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秘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百一十章 千里来风,万年不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要把风水鱼气场沉下去,这怎么可能做得到?”程一秋惊讶道。

“对我而言,没什么不可能的。”说罢,肖涛伸手一点沉香木,引动沉香木的气场出来。

随后,肖涛结了几个手印,全部击在这块万年沉香木上,将万年沉香木的气场加固起来。

“天罡之气,乾坤万年,沉1肖涛抓着沉香木放在鱼缸之上,然后喝了一声。

一阵热风吹过,沉香木突然亮起耀眼的黑芒,稍纵即逝。

之后,万年沉香木便一直散发着淡淡的荧光,仿佛得到了某种滋润,有了生命力似的。

肖涛的手一松,那块万年沉香木便落到了鱼缸里,缓缓沉到了缸底,成为一块鱼缸内的摆设。

“把鱼放进去。”肖涛说道。

万东林提着一个水桶过来,把水桶里面的鱼和水一股脑子倒进了那个大鱼缸,一条一尺长的生猛金龙鱼赫然在鱼缸中出现,灵气活现的在水里回来游弋。

徒然间,整个大堂的气场一变,一种酣畅淋漓的舒服感降临到每个人的身上,让人感到心情十分舒畅。

“千里来风,万年不朽,两个风水局已经布置完毕。”肖涛笑呵呵的转过身,向前来观摩的风水师们拱拱手,谦虚的说道,“献丑了,请各位同行多多指点。”

“肖大师言重了,我们那有本事指点你,还是肖大师多多指点我们才对。”

“一千个风铃组成千里来风,一块万年沉香木喻成万年不朽,真是绝配的风水法阵,肖大师让我们长见识,开眼界了。”

“好舒服的气场,好强大的风水法阵,好厉害的肖大师,肖大师布的两个风水法阵真是绝了。”

“两个风水局排斥的风水局居然被一块沉香给融合了,佩服,佩服。”

“这两个都是效果超强的风水局,换作我来布置,别说办不到,甚至想都想不出来,肖大师的风水造诣如此之高,堪称一代宗师埃”

众风水师迸发出一阵叫好的声音,甚至连那些对肖涛眼热的风水师,也忍不住发出了内心的赞叹。

“千里来风,万年不朽,这可是绝佳的风水局,这家酒店有这种风水法阵撑腰,想不发财都难了。”程一秋喃了一句,脸色变得不大好看了。

见识了肖涛在风水上的造诣,程一秋感到脸上无光、自愧不如,想在风水方面为难肖涛已不可能,玄门五术,他已经输了四术,最后的医术不属于秘法范畴,他算是一败涂地了。

风水协会的***成员都是情绪不高,甚至有人露出了沮丧的神色,今天的事会很快传遍整个林州省,千里来风和万年不朽的两个高深风水局必定遭到仰慕,肖涛的名气会进一步提高,将直接威胁到风水协会在风水界的地位,也将威胁到他们的利益,他们怎么高兴得起来?

“肖大师布风水局的手段高深莫测,令人匪夷所思,让我们长见识了。”程一秋朝肖涛拱拱手,勉强挤出一些笑容,又说道,“肖大师,我等还有事,就此告辞。”

说罢,程一秋转身离开,那些风水协会的成员也灰头土脸的跟着走了。

见识了肖涛布置风水法阵的奇妙手段,众风水师也是自叹不如、心诚悦服,那里还有人怀疑肖涛在风水上的造诣?

风水协会的人走了不久,这些前来观摩的风水师也齐齐告辞,作为主人的肖涛也不失礼节,亲自送他们到大门口,以示对同行的一个尊重。

最后走的是一位年长的风水师,他见肖涛为人光明磊落,便好心的提醒肖涛:“肖大师,风水协会的人今天过来绝非善意,加上他们铩羽而归,往后你恐怕要多加提防埃”

“多谢提醒。”肖涛道了个谢。

“肖大师,你的风水造诣如此的高,林州的风水界简直无人可以与你媲美,你的名气将会越来越高,风头将盖过林州所有的风水师,将会受到世人追棒。”

那位好心的风水师叹了一口气,又意味深长的说道,“正所谓同行如敌国,在你的声名鹊起之际,也意味着你要动某些人的奶酪,给自己添加了一些潜在的敌人,你要好自为之埃”

说罢,那位好心的风水师拱拱手,便告辞离去了。

望着那位好心的风水师的背影,肖涛有些感慨,程一秋的目的他已经知道,但没想到除了程一秋,还有***同行的敌意和打压,看来风水行业这块大蛋糕可不是那么容易吃的。

肖涛目前身家数亿,已经是小富翁一枚,不用再为钱奔波,不需要摆摊算命,也不需要替自己宣传增加客户,他的重心不在风水行业上了,风水现在成为他的一种兴趣罢了。

在广云的一番磨砺,肖涛的修为得到了大幅度提升,秘境突破了凝神颠峰,武境更是练到了化劲后期,以他这种年纪有如此实力,堪称彪悍,或者***。

玄门之中的年轻一辈几乎无人能够与肖涛媲美,那怕是被誉为玄门***天才的江逸尘,也要逊肖涛一筹。

单论秘境,江逸尘是灵识化形中期境界,秘法实力远在肖涛之上。

但是,论综合实力,肖涛甩江逸尘一百几十条街,单是肖涛的武境就能碾压江逸尘的秘境,再加上肖涛各种层出不穷的神秘底牌,如果与江逸尘较量,简直是吊打江逸尘的节奏。

江逸尘的年纪比肖涛大十几岁,没法跟肖涛相提并论,潜力更是没有肖涛的大。

唯一可以与肖涛相提并论的,就是江湖人称曲仙子的曲清盈。

曲清盈年纪不大,仅比肖涛大几岁,却已经是灵识化形中期秘境和化劲中期武境,是江湖上百年一遇的绝顶天才,天赋比江逸尘还要高上一层。

曲清盈的综合实力如此高,还是要略逊肖涛一筹,尽管肖涛的秘境低了,但是武境很高,单是化劲后期的武境就能压下曲清盈两个境界的综合实力。

以肖涛现在的综合实力,完全可以独挡一面,只身闯荡江湖。

肖涛早就萌生闯荡江湖、磨砺自己的打算,对于风水行业已经不在意了,无论那些风水师如何眼热他也没用,因为过不了多久,他就会云游四海,到处磨砺修行,才不会跟那些风水师争什么奶酪蛋糕呢。

肖涛已经有了计划表,半年之内,他不会离开要林州省,但会离开山阳,在林州各地行走。

肖涛与***尚元真人的一年约定还有半年,约定的时间未到,肖涛不想随便离开林州,只要肖涛在林州省内,无论***什么时侯回来,他都可以第一时间赶回山阳与***见面。

当然,约定的时间过后,如果***没有出现,肖涛就会按照***临走之前的吩咐,把***遗留下来的物品提出来,然后才真正的走行江湖,三山五岳,或者五湖四海,他也许都要走一遍。

原本,肖涛定在酒店开张之后,即日动身。

经过今天一事,肖涛决定把行程押后一下,不把山阳的恩怨彻底解决掉,他也走得不安心。

肖涛的未婚妻、徒弟、朋友,还有酒店都在山阳,他要是拍拍***走人,他的敌人寻不到他,多半会找韩伊雪、万东林等人的麻烦,他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他也不允许留下这些后患。

蒋文豪正坐在书房里查阅文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儿子蒋星辉垂头丧气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蒋星辉一***坐到沙发上,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起来。

蒋文豪放下文件,皱着眉头,看着蒋星辉,问道:“怎么一点精神也没有,事情搞砸了?”

“甭提了,那个程一秋平时看起来很***的样子,谁知跟肖涛一交手,就栽了。”蒋星辉一口气把杯中茶喝光,又气愤的说道,“程一秋在肖涛前面乖得跟孙子似的,屁都不敢放一个,看他讨好肖涛的样子,恐怕他已经把我给出卖了。”

“这是预料中的事,程一秋这人表面上是一个君子,暗地里是一个贪钱好色之辈,你还指望他对你有多忠心?”蒋文豪冷笑了一声,说道。

蒋星辉出钱收买程一秋,让程一秋去教训肖涛,这些都是蒋文豪的主意。

蒋文豪曾与程一秋有过数面之缘,但跟程一秋没什么交情,他堂堂一市之长怎么能与江湖人士公开来往?那很容易落下把柄,会对他的声誉和前途都不利的。

蒋文豪知道风水协会能人异人比较多,会长程一秋更是能力滔天,便打起了程一秋的主意,要利用程一秋来打击肖涛。当然,他不方便出这个面,而是让蒋星辉去收买程一秋。

蒋文豪的要求很简单,废了肖涛,至于怎么废,让程一秋看着办。

自从分局一事,肖涛被施中将指认为军方的人,正常来说,谁都不愿意再动肖涛,谁也不想惹火上身的。

蒋文豪一开始也是吓得够呛,肖涛不仅与韩帅关系好,还突然有了军方背景,要是肖涛回头找他蒋家算帐,那就麻烦大了,也会对他的仕途造成莫大的影响,他很难接受这种事情发生。


玄门秘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