整个风水协会出面求情,还导致这么多人下跪求救,他也有些于心不忍起来了,有些难以下手了。

最关键的是,肖涛这次是来给风水协会立一个威,警告让风水协会以后做事不要太乖张暴戾,而不是与风水协会把怨仇结得更深的,那会把事情搞得更糟。所以,肖涛觉得还是放王大师一马,比灭了王大师更好,这样整个风水协会都欠了他一个人情。

肖涛看了奄奄一息的王大师一眼,心知也差不多了,再让火烧下去,王大师就真的骑鹤眼西了。

于是,肖涛结起一个手印,然后一指王大师,低喝一声:“离火化形,灭1

喝声落下的一瞬间,只听到“蓬”的一声,所有虚火都不见了,所有的炽热都消失了,九字真言的皆位秘术取消了,离火驱煞之阵也随之烟消云散。

众人纷纷扑上去,把王大师扶了起来,只见王大师气若游丝,只差一点就咽过气了。

不过,离火化形是虚火,尽管把王大师烧得奄奄一息,但表面上却看不到一丝烧伤,看上去王大师是什么事都没有。事实上,虚火烧的不是**,而是灵魂,是精气神,一旦精气神被烧光了,这人也活不来了。

“在看诸位为他求情的份上,我放他一马。”肖涛目光凌厉的扫了众人一归,直把众人扫得心里发毛,然后他又说道,“不过,他想致我于死的,我也不可能完全放过他。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以后再也不能施展秘术了,从此与风水界无关。”

闻言,众人都猛吃了一惊,程一秋连忙伸手往王大师的额头一摸,灵识放开,往王大师的识海探去。

片刻之后,程一秋突然缩回了手,也收回了灵识,脸色阴沉的说道:“王大师的精神气损伤严重,估计很难复原,恐怕灵识再也放不出来了。”

灵识是秘境入门的标志,灵识放不出来,意味着与普通人无异,王大师的修为事实上废了。

“诸位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冲我来,我全部接下。”肖涛脸色一肃,说话的口气带着浓浓的威压之意。

听到肖涛的话,众人均是瞳孔一缩,那里敢露出什么不满?事到如今,他们还不清楚肖涛的真正来意,那他们也白在江湖上混了几十年了。

肖涛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尊煞神,是索命阎罗,手段比他们还要狠,还要辣。表面上是放了王大师,却把王大师的修为给废了,对于一个玄门人士来说,修为被废,简直比杀了自己更难受。

连协会的顶尖风水高手都栽在肖涛的手上,***风水师还敢说什么呢?他们如今对肖涛已经是畏如虎狼,谁还敢得罪肖涛,岂不是等于把自己断送出去?

“不敢,至少王大师能捡回一条性命,肖大师已经手下留情了,等我感激不荆”程一秋露出了苦涩的笑容,说着言不由衷的话,那里还有半点脾气,甚至连会长的风范也没有了。

“是的,是的。”***风水师也连忙附和。

“好,此事就此完结,我希望林州的风水同行和平共处,不会为了利益而互相残杀,不会把风水界搞到乌烟瘴气。”肖涛顿了顿,眸子突然闪出一道凌厉的光芒,扫了众人一眼,严肃的说道,“如果我发现有人恃强凌弱,又或者阳奉阴违,休怪我秋后算帐,到时侯,风水协会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众人顿时变成了苦瓜脸,肖涛的意思很明了,就是给风水协会敲一记警钟,给不准风水协会打压***风水师,否则肖涛会回来拿他们开刀。

打压协会以外的风水师,一直以来是风水协会的潜规则,协会就是凭借这一手,压制***风水师上位,保持风水协会在林州的名气,吸引更多的客户,获得更多生意的。

现在肖涛给协会立下这个规矩,简直就是动了他们的奶酪,若是***人敢来给他们定规矩,他们必定群起攻之,绝不手软。

但面对肖涛这尊煞神,他们只能把苦往肚子里咽,屁都不敢放一个,否则下场会比王大师更惨。

“肖大师放心吧,咱们林州风水同行一直都相处得很好,绝对不会乌烟瘴气的。”程一秋表面上是一副笑容,内心已经把肖涛咒了一千遍,心道你肖涛过来立威也就算了,还给协会立规矩,还让不让人活?

“如此,我就放心了。”肖涛点点头,又拱拱手,说道,“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肖大师请留步,我还有话要说。”程一秋连忙说道。

“请说。”肖涛道。

“肖大师的实力雄厚,风水造诣了得,我想邀请肖大师加入我们协会。”程一秋笑了笑,又凑近来,说道,“如果肖大师肯加入我们协会,我愿意退位让贤,让肖大师领导协会上下走向康明之道。”

程一秋邀请肖涛加入协会,其实没安什么好心,以肖涛目前的实力,真不好对付,他琢磨着与其多一个强大的敌人,不如多一个强大盟友。所以,他才出此下策。

只要肖涛成为协会一员,就是与协会所有人共坐一条船上,所有利益均等,协会也不怕肖涛再定什么规矩了,即使定的规矩,也是有利于协会全体的,而不会约制协会发展。

再者,肖涛有如此恐怖的实力,在林州也没几个风水大师可以与之媲美,协会要是有肖涛的加入,实力暴增,更加没有人敢挑战协会的名气和威权,协会在林州的地位将更加巩固。

至于退位让贤,程一秋只是说说而已,是用来打动肖涛的条件,要是肖涛真的要坐他的位置,到时他再想办法推搪,反正当务之急是先把肖涛坑进来再说。


玄门秘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