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玄门秘境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又是气针

玄门秘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三十三章 又是气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观众席的角落里,刁奎突然浑身一震,额头冒出一阵冷汗,暗捏印诀的双手在微微发抖,仿佛遭遇了某种打击似的。

“刁大师,怎么了?”秦立信也察觉刁奎的异常,连忙问道。

“有人破坏了我的秘术,对方的秘境恐怕不在我之下,此处不宜留守,我们先撤离这里,回去再说。”刁奎紧张的站起来,说道。

也难怪刁奎不紧张,他本以为在擂台底下布置了陷阱,对付肖涛就十拿九稳了,肖涛在擂台上要专心专致比赛,就算知道中了暗算,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根本没有精力去化解。

如果他的秘术被***,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有人相助肖涛,这个人既然有本事发现擂台下面的法器,就有本事寻过来,他怎么敢再逗留?

刁奎要走,秦立信也不敢停留,能够让刁奎感到害怕的人,肯定不简单。

秦立信向苏峻打个眼色,就匆匆跟刁奎走了。

肖涛在迟缓术的阻滞下,身手的速度有所下降,要不是他心通的洞察力尚在,堪堪躲过宋汉基的几次腿攻,他早被宋汉基给踢死了。

尽管如此,肖涛的情况也不乐观,他已经被宋汉基踢中一脚,幸好宋汉基没有化劲崩发,否则他就挨不起了。

肖涛正感到难以支撑的时侯,突然身上一松,仿佛摆脱了某种束缚,他心头大喜,知道江逸尘帮他解决了陷阱,是时机反击了。

正巧,宋汉基因为踢中肖涛一脚,而心中得意,再加上肖涛的身形似乎没有那么迅速了,他认为肖涛的状态开始走下坡,打死肖涛是迟早的事,他开始有些轻敌起来了,

宋汉基肆无忌惮的连踢几脚,最后一脚是高劈腿,右脚高高扬起,超过头部,然后往下重重一劈,而且全身化劲崩发,肖涛如果被劈中,非当场毙命不可。

不料,肖涛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速度,在宋汉基扬起右脚的那一瞬间,肖涛已经闪避出去了,从左侧闪出,欺身上前,未等宋汉基的右腿劈下,肖涛的剑指犹如奔雷闪电般戳了出去。

“不好1

宋汉基感到眼前一花,然后见到肖涛欺到跟前来了,他心中狂叫糟糕,肖涛又要施展气针来打他的要穴了。可惜,他右劈脚已经劈下,势已经收不回来,只好绷紧全身肌肉,硬挨肖涛这一下。

犹如一支长***进体内,卡在膻中穴,阻止气血运行,***全身的感应经神,一股刺疼感传到了宋汉基的脑海。

紧跟着,膻中穴的部位麻木了起来,继而扩散至全身,宋汉基感到整个身躯在刹那间僵住了,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宋汉基想起肖涛上次与他的同门对战,先打气针定住身形,再扔出擂台,不由露出了惊涛骇浪之色,莫非自己也要步他的师兄的后尘?

念头稍纵即逝,宋汉基可不是那个跆拳道同门,那个同门只不过是暗劲颠峰,境界与肖涛持平,被肖涛出擂台也不是奇怪的事。

而宋汉基可不同,他是不折不扣的化劲初期高手,实力不亚于钱峰,那么有那么容易被暗劲颠峰的肖涛扔出擂台?

宋汉基的反应也很快,当即鼓动气血,催动全身的气血流畅,瞬间就将气针化解了,全身的麻木感也消失了。

气针一消失,宋汉基就准备对肖涛来一个狠狠的反击,可惜他还没来得及转身还击,背后的大椎穴传来一阵刺疼,背部一麻,全身继而又麻木了起来了。

又是气针!

宋汉基再次鼓动气血来化解,不料头部的太阳穴遭到一记猛击,劲力虽然不致命,但也被打得头晕脑涨,气血鼓动不起来了。

“好阴险的家伙,竟然偷袭我的太阳穴。”宋汉基气得骂了起来。

宋汉基可是化劲高手,自己受到什么攻击心里有数,这是肖涛给他打了一个气针,趁他尚未来得及化解之际,再用拳头攻击他的太阳穴,打断他鼓动气血。他鼓动气血的内部动作一中止,气针就无法化解,除非他再次鼓动气血。

但宋汉基没有机会再次鼓动气血了,他突然感到双脚不着地,身子凌空,已经被人了起来,他不由大骇,正想大喊肖涛别扔他下去。

可惜太晚了,他已经感到眼前天旋地转,整个人在半空中飞行,头晕脑涨之际,还听到无数惊呼声,和如雷般的叫好声,很快他就重重跌落到地上,随后迷迷糊糊见到权英宰等人向他奔过来。

“我宣布,这场比赛的胜利者是肖涛,他将在明天继续打下一轮淘汰赛1裁判奔上擂台,举起肖涛的手,宣布赛果。

全场观众的掌声一潮又一潮,为肖涛欢呼喝彩,肖涛不仅逆袭取胜,还把对手扔下了擂台,这可是在擂台上极少见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对方可是比肖涛强力得多的。

大部分观众还有些激动,肖涛扔出去是的韩国棒国,为国争光埃

“宋汉基,怎么回事?你就避不开他的气针吗?就算避不开,以你的气血也能化解气针唱吧?”权英宰扶起迷迷糊糊的宋汉基,严厉的责问。

“权师兄,不是避不开,是根本防不了,姓肖的速度会突然加快,快到我防不胜防。”宋汉基有些惊恐,无可奈何的解释,“我已经化解了一支气针,可是姓肖的打来不止一支,而是两支,他控制了我的身体,再打了我的太阳穴,我才落败。”

“说到底,都是你轻敌大意的后果。”权英宰哼了一声,冷冷的道,“别以为我看不出,你踢中肖涛之后,就大胆冒进,门户大开,破绽百出,你不失败就有鬼了。”

“权师兄,我错了,我的确有太大意了。”宋汉基被权英宰戳穿,脸色就是一红,脑袋也耷拉下来了,口中还说道,“姓肖的气针果真了得,被打中就是全身一麻,动弹不得,不过下次他再遇到我,就没那么好运了。”

“他最厉害的还不是气针,而是他匪夷所思的身法,连你的脚法都奈他不何,他这门身法高深莫测。”权英宰看向擂台上的肖涛,眼中浮现一抹战意,“如果肖涛杀出淘汰赛,我想亲自来会会他。”

在一片掌声中,肖涛走下擂台,韩伊雪第一个迎上去,温柔的递来一瓶矿泉水,肖涛接过矿泉水,一口气喝个净光。

“***,到底是谁暗中捣鬼?我撕了他。”沈勇走过来,愤怒的说道。

肖涛摇摇头,目光越过沈勇,看向江逸尘,就问道:“刚才发现了什么?”

江逸尘一指郭子明手上的青铜钟,说道:“青铜钟,中品法器,被人安置在擂台底下。而青铜钟也是事先设置好秘术的,只要有人用施展秘法过来,青铜钟的秘术就会激活。秘术虽然会受到现场气流所影响,但不会失败,设置这个陷阱的人可真是处心积虑。”

“走,一起吃个午饭。”肖涛看了看四周,人山人海,欢呼声此起彼落,还有一大班韩国选手正怒视过来,不是说话的地方。

肖涛虽然不怎么待见江逸尘和郭子明,但这两人始终出手相助,帮他解了围,请他们吃个饭也是应该的,而且他还有些事要询问他们,他要查清楚是谁设的陷阱,这个人想要他的命,他可不会善罢干休。

肖涛请吃饭,江逸尘和郭子明不敢推辞,当下就答应了。

沈勇很想跟肖涛去,但是雷武不允许,沈勇明天还有比赛要打,必须回去做好充份的准备和休息,还有陶飞已经回雷家养伤,他们还要照顾陶飞。

另一边,韩帅还在和孙烈谈论着什么,孙烈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而韩帅则是比较尴尬,脸色很不好看,看向肖涛的眼神也颇为不善。

“你怎么了,好象输掉一场比赛似的。”肖涛走过去,笑着问。

“小帅跟孙烈赌拳,赌输了。”韩伊雪笑着道,韩帅和孙烈打赌的时侯,她就在旁边,自然知道韩帅为什么一脸的恼火。

“你赌我输啊?”肖涛呵呵一笑,随后又说道,“你怎么对我这么没信心呢?记住了,下次必须赌我赢,那你就财源广进了。”

“少废话,我还欠孙烈一百万,你先帮我垫上吧。”韩帅没好气的说道。

韩帅也是很无奈,谁叫他口气太大,以一赔三跟孙烈赌,输了之后,只好把之前赢的那二百万给吐出来,还差一百万只好找肖涛垫了,他不想欠赌债。他也是没办法,他闯了祸被家里人经济封锁,***和银行帐户全被冰结,否则别说一百万,一千万也随便拿得出来。

“回头我把钱转给你。”肖涛对孙烈说道。

孙烈笑着点点头,不加拒绝,他知道韩帅不喜欢欠债,他也懒得矫情,以免韩帅失去与他赌拳的兴致。

京城姓韩的大家族只有一个,孙烈已经查出韩帅正是韩大家族的人,作为孙家第三代***人,他已经有了为自己家族利益着想的意识。与韩帅结交,攀上韩家,是他一个小小的如意算盘,只要韩帅高兴,他都乐意奉承。

玄门秘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