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玄门秘境 > 第二百五十五章 雷远的目的

玄门秘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五十五章 雷远的目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别墅的大厅里,岳和正坐在沙上,一只手端起茶杯喝茶,一只手拿着报纸,外面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却丝毫没有影响他聚精会神的看报纸。

“岳省长,肖涛来了。”雷远走进大厅报告。

雷远不担心与肖涛的打斗影响到岳和,因为试探肖涛的实力,也是经过岳和默许的,而且别墅也只有岳和一个人在,岳夫人带孩子回娘家探亲去,不然他那敢在岳家门口给肖涛下题目,至少他要在铁门外面把肖涛截下来。

岳和的表情不变,只是“嗯”了一声,继续看他的报纸。

雷远侧过身去,打了个请的手势,肖涛就从后面走了进来,来到岳和旁边,打了个招呼:“岳省长好。”

“坐吧。”岳和头也没抬,只是伸手往对面的沙一指。

肖涛也不客气,就直接坐到了岳和对面,而雷远也走过来了,他只是静静的站在岳和后面,一言不。

这时,良子从外面走进来,给肖涛倒了杯茶,然后就在门口与窗户之间来回巡视,走路的脚步很轻,一点声音也没出来。

肖涛知道良子是岳和的心腹保镖,却没想到雷远也是,因为接下来与岳和谈论的事情,是不能够让外人所知的,在这个时侯还能呆在别墅里的保镖,至少对岳和来说不是外人。

至于岳和知道肖涛会来找他,肖涛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因为他知道了一件事。

当时,在韩伊雪家的时侯,他受到韩伊雪的先天元气影响,识海空明,灵感顿现,在那个时侯他猜到了博物馆的那个神秘人是谁了,正是岳和身边的雷远。

尽管雷远当时不显山、不露水,还用了变音术,但还是被肖涛抓到了蛛丝马迹。因为雷远曾经在国宝回归的仪式上放开灵识,以通神境界的实力对会场所有人员进行一次敲山震虎,警告心怀不轨的人切莫打国宝的主意。

肖涛当时灵感一现,就把在博物馆遇到的那道灵识与雷远的灵识相比较,结果感觉两道灵识的很相似,都是那么浑厚,都是同一个境界同一个层次的实力,甚至连气息都相同。

潘昌林之前就跟岳和提起借国宝的事,还将原因简单的告诉了岳和,但被岳和拒绝了。

之后,学校就出现了那个神秘人,神秘人的实力还远在林云青之上,把林云青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这只能说明神秘人至少是通神境界,恰好雷远就是通神高手,而且雷远又是岳和身边的人,把这几件事关联起来,不难猜到神秘人是谁了。

雷远无端端跑到交大博物馆去,无论是否岳和指使,他都会报告给岳和,也就是说学校博物馆的煞气问题得到了岳和的确认。

既然岳和确认了,那么博物馆的煞气强到什么程度,用什么办法来消失煞气,雷远作为通神高手肯定清楚,换句话来说,岳和也一样清楚。

岳和能够当上副部级的大官,他的智商绝对不是盖的,否则他也爬不到这个位置,他能猜到肖涛上门求助,真是一点也不出奇。

过了好一会,岳和才放下报纸,意味深长的看了肖涛一眼,问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借国宝1

肖涛见岳和明知故问,也不跟他拐角抹角了,当即就直切主题。

“我要知道交大博物馆的详细情况。”岳和也没有多废话,直入主题之快,不逊于肖涛。

肖涛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把目光移到雷远身上,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那个神秘人如果是雷远的话,岳和应该知道了不少事,为什么岳和还要问详细情况呢?

而雷远则是笑了笑,什么也不回应,最后还是岳和话:“雷远啊,肖涛还有些疑问,你就说说吧。”

“不错,你那天晚上遇到的人就是我,要不是我放开灵识给你们提个醒,恐怕你们都得栽进去了。”雷远直接承认了神秘人就是他,那天晚上他奉了岳和之命,前去交大博物馆查究,结果博物馆的煞气强得出乎他的意外。

但肖涛不感到意外,这只不过是证实了他的猜测没错而已,但他还有疑惑,于是问道:“以雷先生的实力,博物馆里面的情况应该难不得你才对。”

“你们学校博物馆的煞气之重,极为罕见,里面的阴煞不止化了形,还到了破茧而出的程度,你们什么也没准备就敢进去,真是胆大包天。当时连我查觉到里面很严重,我都不敢进去,也只是在博物馆外面调查而已。”雷远的脸上渐渐蒙起了一层严肃。

既然雷远对博物馆的事没有吃透,肖涛就把博物馆的详细情况一一说了出来,包括阴煞的起因,以及化解的方法,甚至斩龙脉的事都没有隐瞒岳和。

“金阳山的龙脉是你斩的?”

听肖涛讲完斩龙脉一事,雷远的身躯微微一震,眉头一拧,眼神充满了疑惑。

“我没兴趣听斩什么龙脉,我想知道国宝是不是你们所说的法器?”岳和问。

潘昌林在匆促之间向岳和借国宝,还把交大博物馆的危害以及化解方法简单说了一下,当时岳和一口就拒绝了。国宝不是普通文物,国家在这方面管制很严格的,不能随随便便外借的,他不能凭潘昌林一面之词,就动用自己的力量把国宝借出去,这是要冒极大风险的。

但是,岳和担心潘昌林说的是真的,万一是真的话,那将是一个灾难,危及一方百姓的性命。岳和是国家副部级官员,接触国家的机密不少,对于灵异事件是知道其存在的,所以他就派出雷远去查探,他需要核实。

当雷远回来核实交大博物馆的事,岳和就知道潘昌林所言不假,既然潘昌林提出借国宝来解决博物馆的事,岳和就猜到肖涛会上门求助了。

“岳省长,我可以肯定四龙玉尊是一件法器,而且是解决交大博物馆的重要工具。”肖涛毫不掩饰的说道。

“你打算什么时侯解决交大博物馆?”岳和问。

“明天晚上。”肖涛道。

“这么快?”岳和的眉头稍微一皱。

“不能再拖了。”肖涛道。

“你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天亮之前,国宝必须送回市博物馆。”岳和沉吟一下,就答应了。

“多谢岳省长。”肖涛大喜。

“雷远,你招待肖涛,我回书房了。”岳和站起身,径直走上了楼梯。

岳和不想和肖涛有过多的接触,虽然肖涛救过他,但肖涛始终是江湖中人,为他所不喜。

而雷远却不同,雷远虽然出身江湖,如今已是体制内的人,受国家管制,为国家效力,身份和肖涛是不一样的。

岳和虽然走了,却没有下送客令,肖涛就知雷远有事要跟他说,也就不急着走了。

雷远坐到肖涛旁边的沙上,目不转晴的看着肖涛,说道:“明天我会联系你,国宝将由我送到你们学校,你还有什么要求现在就提吧。”

雷远这么一说,肖涛就知道岳和早就做好安排了,让他提要求只是一句客气话而已。

肖涛想了想,问:“雷先生也参与我们的行动吗?”

“我不参与。”雷远很明确的表态,他见肖涛脸上还有疑惑,就如实的道,“玄门五术,我主修山术,***四术并不精通。我只善长搏击类的秘术,对付阴煞化形这种灵异的东西,恐怕我还不如一个普通的风水师。”

“我只是强行用灵识去查探博物馆里面的阴煞,至于怎么化解阴煞化形之物我并不懂。所以,我不会参与你们的行动,我只负责把国宝送过去,再送回来。”

雷远又深深的看了肖涛一眼,道:“小子,我想知道你斩龙脉的全部过程。”

闻言,肖涛的脸上就露出古怪的笑容,他道:“这事没必要向雷先生汇报吧?”

“不,你必须向我汇报。”雷远严肃了起来。

“到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雷先生的来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雷先生之前不是岳省长身边的人,因为我之前从没见过雷先生。”肖涛的嘴角勾起一道笑容,雷远想向他查探消息,岂有那么容易?雷远不把自己的身份和目的说清楚,他才不会把斩龙脉的详细事情说出去。

“其实,你早就猜到了我的身份,还想问什么?”雷远冷哼了一声,肖涛竟然过问他的事,简直是不知所谓,他的事什么时侯轮到肖涛来过问。

雷远可是威镇一方的通神高手,一个凝神境界的小子竟敢在他面前放肆,他不恼火就有鬼了,如果他还是江湖中人,就立马出的教训肖涛了。

可惜雷远已经是体制内的人,接受了国家的俸禄,有了国家授予的官衔,行事作风与江湖中***不相同,是不可能为这点小事而拿肖涛开涮的,顶多不给肖涛好脸色罢了。

“好奇而已。”肖涛笑着道。

雷远的身份肖涛早就猜到了,但雷远来林州的目的,肖涛就有些拿不准了。之前,肖涛以为雷远是保护国宝而过来的,但国宝已经落实,雷远应该回去才对,但雷远仍然留下来,肖涛开始对他的目的产生了疑问。


玄门秘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