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玄门秘境 > 第五百五十九章 姜航的担心

玄门秘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五十九章 姜航的担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潘玉成摇头道:“这些争风喝醋的屁事轮不到咱们去管,咱们最好是不闻不问,什么都不知道。我现在知道的是,肖涛是明着抢走韩少的女人,而韩少还不敢怎么样,可见肖涛这个人太不简单了,连韩少都惹不起的人物,咱们最好别得罪。”

姜航点点头,随后沉默了下来,他倒是不敢得罪肖涛,但是他的***邬北山就不同了,邬北山可不会听他的劝告,将来肯定会与肖涛干起来,到时就麻烦大了。

邬北山跟左易辰有很大的过节,十三年前邬北山败给了左易辰,失去了许多东西,邬北山发誓要报此仇,与左易辰相约十三年后再决一死战。

邬北山战败回到广云,潜心苦练,武境大有提升,到了约战之时必定出山,前去林州与左易辰决战,以邬北山现在的实力,左易辰恐怕不是对手。

而肖涛的徒弟左明君正是左易辰的孙子,为了左家的兴衰,左明君作为左家的第三代继承人必定责无旁贷,为左易辰出头,但左明君武功低微如何是邬北山的对手?

之前,姜航曾为邬北山打过头阵,去左家试探左易辰的底细,结果肖涛为徒弟出头,用秘法把姜航吓跑,姜航就知道了肖涛的决心,就算他***邬北山前去,肖涛一样会出这个头,为左家挡下这一次约战。

姜航担心的是,他***邬北山去应十三年的约战,到时肖涛出头应战,那就糟糕之极了,肖涛年纪轻轻,实力有限,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而肖涛的来头那么大,一旦有什么闪失,韩家的怒火撒过来,邬北山怎么承受得起?虽然邬北山是江湖中人,可以不鸟官府那一套,但韩家的势力不是一般的大,邬北山的武境再高,也恐怕也会吃不了兜着走埃

到时邬北山扛不住,也会连累姜航,谁叫他是邬北山的徒弟,韩家要找邬北山算帐,肯定会查到他的头上,一定会把怒火向他撒来。

姜航想想就害怕,他老爸可是广云的副省长,以韩家在京城官场的势力,要拿捏他姜家实在太容易了,到时他这个威风八面的姜家大少恐怕就要做到头了。

姜航越想越不对劲,决定回头去找***好好聊聊,看能不能花些代价,打消***向左家报仇的念头。

潘玉成和姜航的谈话,以及他们对肖涛的看法,肖涛是不知道的了。

此时,肖涛正开着韩帅的车,正在送翁仪的途中。

翁仪平时滴酒不沾,要不是担心肖涛喝醉,她才不会喝下那几杯红酒,虽然她喝得不多,但也微醉了,漂亮的脸蛋红扑扑的,眸子之中有闪烁着兴奋之色,特别娇俏可爱。

肖涛看了翁仪一眼,继续认真开车,此时不需要多什么了,他知道韩帅为什么买醉,而扼杀韩帅对翁仪的念头已经达到,他只是感到有些对不住翁仪。

翁仪的心思,是个傻子都知道,何况肖涛又不是傻子,他早就察觉到了,只是与翁仪的关系还去不到那一层,拒绝的话他不知从何起,只能随意了。

反正,肖涛在广云的日子不会太长,如果没死在擂台上,那么亚洲武技大赛一结束,他会马上回林州,以后与翁仪见面的机会就不多了,有可能是再会无期。

所以,有些话还是不要挑明的好,对翁仪留一份好感,留一份追忆,也许是最好的结果。

送翁仪回到家,肖涛也开车走了,直接回孙家,韩帅想要车子,只能来孙家要。反正这车本来就是孙家的,孙烈想结交韩帅,让韩帅在孙家车库里随便挑的。

第二天,韩帅还真的过来要车子,他在广云没车子不方便,***人送他车子他不想要,还是看上孙烈送的那辆车子,所以才回来龋

肖涛和韩伊雪都看得出韩帅的变化,那个志气风发、放荡不羁的韩帅似乎不见了,如今的韩帅的精神有些不振,情绪不高涨,可能是宿醉未醒的原因,也有可能与失恋有关。

只不过韩帅还没相恋,也无从失恋可言,顶多属于单相恋,一厢情愿而已。

韩伊雪脸上有着掩盖不住的喜色,暗暗向肖涛打了个眼色,似乎在赞扬肖涛干得漂亮,三下两几就把韩帅给搞定了。

韩帅走了不久,市局的郑局长给肖涛来电了,把处理那些韩国人的结果告知给肖涛。

原来,肖涛离开那间废弃工厂之后,韩国大使馆的人就到了,经过一番交涉,郑局长迫于压力,没有把韩国评审员带走,但那几十号韩国选手则统统带回去调查。

因为有翁仪拍下来的视频作为铁证,证实是那些韩国选手主动过来挑衅生事的,警方有理由怀疑是一桩有预谋的伏击,正在对那些韩国选手逐一审查。

对此,韩国方面也没什么好的,只是一个劲的为那些韩国选手情,希望中国警方对那些韩国选手从轻发落。

那些韩国选手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大多数的伤势不算严重,唯独宋汉基例外,他受了很重的伤,经过抢救性命无碍,但从此不能做剧烈运动。

郑局长似乎很尊重肖涛,竟然询问肖涛对处理那些韩国人有什么要求?

“那些韩国人有预谋来杀我,嚣张致极,必须受到法律制裁。我的要求很简单,只希望警方在处理事情上不偏不倚,严格按法律办事就行了。”肖涛道。

韩国人想要肖涛的命,肖涛岂能善罢干休?主谋宋汉基虽然被肖涛废了,但不代表肖涛可以让***狂妄韩国选手逃脱惩罚。

特别是那个韩国评审员,恐怕是要跟肖涛死嗑到底了,肖涛跟人家的实力相差太远,别打不打得过人家,就算底牌全出,也不一定能从人家的手上逃脱呢。

韩国棒子跟日本人的尿性差不多,可能会更差,肖涛觉得就算放过那几十号韩国选手,那个韩国评审员也不会放过他,那又何必放过那些韩国人呢?

郑局长对肖涛的要求相当重视,答应好好处理那班韩国人,不会让肖涛失望云云。

一连两天,肖涛足不出户,一直在练圣阳淬灵舞,他虽然把这门剑舞练上了手,对于圣阳淬灵舞的套路纯熟了,套路是死的,变化是生的。他要把圣阳淬灵舞练到随心所欲,变化多端,还需要继续钻研,不可能一蹴而就的。

两天之后,亚洲武技大赛的半决赛到了,也到了本次大赛的部分,比赛的时间有所改变,不再是白天打,而是晚上打,晚上八点整正式打第一常

赛场仍然在那个大型室内篮球场,观众早就席无虚座,人满为患了。

场外还有许多人在求票,也有不少外国人想进场观战,可惜是一票难求,连黄牛党都不见踪影,大赛的门票都被孙家控制得死死的,不是什么人都弄得到一张票的。

之前,赛场的庄家是孙家来做的时侯,门票几乎是赠送的,大多数是送给前来赌拳的有钱人,孙家的生意理念是要从赌拳上大赚一笔。

后来日本人来截孙家的胡,孙传忠迫于压力,不得不转让庄家权,如今大赛的庄家是日本人,没孙家什么事儿。

幸好,这个赛场还是由孙家控制的,包括门票、保安、灯光等等一系列的控制权。

孙传忠看不惯日本人的卑鄙手段,不仅与肖涛琢磨着如何割日本庄家的肉,还在门票方面做动脑筋,既然庄家是日本人,那么门票就没必要赠送了。

想进来观看现场擂台的人多了去,想在现场赌拳的人也是多如牛毛,门票也不愁卖不出去,孙传忠把门票价钱提高了十倍,结果门票还是被一购而空,近万张门票卖光也赚了一大笔。

赛场内的选手休息区也被压缩了,三分之二的地方成为了观众席,只有三分之一的地方是提供给选手休息,事实上那里冷冷清清,也没多少人在那里就坐。

赛事打到现在,也没剩几个选手了,藤原一郎、泰国选手和曲清盈都在后台有私人休息室,所谓的选手休息区只有肖涛在那里而已,如果不是沈勇、孙烈等人陪同而来,整个选手休息区恐怕只有肖涛一个人了。

其实,孙传忠早就想安排一个私人休息室给肖涛,不过被肖涛拒绝了,肖涛喜欢现场的气氛,更喜欢在现场观看比赛,而不是坐在私人休息室里,对着冷冰冰的电视看直播。

韩伊雪没陪同肖涛过来,理由还是慈风师太不放人,但肖涛也认了,慈风师太因为还有些私事,在韩伊雪的身边呆不久了。所以,慈风师太要趁这段时间全力扶持韩伊雪,就有算天大的事,也不准韩伊雪外出。

肖涛有些沉默,他已经跟曲清盈通过几次***,想服曲清盈弃赛,但曲清盈却想服他弃赛。每次肖涛都得很婉转,但曲清盈的语气倒是挺强硬的,谈不拢的时侯,曲清盈便是直接挂***,剩下肖涛拿着手机干瞪眼。


玄门秘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